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廷川
<

刘廷川

来源:华龙网2015-03-31

    他叫刘廷川,男,今年45岁,家住黔江区白石乡,父母健在,身体不是很好,婚后育有一女,一家人靠妻子种地和自己外出打零工,维持生计。

    十年前刘廷川的哥弟先后因病去世,嫂子改嫁,弟媳远走他乡,给刘廷川留下了哥弟的四个子女和两人生前治病所欠的巨额债务,刘廷川夫妻艰难的支撑起这个上有二老,下有五小的大家庭。

    这10多年来,刘廷川夫妇,靠种地打工,抚养已逝去的哥哥和弟弟留下的4个子女,并偿还哥弟俩生前治病欠下的大笔债务。因为负担过重,夫妇俩只生养一女就不敢再要孩子了。自己的女儿读完初中就外出打工,却将哥哥的儿子从初中、高中送到大学毕业。

    刘廷川共三兄弟,大哥名叫刘尚廷、三弟名叫刘廷辉。由于当时家境贫困,刘廷川初中还没毕业,就开始外出打工挣钱养家。

    2002年农历九月初八这天,患病住院数月的刘尚廷离他而去,死去时只有33岁。料理完丧事不久,刘廷川的嫂子改嫁到他乡,留给刘廷川的是近1万元的债务和大哥的两个孩子。当时他的大侄子刘国旺才12岁,在长顺小学读六年级;小侄子刘国胜9岁,在原海坝村小读二年级。

    “祸不单行,没多久,原三兄弟分得的旧木房也被大火烧为灰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加上哥哥的两个儿子,一大家共7口人没有住处。当时弟弟一家人都在外打工,不然一家人更没地方住。”刘廷川说,为了一家人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他只好在被烧房子的地基上用几根竹竿搭成架子,将晒席圈成围墙,上面盖上塑料薄膜当作临时住房。

    “临时住房不能长久住,我只好向以前借钱给自己的那些好心人说好话,将准备还他们的钱再缓一缓,用来修建房子。”刘廷川说起当时的处境,直摇头。

    房子修起还是个毛坯房,刘廷川一家就急着搬进去躲风避雨。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刘廷川外出打工挣钱,想回家再修建一层时,噩耗再次传来。

    2006年农历六月的一天,刘廷川的弟弟刘廷辉因病去世,也才33岁。同样给刘廷川留下近1万元的债务和两个孩子,当时刘廷川的小侄儿刘磊只有3岁多,小侄女刘茜还不到2岁。刘廷川的弟媳在其弟去世后不久,便外出打工至今没有音讯。

    “大哥的部分债务还没还清,新的债务又接踵而来,我当时真的感到很无助。”刘廷川说,从那一年开始,他一直都在还债,直到现在还有少部分的债务没还完。

    “家里忽然又多了两个孩子,加上自己的女儿,我们家一共有5个孩子。当时虽然我的父母都才60多岁,但父亲因患脑膜炎留有后遗症,母亲患有支气管炎,都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生活的重担就落在我和妻子杨孝菊的肩上。”刘廷川说,由于一家人要吃、要穿,孩子们都在读书,夫妇俩只好分工协作。由杨孝菊在家负责耕种10多亩田地,还喂养两头肥猪,保证一家9口人有粮食吃、有肉吃;刘廷川外出打工,除保证一家人穿衣和开支外,还要负担5个孩子读书。只要在农闲季节,杨孝菊也跟着丈夫到工地上做些零散活。

    在农村,大部分家庭都要养育两个孩子,刘廷川夫妇一样还想生个孩子,但由于家庭负担重、生活压力大,夫妻俩只好放弃生养第二孩。

    其实,在刘廷川夫妇的眼中,侄儿侄女都视如己出,从没有过偏袒。

    “在吃穿方面,我从没想过把好的留给自己的女儿吃,以及给女儿买价格贵的衣服,就连多买双袜子的想法都没有过。我对这5个孩子,人人平等,没得哪个看得出是3家人的娃儿。”杨孝菊多年对孩子们的付出,左邻右舍也是有目共睹的。而在外人的眼中,都认为刘廷川夫妇是一个超生大户。

    “这一混有好几年了。”住在附近的龚仲朝老人回忆,当时湖北那边的猪贩子,来几拨人在自家院子买肥猪,看到刘廷川家这么多孩子,还问过自己,说生这么多孩子,遭了好多罚款哦!

