专题频道

“一带一路”上的烟台探索

2016-03-28 08:59:17      来源: 大众日报     

  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一带一路”对各地转调创意味着什么?国家战略如何转化为地方发展新动能?深度对接“一带一路”,各地优势如何发挥?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烟台进行调查。

  “一带一路”离你我不远

  “一带一路”,离我们远吗?

  刘连营不这么认为。作为烟台商务局对外经济技术合作科科长,他对“一带一路”感受直观:“以往,烟台‘一带一路’上的企业,掰手指头一数,就那几家大企业。现在不得了,10多个县市区,每个地方都有不少。现在烟台280多家企业走出国门,扎根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杰瑞集团副总裁王丕学看来,“一带一路”已是生活和工作的重点。世界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红点遍布60多个国家,这是杰瑞的全球布局图。手指着地图,王丕学说,我们是做石油服务的企业,很多同事如今就在这些国家忙着呢。杰瑞去年营收40多亿,一半来自海外。“石油服务行业,国内竞争白热化,利润摊薄,主要增长点就在‘一带一路’国家。”

  “一带一路”同样是另一家企业——东方电子集团的海外战略重点。集团副董事长丁振华说,我们做电力系统自动化,这一行国内利润率5%,国外利润率能达10%。“在印度,人均年用电量才八九百度,只相当于中国的1/5。这个大市场,让人心动。”

  “现在海外市场的综合成本之低,有时超出我们的预料。”烟台市商务局副调研员姜英松说,一些国家来我们这招商引资,有的国家提出,企业前8年免税,后5年税收减半,土地价格便宜,人力成本也远低于国内。

  国内显得“拥挤”的行业,在一些国家急缺。烟台建设集团30年前就已在中亚、南亚等地承建项目,国际市场收入占比10%,且持续增长。烟建集团国际公司总经理于春洋说,国内基建行业企业饱和、竞争激烈,而“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却还有巨大增长空间。

  去年上半年,烟台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增长超过60%。烟台作为古代东方海上丝绸之路首航地,当年曾是“日出千杆旗,日落万盏灯”。而今,烟台已与6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贸易往来,累计完成投资项目113个。烟台港正是这些贸易往来的见证者,董事长周波说:“烟台海陆处在最佳中转位置,向南走,一部分到中亚,欧洲,非洲;一部分到长江,进行梯型货物中转。”

  当今企业竞争,早已是全球产业链上的竞争,像烟台中集来福士的一条船,零件只有10%本地配套。烟台市长孟凡利说,经济新常态下,企业须提高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当前全球经济仍然处在缓慢恢复期,多数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并不乐观,“一带一路”沿线新兴经济体成为最具发展潜力的广袤蓝海,总人口约44亿的“一带一路”,是互联互通、互利共赢之路,更是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广阔舞台。烟台深刻把握这一机遇,借势对接“一带一路”战略,谋划改革发展与对外开放良性互动,着眼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经济转调,引导更多企业走出去。

  企业走出去 文化融进去

  企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主体。企业走出去,要注意什么呢?

  在烟建集团,记者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中亚一国,有一个公路项目竞标,烟建集团报价8000万元,而国内另一家企业报价6000万元中标。“按国内公路匡算,6000万有赚头,但当地情况特殊。”烟建集团国际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敬先说,一是要预留动物横穿马路的通道,二是公路建成后要恢复道路两侧生态植被。果然,因当地土地弱碱性,这家企业植被恢复几次不成,导致亏损。

  “融入当地文化,是一个重要课题,”杰瑞集团王丕学说,一些中东国家,

  女性在穿戴方面有风俗要求,有些国家不适宜派女员工。

  烟建集团在斯里兰卡承建国家大剧院,在国内只需1年就可完成,在当地用了21个月。为什么?刘敬先说,工人休息意识强。上午和下午,工人要有专门喝茶时间,即便再忙也要到点喝茶。为鼓励加班,企业专设奖金,但月底统计发现,工人最多就干满21天。有些工人干些日子,不想干了,说走就走。项目本来150人即可完成,最后完工时统计,共雇用了1300人次。

