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珍
<

刘少珍

来源:石柱县文明办2014-09-29

刘少珍,女,汉族,生于1947年1月12日。

她是一位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平凡农村妇女,但因为她的“孝”和“善”,瘦弱的身躯折射出的却是平凡中的伟大。

作为孙媳,卧床不起的婆家祖母指名要她服侍;作为儿媳,她为病倒的婆婆端屎端尿、用手接浓痰;作为长嫂,弟妹们的婚姻大事无不是她操劳;如今自己已是白发苍苍的七旬老人,眼病、脚疾、胃病缠身,却依然悉心照料着93岁高龄的公公;公公有6个儿女,但她和丈夫一家独自赡养老人已逾20年……她说,尽孝是本分。她就是三益乡大堡村大堡组村民刘少珍。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刘少珍从三益乡新田村嫁到大堡村,丈夫家是一个贫穷大家庭,丈夫是长子,上有公婆和老奶奶,下有一大群未成年的弟妹。那是大集体时代,婚后他们仍在大家庭生活,丈夫上山为集体伐木,她则在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儿,从此上养老下养小的重担压在了她瘦弱的肩上。为了补贴家用,刘绍珍白天在生产队劳动,晚上就跟队里的姐妹一道去桥头背氨水,用微薄的“力资”买布买针线,为自己的孩子和婆家弟妹做衣服。氨水腐蚀性很强,从木桶里溢出将她的背部灼伤,因为没钱医治伤口化了脓,她忍着剧痛还坚持天天去队上出工,因为不出工就没有工分,年底决算就会少分粮食,一大家人就会饿肚子。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留下的伤痕依然触目惊心。

刘少珍因为勤劳善良贤淑,深得老奶奶的喜爱。几年后,老奶奶病重卧床不起。老奶奶有三个儿媳,她不要她们服侍,指名要刘少珍伺候。在老奶奶人生的最后40多天里,自己已无法行动,刘少珍每天既要出工还要照料老人家,背进背出、端茶递水、熬药喂饭,尽心尽力伺候直至老人安然离世。

从1967年到1973年,刘少珍的四个孩子相继出生,而这期间婆婆又给她添了一个小姑子和两个小叔子,家里人口越来越多,4个人挣工分供13张嘴巴吃,日子越来越难过,房间也不够用了,要建新房分家过日子才行了。丈夫在山上准备三间房的所需一应木材,刘少珍就在家里筹备砖瓦等。她和生产队里一个亲戚处得像姐妹,两家都要建房,就合伙烧瓦。那个亲戚的丈夫是个病号没劳力,而刘绍珍的公婆因为不喜欢她这个亲戚一家,也不来帮忙,于是烧瓦的大小事就是两个女人自己出力。有一次,瓦烧到一半儿,天上下起瓢泼大雨,如果不把火烧得特别旺,烧红一半儿的瓦就会被大雨浇熄报废,此时刘少珍是多么希望公婆家里有人来帮忙背一下柴火呀,但是她望眼欲穿也没见到公公婆婆的半个影子!于是,两个女人咬紧牙关拼命往窑口运送柴火,也不知在泥水中摔了多少个跟头,终究还是靠自己烧出了一窑好瓦。

后来每当想起此事,刘少珍心里就有些难过。但她并未记恨公公婆婆,并未因此而影响自己对公婆尽孝。她太善良了。

农村实行责任制后,农民的日子较从前好一些了,但刘少珍的婆婆却没来得及感受那种吃饱穿暖的生活滋味儿。1982年,婆婆的心脏病和肺气肿严重到一病不起,每天要咳出很多浓痰,大小便也不能自理。已分家在别处另过好几年的刘少珍二话没说,放下自家的农活来服侍婆婆。婆婆每隔一阵就要咳痰,而自己又起不了身,刘少珍就用准备的火纸接痰,但那个时候农村虽然饭可以勉强吃饱,但钱是非常缺的,所以连火纸都没法多买,很多时候纸用完了,她就直接用手为婆婆接痰,生怕老人被痰堵住呼吸,她一点儿也没觉得脏,也不担心传染疾病。不仅用手接痰,刘少珍还要天天为婆婆接大小便,为老人擦洗身子,防止长褥疮。她用亲闺女都未必有的耐心服侍婆婆。

