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效果·大型系列报道】武隆一个空巢村的“逆袭”:繁花盛开 “候鸟”归来
导航

【看效果·大型系列报道】武隆一个空巢村的“逆袭”:繁花盛开 “候鸟”归来

来源:华龙网2018-11-09

华龙网11月9日19时20分讯(记者 余春兰)11月6日一大早,46岁的王双红就开着车从武隆城区来到羊角镇艳山红村长五间村小组,跟着村小组组长发苗子、讲技术、扛锄头,熟悉又陌生地感受着这一切。

熟悉,因为这是他生长的地方。陌生,因为他已“20年没真正回来过”。

当年打工仔,如今“大老板”的他,怎么今年就回来了?他说,感受到了村庄跳动的脉搏,那是发展的声音。

艳山红一隅。 通讯员 郑静娅 摄

因穷思变 “幼鸟”离巢

从重庆主城出发,乘火车去渝东南方向。若靠窗而坐,进入武隆,会欣赏到接近于笔直的山脉。艳山红村就“藏”在其中。

山高坡陡,无厂矿、无龙头产业,这个492户1715人的村子,有810余人都选择外出务工,留下空巢老人与留守儿童望“山”兴叹。

上世纪九十年代,王双红的父母就选择搬到武隆其它乡镇,那时王双红17、18岁。而后,王少有的几次回家,就是春节回家给祖辈上坟,且上完就走。

没劳力,类似“羊角梨”这样一些名噪一时的产业也逐渐衰落。看着该镇其他村的羊角醋、猪腰枣、豆腐干等产业,乘着武隆旅游东风“扶摇直上”,艳山红村只能羡慕。

“我们也想带动村上发展,但不晓得究竟怎么弄,感觉钱、人、资源,啥都缺,只能跟到上面安排,走一步看一步。”艳山红村支书钱代彬坦言,其实村里路、环境、水利等方面一直都有变化,但群众的需求越来越高,还是“不达标”。

而2016年,因避险搬迁,羊角场镇迁到二十里开外,艳山红村与羊角镇中心更偏离,成一“死角”,仿佛随时会被遗忘。

村主任黄东更是用“最偏远、最落后、最看不到希望”来形容此时的艳山红。

花卉基地的鲜花怒放。记者 冉桐 摄

蓝图规划 “候鸟”振奋

2018年3月初,一次党员大会上,钱代彬接过了第一书记游四海递过来的一本小书。

书为《艳山红村建设2018—2020年奔小康实施方案及村民自治制度》,不厚,算上封面、引言才27页,12040字;内容却不少,涵盖了空壳村集体经济的盘活、村产业部署、村干部考评、整治滥办酒席制度等。

翻完时,钱代彬才恍然大悟:这个来了2个多月、经常找不到人的“第一书记”,原来是下乡调研写报告去了。

会上大家对书的内容高度评价,并作了讨论与完善。

工程建设,规划先行。书的内容,消除了钱代彬关于艳山红如何发展的困惑,也彻底摒弃了黄东的“自卑”。

谋定而后动。

建服务队,讲政策,做公益,慰问老幼;设理事会,“牵线搭桥”,引项目,献智慧,提供岗位;建合作社,转荒地,引项目,铺开产业;设联合工会,请律师,为14民工讨薪40万元……

这些事儿也很快传到了到很少关注家乡的王双红那里。

王双红被拉入了一个微信群。很快他抓住了群里的重点内容:一是艳山红村想通过专业合作社,通过“三变”改革,达到村集体、合作社、村民三方共赢的状态,希望大家能支持;二是老人小孩走夜路不安全,希望能集资安路灯;三是村上要成立各种服务队,开展公益活动,希望有能力的人加入。

