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建国
<

彭建国

来源:华龙网2014-12-31

    58岁的退伍老兵,2003年退休以来,十年间,他利用微薄的工资和每天“坚持不懈”的捡废品卖换来的钱,通过邮政银行向全国各地地震、洪涝灾区捐款上百次,并主动承担了包括公共厕所在内全村范围的清洁卫生,附近居民都叫他“爱心爷爷”。

只有微薄的退休金,他却坚持十年向各地灾区捐款;为了多捐一点钱,他每天早出晚归捡空瓶子卖;默默照顾行动不便的邻居,他还主动承担了全村的清洁……

一身破旧的绿军装、一双单薄的解放鞋、一个蛇皮袋和几个易拉罐……近日,笔者在长寿区凤城街道三洞村见到彭建国本人时,仍无法将他与人们口中的“爱心爷爷”划上等号。

坚持10年 向全国各地灾区捐款

彭建国的家在三洞村一个大湾子里,如今湾子里家家户户都在外买房子搬走了,只剩下他们一户人家。他们住的还是穿斗瓦房,几间屋子都阴暗潮湿。

言谈间,彭建国从里屋拿出来一个鞋盒,从里面拿出来许多汇款单。“这是捐给云南昆明灾区的,这是捐给四川都江堰灾区的,这是捐给湖南邵阳灾区的……”彭建国小心翼翼地打开叠得整整齐齐的单据,一张一张介绍给笔者听。他不无遗憾地说,以前生了一次病,住院期间家里大扫除,老伴将很多汇款单当垃圾扔掉了。

笔者注意到,这些汇款单的金额都不大,有20元、30元、50元,最多的也就是60元。彭建国每次汇款时都在汇款单后面备注了这样一句话: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彭建国回忆,第一次捐钱是汇向云南灾区的。当时,他从电视上看到,云南那边发生了地震,不少民房都垮塌了。他马上从衣兜、裤兜摸出所有钱,只有22块钱。于是,他马上来到邮局,郑重填写了一张汇款单。“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捐点钱,表示一份心意。”彭建国笑着说,“当时还有1块2的手续费,我就用剩下的8角钱买了两个馒头,过了两天生活。”

第一次捐款不久,云南政府红会就给他发了一封挂号感谢信。信中称,已经收到彭建国同志捐来的爱心款,他们代表灾区政府和灾区人民对这种善举表示肯定。

笔者发现,彭建国先后向武隆、湖南邵阳、甘肃舟曲、云南鲁甸等灾区捐款,笔者粗略估算了一下,所有汇款单加起来有100多张。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张汇款单是今年11月26的,彭建国通过邮政银行向四川康定地震灾区捐款了60元。老彭说,当时看到新闻说康定地震了,他马上放下碗筷一路小跑去银行,捐了这点钱。捐完这笔钱,彭建国的存折上只有2块3角1分钱了……

为了多捐一点 早出晚归捡空瓶卖

彭建国告诉笔者,他是从2003年退休后开始捐款的。 1976年,彭建国放弃了24.6元一月的“高工资”去了部队。他先是在北京昌平县当了两年工程兵,后被调至八一电影厂动力车间,当了一名水暖工。在部队,彭建国做的都是一些最底层的工作。“当时在部队看到一些群众生活困难,经常来我们锅炉房捡炭渣子,就想过要帮助他们。”他说,可是当时自己每个月只有6块钱的补助,能力有限,这事也就耽搁了下来。1980,彭建国退伍回到长寿水运社上班。2003年9月退休后,他每月有了260.6元的退休金,加上老伴打零工的收入,生活基本能维持,他就开始向灾区捐钱了。

“最开始每次捐20元,后来我的退休金慢慢涨起来了,我就多捐一点。”彭建国说,到今年初,他的退休金已经涨到了1963元,扣除每个月固定给老伴缴纳1000元的社保金,他还剩900多元钱可以支配,每次捐款金额都统一成了60元。

“就像上班一样,早晨7点半出去,中午回来吃了饭,下午又出去,雷都打不动。”彭建国妻子孔瑞祯告诉笔者,老伴是个“死心眼”,为了多捐一点钱,他从2008年起就天天拿着一个破蛇皮袋去关口街上捡矿泉水瓶、易拉罐卖钱。家里种了菜需要劳力,平时家务活也需要人搭把手,可每次需要老伴时他都不在家。时间长了,孔瑞祯不免有些抱怨,经常骂老伴“哈绰绰的”,他们一岁多的孙女也学会了说“爷爷哈绰绰”。对此,彭建国却不为所动,他说:“生活不易,将心比心。你设身处地想一想,灾区人民都没有家了,他们想种菜、想做家务都没条件,你现在是‘身在福窝窝里’呢!”孔瑞祯苦笑不得,也就只有随他去了。