老话说,长兄代父,长嫂代母。婆婆去世时才59岁,还有3个弟妹尚未成年,刘绍珍作为长嫂,很多事都要为他们操心。见公公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带四个孩子很艰难,刘少珍托人给公公找了一个老伴儿,但这个新找的婆婆可能是觉得公公的家庭负担太重,没过多长时间就离开了。转眼间,3个弟妹陆续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农村婚嫁,要走“看人户”、“取同意”很多程序之后再结婚,为弟妹们操办这些事的责任自然落到了刘少珍的肩上,因为家里穷,小叔子们不是说一门亲事就能成,这里不成那里又找,刘少珍把他们的事当作自己儿女的事那样操心。而她自己还有4个儿女要操心,可以想见,她的身心有多累。

1993年,刘少珍还剩1个20多岁的小叔子未成家,而公公此时已是73岁的老人了。那时正是农村打工风潮骤起之时,这个小叔子就扔下老头儿跑出去了,同时给老人留下了200元的贷款债务。之前,老人将自己的4间老宅分给了三儿子和小儿子,心里指望他两个能为自己养老送终。但是,这两个儿子相继外出打工,也不给他寄钱。一场感冒加上心里郁气难疏,老爷子病倒了,一连两天未起床,粒米未进,而分得了房产本该照料老人的三儿媳却在此时回了娘家,留下老人独自躺在黑洞洞的老宅里伤心呻吟。

公公的邻居将情况告诉了刘少珍,刘少珍立即让小儿子去请医生到家里为公公输液、开中药治疗。正是农忙季节,她和家里人白天就轮流抽时间给老人煮饭、熬药,晚上就由小儿子陪伴老人。小儿子白天要到另一个村的村小教书,晚上回家还要批改作业、备课,虽然自己家和爷爷家只隔着一道小山梁走几分钟就到,但他感觉很不方便。

见此情景,刘少珍就对丈夫说,把老人接过来一起住吧,丈夫说这样的话那几个兄弟就更不会管老爷子了,刘少珍说他们不管就不管吧,把老人独自扔在老宅不忍心哪!老人住到她家后,在刘少珍的精心护理下心情舒畅了,病也很快好了。公公的其他子女见“包袱”有人接手了,从此还真就把自己的赡养责任忘得一干二净。刘少珍把本该6个子女共同赡养老人的责任承揽到了自己一家身上,这一“承包”就是20年。公公逢人便说:“要不是少珍照管我舍,我坟上的树都长好高了!”

当时,刘少珍和丈夫都是50岁的人了,她有很严重的关节炎,丈夫有气管炎和前列腺炎,劳动力越来越弱了,上山打柴更是很艰难。公公看在眼里也很心痛,并常常为两个小儿子不孝而怄气。过了两年,老人那个打工回家的三儿子依然对老人不闻不问。而刘少珍和丈夫的身体状况更是大不如前,公公就把三儿子喊过来说:“你房子也得了,并且为你结婚我还把自己的棺材卖了为你凑钱,你不伺候我嘛还是应该每年给我拿点儿粮食、柴火、零用钱噻。”开始这个儿子说考虑嘛,然后就没有下文,老爷子隔几天又催他拿钱拿粮,他干脆就不理。

这一下又把老人气病了。乡医院医生只把老人的病当作感冒治,一连输了10天液、吃了五六副中药就是不见好。刘少珍天天精心服侍老人,并且自己一家独自承担着600多元的医药费,这在90年代的农村是一笔数目不小的钱,那时刘少珍小儿子每个月的工资才200多元。每一年,老人少说也要花1000多元医药费。老人天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不时咒骂那几个不孝的儿子。一天,老人又让人把三儿子(小儿子一直外出未归)“请”过来,对他说:“我这个病儿一直吃药输液都不见好,我听说悦崃寺院坪有口水井边的百草能治病,你不拿药钱嘛去给我跑跑腿儿嘛,去那里给我扯点草回来熬来吃试一下嘛。”谁知这个三儿子说,他不空,他第二天要出去打工得准备行李,硬是拒绝了!老人气得脸都青了,倒在床上老泪众横。