而如今通过打拼,已是一驾校负责人的王双红,出于家乡情,他捐了1600多元安装路灯。

很久以后,王双红才明白群里讨论的内容都是来自一本小书。

6月上旬,村民们集资27万元,村里安上了110个太阳能源灯,账单公布在了群里。

当夜空降临,灯的光芒盖过了天空中最亮的星,更照进了人心。

有乡愁的乌江院子。记者 冉桐 摄

土壤滋润 产业花开

11月初,艳山红村花卉基地里的万寿菊、百日菊、三角梅、茉莉花在深秋依旧怒放。

而这也是“小书”的衍生。

“小书”提到,艳山红探索 “村社一体,合股联营”发展模式,由村集体经济、贫困户或农户共同立艳山红人字崖专业合作社,再由合作社发展产业,而每年集体经济将10%的收益分给村民。

鲜花基地,则是由合作社出面,引进外地公司资金,号召农户土地入股,三方共同投资经营。成型后,基地村民可获得务工工薪、土地分红、合作社集体经济分红及合作社股金分红等4种收益。

此外,该村依托合作社,还发展肉鸽、高山蔬菜、土鸡、乡村旅游等产业。涉及400余户农户,覆盖了所有的贫困户。

产业今年才部署,效益已露。9月30日,400余户村民分到了3.65万元。贫困户当时用1500元的产业资金入股,也分到150元红利。而今年年底,村民们还有一次分红。

规模发展,土里多了机械,人数会不会“饱和”,村民会不会失业?

关于这个问题,“小书”想得更远:艳山红村,有8位省部级以上劳模资源、有濒临消失的纤夫文化、有可遥望乌江画廊的地势,可发展乡村旅游。带动村民开设特色民宿的同时,也培养演绎演员,反促乡村旅游。

目前,乌江乡愁院子、艳山红古寨、“驴友”登山步道等景点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

曾经若把人力成本算上,种地是个亏钱活;现通过专业种植,土里种出了多重效益。

暴雨过后,志愿者清石排危。通讯员 郑静娅 摄

繁花似锦 群鸟归巢

“小书”的美好前景,通过口口相传和微信链接,传到了外出人的眼前。

武隆城区的餐饮老板卢光伟计划回村开特色民宿,煮特色乌江鱼。目前房屋已建设完毕,正在装修。

小包工头的龚南强回来了,在村干部的牵引下,跟着本地人外地媳妇谢俐萍学养鸽,养殖2000对种鸽。

王双红加入了村理事会后,成了“副组长”与志愿者。天天在田间地头,指导村民种植布福娜、红梨等奇异水果。在聊天过程中,他一再强调自己没工资,也不在乎那点工资。“我就是想回去跟到一帮人干事创业,那种氛围很好。如果能帮到村民,那我就更高兴了。”

……

游四海告诉记者,就今年下半年,已有15个外地人回到了村上创业干事。

村里公益组织、产业发展、卫生整治惠及到了村民,也惠及到了在外的务工人员。当需要出力时,这群“候鸟”也将恩情回馈给村里。

7月6日傍晚,一场强降雨突袭村里,多处塌方,交通中断,随时有泥石流发生的危险。王双红等40余志愿者,从涪陵、武隆开着私家车、铲车,赶赴现场清石排危,直至深夜。

“村民自发冒着风险回来,我超级感动。”游四海说,当看见大家齐心协力干一件事时,就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游四海特别自豪地介绍,现在的艳山红村,若因发展产业需要,挖边沟,占土地,基本不出现纠纷:一是村上“小书”规定的模式,探索的就是成片经营,村民收益与集体挂钩,争边角没意义;二是来自于村民们的内生动力,一种我要脱贫的渴望与对党的信任。

“落实党的好政策,建立完善的利益体系,就会有一个强大干群合力,我感受到了这股力量,哪怕还有很多村民在外地,但也通过手机关注着,有空回来支援着。” 游四海说,自己年龄也算不小了,并不打算图个啥,但就因为村上的氛围,越干越有劲。

当年因满山遍野的映山红而得名的艳山红村,今朝,盛开的不止有鲜花,还有含苞待放的产业花,与人心向上的幸福花。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我们不轻易"吐槽"自己

磁器口的光头漫画家——游江

重庆滑出冰雪"加速度"

听风玩泥巴 与时光对话

热门推荐

三代修桥人

乡村振兴先"振心"