彭建国家里专门有一间偏房是用来装捡来的空瓶子的。采访中,他不无自豪地说:“我每天可以捡好几十个空瓶瓶呢,一个礼拜下来,可以卖10多元钱,攒一个月又可以捐一次了。”

承包全村清洁 别人都叫他“爱心爷爷”

去邮政银行的次数多了,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认熟了彭建国。每次他去捐款,还未踏进门口,工作人员都会热情地打招呼:“彭爷爷,你又来捐款献爱心了呀?”他的这个“爱心爷爷”的称号不胫而走。同时,附近湾子的村民都晓得,“爱心爷爷”除了十年来坚持向全国各地灾区捐款,还默默为村民们做了很多好事,甚至承包了全村的清洁。

三洞村是以前的老村子,家家户户有单独卫生间的占少数,附近就只有一个公共厕所,平时使用的人太多,经常肮脏不堪。退休后,彭建国主动将打扫公厕的活儿揽到自己身上,自费买来笤帚、簸箕和拖把,每天早、中、晚分三趟把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我怎么会觉得不臭呢?”面对村民的不解,彭建国笑着说:“可是我不打扫就没人打扫,这个厕所会更脏,更臭。现在是臭我一个人,我觉得值得!”

“彭建国是好人,是个打起灯笼都难找的大好人!”说话的是70多岁的熊华珍老婆婆。熊华珍住在隔壁村里,腿脚不便多年,平时都要靠拐杖,儿女都在外打工,生活上非常不方便。十多年来,彭建国天天去给老人家倒垃圾,帮他洗菜、做饭。熊华珍说,村里受彭建国照顾的老人有好几个,大家都对他赞不绝口。

“天天早晨天没亮,就听见‘唰唰唰’的扫地声,我就晓得建国又在扫地了。”77岁的周淑惠老人说,彭建国每天都要把附近几个湾子的院坝扫干净,定期把路边的草扯干净,哪家有事要帮忙,更是随叫随到,别人想感谢他送几个水果,他都不会收。

对于村民的赞扬,彭建国挥挥手说:“这都是些顺手的事,没得啥子。”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说说我们的小康生活

重庆到大理动车开通

重庆外贸出口添新通道

洪峰退去 连夜清淤忙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彭建国

2014-12-31 11:26:37 来源: 0 条评论

    58岁的退伍老兵,2003年退休以来,十年间,他利用微薄的工资和每天“坚持不懈”的捡废品卖换来的钱,通过邮政银行向全国各地地震、洪涝灾区捐款上百次,并主动承担了包括公共厕所在内全村范围的清洁卫生,附近居民都叫他“爱心爷爷”。

只有微薄的退休金,他却坚持十年向各地灾区捐款;为了多捐一点钱,他每天早出晚归捡空瓶子卖;默默照顾行动不便的邻居,他还主动承担了全村的清洁……

一身破旧的绿军装、一双单薄的解放鞋、一个蛇皮袋和几个易拉罐……近日,笔者在长寿区凤城街道三洞村见到彭建国本人时,仍无法将他与人们口中的“爱心爷爷”划上等号。

坚持10年 向全国各地灾区捐款

彭建国的家在三洞村一个大湾子里,如今湾子里家家户户都在外买房子搬走了,只剩下他们一户人家。他们住的还是穿斗瓦房,几间屋子都阴暗潮湿。

言谈间,彭建国从里屋拿出来一个鞋盒,从里面拿出来许多汇款单。“这是捐给云南昆明灾区的,这是捐给四川都江堰灾区的,这是捐给湖南邵阳灾区的……”彭建国小心翼翼地打开叠得整整齐齐的单据,一张一张介绍给笔者听。他不无遗憾地说,以前生了一次病,住院期间家里大扫除,老伴将很多汇款单当垃圾扔掉了。

笔者注意到,这些汇款单的金额都不大,有20元、30元、50元,最多的也就是60元。彭建国每次汇款时都在汇款单后面备注了这样一句话: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彭建国回忆,第一次捐钱是汇向云南灾区的。当时,他从电视上看到,云南那边发生了地震,不少民房都垮塌了。他马上从衣兜、裤兜摸出所有钱,只有22块钱。于是,他马上来到邮局,郑重填写了一张汇款单。“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捐点钱,表示一份心意。”彭建国笑着说,“当时还有1块2的手续费,我就用剩下的8角钱买了两个馒头,过了两天生活。”