  融入当地文化,企业各有心得。烟建集团组建专门团队,研究当地法规、风俗,通过捐献体育器材、搞公益活动融入当地社会。杰瑞集团则同样进行分类研究,专门编写外派手册,员工人手一本。

  “互联互通,需要将本土文化与当地文化有效融合。”烟台万华集团总裁丁建生说。万华集团是聚氨酯工业领域的化工巨头,2010年,集团以12亿欧元收购匈牙利宝思德化学公司。当时这家企业已亏损多年,国际并购有“七成未达商业目标、七成败因在于文化”的“七七规律”。当地不少人质疑:德国来的CEO都没管好这家企业,中国人能行么?丁建生深入企业发现,公司脱胎于老国企,公司内有祖孙三代都在这工作,“吃大锅饭”形态重。丁建生进行全厂思想大讨论,与每个员工见面,请每个员工出主意。他把万华的优秀企业文化拿来,开除偷工减料吃回扣者,重奖先进者,评选好家庭……透明治理,人心相通,和而不同,东西方智慧融合,企业有了生气。三年后企业扭亏为盈,让行业刮目相看。

  孟凡利说,融入“一带一路”,问题和机遇并存。“一带一路”中许多是处于社会和经济结构转型时期的发展中国家,其在安全和发展方面普遍存在不确定性矛盾。沿线各国禀赋各异,投资环境不一,法律条文不同,文化风俗多样。融入一带一路,必须注重文化相融、人心相通、开放包容,才能避免南橘北枳,实现共生共荣。

  发挥比较优势 政府要善于服务

  融入“一带一路”,也有一些“烦恼”。

  烟台一家企业想到国外投资,要到有关部门咨询,找了大半年才“摸对门”:原来早该找商务局;中亚一国的科技部长来访,烟台当地没有该小语种人才,翻译是人家自带的。

  融资难也是一个问题。烟建集团刘敬先直言,在东南亚市场竞争,日韩建筑企业从本国融资利率仅需1%,而中国建筑企业融资,利率少有低于5%的。

  信息平台不足是另一个问题。杰瑞集团王丕学说,海外项目信息,从国内政府部门拿到的少之又少,公司要有专门的人员进行搜集,相关协会作用也还没发挥出来。

  企业融入“一带一路”,地方政府服务需跟上。

  针对这些问题,烟台积极作为。烟台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烟台今年将举办“一带一路”说明会、境外投资促进会等多场活动,还将建立沿线国家政策项目信息库,对中方协议投资1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建立跟踪服务制度。烟台正组织相关部门、科研机构加强对沿线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研究,制定详细投资贸易指南和合作手册。按照“友城跟着项目走”的原则,重点在西线国家寻结新友城,发挥友好城市“渠道稳定”、“交往灵活”的特点,把友城关系和民间关系做实做牢。

  融入“一带一路”,地方政府须注重基层创新。为企业服务,烟台探索了一种模式:海外园区式发展,企业服务企业——龙头企业在国外建园区,中小企业跟进配套,单枪匹马闯天下变集群式“抱团”闯世界。万华集团在匈牙利建有一个产业园,从水电设施到医院宾馆一应俱全,当地还有36名带枪警卫全天候执勤。为形成上下游产业链,万华还在国内举行了多场推介会,中国企业可“拎包入住”,产业链上多方共赢。不仅是万华,烟台市商务局副局长赵新志说,莱阳的鲁睿集团到柬埔寨建现代农业产业园,招远的玲珑轮胎走进泰国打造轮胎工业园,中航林业在俄罗斯打造中俄托木斯克木材工贸合作区,在“一带一路”沿线开辟“烟台村”乃至“中国村”。

  “地方融入‘一带一路’,必须发挥比较优势,结合本地实际,找准切入点。”烟台市委书记张江汀说,烟台有能力、有基础、有条件、有义务融入‘一带一路’。烟台是山东首个工业主营业务突破万亿的城市,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5万亿,机械制造、电子信息、食品加工等产业具备竞争优势。烟台结合当地产业优势,发挥龙头企业作用,鼓励到境外建园区,促进集中布局,集群发展。“充分发挥出这一比较优势,不仅可实现政府服务功效最大化,还可以让烟台在‘一带一路’舞台上扮演不可替代的角色。”

专题频道
“一带一路”上的烟台探索
2016-03-28 08:59:17      来源: 大众日报     

  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一带一路”对各地转调创意味着什么?国家战略如何转化为地方发展新动能?深度对接“一带一路”,各地优势如何发挥?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烟台进行调查。

  “一带一路”离你我不远

  “一带一路”,离我们远吗?