杨骅先进事迹报告会

重庆国际半程马拉松

他们领衔《中国机长》

这部喜剧引韩寒赞美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看效果·大型系列报道】武隆一个空巢村的“逆袭”:繁花盛开 “候鸟”归来

2018-11-09 19:39:03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11月9日19时20分讯(记者 余春兰)11月6日一大早,46岁的王双红就开着车从武隆城区来到羊角镇艳山红村长五间村小组,跟着村小组组长发苗子、讲技术、扛锄头,熟悉又陌生地感受着这一切。

熟悉,因为这是他生长的地方。陌生,因为他已“20年没真正回来过”。

当年打工仔,如今“大老板”的他,怎么今年就回来了?他说,感受到了村庄跳动的脉搏,那是发展的声音。

艳山红一隅。 通讯员 郑静娅 摄

因穷思变 “幼鸟”离巢

从重庆主城出发,乘火车去渝东南方向。若靠窗而坐,进入武隆,会欣赏到接近于笔直的山脉。艳山红村就“藏”在其中。

山高坡陡,无厂矿、无龙头产业,这个492户1715人的村子,有810余人都选择外出务工,留下空巢老人与留守儿童望“山”兴叹。

上世纪九十年代,王双红的父母就选择搬到武隆其它乡镇,那时王双红17、18岁。而后,王少有的几次回家,就是春节回家给祖辈上坟,且上完就走。

没劳力,类似“羊角梨”这样一些名噪一时的产业也逐渐衰落。看着该镇其他村的羊角醋、猪腰枣、豆腐干等产业,乘着武隆旅游东风“扶摇直上”,艳山红村只能羡慕。

“我们也想带动村上发展,但不晓得究竟怎么弄,感觉钱、人、资源,啥都缺,只能跟到上面安排,走一步看一步。”艳山红村支书钱代彬坦言,其实村里路、环境、水利等方面一直都有变化,但群众的需求越来越高,还是“不达标”。

而2016年,因避险搬迁,羊角场镇迁到二十里开外,艳山红村与羊角镇中心更偏离,成一“死角”,仿佛随时会被遗忘。

村主任黄东更是用“最偏远、最落后、最看不到希望”来形容此时的艳山红。

花卉基地的鲜花怒放。记者 冉桐 摄

蓝图规划 “候鸟”振奋

2018年3月初,一次党员大会上,钱代彬接过了第一书记游四海递过来的一本小书。

书为《艳山红村建设2018—2020年奔小康实施方案及村民自治制度》,不厚,算上封面、引言才27页,12040字;内容却不少,涵盖了空壳村集体经济的盘活、村产业部署、村干部考评、整治滥办酒席制度等。

翻完时,钱代彬才恍然大悟:这个来了2个多月、经常找不到人的“第一书记”,原来是下乡调研写报告去了。

会上大家对书的内容高度评价,并作了讨论与完善。

工程建设,规划先行。书的内容,消除了钱代彬关于艳山红如何发展的困惑,也彻底摒弃了黄东的“自卑”。

谋定而后动。

建服务队,讲政策,做公益,慰问老幼;设理事会,“牵线搭桥”,引项目,献智慧,提供岗位;建合作社,转荒地,引项目,铺开产业;设联合工会,请律师,为14民工讨薪40万元……

这些事儿也很快传到了到很少关注家乡的王双红那里。

王双红被拉入了一个微信群。很快他抓住了群里的重点内容:一是艳山红村想通过专业合作社,通过“三变”改革,达到村集体、合作社、村民三方共赢的状态,希望大家能支持;二是老人小孩走夜路不安全,希望能集资安路灯;三是村上要成立各种服务队,开展公益活动,希望有能力的人加入。