第一次捐款不久,云南政府红会就给他发了一封挂号感谢信。信中称,已经收到彭建国同志捐来的爱心款,他们代表灾区政府和灾区人民对这种善举表示肯定。

笔者发现,彭建国先后向武隆、湖南邵阳、甘肃舟曲、云南鲁甸等灾区捐款,笔者粗略估算了一下,所有汇款单加起来有100多张。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张汇款单是今年11月26的,彭建国通过邮政银行向四川康定地震灾区捐款了60元。老彭说,当时看到新闻说康定地震了,他马上放下碗筷一路小跑去银行,捐了这点钱。捐完这笔钱,彭建国的存折上只有2块3角1分钱了……

为了多捐一点 早出晚归捡空瓶卖

彭建国告诉笔者,他是从2003年退休后开始捐款的。 1976年,彭建国放弃了24.6元一月的“高工资”去了部队。他先是在北京昌平县当了两年工程兵,后被调至八一电影厂动力车间,当了一名水暖工。在部队,彭建国做的都是一些最底层的工作。“当时在部队看到一些群众生活困难,经常来我们锅炉房捡炭渣子,就想过要帮助他们。”他说,可是当时自己每个月只有6块钱的补助,能力有限,这事也就耽搁了下来。1980,彭建国退伍回到长寿水运社上班。2003年9月退休后,他每月有了260.6元的退休金,加上老伴打零工的收入,生活基本能维持,他就开始向灾区捐钱了。

“最开始每次捐20元,后来我的退休金慢慢涨起来了,我就多捐一点。”彭建国说,到今年初,他的退休金已经涨到了1963元,扣除每个月固定给老伴缴纳1000元的社保金,他还剩900多元钱可以支配,每次捐款金额都统一成了60元。

“就像上班一样,早晨7点半出去,中午回来吃了饭,下午又出去,雷都打不动。”彭建国妻子孔瑞祯告诉笔者,老伴是个“死心眼”,为了多捐一点钱,他从2008年起就天天拿着一个破蛇皮袋去关口街上捡矿泉水瓶、易拉罐卖钱。家里种了菜需要劳力,平时家务活也需要人搭把手,可每次需要老伴时他都不在家。时间长了,孔瑞祯不免有些抱怨,经常骂老伴“哈绰绰的”,他们一岁多的孙女也学会了说“爷爷哈绰绰”。对此,彭建国却不为所动,他说:“生活不易,将心比心。你设身处地想一想,灾区人民都没有家了,他们想种菜、想做家务都没条件,你现在是‘身在福窝窝里’呢!”孔瑞祯苦笑不得,也就只有随他去了。

彭建国家里专门有一间偏房是用来装捡来的空瓶子的。采访中,他不无自豪地说:“我每天可以捡好几十个空瓶瓶呢,一个礼拜下来,可以卖10多元钱,攒一个月又可以捐一次了。”

承包全村清洁 别人都叫他“爱心爷爷”

去邮政银行的次数多了,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认熟了彭建国。每次他去捐款,还未踏进门口,工作人员都会热情地打招呼:“彭爷爷,你又来捐款献爱心了呀?”他的这个“爱心爷爷”的称号不胫而走。同时,附近湾子的村民都晓得,“爱心爷爷”除了十年来坚持向全国各地灾区捐款,还默默为村民们做了很多好事,甚至承包了全村的清洁。

三洞村是以前的老村子,家家户户有单独卫生间的占少数,附近就只有一个公共厕所,平时使用的人太多,经常肮脏不堪。退休后,彭建国主动将打扫公厕的活儿揽到自己身上,自费买来笤帚、簸箕和拖把,每天早、中、晚分三趟把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我怎么会觉得不臭呢?”面对村民的不解,彭建国笑着说:“可是我不打扫就没人打扫,这个厕所会更脏,更臭。现在是臭我一个人,我觉得值得!”

“彭建国是好人,是个打起灯笼都难找的大好人!”说话的是70多岁的熊华珍老婆婆。熊华珍住在隔壁村里,腿脚不便多年,平时都要靠拐杖,儿女都在外打工,生活上非常不方便。十多年来,彭建国天天去给老人家倒垃圾,帮他洗菜、做饭。熊华珍说,村里受彭建国照顾的老人有好几个,大家都对他赞不绝口。

“天天早晨天没亮,就听见‘唰唰唰’的扫地声,我就晓得建国又在扫地了。”77岁的周淑惠老人说,彭建国每天都要把附近几个湾子的院坝扫干净,定期把路边的草扯干净,哪家有事要帮忙,更是随叫随到,别人想感谢他送几个水果,他都不会收。

对于村民的赞扬,彭建国挥挥手说:“这都是些顺手的事,没得啥子。”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