  刘连营不这么认为。作为烟台商务局对外经济技术合作科科长,他对“一带一路”感受直观:“以往,烟台‘一带一路’上的企业,掰手指头一数,就那几家大企业。现在不得了,10多个县市区,每个地方都有不少。现在烟台280多家企业走出国门,扎根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杰瑞集团副总裁王丕学看来,“一带一路”已是生活和工作的重点。世界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红点遍布60多个国家,这是杰瑞的全球布局图。手指着地图,王丕学说,我们是做石油服务的企业,很多同事如今就在这些国家忙着呢。杰瑞去年营收40多亿,一半来自海外。“石油服务行业,国内竞争白热化,利润摊薄,主要增长点就在‘一带一路’国家。”

  “一带一路”同样是另一家企业——东方电子集团的海外战略重点。集团副董事长丁振华说,我们做电力系统自动化,这一行国内利润率5%,国外利润率能达10%。“在印度,人均年用电量才八九百度,只相当于中国的1/5。这个大市场,让人心动。”

  “现在海外市场的综合成本之低,有时超出我们的预料。”烟台市商务局副调研员姜英松说,一些国家来我们这招商引资,有的国家提出,企业前8年免税,后5年税收减半,土地价格便宜,人力成本也远低于国内。

  国内显得“拥挤”的行业,在一些国家急缺。烟台建设集团30年前就已在中亚、南亚等地承建项目,国际市场收入占比10%,且持续增长。烟建集团国际公司总经理于春洋说,国内基建行业企业饱和、竞争激烈,而“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却还有巨大增长空间。

  去年上半年,烟台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增长超过60%。烟台作为古代东方海上丝绸之路首航地,当年曾是“日出千杆旗,日落万盏灯”。而今,烟台已与6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贸易往来,累计完成投资项目113个。烟台港正是这些贸易往来的见证者,董事长周波说:“烟台海陆处在最佳中转位置,向南走,一部分到中亚,欧洲,非洲;一部分到长江,进行梯型货物中转。”

  当今企业竞争,早已是全球产业链上的竞争,像烟台中集来福士的一条船,零件只有10%本地配套。烟台市长孟凡利说,经济新常态下,企业须提高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当前全球经济仍然处在缓慢恢复期,多数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并不乐观,“一带一路”沿线新兴经济体成为最具发展潜力的广袤蓝海,总人口约44亿的“一带一路”,是互联互通、互利共赢之路,更是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广阔舞台。烟台深刻把握这一机遇,借势对接“一带一路”战略,谋划改革发展与对外开放良性互动,着眼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经济转调,引导更多企业走出去。

  企业走出去 文化融进去

  企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主体。企业走出去,要注意什么呢?

  在烟建集团,记者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中亚一国,有一个公路项目竞标,烟建集团报价8000万元,而国内另一家企业报价6000万元中标。“按国内公路匡算,6000万有赚头,但当地情况特殊。”烟建集团国际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敬先说,一是要预留动物横穿马路的通道,二是公路建成后要恢复道路两侧生态植被。果然,因当地土地弱碱性,这家企业植被恢复几次不成,导致亏损。

  “融入当地文化,是一个重要课题,”杰瑞集团王丕学说,一些中东国家,

  女性在穿戴方面有风俗要求,有些国家不适宜派女员工。

  烟建集团在斯里兰卡承建国家大剧院,在国内只需1年就可完成,在当地用了21个月。为什么?刘敬先说,工人休息意识强。上午和下午,工人要有专门喝茶时间,即便再忙也要到点喝茶。为鼓励加班,企业专设奖金,但月底统计发现,工人最多就干满21天。有些工人干些日子,不想干了,说走就走。项目本来150人即可完成,最后完工时统计,共雇用了1300人次。

