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光菊
<

鄢光菊

来源:华龙网2015-02-28

    鄢光菊,女,1972年2月,现年42岁,原渝北区龙兴镇大岭村9社人。因重庆两江新区开发,现居和合家园二期安置房。20岁时因患骨癌截去一支手臂。

    这个坚强的独臂女人,用她的一支手照顾着患有尿毒症的丈夫、年幼的孩子、中风的公公、年迈的婆婆,不仅把家里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还在龙兴镇开发期间带头搬迁,并主动帮助政府劝说其他村民,支持政府工作。

    说到女人的美,人们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各式各样的词语,有形容容貌之美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也有形容形体之美的翩若惊鸿、环肥燕瘦,但有一种美比外表之美更容易让人铭记,那就是内心的善良与面对困境不屈不挠的韧劲。

    如今家住龙兴镇和合家园,43岁的居民鄢光菊就是这么一朵坚韧的“女人花”。20岁时,因为骨癌被截去一支手臂,但她没有气馁,选择靠自己的努力经营自己的生活与家庭;39岁时,当丈夫被查出尿毒症晚期,她更没有沮丧,而是尽自己所能照顾患病的丈夫,年迈的父母以及年幼的孩子。她用一只手,为家庭撑起了一片蓝天……

    疾病来袭,花季少女坚强面对

    1992年,鄢光菊刚刚20岁,当时的她正在龙兴镇天堡支援小学代课。按照当时的政策,鄢光菊只要通过成人自考,拿到专科文凭,就可以转正成为正式老师,好学的她也已经报了名,准备考试,不想一次意外的摔倒却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我还记得当时我去上班,在路上摔了一跤,把手腕摔骨折了,我也没在意,村里生长的,哪儿有这么娇弱。”回忆当时,鄢光菊这样说道。没太在意的她找了本地“土大夫”,接上了骨头,就照常上课,没想到过了几个月,骨折非但没好,还一直隐隐作痛。“最后到城里的大医院去检查,没想到会是骨肿瘤。”鄢光菊告诉记者。

    当时,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有两种,如果是良性就取骨,如果是恶性最好就要截肢。“最开始听到有截肢可能时,我也不太能接受,女孩子嘛,谁不爱美,可得了这个病,也没有办法。”鄢光菊说道。当时的手术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切片,半个小时等检查结果,然后再决定是取骨还是截肢。“躺在手术台上那半个小时真是难熬得很,又担心又害怕又有点期待,没想到还是没逃过截肢的命运。”鄢光菊说。

    做完手术后,又在医院住了20多天,鄢光菊回家休养,因为医生曾告诉她骨肿瘤还有5年潜伏期,感到没有盼头的鄢光菊无心再参加自考,也不想再代课,便回到家里,期间主要靠养点家禽贴补家用。

    过了两年,鄢光菊感到身体恢复得不错,于是萌生了做点小生意的念头。经过一番考虑,鄢光菊决定到朝天门批发市场批发点商品赶场,“那时候一四七要到鱼嘴赶场,二五八要到高桥赶场,三六九要到龙兴场镇赶场,所以一般我都逢十去朝天门批货。”鄢光菊告诉记者。

    那时候,想从鄢光菊所在的龙兴镇大岭村到朝天门,先要步行到鱼嘴,再从鱼嘴坐船去朝天门。“那时候鱼嘴的船是凌晨三点开,我两点就得起,这样才能在早上六点半之前到达朝天门批发市场,才能以更好的价钱拿到货。”鄢光菊回忆道,“那时候基本就我一个人去,每次背大概七十斤重的货物回来,也没觉得累,人还是年轻好啊。”

    病魔再临,精心照顾不离不弃

    随着时光流逝,慢慢的,鄢光菊也习惯了这样忙碌的生活,她也在这样充实的生活中重新感受到了人生的乐趣。

    1997年,鄢光菊结了婚,又过了一年,儿子出生了,鄢光菊觉得自己的人生虽然有波折,但还算是很平安,她觉得很知足。“之前医生说有五年潜伏期,所以虽然我和老公很早就谈了恋爱,但我一直不敢结婚,怕万一出啥事,耽误人家,所以一直到了我25岁,过了医生说的潜伏期,我才结了婚。”鄢光菊说道。