    “我把他们家的情况说明后,那些人对刘廷川两口子特别敬佩。”龚仲朝说,这些猪贩子在买他们家的肥猪时不再讨价还价,还按市场价每斤多加了2角。后来,那些人再来时,还把一些孩子穿的旧衣服提到刘廷川家,给孩子换洗,也有不少人给他们家孩子零花钱

    “哥哥、弟弟的子女,就是我的子女,我绝不厚此薄彼。虽然家庭条件艰苦,但不能让他们因家里穷而辍学在家。只要他们都愿意读书、能发奋读书,读到哪里送到哪里,就算是砸锅卖铁我也认了。”刘廷川不仅这样说,也是这样在做。

    刘廷川夫妇辛苦了10多年,终于在他大哥的儿子刘国旺身上看到了希望,刘国旺2014年从西南大学毕业,现已在外面找到工作。让刘廷川感到遗憾的是,他大哥的小儿子刘国胜和自己的女儿没有如愿,初中还没读完就辍学在家,怎么劝都不去学校了,现两人都在外面打工。

    如今,刘磊在白石中学上初一,刘茜在龙池村小读三年级。刘廷川又把希望寄托在他弟弟的两个孩子身上,希望他们专心学习,将来都考上大学,都能有出息。这样,他在九泉之下的弟弟也可以瞑目了。

    “我现在是把原来送5个学生的精力,花在这两个学生身上,要是他们不听话,不好好学习,我的确是想不通的。”刘廷川说。

    “二伯和二伯母每天都很辛苦,他给我每周的生活费都比学校其他学生要多10元,我如果不好好学习,不听他们的话,就对不住他们对我的养育之恩。”刘磊说。

    “现在家里环境比以前宽松多了,我的父母每月领有养老金,大的3个娃儿基本上不要我给钱了,正在读书的两个娃儿有低保,在学校还享受有贫困学生生活补贴。我现在务工的劳务公司,了解到我家的情况后,逢年过节都要派人来送米、送油、送钱,慰问我们全家。”刘廷川谈到现在的处境,终于舒了一口气。

    “廷川不仅为人好,还是个大孝子。去年他父亲在家里摔伤后,他每天干完活后都要从黔江赶回来给他父亲换药,凌晨4点钟又走了。”邻居廖邦焕说。

    “想当初,正值而立之年的哥哥和弟弟先后离去,我感到无比悲伤;想起大嫂和弟妹的离家出走,留给我的债务和几个孩子,我感到很困惑;再看看今天这个大家庭,我感到无比自信和幸福!”刘廷川很欣慰地说。

    古人云:“幸福存于万物的仁爱中。” 10多年来,刘廷川所撑起的这个非同寻常的大家庭,有如在风雨中飘摇行驶的一艘破船,终于乘风破浪而出,将这个残缺的大家庭载到幸福的彼岸。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橙黄橘绿 福城有福

竹笋产业助农脱贫

抗洪一线的最美身影

万州:一半烟雨 一半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刘廷川

2015-03-31 10:59:59 来源: 0 条评论

    他叫刘廷川,男,今年45岁,家住黔江区白石乡,父母健在,身体不是很好,婚后育有一女,一家人靠妻子种地和自己外出打零工,维持生计。

    十年前刘廷川的哥弟先后因病去世,嫂子改嫁,弟媳远走他乡,给刘廷川留下了哥弟的四个子女和两人生前治病所欠的巨额债务,刘廷川夫妻艰难的支撑起这个上有二老,下有五小的大家庭。

    这10多年来,刘廷川夫妇,靠种地打工,抚养已逝去的哥哥和弟弟留下的4个子女,并偿还哥弟俩生前治病欠下的大笔债务。因为负担过重,夫妇俩只生养一女就不敢再要孩子了。自己的女儿读完初中就外出打工,却将哥哥的儿子从初中、高中送到大学毕业。

    刘廷川共三兄弟,大哥名叫刘尚廷、三弟名叫刘廷辉。由于当时家境贫困,刘廷川初中还没毕业,就开始外出打工挣钱养家。

    2002年农历九月初八这天,患病住院数月的刘尚廷离他而去,死去时只有33岁。料理完丧事不久,刘廷川的嫂子改嫁到他乡,留给刘廷川的是近1万元的债务和大哥的两个孩子。当时他的大侄子刘国旺才12岁,在长顺小学读六年级;小侄子刘国胜9岁,在原海坝村小读二年级。

    “祸不单行,没多久,原三兄弟分得的旧木房也被大火烧为灰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加上哥哥的两个儿子,一大家共7口人没有住处。当时弟弟一家人都在外打工,不然一家人更没地方住。”刘廷川说,为了一家人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他只好在被烧房子的地基上用几根竹竿搭成架子,将晒席圈成围墙,上面盖上塑料薄膜当作临时住房。

    “临时住房不能长久住,我只好向以前借钱给自己的那些好心人说好话,将准备还他们的钱再缓一缓,用来修建房子。”刘廷川说起当时的处境,直摇头。

    房子修起还是个毛坯房,刘廷川一家就急着搬进去躲风避雨。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刘廷川外出打工挣钱,想回家再修建一层时,噩耗再次传来。

