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礼学
<

杨礼学

来源:华龙网2014-12-03

杨礼学,男,出生于1932年2月20日。家住重庆市巴南区龙洲湾街道解放村龙洲湾街道解放村。

杨礼学今年已有82岁高龄,是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党员。在他们家共有四兄弟,杨礼学排行老大,老二退休职工,住鱼洞街道;老三同村,同样是79岁的年迈之躯,老四名叫杨礼清,是智商患者。杨礼学用了毕生的时间,悉心照顾只有几岁孩童智商的弟弟,他的事迹深深感动了周围的村民。

整整小他20岁的老四,仿佛天生跟他就是“冤家”生来智障,而这几年愈发严重,他会笑会哭会闹,甚至咆哮。但老大从没有一句怨言,依旧细心照顾。俗话说长兄如父,为了这句古训,大字不识的老大已行走了大半辈子,而且还在继续。老四是在跟老大后面“屁颠屁颠”长大的。

有人对老大说老四是个“累赘”、“憨砣砣”,老大一听就火冒三丈,几十年来,老大一直把老四当作永远长不大,还不断惹些麻烦的小孩,呵斥着,更呵护着。其实,老大自身命运多舛。1963年,老伴去世,2000年,惟一的女儿也先他而去。随后,女婿和孙女为了生计长年在外务工,家里就留下老大、老四相依为命。

白发人送黑发人时,老大年逾八旬,风烛残年。不料祸不单行,2001年,老四半身不遂,开始长年卧床。为了照顾老四,老大寸步不离,同睡在了一张床上。 他说:“这样我放心些!” 老大颤巍巍依旧每天在床前为老四接屎接尿,擦洗身子。天气晴朗时还会搀起老四,扶着墙壁慢慢走到门口,晒晒太阳。

今年4月,半身不遂的老四突然全身瘫痪。老大更是形影不离,就是到门前菜地掐个菜,也会中途跑回来看看。给老四做饭喂饭,洗洗擦擦,早是习以为常了。人们还会看到,老大常常坐着门前,佝偻着身子,眯虚着眼睛,把老四撕破的衣服捧在鼻尖下,一针一针地缝啊缝啊……老四瘫在病床的三年,两个老男人究竟是怎样走过来的?任何语言,已经无法复原那些逝去的光影。

虽然八旬高龄,历尽磨难,但老大耳不聋眼不花,总是背着双手行走在村里。老大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干部”。谁家有个内部矛盾,会请他出面调停。谁家孩子不长进学坏了,他见着就要“理麻”。

1965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任贫协主席至1972年,随后又任生产队长至1982年。从生产队长任上退下几十年来,村里大情小事不曾靠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组织学习,也从不缺席,还发言。街道和村里给老大办了低保,发了困难补助,给老四享受了五保户待遇。即便遭遇老伴和女儿去世、老四从半瘫到全瘫一连串天崩地裂的打击,但老大从未向组织开过口,伸过手。每逢组织上来看望他,他说:还走得动,不给组织添麻烦!说到老四的处境,他总是大手一挥:长兄如父嘛!

老四全瘫后,老大已是无能为力。在街道和村里的安排下,老四住进了区中医院,住院和护工费用通过民政渠道解决。但老大仍然放心不下,隔一两天,他就要转乘两次公交车,去探望老四。

7月6日下午老大说想老四了,恰好我们与村党委委员、村民小组长杨秀全前去看望老大,杨秀全就用自己的车将老大送往医院。到医院了。老大显然熟门熟路,带着我们上电梯,拐楼道,径直走进老四的病房。见有人进来,老四手舞足蹈要坐起来。老大按住他:睡起,睡起!老四挣扎,老大奈何不得,只得不停抚摸老四的脑袋,提高了嗓门:听话!听话!听话嘛!护工将老四按在了床上,老四仍然不断絮叨:没得啊,没得啊……稍会儿,老四安静下来,盯着天花板,眼珠长时间一动不动。

老大累了,坐在床头,仔细端详着老四。他那枯树皮一样的脸没有表情,但此时分明有些光亮,从眯着的眼缝里放射出来。谁都知道,老大即便天天来探视老四,都是徒劳的。老大自己何尝不知?老四慢慢眯上了眼睛。老大终于站了起来:走吧!

