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正萍
<

朱正萍

来源:华龙网2014-12-03

社区矫正和刑满释放人员历来被视为社会边缘人群,而在梁平县司法局社区矫正科科长朱正萍眼里,这些人更需要关怀帮助:“对迷途的人,我们若不尽力拉一把,可能不止毁掉一个人,而是一个甚至更多家庭。”

40岁的朱正萍记不清接触过多少这类人员。但一组数据足以说明她的“不抛弃、不放弃”——全县在册社区矫正人员超过360人,迄今无一人脱管漏管,无一人重新犯罪。

接受社区矫正的母亲感谢她:没有你,我一辈子不敢面对孩子。

社区矫正人员王红(化名)说,她永远忘不了2012年第一次到矫正科报到的情形:“背心全是汗,每走一步都两脚打抖。”

朱正萍对这个披散头发、一身黑衣、戴着大墨镜的女子也印象深刻:“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一直左右张望,生怕被人发现。”

喝完朱正萍递上的一杯水,王红才稍微镇静下来。

王红曾在沿海当保姆,辞工时起了贪念拿走雇主家财物,被判缓刑并回原籍接受社区矫正。

回家后丈夫对她很冷淡,还不让上小学的孩子和她亲近。王红感到既羞耻又恐惧,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

“你这种状态很危险,而且会影响到孩子。”朱正萍耐心听王红哭诉,劝慰她不要“背包袱”:“人难免犯错,只要以此为戒,就还是好妻子、好妈妈。”

朱正萍设法找到王红丈夫的一位长辈,请对方协助做男方工作。经过反复劝导,男方态度慢慢转变。朱正萍还帮王红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让她从头开始。

社区矫正人员需要参与义务劳动,怕让熟人知道的王红又犯了难。朱正萍就组织同事一起去,声称是司法局搞活动。这彻底解开了王红的心结:“社会真的没有抛弃我。”

去年三八节,长期一身黑的王红特意穿了亮色衣服来看朱正萍:“没有你,我这辈子恐怕都不敢面对孩子,是你给我心里点了盏灯。”

曾经的重刑犯承诺:我死也不会再犯罪

在自己帮助过的人中,朱正萍最难忘的是一个叫殷明(化名)的刑满释放人员。殷明曾因抢劫在新疆监狱服刑十多年,回原籍后仍接受社区矫正。

第一次报到,殷明口气很冲:“我在监狱头啥子都见过,你不给我解决房子,小心遭整!”

朱正萍没有“虚场合”:“请你认真看一下帮教政策。要是我们该做的没做,你再跟我比声音大。”她往对方手里塞了一本政策手册,殷明顿时愣了。

朱正萍了解到殷明家房子塌了,就到村“两委”拍胸脯担保,为殷明找到空置房暂时落脚。为给殷明找工作,她冒着大太阳跑了好几个企业,都无功而返。

得知这一切,又看见原本就黑的朱正萍晒出一脸斑,殷明嘴巴哆嗦着,突然一跺脚:“朱科长,工作我各人去找,你莫操心。就凭你这样巴心巴肠,我向你保证,死都不会再犯罪!”

殷明去了外地采石场打工,干得很卖力,一年攒了几万元,还交了个女朋友。第二年腊月,他和女朋友回乡结婚,专门请朱正萍当证婚人。然而,婚后没多久殷明患上了肿瘤,最终不治身亡。

朱正萍至今唏嘘不已:“他过世时我在出差。后来听说,哪怕境况再困难,他也没再干一件不好的事,走得很清白。”

视她为女儿的农村大娘牵挂她:一段时间不见就念得慌

梁平县司法局局长欧诗云说,朱正萍对待群众就两个字——用心。欧诗云曾遇到一位农村大娘来局里找朱正萍:“老人反复念她的好,一问,才知道几年前朱科长在礼让镇司法所当所长时,帮老人家解决过家庭纠纷。”

这位何大娘十年前再嫁到礼让镇玉石村,和与性格暴躁的继子处得不融洽。一次继子喝了酒,居然拿菜刀把她赶出了门。

何大娘在街边屋檐下熬了一宿。第二天听说司法所能帮人解难,她辗转找到镇司法所,一进门就给朱正萍跪下了。

朱正萍一把扶起大娘,问明情况后,一边将老人安置在其兄弟家,一边和其继子联系,苦口婆心给他讲赡养义务和政策法理。

听她讲得条条在理,继子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对何大娘态度逐步好转。何大娘满70岁那年,继子还主动拿钱出来办席,让老人喜出望外。

每次赶场,何大娘都会去看看朱正萍,不是捎点野生侧耳根,就带一兜鸡蛋。朱正萍一律收下,再给老人塞些钱。

后来朱正萍调到县司法局,老人隔段时间就搭摩托进城,还是给她带东西,跟她摆龙门阵:“一段时间看不到你,硬是想得很。”

日子久了,连司法局门卫都有些好奇:“那个大娘是你婆婆还是妈啊?”