刘少珍生怕把老人气坏,急忙说:“莫怄气、莫怄气,他不去我各自去就行了!”她家里其他人刚好出了门,她忍着右脚膝盖关节炎的疼痛,头顶5月的烈日,跋山涉水几十里路,赶到悦崃镇寺院村那口水井旁,扯了一蛇皮口袋百草。从山上下来往回走途径悦崃河时,刘少珍差点儿被洪水卷走。这条河的那一段河面有40米宽,没有桥,人们过河只有踏着跳蹬过河,而跳蹬离湍急的河面只有20公分。当天悦崃河上游下了雨,当她走到河中央的时候,才发现河水在迅猛上涨,不一会儿就漫过了跳蹬,渐渐地已经看不到前面的跳蹬位置了,如果一脚踩空就会被洪水冲走,情况十分危急!刘少珍一边试探着朝前走,一边朝对岸张望期待有人施救。也是老天有眼,此时三益乡寨上村的骨科医师谭道纯正在河边捕鱼,刘少珍急忙向他呼救!谭道纯天天过这条跳蹬河,对每个跳蹬的位置都烂熟于心,而且打鱼人水性好胆子也大,他见状急忙大步流星蹚水来到河中央,把刘少珍牵过了河。他们刚一上岸,更加凶猛的洪水便呼啸而至。刘少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感谢谭道纯的救命之恩,谭道纯得知她是为公公扯草药治病才遇险的,连声感叹:“你这样的儿媳妇去哪里找哦!”

刘少珍回家讲了遇险经过,丈夫和孩子们沉默了,她公公则泪流满面:“幺儿呢,为我这条不值钱的老命还差点儿让你回不来,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死了都不安心哪!你放心,这些草药吃了我肯定就好了!”果真,老爷子只将刘少珍扯回来的草药吃了一道就好了。果真是草药神奇吗?其实不然,他的病多半是因为小儿子们不孝给气的,他对来看他的亲戚说,如果我整天不开心怄气,实际上是让大儿媳受罪!所以他不为那些不孝之子怄气了。

从此,老人当作自己只有一个儿子,不再怄气,也就较少生病。他说,有刘少珍这个儿媳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他有这样一个好儿媳知足了,他要珍惜,要跟着大儿媳一家好好度过晚年,少让她身心受折磨。

那一年,刘少珍最小的小叔子在外晃荡几年回来了,她不但没让他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还热情地让其在自己家落脚,因为老爷子分给他的两间房早已不能住人。他还没找到媳妇,刘少珍作为大嫂又承担起“长嫂为母”的角色,四处托人给兄弟说媒,并且拿出一应物资在自己家为这个小叔子举办“订婚酒”。这个小叔子被女方要求当上门女婿,而且女方要求不承担老人的赡养义务。为了让小叔子早日成个家,刘少珍居然也应承下这个条件。

21年里,刘少珍像亲闺女一样无微不至地赡养自己的公公,好吃好穿尽量满足老人,绝对不让他挨冻受饿,为老人求医问药也从来不心疼钱,还经常开导老人的思想,让他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要他心情舒畅。而刘少珍自己的身体则是每况愈下,她有严重胃炎、眼病和膝关节骨质增生,经常吃不好、睡不好,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但为了让公公能安度晚年,她强忍病痛为老人尽心尽孝。

如今公公已经94岁高龄,刘少珍自己和丈夫也是70岁的老人了,而她看上去比公公还苍老。虽然她家还未过上小康生活,但几个老人一家子在一起却也其乐融融。

每当有外人对刘少珍说,你服侍了你丈夫家几代老人,而且你公公那么多子女,凭啥子你一个人尽孝哦?而且你还没得到老人片砖片瓦!你不感觉吃亏吃得太大吗?刘少珍说,为老人尽孝是本分,不存在吃亏不吃亏,不尽孝自己心不安,如果一定要说吃亏的话,吃这种亏那是福,家有一老是一宝嘛!这就是刘少珍,一个牢记孝道本分的好儿媳。

的确,“孝”出于心,“孝”应该是每个人的本分,但我们的身边还就有那样一些不仅自己本分的人。而刘少珍情真意切、不推诿不懈怠、不计较得失的孝老敬老精神,是需要我们共同传递的一种道德正能量!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抗洪一线的最美身影

