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自明
<

龚自明

来源:华龙网2015-02-28

    龚自明、城口县原柳河医院退休职工。

    27年来,他从未放弃过对妻子的康复治疗,为了照顾瘫痪的妻子,最大限度的治好妻子的病,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消磨了自己的青春,不管有多困难,他都不离不弃,坚持为妻子撑起一个最温暖的家。按时给妻子服药、做饭、喂饭、按摩、帮助锻炼成了龚自明每天的必修课。他27年如一日,任劳任怨,无怨无悔。

    总有一些故事让我们感动,总有一些真情让我们泪流。

    27年来,为了照顾瘫痪的妻子,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

    27年来,为了照顾瘫痪的妻子,他消磨了自己的青春;

    照顾妻子已成为他生活的全部,他任劳任怨,无怨无悔。他,就是城口县柳河医院(原双河麻风病医院)职工龚自明。

    “黑色日子”最难忘

    1988年9月5日对于龚自明和张瑞英夫妻俩来说,是个黑色的日子。他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妻子张瑞英本来要去公司上班,可不知头天吃了什么东西,一大早就拉起了肚子,看到这种情形,龚自明给妻子请了假,安顿好4岁的女儿便陪她到城口县医院。

    到医院后一检查,医生诊断为大脑迷漫性损害,由大脑缺氧造成了硬性脑瘫,能够活过来就是奇迹。

    对于只有29岁的张瑞英来说,命运对她实在是太残酷了。丈夫龚自明怎么也不明白,一个普通的急性肠炎怎么会导致这样的结局。当时只有32岁的龚自明守着瘫痪的妻子,带着4岁的女儿,欲哭无泪。在单位,他是业务骨干,在妻子生病前一周,他所在的单位——城口县糖酒公司当时准备培养他搞管理工作,推荐他去大学离职进修。可为了照顾妻子,他放弃了这难得的机会。

    为了最大限度的治好妻子的病,龚自明带着妻子到重医附一院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龚自明没日没夜地守候在妻子床前,由于妻子丧失了自主意识,大小便完全失禁,丧失了大部分语言功能,根本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只能靠猜和感觉。在那段时间里,龚自明从来没睡着一个觉,整天就机械地给她喂饭、接便、擦洗身体,拿药、喂药。看到这种情况,好心的医生对龚自明说,转到康复中心去吧。医生说脑性损害,是不能逆转的。由于当时企业困难,资金费用得不到保障,龚自明一个人在重庆照顾妻子太难了。三个月后就回到家里,但他不死心,还得想办法继续治疗。

    听说成都有个康复医院条件好,于是龚自明又带着妻子来到成都第三人民医院,再次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检查,可得出的仍是一个可怕的结论:大脑不可逆转的弥漫性受损,智力低下,命名性失语,丧失平衡功能,手脚不能自主。但龚自明没有灰心,在那里进行正规的治疗和训练,从语言、针炙、器械、按摩所有能做的都做了。为了妻子今后的锻炼,龚自明跟着医生学会了很多专门的按摩方法。

    由于当时的医疗事故鉴定法规还不完善,龚自明一边照顾妻子、女儿,一边奔走在各相关部门之间,但最终没有什么结论,辛酸、委屈的泪水只能往肚里流。家里已经找不到往日的温馨,妻子等着他熬药、买菜、洗衣、做饭,还得照顾女儿的学习和生活,一大堆的家务永远也做不完。“真想停下来歇一下呀,可条件根本不允许。” 龚自明说。

    病前日子最甜蜜

    回忆以往的时光,快乐洋溢在龚自明的脸上。1981年,在糖酒厂工作的龚自明认识了在食品厂工作的张瑞英。当时,高中毕业后当了2年知青的龚自明不仅人长得帅,而且爱好广泛:打篮球、搞摄影、画画、拉二胡,样样都拿得出手,得到好多女孩子的青睐,张瑞英就是其中一个。她当时在玉坪食品站工作,每次回城都要给龚自明带一些紧缺的东西或土特产,可龚自明一直没做出和她处对象的决定。原来,龚自明2岁时母亲去世了,从小就生活独立自强,并且一直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长大后,一定要找个真心相爱的人成家,好好经营,品尝幸福的滋味。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最柔软的角落,有一次,龚自明病了,卧床不起,住了7天院。张瑞英知道后,请假从乡下赶来照顾他。龚自明拉肚子弄脏了裤子,张瑞英连忙就拿去洗了。就是这一举动,深深打动了他的心,他认定,张瑞英就是他一生要找的人。1982年,他们在冰糕厂一个20平米的简陋厂房里喜结良缘。每到周末,丈夫龚自明就翻山越岭走一个多小时山路到玉坪食品站看望妻子,这段日子,成了夫妻俩最美好的回忆。