  融入当地文化,企业各有心得。烟建集团组建专门团队,研究当地法规、风俗,通过捐献体育器材、搞公益活动融入当地社会。杰瑞集团则同样进行分类研究,专门编写外派手册,员工人手一本。

  “互联互通,需要将本土文化与当地文化有效融合。”烟台万华集团总裁丁建生说。万华集团是聚氨酯工业领域的化工巨头,2010年,集团以12亿欧元收购匈牙利宝思德化学公司。当时这家企业已亏损多年,国际并购有“七成未达商业目标、七成败因在于文化”的“七七规律”。当地不少人质疑:德国来的CEO都没管好这家企业,中国人能行么?丁建生深入企业发现,公司脱胎于老国企,公司内有祖孙三代都在这工作,“吃大锅饭”形态重。丁建生进行全厂思想大讨论,与每个员工见面,请每个员工出主意。他把万华的优秀企业文化拿来,开除偷工减料吃回扣者,重奖先进者,评选好家庭……透明治理,人心相通,和而不同,东西方智慧融合,企业有了生气。三年后企业扭亏为盈,让行业刮目相看。

  孟凡利说,融入“一带一路”,问题和机遇并存。“一带一路”中许多是处于社会和经济结构转型时期的发展中国家,其在安全和发展方面普遍存在不确定性矛盾。沿线各国禀赋各异,投资环境不一,法律条文不同,文化风俗多样。融入一带一路,必须注重文化相融、人心相通、开放包容,才能避免南橘北枳,实现共生共荣。

  发挥比较优势 政府要善于服务

  融入“一带一路”,也有一些“烦恼”。

  烟台一家企业想到国外投资,要到有关部门咨询,找了大半年才“摸对门”:原来早该找商务局;中亚一国的科技部长来访,烟台当地没有该小语种人才,翻译是人家自带的。

  融资难也是一个问题。烟建集团刘敬先直言,在东南亚市场竞争,日韩建筑企业从本国融资利率仅需1%,而中国建筑企业融资,利率少有低于5%的。

  信息平台不足是另一个问题。杰瑞集团王丕学说,海外项目信息,从国内政府部门拿到的少之又少,公司要有专门的人员进行搜集,相关协会作用也还没发挥出来。

  企业融入“一带一路”,地方政府服务需跟上。

  针对这些问题,烟台积极作为。烟台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烟台今年将举办“一带一路”说明会、境外投资促进会等多场活动,还将建立沿线国家政策项目信息库,对中方协议投资1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建立跟踪服务制度。烟台正组织相关部门、科研机构加强对沿线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研究,制定详细投资贸易指南和合作手册。按照“友城跟着项目走”的原则,重点在西线国家寻结新友城,发挥友好城市“渠道稳定”、“交往灵活”的特点,把友城关系和民间关系做实做牢。

  融入“一带一路”,地方政府须注重基层创新。为企业服务,烟台探索了一种模式:海外园区式发展,企业服务企业——龙头企业在国外建园区,中小企业跟进配套,单枪匹马闯天下变集群式“抱团”闯世界。万华集团在匈牙利建有一个产业园,从水电设施到医院宾馆一应俱全,当地还有36名带枪警卫全天候执勤。为形成上下游产业链,万华还在国内举行了多场推介会,中国企业可“拎包入住”,产业链上多方共赢。不仅是万华,烟台市商务局副局长赵新志说,莱阳的鲁睿集团到柬埔寨建现代农业产业园,招远的玲珑轮胎走进泰国打造轮胎工业园,中航林业在俄罗斯打造中俄托木斯克木材工贸合作区,在“一带一路”沿线开辟“烟台村”乃至“中国村”。

  “地方融入‘一带一路’,必须发挥比较优势,结合本地实际,找准切入点。”烟台市委书记张江汀说,烟台有能力、有基础、有条件、有义务融入‘一带一路’。烟台是山东首个工业主营业务突破万亿的城市,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5万亿,机械制造、电子信息、食品加工等产业具备竞争优势。烟台结合当地产业优势,发挥龙头企业作用,鼓励到境外建园区,促进集中布局,集群发展。“充分发挥出这一比较优势,不仅可实现政府服务功效最大化,还可以让烟台在‘一带一路’舞台上扮演不可替代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