万州:一半烟雨 一半城

街边彩绘增添城市魅力

"藏青蓝"奋战在抗洪一线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刘少珍

2014-09-29 11:23:16 来源: 0 条评论

刘少珍,女,汉族,生于1947年1月12日。

她是一位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平凡农村妇女,但因为她的“孝”和“善”,瘦弱的身躯折射出的却是平凡中的伟大。

作为孙媳,卧床不起的婆家祖母指名要她服侍;作为儿媳,她为病倒的婆婆端屎端尿、用手接浓痰;作为长嫂,弟妹们的婚姻大事无不是她操劳;如今自己已是白发苍苍的七旬老人,眼病、脚疾、胃病缠身,却依然悉心照料着93岁高龄的公公;公公有6个儿女,但她和丈夫一家独自赡养老人已逾20年……她说,尽孝是本分。她就是三益乡大堡村大堡组村民刘少珍。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刘少珍从三益乡新田村嫁到大堡村,丈夫家是一个贫穷大家庭,丈夫是长子,上有公婆和老奶奶,下有一大群未成年的弟妹。那是大集体时代,婚后他们仍在大家庭生活,丈夫上山为集体伐木,她则在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儿,从此上养老下养小的重担压在了她瘦弱的肩上。为了补贴家用,刘绍珍白天在生产队劳动,晚上就跟队里的姐妹一道去桥头背氨水,用微薄的“力资”买布买针线,为自己的孩子和婆家弟妹做衣服。氨水腐蚀性很强,从木桶里溢出将她的背部灼伤,因为没钱医治伤口化了脓,她忍着剧痛还坚持天天去队上出工,因为不出工就没有工分,年底决算就会少分粮食,一大家人就会饿肚子。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留下的伤痕依然触目惊心。

刘少珍因为勤劳善良贤淑,深得老奶奶的喜爱。几年后,老奶奶病重卧床不起。老奶奶有三个儿媳,她不要她们服侍,指名要刘少珍伺候。在老奶奶人生的最后40多天里,自己已无法行动,刘少珍每天既要出工还要照料老人家,背进背出、端茶递水、熬药喂饭,尽心尽力伺候直至老人安然离世。

从1967年到1973年,刘少珍的四个孩子相继出生,而这期间婆婆又给她添了一个小姑子和两个小叔子,家里人口越来越多,4个人挣工分供13张嘴巴吃,日子越来越难过,房间也不够用了,要建新房分家过日子才行了。丈夫在山上准备三间房的所需一应木材,刘少珍就在家里筹备砖瓦等。她和生产队里一个亲戚处得像姐妹,两家都要建房,就合伙烧瓦。那个亲戚的丈夫是个病号没劳力,而刘绍珍的公婆因为不喜欢她这个亲戚一家,也不来帮忙,于是烧瓦的大小事就是两个女人自己出力。有一次,瓦烧到一半儿,天上下起瓢泼大雨,如果不把火烧得特别旺,烧红一半儿的瓦就会被大雨浇熄报废,此时刘少珍是多么希望公婆家里有人来帮忙背一下柴火呀,但是她望眼欲穿也没见到公公婆婆的半个影子!于是,两个女人咬紧牙关拼命往窑口运送柴火,也不知在泥水中摔了多少个跟头,终究还是靠自己烧出了一窑好瓦。

后来每当想起此事,刘少珍心里就有些难过。但她并未记恨公公婆婆,并未因此而影响自己对公婆尽孝。她太善良了。

农村实行责任制后,农民的日子较从前好一些了,但刘少珍的婆婆却没来得及感受那种吃饱穿暖的生活滋味儿。1982年,婆婆的心脏病和肺气肿严重到一病不起,每天要咳出很多浓痰,大小便也不能自理。已分家在别处另过好几年的刘少珍二话没说,放下自家的农活来服侍婆婆。婆婆每隔一阵就要咳痰,而自己又起不了身,刘少珍就用准备的火纸接痰,但那个时候农村虽然饭可以勉强吃饱,但钱是非常缺的,所以连火纸都没法多买,很多时候纸用完了,她就直接用手为婆婆接痰,生怕老人被痰堵住呼吸,她一点儿也没觉得脏,也不担心传染疾病。不仅用手接痰,刘少珍还要天天为婆婆接大小便,为老人擦洗身子,防止长褥疮。她用亲闺女都未必有的耐心服侍婆婆。