朱正萍呵呵一笑,俏皮地回答:“她是我的婆婆妈。”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橙黄橘绿 福城有福

竹笋产业助农脱贫

抗洪一线的最美身影

万州:一半烟雨 一半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朱正萍

2014-12-03 15:07:51 来源: 0 条评论

社区矫正和刑满释放人员历来被视为社会边缘人群,而在梁平县司法局社区矫正科科长朱正萍眼里,这些人更需要关怀帮助:“对迷途的人,我们若不尽力拉一把,可能不止毁掉一个人,而是一个甚至更多家庭。”

40岁的朱正萍记不清接触过多少这类人员。但一组数据足以说明她的“不抛弃、不放弃”——全县在册社区矫正人员超过360人,迄今无一人脱管漏管,无一人重新犯罪。

接受社区矫正的母亲感谢她:没有你,我一辈子不敢面对孩子。

社区矫正人员王红(化名)说,她永远忘不了2012年第一次到矫正科报到的情形:“背心全是汗,每走一步都两脚打抖。”

朱正萍对这个披散头发、一身黑衣、戴着大墨镜的女子也印象深刻:“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一直左右张望,生怕被人发现。”

喝完朱正萍递上的一杯水,王红才稍微镇静下来。

王红曾在沿海当保姆,辞工时起了贪念拿走雇主家财物,被判缓刑并回原籍接受社区矫正。

回家后丈夫对她很冷淡,还不让上小学的孩子和她亲近。王红感到既羞耻又恐惧,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

“你这种状态很危险,而且会影响到孩子。”朱正萍耐心听王红哭诉,劝慰她不要“背包袱”:“人难免犯错,只要以此为戒,就还是好妻子、好妈妈。”

朱正萍设法找到王红丈夫的一位长辈,请对方协助做男方工作。经过反复劝导,男方态度慢慢转变。朱正萍还帮王红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让她从头开始。

社区矫正人员需要参与义务劳动,怕让熟人知道的王红又犯了难。朱正萍就组织同事一起去,声称是司法局搞活动。这彻底解开了王红的心结:“社会真的没有抛弃我。”

去年三八节,长期一身黑的王红特意穿了亮色衣服来看朱正萍:“没有你,我这辈子恐怕都不敢面对孩子,是你给我心里点了盏灯。”

曾经的重刑犯承诺:我死也不会再犯罪

在自己帮助过的人中,朱正萍最难忘的是一个叫殷明(化名)的刑满释放人员。殷明曾因抢劫在新疆监狱服刑十多年,回原籍后仍接受社区矫正。

第一次报到,殷明口气很冲:“我在监狱头啥子都见过,你不给我解决房子,小心遭整!”

朱正萍没有“虚场合”:“请你认真看一下帮教政策。要是我们该做的没做,你再跟我比声音大。”她往对方手里塞了一本政策手册,殷明顿时愣了。

朱正萍了解到殷明家房子塌了,就到村“两委”拍胸脯担保,为殷明找到空置房暂时落脚。为给殷明找工作,她冒着大太阳跑了好几个企业,都无功而返。

得知这一切,又看见原本就黑的朱正萍晒出一脸斑,殷明嘴巴哆嗦着,突然一跺脚:“朱科长,工作我各人去找,你莫操心。就凭你这样巴心巴肠,我向你保证,死都不会再犯罪!”

殷明去了外地采石场打工,干得很卖力,一年攒了几万元,还交了个女朋友。第二年腊月,他和女朋友回乡结婚,专门请朱正萍当证婚人。然而,婚后没多久殷明患上了肿瘤,最终不治身亡。

朱正萍至今唏嘘不已:“他过世时我在出差。后来听说,哪怕境况再困难,他也没再干一件不好的事,走得很清白。”

视她为女儿的农村大娘牵挂她:一段时间不见就念得慌

梁平县司法局局长欧诗云说,朱正萍对待群众就两个字——用心。欧诗云曾遇到一位农村大娘来局里找朱正萍:“老人反复念她的好,一问,才知道几年前朱科长在礼让镇司法所当所长时,帮老人家解决过家庭纠纷。”

这位何大娘十年前再嫁到礼让镇玉石村,和与性格暴躁的继子处得不融洽。一次继子喝了酒,居然拿菜刀把她赶出了门。

何大娘在街边屋檐下熬了一宿。第二天听说司法所能帮人解难,她辗转找到镇司法所,一进门就给朱正萍跪下了。

朱正萍一把扶起大娘,问明情况后,一边将老人安置在其兄弟家,一边和其继子联系,苦口婆心给他讲赡养义务和政策法理。

听她讲得条条在理,继子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对何大娘态度逐步好转。何大娘满70岁那年,继子还主动拿钱出来办席,让老人喜出望外。

每次赶场,何大娘都会去看看朱正萍,不是捎点野生侧耳根,就带一兜鸡蛋。朱正萍一律收下,再给老人塞些钱。

后来朱正萍调到县司法局,老人隔段时间就搭摩托进城,还是给她带东西,跟她摆龙门阵:“一段时间看不到你,硬是想得很。”

日子久了,连司法局门卫都有些好奇:“那个大娘是你婆婆还是妈啊?”

朱正萍呵呵一笑,俏皮地回答:“她是我的婆婆妈。”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