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方银
<

余方银

来源:2015-03-31
 

    余方银,男,1930年出生,重庆市綦江区石角镇干坝村村民。

    回乡30多年来,他调解纠纷,帮助邻里,奉献余热……在石角镇干坝村,提起余方银老人的事迹,可谓尽人皆知。

    “清洁工”老余:主动请缨搞卫生

    1980年,50岁的余方银退休回乡,他想:自己身体还很棒,怎么能坐着休息?当时没有清洁工,村里没人搞卫生,于是他主动承担了扫地的工作,当起“清洁工”。

    从此,余方银比上班还要忙。每天清晨6点,他就扛着铁锹,拿着扫把,村里主要的大路小路,一扫就是两三个小时。有人以为他是个清洁工,就问他一月拿多少工资。余方银笑笑说:“我不要钱,是自愿的。”干惯了,闲不下来。

    后来,村办公室建好了,余方银就把村办公室楼院卫生全包了。扫地、擦桌子、抹窗户,一件都不落下。就连楼道里的灯泡,他都定期清洗。

    日子数着数着就过去了,余方银当“清洁工”,已经有34个年头了。“我们看他这么大把年纪了,都喊他不扫了,他不仅不干,还不准其他人帮他扫,他觉得这是在抢他的工作。”干坝村村支书曹家林笑着说。

    “质监员”老余:监管严格不马虎

    去年12月,干坝村一社的一条4.5公里的泥结石路开始硬化,以前在工地上干过活儿的余方银又闲不下来了,主动加入村里的质量监督委员会,成为了一名“质监员”。每天从家里到施工现场,要走两公里路,余方银却走得不亦乐乎。

    “你不要看我这么大把年纪了,我一点儿都不糊涂,以前在工地上的那些经验,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质量这方面,不要想骗过我的眼睛。”余方银说起这话时,带着一点骄傲。

    “老余每天至少要来我们施工现场看两回。本来我们施工都非常仔细,但是自从老余当了质监员,我们更是加倍的投入了,只要有一点点的马虎,老余马上就会说出来,硬是认真得很。”施工工人王新春说。

    “那是,修桥补路,是做好事,对儿孙后代都是有好处的,肯定马虎不得嘛。”余方银表示。

    自己当过工人,就能体会到工人的辛苦。所以除了监管,余方银还自掏腰包近2000元,作为施工工人们的伙食费。

    “希望补贴了他们伙食费,他们能够更尽心尽责地帮村民修路。反正我一个人也用不到好多钱,还不如花在有需要的地方。”余方银说。

    “清掏工”老余:义务清掏堰渠10余载

    堰渠,在今天的农村,依然默默无闻地灌溉着日益缩小的农田。横穿干坝村三社的堰渠,除了灌溉的主要功能外,更成为当时沿渠而建的村庄的主要生活用水来源。

    “说起掏堰沟,是有一年春天,我们社里的堰沟不出水了,大家没办法浇田,我猜肯定是因为哪里堵了,就拿起铁铲去看,果然……”余方银说着,拿起锄头、铁铲带着记者出了门,“不说我还搞忘了,这又该掏得了,趁现在有点时间,我去掏一截。”

    “你看嘛,沟沟里面堆起好多泥土和树叶,如果一直不掏,就会造成堰沟堵塞。”说着,余方银开始工作起来。

    干坝村村支书曹家林说,三社的堰渠总长500米,是全社435人的灌溉来源,余方银每年年初都会花10余天的时间,免费清理堰渠里的杂物,保障春天村民能有水灌田。

    “这么大把年纪了,为啥子还要做这些事情呢?你不做,也还会有其他人做嘛。”听到记者这样问,余方银直摆手。

    “这周边的村民,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来的都是些老人、妇女和小孩,找哪个来掏嘛?如果村上请人来做,还要给工钱。再说了,我的身体又不比年轻人差,干起这些活儿来轻轻松松的,大气都不喘一口,我肯定就承包了嘛。”我的身体又不比年轻人差,”

    曾经,村上想给余方银的工作发点工钱,被余方银一口回绝,说:“拿这么多钱来干啥子哟,我有退休工资,完全够我用了。”