老话说,长兄代父,长嫂代母。婆婆去世时才59岁,还有3个弟妹尚未成年,刘绍珍作为长嫂,很多事都要为他们操心。见公公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带四个孩子很艰难,刘少珍托人给公公找了一个老伴儿,但这个新找的婆婆可能是觉得公公的家庭负担太重,没过多长时间就离开了。转眼间,3个弟妹陆续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农村婚嫁,要走“看人户”、“取同意”很多程序之后再结婚,为弟妹们操办这些事的责任自然落到了刘少珍的肩上,因为家里穷,小叔子们不是说一门亲事就能成,这里不成那里又找,刘少珍把他们的事当作自己儿女的事那样操心。而她自己还有4个儿女要操心,可以想见,她的身心有多累。

1993年,刘少珍还剩1个20多岁的小叔子未成家,而公公此时已是73岁的老人了。那时正是农村打工风潮骤起之时,这个小叔子就扔下老头儿跑出去了,同时给老人留下了200元的贷款债务。之前,老人将自己的4间老宅分给了三儿子和小儿子,心里指望他两个能为自己养老送终。但是,这两个儿子相继外出打工,也不给他寄钱。一场感冒加上心里郁气难疏,老爷子病倒了,一连两天未起床,粒米未进,而分得了房产本该照料老人的三儿媳却在此时回了娘家,留下老人独自躺在黑洞洞的老宅里伤心呻吟。

公公的邻居将情况告诉了刘少珍,刘少珍立即让小儿子去请医生到家里为公公输液、开中药治疗。正是农忙季节,她和家里人白天就轮流抽时间给老人煮饭、熬药,晚上就由小儿子陪伴老人。小儿子白天要到另一个村的村小教书,晚上回家还要批改作业、备课,虽然自己家和爷爷家只隔着一道小山梁走几分钟就到,但他感觉很不方便。

见此情景,刘少珍就对丈夫说,把老人接过来一起住吧,丈夫说这样的话那几个兄弟就更不会管老爷子了,刘少珍说他们不管就不管吧,把老人独自扔在老宅不忍心哪!老人住到她家后,在刘少珍的精心护理下心情舒畅了,病也很快好了。公公的其他子女见“包袱”有人接手了,从此还真就把自己的赡养责任忘得一干二净。刘少珍把本该6个子女共同赡养老人的责任承揽到了自己一家身上,这一“承包”就是20年。公公逢人便说:“要不是少珍照管我舍,我坟上的树都长好高了!”

当时,刘少珍和丈夫都是50岁的人了,她有很严重的关节炎,丈夫有气管炎和前列腺炎,劳动力越来越弱了,上山打柴更是很艰难。公公看在眼里也很心痛,并常常为两个小儿子不孝而怄气。过了两年,老人那个打工回家的三儿子依然对老人不闻不问。而刘少珍和丈夫的身体状况更是大不如前,公公就把三儿子喊过来说:“你房子也得了,并且为你结婚我还把自己的棺材卖了为你凑钱,你不伺候我嘛还是应该每年给我拿点儿粮食、柴火、零用钱噻。”开始这个儿子说考虑嘛,然后就没有下文,老爷子隔几天又催他拿钱拿粮,他干脆就不理。

这一下又把老人气病了。乡医院医生只把老人的病当作感冒治,一连输了10天液、吃了五六副中药就是不见好。刘少珍天天精心服侍老人,并且自己一家独自承担着600多元的医药费,这在90年代的农村是一笔数目不小的钱,那时刘少珍小儿子每个月的工资才200多元。每一年,老人少说也要花1000多元医药费。老人天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不时咒骂那几个不孝的儿子。一天,老人又让人把三儿子(小儿子一直外出未归)“请”过来,对他说:“我这个病儿一直吃药输液都不见好,我听说悦崃寺院坪有口水井边的百草能治病,你不拿药钱嘛去给我跑跑腿儿嘛,去那里给我扯点草回来熬来吃试一下嘛。”谁知这个三儿子说,他不空,他第二天要出去打工得准备行李,硬是拒绝了!老人气得脸都青了,倒在床上老泪众横。