杨秀全将老大送回了家。老大坚持站在门前要目送我们离去。走下几步梯坎回头,见老大转身回屋时,一只手扶在门框上好一会儿,终于拖着双脚缓缓地迈进了门。

突然间,一抹夕阳的光照从云层挤出来,打在老大已有些佝偻的背影上。老大真的,老了。

老大老了。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说说我们的小康生活

重庆到大理动车开通

重庆外贸出口添新通道

洪峰退去 连夜清淤忙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杨礼学

2014-12-03 10:29:51 来源: 0 条评论

杨礼学,男,出生于1932年2月20日。家住重庆市巴南区龙洲湾街道解放村龙洲湾街道解放村。

杨礼学今年已有82岁高龄,是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党员。在他们家共有四兄弟,杨礼学排行老大,老二退休职工,住鱼洞街道;老三同村,同样是79岁的年迈之躯,老四名叫杨礼清,是智商患者。杨礼学用了毕生的时间,悉心照顾只有几岁孩童智商的弟弟,他的事迹深深感动了周围的村民。

整整小他20岁的老四,仿佛天生跟他就是“冤家”生来智障,而这几年愈发严重,他会笑会哭会闹,甚至咆哮。但老大从没有一句怨言,依旧细心照顾。俗话说长兄如父,为了这句古训,大字不识的老大已行走了大半辈子,而且还在继续。老四是在跟老大后面“屁颠屁颠”长大的。

有人对老大说老四是个“累赘”、“憨砣砣”,老大一听就火冒三丈,几十年来,老大一直把老四当作永远长不大,还不断惹些麻烦的小孩,呵斥着,更呵护着。其实,老大自身命运多舛。1963年,老伴去世,2000年,惟一的女儿也先他而去。随后,女婿和孙女为了生计长年在外务工,家里就留下老大、老四相依为命。

白发人送黑发人时,老大年逾八旬,风烛残年。不料祸不单行,2001年,老四半身不遂,开始长年卧床。为了照顾老四,老大寸步不离,同睡在了一张床上。 他说:“这样我放心些!” 老大颤巍巍依旧每天在床前为老四接屎接尿,擦洗身子。天气晴朗时还会搀起老四,扶着墙壁慢慢走到门口,晒晒太阳。

今年4月,半身不遂的老四突然全身瘫痪。老大更是形影不离,就是到门前菜地掐个菜,也会中途跑回来看看。给老四做饭喂饭,洗洗擦擦,早是习以为常了。人们还会看到,老大常常坐着门前,佝偻着身子,眯虚着眼睛,把老四撕破的衣服捧在鼻尖下,一针一针地缝啊缝啊……老四瘫在病床的三年,两个老男人究竟是怎样走过来的?任何语言,已经无法复原那些逝去的光影。

虽然八旬高龄,历尽磨难,但老大耳不聋眼不花,总是背着双手行走在村里。老大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干部”。谁家有个内部矛盾,会请他出面调停。谁家孩子不长进学坏了,他见着就要“理麻”。

1965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任贫协主席至1972年,随后又任生产队长至1982年。从生产队长任上退下几十年来,村里大情小事不曾靠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组织学习,也从不缺席,还发言。街道和村里给老大办了低保,发了困难补助,给老四享受了五保户待遇。即便遭遇老伴和女儿去世、老四从半瘫到全瘫一连串天崩地裂的打击,但老大从未向组织开过口,伸过手。每逢组织上来看望他,他说:还走得动,不给组织添麻烦!说到老四的处境,他总是大手一挥:长兄如父嘛!

老四全瘫后,老大已是无能为力。在街道和村里的安排下,老四住进了区中医院,住院和护工费用通过民政渠道解决。但老大仍然放心不下,隔一两天,他就要转乘两次公交车,去探望老四。

7月6日下午老大说想老四了,恰好我们与村党委委员、村民小组长杨秀全前去看望老大,杨秀全就用自己的车将老大送往医院。到医院了。老大显然熟门熟路,带着我们上电梯,拐楼道,径直走进老四的病房。见有人进来,老四手舞足蹈要坐起来。老大按住他:睡起,睡起!老四挣扎,老大奈何不得,只得不停抚摸老四的脑袋,提高了嗓门:听话!听话!听话嘛!护工将老四按在了床上,老四仍然不断絮叨:没得啊,没得啊……稍会儿,老四安静下来,盯着天花板,眼珠长时间一动不动。

老大累了,坐在床头,仔细端详着老四。他那枯树皮一样的脸没有表情,但此时分明有些光亮,从眯着的眼缝里放射出来。谁都知道,老大即便天天来探视老四,都是徒劳的。老大自己何尝不知?老四慢慢眯上了眼睛。老大终于站了起来:走吧!

杨秀全将老大送回了家。老大坚持站在门前要目送我们离去。走下几步梯坎回头,见老大转身回屋时,一只手扶在门框上好一会儿,终于拖着双脚缓缓地迈进了门。

突然间,一抹夕阳的光照从云层挤出来,打在老大已有些佝偻的背影上。老大真的,老了。

老大老了。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