    2006年农历六月的一天,刘廷川的弟弟刘廷辉因病去世,也才33岁。同样给刘廷川留下近1万元的债务和两个孩子,当时刘廷川的小侄儿刘磊只有3岁多,小侄女刘茜还不到2岁。刘廷川的弟媳在其弟去世后不久,便外出打工至今没有音讯。

    “大哥的部分债务还没还清,新的债务又接踵而来,我当时真的感到很无助。”刘廷川说,从那一年开始,他一直都在还债,直到现在还有少部分的债务没还完。

    “家里忽然又多了两个孩子,加上自己的女儿,我们家一共有5个孩子。当时虽然我的父母都才60多岁,但父亲因患脑膜炎留有后遗症,母亲患有支气管炎,都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生活的重担就落在我和妻子杨孝菊的肩上。”刘廷川说,由于一家人要吃、要穿,孩子们都在读书,夫妇俩只好分工协作。由杨孝菊在家负责耕种10多亩田地,还喂养两头肥猪,保证一家9口人有粮食吃、有肉吃;刘廷川外出打工,除保证一家人穿衣和开支外,还要负担5个孩子读书。只要在农闲季节,杨孝菊也跟着丈夫到工地上做些零散活。

    在农村,大部分家庭都要养育两个孩子,刘廷川夫妇一样还想生个孩子,但由于家庭负担重、生活压力大,夫妻俩只好放弃生养第二孩。

    其实,在刘廷川夫妇的眼中,侄儿侄女都视如己出,从没有过偏袒。

    “在吃穿方面,我从没想过把好的留给自己的女儿吃,以及给女儿买价格贵的衣服,就连多买双袜子的想法都没有过。我对这5个孩子,人人平等,没得哪个看得出是3家人的娃儿。”杨孝菊多年对孩子们的付出,左邻右舍也是有目共睹的。而在外人的眼中,都认为刘廷川夫妇是一个超生大户。

    “这一混有好几年了。”住在附近的龚仲朝老人回忆,当时湖北那边的猪贩子,来几拨人在自家院子买肥猪,看到刘廷川家这么多孩子,还问过自己,说生这么多孩子,遭了好多罚款哦!

    “我把他们家的情况说明后,那些人对刘廷川两口子特别敬佩。”龚仲朝说,这些猪贩子在买他们家的肥猪时不再讨价还价,还按市场价每斤多加了2角。后来,那些人再来时,还把一些孩子穿的旧衣服提到刘廷川家,给孩子换洗,也有不少人给他们家孩子零花钱

    “哥哥、弟弟的子女,就是我的子女,我绝不厚此薄彼。虽然家庭条件艰苦,但不能让他们因家里穷而辍学在家。只要他们都愿意读书、能发奋读书,读到哪里送到哪里,就算是砸锅卖铁我也认了。”刘廷川不仅这样说,也是这样在做。

    刘廷川夫妇辛苦了10多年,终于在他大哥的儿子刘国旺身上看到了希望,刘国旺2014年从西南大学毕业,现已在外面找到工作。让刘廷川感到遗憾的是,他大哥的小儿子刘国胜和自己的女儿没有如愿,初中还没读完就辍学在家,怎么劝都不去学校了,现两人都在外面打工。

    如今,刘磊在白石中学上初一,刘茜在龙池村小读三年级。刘廷川又把希望寄托在他弟弟的两个孩子身上,希望他们专心学习,将来都考上大学,都能有出息。这样,他在九泉之下的弟弟也可以瞑目了。

    “我现在是把原来送5个学生的精力,花在这两个学生身上,要是他们不听话,不好好学习,我的确是想不通的。”刘廷川说。

    “二伯和二伯母每天都很辛苦,他给我每周的生活费都比学校其他学生要多10元,我如果不好好学习,不听他们的话,就对不住他们对我的养育之恩。”刘磊说。

    “现在家里环境比以前宽松多了,我的父母每月领有养老金,大的3个娃儿基本上不要我给钱了,正在读书的两个娃儿有低保,在学校还享受有贫困学生生活补贴。我现在务工的劳务公司,了解到我家的情况后,逢年过节都要派人来送米、送油、送钱,慰问我们全家。”刘廷川谈到现在的处境,终于舒了一口气。

    “廷川不仅为人好,还是个大孝子。去年他父亲在家里摔伤后,他每天干完活后都要从黔江赶回来给他父亲换药,凌晨4点钟又走了。”邻居廖邦焕说。

    “想当初,正值而立之年的哥哥和弟弟先后离去,我感到无比悲伤;想起大嫂和弟妹的离家出走,留给我的债务和几个孩子,我感到很困惑;再看看今天这个大家庭,我感到无比自信和幸福!”刘廷川很欣慰地说。

    古人云:“幸福存于万物的仁爱中。” 10多年来,刘廷川所撑起的这个非同寻常的大家庭,有如在风雨中飘摇行驶的一艘破船,终于乘风破浪而出,将这个残缺的大家庭载到幸福的彼岸。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