    病后日子最拮据

    幸福对于龚自明和张瑞英来说,是那样的短暂。一起买菜、做饭、带孩子、有说有笑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不过4年时间。

    1989年,妻子所在单位饮服公司发不起工资,龚自明所在的糖酒公司效益下滑。他们将生活降低到最低标准,龚自明学会了精打细算,买菜买最便宜的,尽量把有营养的做给妻子和孩子吃,妻子爱吃他做的回锅肉,他总是想方设法满足,每周买回一小块肉,单独做给妻子吃。最艰难的时候,连储钱罐里的五分硬币都全部用来买了菜。

    “妻子生病后,我10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听到丈夫说到这里,一旁看电视的妻子开始轻轻哭泣,后来竟嚎啕大哭,无法表达、想为丈夫分忧却什么也不能做的她是多么的内疚和悲伤啊。

    他是妻子今生的依靠

    “27年来,我们从没分离,她离不开我,我也习惯了照顾她。” 龚自明说:“许多人问我,你苦吗?你太不容易了。其实,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不如天天快乐度过每一天。我一生中最缺的的是母爱和妻子的爱,但是,妻子是我最亲的人,是我生活的大部分,没有我,她就失去了依靠。再困难,这里永远是我最温暖的家。”在说话间,妻子张瑞英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龚自明说,别人不能听懂她的话,我就是她的翻译。原来,妻子上厕所的时间到了,要完全在丈夫的搀扶下才行,接下来要陪妻子锻炼,直到妻子累了为止。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放弃过,对她的锻炼从没停过。给她设计了一套锻炼方法,天天起床前按摩手和脚,然后反复活动。起床后,拍拍背放松肌肉,扶到墙边做下蹲。平时坐久了,怕她手臂僵化,就在门上吊一会,拉伸手、腰和腿的肌肉。” 龚自明在门框上和窗台边都安装了竹竿,便于妻子拉伸和做下蹲。“我不但有一套完整的护理方法,还学会了许多医疗小知识,她的一些小病,我都能给她治疗。” 龚自明显得很自豪。

    “她最怕我生病。”龚自明说,“由于长年的生活精神压力,我身体眼见就要垮下去了,精神特差,一天到晚上感到特别疲倦,老是恶梦连连,这样下去不行,得想办法才行啊,要是我真的倒下了,妻子怎么办呀?”也就是在她生病七年后,慢慢培养她固定的生活规律,什么时候喝水,喝多少,什么时候睡觉,都特意固定在同一时间。“我也就抽空进行锻炼,每天早上到山上去锻炼,下午也去爬山,也就一个信念,一切为了妻子。”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时,妻子在家看电视,龚自明坐在沙发上给妻子削苹果,突然感到沙发在移动,不知是怎么回事,连忙站起来,看见电扇晃动得快倒了,再看看房子,整个都在晃动,他意识到可能是房子要垮了,连手中削苹果的刀都没放下,背起妻子就拼命往楼下跑,整整七楼,跑下来整个人累得不行,在别人家门口坐了好久才喘过气来。5月21日,接到余震信息,龚自明带着妻子在住底楼的朋友家住了2天,直到听说没有危险了才回家。“看到地震中那么多死难者,活着就是幸福的。”龚自明感慨不已。

    照顾好妻子是他的义务

    每天按时给妻子服药、做饭、喂饭、按摩、帮助锻炼成了丈夫龚自明的必修课。“婚姻就是责任和义务,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她,离开我的家。”宁愿自己受苦,也绝不让妻子受罪。龚自明忙里偷闲,把顶楼打扫出来,栽上花草,开辟了一块空地,每天晚上用轮椅推着妻子在楼上散步、看风景,夫妻俩特别满足。“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遇上你是我的缘》是龚自明最爱听的一首歌,他说:“今生我们在一起就是缘分,我当然要一辈子照顾她。”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橙黄橘绿 福城有福