    那时,村里的路已经修通,到场镇上非常方便,小两口利用自家平房在村里开了家副食店,平时就在场镇上批发副食品,批发商免费送到村里,丈夫还买了一辆摩托开“摩的”,夫妻俩还响应号召养了奶牛。十多年来,鄢光菊陪着丈夫,看着孩子,一家人的日子谈不上富贵,却也衣食无忧,虽然辛苦忙碌,可是非常知足。

    可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丈夫张六明患了感冒一直不好,鄢光菊就陪着他到324医院看病。没想到,医生告诉鄢光菊,丈夫可能得了尿毒症,建议转到大医院去做详细的检查。2011年1月17日,当丈夫确认是尿毒症晚期的那一刻,鄢光菊一下瘫坐在了医院走廊座椅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但坚强如她,很快就整理了思绪,“孩子才刚上初中,公婆已经年迈,丈夫又得了病,我要是垮了,我的家也垮了。”回到家里,鄢光菊也没告诉公婆丈夫的病情究竟如何,只是告诉他们,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自己都会想法撑起这个家,让公婆不要担心。

    2011年4月,丈夫的病情突然恶化,视力模糊,后来经过抢救,虽然生命无忧,但有一只眼睛无法再看东西。因为生病,丈夫的脾气也越来越坏,但鄢光菊从来没有责怪,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安慰丈夫。

    由于受到环境的影响,本来一向成绩很好的儿子成绩也出现下降。敏感的鄢光菊捕捉到一切。“直到现在,我都还在为当年因病放弃了自考的机会而遗憾,所以一直跟孩子说要好好读书,孩子成绩出现下滑,我当然也察觉到了。”鄢光菊说道。为了降低家庭变故给孩子带来的影响,虽然经济条件有限,鄢光菊还是在孩子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边照顾丈夫,一边给孩子辅导功课。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1年5月,鄢光菊的公公又因为胃出血住进了医院,考虑到儿子透析费用大,老人不愿治疗,怕把钱用完,耽误儿子治病。鄢光菊得知后,连连安慰老人,忙前忙后陪老人做检查、输血、吃药、输液,出院后,又经常给老人买补品调养身体,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老人的病康复了。

    回想这几年,鄢光菊坦言并不容易,但她从来没有因此而退缩过,对于她来说,每一个困难就是生活的一道坎,“有困难不怕,迈过去就是!”鄢光菊开朗地说道。

    带头搬迁,舍小家构筑大幸福

    在鄢光菊丈夫生病期间,两江新区开发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鄢光菊所在的龙兴镇大岭村9社也需要搬迁,得知消息后的村民议论纷纷,对此十分关心。

    考虑到鄢光菊平日里与村民走得近,说话也有分量,于是村干部主动找到她,希望她能帮忙劝导村民尽快完成征地工作。热心的鄢光菊一口答应了,除了照顾家人外,其他的时间都花在了征地工作上。在那段时间里,白天,她给村民讲解征地开发的益处、开发的政策,晚上则给丈夫熬药、喂药,因为丈夫的病不能感冒,半夜还需要起来检查丈夫的被子。在鄢光菊的帮助下,9社的征地开发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出现一户“钉子户”。

    “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确实很辛苦,不过因为大家的信任,我倒觉得一切还很顺利。”鄢光菊说道。为了表示村民对她的信任程度,鄢光菊还举了个例子。2012年8月,按照规定,政府要给村民发放第一次青苗费,“领钱之前,好几个村民都给我打来电话,问我青苗费是怎么算的,谁算的,我告诉他们是我帮村里算的,大家都说‘哦,你算的嗦,那我们就放心了’,然后就回村里来签字、领钱、走人。大家对我的这种信任,让我觉得很感动。”鄢光菊告诉记者。

    如今的鄢光菊一家已经于去年2月搬到了新家——和合家园。现在,除了陪丈夫每周到医院做透析,并到租的房子里帮正在上高二的孩子收拾屋子、做做饭之外,平日里几乎都在和合家园周围活动着。“我们这个小区真不错,什么都有,还有运动场,只要在家,天气好,我就会到运动场上走走,有时候还跟老乡们打打羽毛球,日子过得很平静。”鄢光菊告诉记者。

    提到新年的愿望,鄢光菊就盼着孩子高中毕业上大学,“那时候,孩子去上大学,我就有了更多时间,我还是想再做点小生意,以前一直都在做,也有一定资源,我儿子还说以后他要读研究生,我还得为他再攒点呀。”说到这里,鄢光菊的脸上绽开了花,似乎美好的未来已经在她的眼前铺展开来……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预约诊疗全覆盖