刘少珍生怕把老人气坏,急忙说:“莫怄气、莫怄气,他不去我各自去就行了!”她家里其他人刚好出了门,她忍着右脚膝盖关节炎的疼痛,头顶5月的烈日,跋山涉水几十里路,赶到悦崃镇寺院村那口水井旁,扯了一蛇皮口袋百草。从山上下来往回走途径悦崃河时,刘少珍差点儿被洪水卷走。这条河的那一段河面有40米宽,没有桥,人们过河只有踏着跳蹬过河,而跳蹬离湍急的河面只有20公分。当天悦崃河上游下了雨,当她走到河中央的时候,才发现河水在迅猛上涨,不一会儿就漫过了跳蹬,渐渐地已经看不到前面的跳蹬位置了,如果一脚踩空就会被洪水冲走,情况十分危急!刘少珍一边试探着朝前走,一边朝对岸张望期待有人施救。也是老天有眼,此时三益乡寨上村的骨科医师谭道纯正在河边捕鱼,刘少珍急忙向他呼救!谭道纯天天过这条跳蹬河,对每个跳蹬的位置都烂熟于心,而且打鱼人水性好胆子也大,他见状急忙大步流星蹚水来到河中央,把刘少珍牵过了河。他们刚一上岸,更加凶猛的洪水便呼啸而至。刘少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感谢谭道纯的救命之恩,谭道纯得知她是为公公扯草药治病才遇险的,连声感叹:“你这样的儿媳妇去哪里找哦!”

刘少珍回家讲了遇险经过,丈夫和孩子们沉默了,她公公则泪流满面:“幺儿呢,为我这条不值钱的老命还差点儿让你回不来,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死了都不安心哪!你放心,这些草药吃了我肯定就好了!”果真,老爷子只将刘少珍扯回来的草药吃了一道就好了。果真是草药神奇吗?其实不然,他的病多半是因为小儿子们不孝给气的,他对来看他的亲戚说,如果我整天不开心怄气,实际上是让大儿媳受罪!所以他不为那些不孝之子怄气了。

从此,老人当作自己只有一个儿子,不再怄气,也就较少生病。他说,有刘少珍这个儿媳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他有这样一个好儿媳知足了,他要珍惜,要跟着大儿媳一家好好度过晚年,少让她身心受折磨。

那一年,刘少珍最小的小叔子在外晃荡几年回来了,她不但没让他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还热情地让其在自己家落脚,因为老爷子分给他的两间房早已不能住人。他还没找到媳妇,刘少珍作为大嫂又承担起“长嫂为母”的角色,四处托人给兄弟说媒,并且拿出一应物资在自己家为这个小叔子举办“订婚酒”。这个小叔子被女方要求当上门女婿,而且女方要求不承担老人的赡养义务。为了让小叔子早日成个家,刘少珍居然也应承下这个条件。

21年里,刘少珍像亲闺女一样无微不至地赡养自己的公公,好吃好穿尽量满足老人,绝对不让他挨冻受饿,为老人求医问药也从来不心疼钱,还经常开导老人的思想,让他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要他心情舒畅。而刘少珍自己的身体则是每况愈下,她有严重胃炎、眼病和膝关节骨质增生,经常吃不好、睡不好,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但为了让公公能安度晚年,她强忍病痛为老人尽心尽孝。

如今公公已经94岁高龄,刘少珍自己和丈夫也是70岁的老人了,而她看上去比公公还苍老。虽然她家还未过上小康生活,但几个老人一家子在一起却也其乐融融。

每当有外人对刘少珍说,你服侍了你丈夫家几代老人,而且你公公那么多子女,凭啥子你一个人尽孝哦?而且你还没得到老人片砖片瓦!你不感觉吃亏吃得太大吗?刘少珍说,为老人尽孝是本分,不存在吃亏不吃亏,不尽孝自己心不安,如果一定要说吃亏的话,吃这种亏那是福,家有一老是一宝嘛!这就是刘少珍,一个牢记孝道本分的好儿媳。

的确,“孝”出于心,“孝”应该是每个人的本分,但我们的身边还就有那样一些不仅自己本分的人。而刘少珍情真意切、不推诿不懈怠、不计较得失的孝老敬老精神,是需要我们共同传递的一种道德正能量!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