竹笋产业助农脱贫

抗洪一线的最美身影

万州:一半烟雨 一半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龚自明

2015-02-28 11:09:34 来源: 0 条评论

    龚自明、城口县原柳河医院退休职工。

    27年来,他从未放弃过对妻子的康复治疗,为了照顾瘫痪的妻子,最大限度的治好妻子的病,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消磨了自己的青春,不管有多困难,他都不离不弃,坚持为妻子撑起一个最温暖的家。按时给妻子服药、做饭、喂饭、按摩、帮助锻炼成了龚自明每天的必修课。他27年如一日,任劳任怨,无怨无悔。

    总有一些故事让我们感动,总有一些真情让我们泪流。

    27年来,为了照顾瘫痪的妻子,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

    27年来,为了照顾瘫痪的妻子,他消磨了自己的青春;

    照顾妻子已成为他生活的全部,他任劳任怨,无怨无悔。他,就是城口县柳河医院(原双河麻风病医院)职工龚自明。

    “黑色日子”最难忘

    1988年9月5日对于龚自明和张瑞英夫妻俩来说,是个黑色的日子。他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妻子张瑞英本来要去公司上班,可不知头天吃了什么东西,一大早就拉起了肚子,看到这种情形,龚自明给妻子请了假,安顿好4岁的女儿便陪她到城口县医院。

    到医院后一检查,医生诊断为大脑迷漫性损害,由大脑缺氧造成了硬性脑瘫,能够活过来就是奇迹。

    对于只有29岁的张瑞英来说,命运对她实在是太残酷了。丈夫龚自明怎么也不明白,一个普通的急性肠炎怎么会导致这样的结局。当时只有32岁的龚自明守着瘫痪的妻子,带着4岁的女儿,欲哭无泪。在单位,他是业务骨干,在妻子生病前一周,他所在的单位——城口县糖酒公司当时准备培养他搞管理工作,推荐他去大学离职进修。可为了照顾妻子,他放弃了这难得的机会。

    为了最大限度的治好妻子的病,龚自明带着妻子到重医附一院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龚自明没日没夜地守候在妻子床前,由于妻子丧失了自主意识,大小便完全失禁,丧失了大部分语言功能,根本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只能靠猜和感觉。在那段时间里,龚自明从来没睡着一个觉,整天就机械地给她喂饭、接便、擦洗身体,拿药、喂药。看到这种情况,好心的医生对龚自明说,转到康复中心去吧。医生说脑性损害,是不能逆转的。由于当时企业困难,资金费用得不到保障,龚自明一个人在重庆照顾妻子太难了。三个月后就回到家里,但他不死心,还得想办法继续治疗。

    听说成都有个康复医院条件好,于是龚自明又带着妻子来到成都第三人民医院,再次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检查,可得出的仍是一个可怕的结论:大脑不可逆转的弥漫性受损,智力低下,命名性失语,丧失平衡功能,手脚不能自主。但龚自明没有灰心,在那里进行正规的治疗和训练,从语言、针炙、器械、按摩所有能做的都做了。为了妻子今后的锻炼,龚自明跟着医生学会了很多专门的按摩方法。

    由于当时的医疗事故鉴定法规还不完善,龚自明一边照顾妻子、女儿,一边奔走在各相关部门之间,但最终没有什么结论,辛酸、委屈的泪水只能往肚里流。家里已经找不到往日的温馨,妻子等着他熬药、买菜、洗衣、做饭,还得照顾女儿的学习和生活,一大堆的家务永远也做不完。“真想停下来歇一下呀,可条件根本不允许。” 龚自明说。

    病前日子最甜蜜

    回忆以往的时光,快乐洋溢在龚自明的脸上。1981年,在糖酒厂工作的龚自明认识了在食品厂工作的张瑞英。当时,高中毕业后当了2年知青的龚自明不仅人长得帅,而且爱好广泛:打篮球、搞摄影、画画、拉二胡,样样都拿得出手,得到好多女孩子的青睐,张瑞英就是其中一个。她当时在玉坪食品站工作,每次回城都要给龚自明带一些紧缺的东西或土特产,可龚自明一直没做出和她处对象的决定。原来,龚自明2岁时母亲去世了,从小就生活独立自强,并且一直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长大后,一定要找个真心相爱的人成家,好好经营,品尝幸福的滋味。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最柔软的角落,有一次,龚自明病了,卧床不起,住了7天院。张瑞英知道后,请假从乡下赶来照顾他。龚自明拉肚子弄脏了裤子,张瑞英连忙就拿去洗了。就是这一举动,深深打动了他的心,他认定,张瑞英就是他一生要找的人。1982年,他们在冰糕厂一个20平米的简陋厂房里喜结良缘。每到周末,丈夫龚自明就翻山越岭走一个多小时山路到玉坪食品站看望妻子,这段日子,成了夫妻俩最美好的回忆。