改造人行道出行更舒畅

南山之巅再现金光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鄢光菊

2015-02-28 10:50:29 来源: 0 条评论

    鄢光菊,女,1972年2月,现年42岁,原渝北区龙兴镇大岭村9社人。因重庆两江新区开发,现居和合家园二期安置房。20岁时因患骨癌截去一支手臂。

    这个坚强的独臂女人,用她的一支手照顾着患有尿毒症的丈夫、年幼的孩子、中风的公公、年迈的婆婆,不仅把家里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还在龙兴镇开发期间带头搬迁,并主动帮助政府劝说其他村民,支持政府工作。

    说到女人的美,人们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各式各样的词语,有形容容貌之美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也有形容形体之美的翩若惊鸿、环肥燕瘦,但有一种美比外表之美更容易让人铭记,那就是内心的善良与面对困境不屈不挠的韧劲。

    如今家住龙兴镇和合家园,43岁的居民鄢光菊就是这么一朵坚韧的“女人花”。20岁时,因为骨癌被截去一支手臂,但她没有气馁,选择靠自己的努力经营自己的生活与家庭;39岁时,当丈夫被查出尿毒症晚期,她更没有沮丧,而是尽自己所能照顾患病的丈夫,年迈的父母以及年幼的孩子。她用一只手,为家庭撑起了一片蓝天……

    疾病来袭,花季少女坚强面对

    1992年,鄢光菊刚刚20岁,当时的她正在龙兴镇天堡支援小学代课。按照当时的政策,鄢光菊只要通过成人自考,拿到专科文凭,就可以转正成为正式老师,好学的她也已经报了名,准备考试,不想一次意外的摔倒却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我还记得当时我去上班,在路上摔了一跤,把手腕摔骨折了,我也没在意,村里生长的,哪儿有这么娇弱。”回忆当时,鄢光菊这样说道。没太在意的她找了本地“土大夫”,接上了骨头,就照常上课,没想到过了几个月,骨折非但没好,还一直隐隐作痛。“最后到城里的大医院去检查,没想到会是骨肿瘤。”鄢光菊告诉记者。

    当时,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有两种,如果是良性就取骨,如果是恶性最好就要截肢。“最开始听到有截肢可能时,我也不太能接受,女孩子嘛,谁不爱美,可得了这个病,也没有办法。”鄢光菊说道。当时的手术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切片,半个小时等检查结果,然后再决定是取骨还是截肢。“躺在手术台上那半个小时真是难熬得很,又担心又害怕又有点期待,没想到还是没逃过截肢的命运。”鄢光菊说。

    做完手术后,又在医院住了20多天,鄢光菊回家休养,因为医生曾告诉她骨肿瘤还有5年潜伏期,感到没有盼头的鄢光菊无心再参加自考,也不想再代课,便回到家里,期间主要靠养点家禽贴补家用。

    过了两年,鄢光菊感到身体恢复得不错,于是萌生了做点小生意的念头。经过一番考虑,鄢光菊决定到朝天门批发市场批发点商品赶场,“那时候一四七要到鱼嘴赶场,二五八要到高桥赶场,三六九要到龙兴场镇赶场,所以一般我都逢十去朝天门批货。”鄢光菊告诉记者。

    那时候,想从鄢光菊所在的龙兴镇大岭村到朝天门,先要步行到鱼嘴,再从鱼嘴坐船去朝天门。“那时候鱼嘴的船是凌晨三点开,我两点就得起,这样才能在早上六点半之前到达朝天门批发市场,才能以更好的价钱拿到货。”鄢光菊回忆道,“那时候基本就我一个人去,每次背大概七十斤重的货物回来,也没觉得累,人还是年轻好啊。”

    病魔再临,精心照顾不离不弃

    随着时光流逝,慢慢的,鄢光菊也习惯了这样忙碌的生活,她也在这样充实的生活中重新感受到了人生的乐趣。

    1997年,鄢光菊结了婚,又过了一年,儿子出生了,鄢光菊觉得自己的人生虽然有波折,但还算是很平安,她觉得很知足。“之前医生说有五年潜伏期,所以虽然我和老公很早就谈了恋爱,但我一直不敢结婚,怕万一出啥事,耽误人家,所以一直到了我25岁,过了医生说的潜伏期,我才结了婚。”鄢光菊说道。