而如今通过打拼,已是一驾校负责人的王双红,出于家乡情,他捐了1600多元安装路灯。

很久以后,王双红才明白群里讨论的内容都是来自一本小书。

6月上旬,村民们集资27万元,村里安上了110个太阳能源灯,账单公布在了群里。

当夜空降临,灯的光芒盖过了天空中最亮的星,更照进了人心。

有乡愁的乌江院子。记者 冉桐 摄

土壤滋润 产业花开

11月初,艳山红村花卉基地里的万寿菊、百日菊、三角梅、茉莉花在深秋依旧怒放。

而这也是“小书”的衍生。

“小书”提到,艳山红探索 “村社一体,合股联营”发展模式,由村集体经济、贫困户或农户共同立艳山红人字崖专业合作社,再由合作社发展产业,而每年集体经济将10%的收益分给村民。

鲜花基地,则是由合作社出面,引进外地公司资金,号召农户土地入股,三方共同投资经营。成型后,基地村民可获得务工工薪、土地分红、合作社集体经济分红及合作社股金分红等4种收益。

此外,该村依托合作社,还发展肉鸽、高山蔬菜、土鸡、乡村旅游等产业。涉及400余户农户,覆盖了所有的贫困户。

产业今年才部署,效益已露。9月30日,400余户村民分到了3.65万元。贫困户当时用1500元的产业资金入股,也分到150元红利。而今年年底,村民们还有一次分红。

规模发展,土里多了机械,人数会不会“饱和”,村民会不会失业?

关于这个问题,“小书”想得更远:艳山红村,有8位省部级以上劳模资源、有濒临消失的纤夫文化、有可遥望乌江画廊的地势,可发展乡村旅游。带动村民开设特色民宿的同时,也培养演绎演员,反促乡村旅游。

目前,乌江乡愁院子、艳山红古寨、“驴友”登山步道等景点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

曾经若把人力成本算上,种地是个亏钱活;现通过专业种植,土里种出了多重效益。

暴雨过后,志愿者清石排危。通讯员 郑静娅 摄

繁花似锦 群鸟归巢

“小书”的美好前景,通过口口相传和微信链接,传到了外出人的眼前。

武隆城区的餐饮老板卢光伟计划回村开特色民宿,煮特色乌江鱼。目前房屋已建设完毕,正在装修。

小包工头的龚南强回来了,在村干部的牵引下,跟着本地人外地媳妇谢俐萍学养鸽,养殖2000对种鸽。

王双红加入了村理事会后,成了“副组长”与志愿者。天天在田间地头,指导村民种植布福娜、红梨等奇异水果。在聊天过程中,他一再强调自己没工资,也不在乎那点工资。“我就是想回去跟到一帮人干事创业,那种氛围很好。如果能帮到村民,那我就更高兴了。”

……

游四海告诉记者,就今年下半年,已有15个外地人回到了村上创业干事。

村里公益组织、产业发展、卫生整治惠及到了村民,也惠及到了在外的务工人员。当需要出力时,这群“候鸟”也将恩情回馈给村里。

7月6日傍晚,一场强降雨突袭村里,多处塌方,交通中断,随时有泥石流发生的危险。王双红等40余志愿者,从涪陵、武隆开着私家车、铲车,赶赴现场清石排危,直至深夜。

“村民自发冒着风险回来,我超级感动。”游四海说,当看见大家齐心协力干一件事时,就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游四海特别自豪地介绍,现在的艳山红村,若因发展产业需要,挖边沟,占土地,基本不出现纠纷:一是村上“小书”规定的模式,探索的就是成片经营,村民收益与集体挂钩,争边角没意义;二是来自于村民们的内生动力,一种我要脱贫的渴望与对党的信任。

“落实党的好政策,建立完善的利益体系,就会有一个强大干群合力,我感受到了这股力量,哪怕还有很多村民在外地,但也通过手机关注着,有空回来支援着。” 游四海说,自己年龄也算不小了,并不打算图个啥,但就因为村上的氛围,越干越有劲。

当年因满山遍野的映山红而得名的艳山红村,今朝,盛开的不止有鲜花,还有含苞待放的产业花,与人心向上的幸福花。

[责任编辑: 李淼]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网络民意桥,有事请吐槽热线:023-63080011
垫江县城的新小区越来越多,装修产生的垃圾究竟在哪里处理?

北碚区两江名居B区6栋电梯下坠频发,人心惶惶,望相关单位重视。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