    病后日子最拮据

    幸福对于龚自明和张瑞英来说,是那样的短暂。一起买菜、做饭、带孩子、有说有笑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不过4年时间。

    1989年,妻子所在单位饮服公司发不起工资,龚自明所在的糖酒公司效益下滑。他们将生活降低到最低标准,龚自明学会了精打细算,买菜买最便宜的,尽量把有营养的做给妻子和孩子吃,妻子爱吃他做的回锅肉,他总是想方设法满足,每周买回一小块肉,单独做给妻子吃。最艰难的时候,连储钱罐里的五分硬币都全部用来买了菜。

    “妻子生病后,我10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听到丈夫说到这里,一旁看电视的妻子开始轻轻哭泣,后来竟嚎啕大哭,无法表达、想为丈夫分忧却什么也不能做的她是多么的内疚和悲伤啊。

    他是妻子今生的依靠

    “27年来,我们从没分离,她离不开我,我也习惯了照顾她。” 龚自明说:“许多人问我,你苦吗?你太不容易了。其实,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不如天天快乐度过每一天。我一生中最缺的的是母爱和妻子的爱,但是,妻子是我最亲的人,是我生活的大部分,没有我,她就失去了依靠。再困难,这里永远是我最温暖的家。”在说话间,妻子张瑞英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龚自明说,别人不能听懂她的话,我就是她的翻译。原来,妻子上厕所的时间到了,要完全在丈夫的搀扶下才行,接下来要陪妻子锻炼,直到妻子累了为止。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放弃过,对她的锻炼从没停过。给她设计了一套锻炼方法,天天起床前按摩手和脚,然后反复活动。起床后,拍拍背放松肌肉,扶到墙边做下蹲。平时坐久了,怕她手臂僵化,就在门上吊一会,拉伸手、腰和腿的肌肉。” 龚自明在门框上和窗台边都安装了竹竿,便于妻子拉伸和做下蹲。“我不但有一套完整的护理方法,还学会了许多医疗小知识,她的一些小病,我都能给她治疗。” 龚自明显得很自豪。

    “她最怕我生病。”龚自明说,“由于长年的生活精神压力,我身体眼见就要垮下去了,精神特差,一天到晚上感到特别疲倦,老是恶梦连连,这样下去不行,得想办法才行啊,要是我真的倒下了,妻子怎么办呀?”也就是在她生病七年后,慢慢培养她固定的生活规律,什么时候喝水,喝多少,什么时候睡觉,都特意固定在同一时间。“我也就抽空进行锻炼,每天早上到山上去锻炼,下午也去爬山,也就一个信念,一切为了妻子。”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时,妻子在家看电视,龚自明坐在沙发上给妻子削苹果,突然感到沙发在移动,不知是怎么回事,连忙站起来,看见电扇晃动得快倒了,再看看房子,整个都在晃动,他意识到可能是房子要垮了,连手中削苹果的刀都没放下,背起妻子就拼命往楼下跑,整整七楼,跑下来整个人累得不行,在别人家门口坐了好久才喘过气来。5月21日,接到余震信息,龚自明带着妻子在住底楼的朋友家住了2天,直到听说没有危险了才回家。“看到地震中那么多死难者,活着就是幸福的。”龚自明感慨不已。

    照顾好妻子是他的义务

    每天按时给妻子服药、做饭、喂饭、按摩、帮助锻炼成了丈夫龚自明的必修课。“婚姻就是责任和义务,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她,离开我的家。”宁愿自己受苦,也绝不让妻子受罪。龚自明忙里偷闲,把顶楼打扫出来,栽上花草,开辟了一块空地,每天晚上用轮椅推着妻子在楼上散步、看风景,夫妻俩特别满足。“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遇上你是我的缘》是龚自明最爱听的一首歌,他说:“今生我们在一起就是缘分,我当然要一辈子照顾她。”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