    那时,村里的路已经修通,到场镇上非常方便,小两口利用自家平房在村里开了家副食店,平时就在场镇上批发副食品,批发商免费送到村里,丈夫还买了一辆摩托开“摩的”,夫妻俩还响应号召养了奶牛。十多年来,鄢光菊陪着丈夫,看着孩子,一家人的日子谈不上富贵,却也衣食无忧,虽然辛苦忙碌,可是非常知足。

    可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丈夫张六明患了感冒一直不好,鄢光菊就陪着他到324医院看病。没想到,医生告诉鄢光菊,丈夫可能得了尿毒症,建议转到大医院去做详细的检查。2011年1月17日,当丈夫确认是尿毒症晚期的那一刻,鄢光菊一下瘫坐在了医院走廊座椅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但坚强如她,很快就整理了思绪,“孩子才刚上初中,公婆已经年迈,丈夫又得了病,我要是垮了,我的家也垮了。”回到家里,鄢光菊也没告诉公婆丈夫的病情究竟如何,只是告诉他们,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自己都会想法撑起这个家,让公婆不要担心。

    2011年4月,丈夫的病情突然恶化,视力模糊,后来经过抢救,虽然生命无忧,但有一只眼睛无法再看东西。因为生病,丈夫的脾气也越来越坏,但鄢光菊从来没有责怪,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安慰丈夫。

    由于受到环境的影响,本来一向成绩很好的儿子成绩也出现下降。敏感的鄢光菊捕捉到一切。“直到现在,我都还在为当年因病放弃了自考的机会而遗憾,所以一直跟孩子说要好好读书,孩子成绩出现下滑,我当然也察觉到了。”鄢光菊说道。为了降低家庭变故给孩子带来的影响,虽然经济条件有限,鄢光菊还是在孩子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边照顾丈夫,一边给孩子辅导功课。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1年5月,鄢光菊的公公又因为胃出血住进了医院,考虑到儿子透析费用大,老人不愿治疗,怕把钱用完,耽误儿子治病。鄢光菊得知后,连连安慰老人,忙前忙后陪老人做检查、输血、吃药、输液,出院后,又经常给老人买补品调养身体,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老人的病康复了。

    回想这几年,鄢光菊坦言并不容易,但她从来没有因此而退缩过,对于她来说,每一个困难就是生活的一道坎,“有困难不怕,迈过去就是!”鄢光菊开朗地说道。

    带头搬迁,舍小家构筑大幸福

    在鄢光菊丈夫生病期间,两江新区开发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鄢光菊所在的龙兴镇大岭村9社也需要搬迁,得知消息后的村民议论纷纷,对此十分关心。

    考虑到鄢光菊平日里与村民走得近,说话也有分量,于是村干部主动找到她,希望她能帮忙劝导村民尽快完成征地工作。热心的鄢光菊一口答应了,除了照顾家人外,其他的时间都花在了征地工作上。在那段时间里,白天,她给村民讲解征地开发的益处、开发的政策,晚上则给丈夫熬药、喂药,因为丈夫的病不能感冒,半夜还需要起来检查丈夫的被子。在鄢光菊的帮助下,9社的征地开发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出现一户“钉子户”。

    “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确实很辛苦,不过因为大家的信任,我倒觉得一切还很顺利。”鄢光菊说道。为了表示村民对她的信任程度,鄢光菊还举了个例子。2012年8月,按照规定,政府要给村民发放第一次青苗费,“领钱之前,好几个村民都给我打来电话,问我青苗费是怎么算的,谁算的,我告诉他们是我帮村里算的,大家都说‘哦,你算的嗦,那我们就放心了’,然后就回村里来签字、领钱、走人。大家对我的这种信任,让我觉得很感动。”鄢光菊告诉记者。

    如今的鄢光菊一家已经于去年2月搬到了新家——和合家园。现在,除了陪丈夫每周到医院做透析,并到租的房子里帮正在上高二的孩子收拾屋子、做做饭之外,平日里几乎都在和合家园周围活动着。“我们这个小区真不错,什么都有,还有运动场,只要在家,天气好,我就会到运动场上走走,有时候还跟老乡们打打羽毛球,日子过得很平静。”鄢光菊告诉记者。

    提到新年的愿望,鄢光菊就盼着孩子高中毕业上大学,“那时候,孩子去上大学,我就有了更多时间,我还是想再做点小生意,以前一直都在做,也有一定资源,我儿子还说以后他要读研究生,我还得为他再攒点呀。”说到这里,鄢光菊的脸上绽开了花,似乎美好的未来已经在她的眼前铺展开来……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