    “菜农”老余:田园生活好丰富

    “这是南瓜、胡豆,这边种的是红苕和洋芋,还有苞苞白、冬寒菜……”余方银好像一刻都停不下来,刚掏完堰渠,他就带记者来到他的蔬菜地里,这里各种各样的蔬菜秧苗一片油绿,余方银一边忙碌着,一边向记者介绍起自己的菜园子。

    “冬寒菜该收得啦,再不收就要长老了。”余方银告诉记者,种菜除了因为自己喜欢吃蔬菜,更多的原因是实在闲不住。

    余方银指着眼前的大片菜地说:“种了10多年菜,基本上能种的都种了,青菜、南瓜、丝瓜、玉米、辣椒、茄子……要什么有什么,这个吃完了吃那个,我这个菜还都是没打农药的,新鲜得很。”

    余方银的邻居黄玉芬接过话茬说:“老余种这么多菜,他吃都吃不完,每回都是大包小包的拿给我们周围的村民吃,隔壁社的他都去送了的。”

    黄玉芬说,他们都劝余方银别再种这么多菜了,反正吃不完,还不如多注意休息。可余方银却有自己的想法。他说:“老年人要多动动,不但能锻炼身体,更能让心情快乐起来,特别是田里蔬菜收获的时候,亲手把它摘下来,能让大家品尝我种的菜,这我就是非常高兴。”

    “协管员”老余:协助规范农贸市场

    往年,余方银“管闲事”仅限于干坝村,现在他“越管越宽”了,开始打起了石角镇新修建的农贸市场的“主意”。

    今年,石角镇新修建了农贸市场,把城镇上乱摆摊设点的菜农肉农都规范到了农贸市场里。赶场天,就是余方银的工作日。

    “他很积极的,遇到赶场天他很早就到镇上来了,去劝导那些乱摆摊卖菜的人搬去农贸市场。他耐心很好的,一直劝一直劝,基本上都还是劝导成功的。”镇城管办工作人员说,不仅劝导不要乱摆摊,余方银还会去农贸市场里面协助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大家看到这么大把岁数的老人都来维持秩序了,都变得自觉了起来。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预约诊疗全覆盖

改造人行道出行更舒畅

南山之巅再现金光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余方银

2015-03-31 11:53:52 来源: 0 条评论
 

    余方银,男,1930年出生,重庆市綦江区石角镇干坝村村民。

    回乡30多年来,他调解纠纷,帮助邻里,奉献余热……在石角镇干坝村,提起余方银老人的事迹,可谓尽人皆知。

    “清洁工”老余:主动请缨搞卫生

    1980年,50岁的余方银退休回乡,他想:自己身体还很棒,怎么能坐着休息?当时没有清洁工,村里没人搞卫生,于是他主动承担了扫地的工作,当起“清洁工”。

    从此,余方银比上班还要忙。每天清晨6点,他就扛着铁锹,拿着扫把,村里主要的大路小路,一扫就是两三个小时。有人以为他是个清洁工,就问他一月拿多少工资。余方银笑笑说:“我不要钱,是自愿的。”干惯了,闲不下来。

    后来,村办公室建好了,余方银就把村办公室楼院卫生全包了。扫地、擦桌子、抹窗户,一件都不落下。就连楼道里的灯泡,他都定期清洗。

    日子数着数着就过去了,余方银当“清洁工”,已经有34个年头了。“我们看他这么大把年纪了,都喊他不扫了,他不仅不干,还不准其他人帮他扫,他觉得这是在抢他的工作。”干坝村村支书曹家林笑着说。

    “质监员”老余:监管严格不马虎

    去年12月,干坝村一社的一条4.5公里的泥结石路开始硬化,以前在工地上干过活儿的余方银又闲不下来了,主动加入村里的质量监督委员会,成为了一名“质监员”。每天从家里到施工现场,要走两公里路,余方银却走得不亦乐乎。

    “你不要看我这么大把年纪了,我一点儿都不糊涂,以前在工地上的那些经验,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质量这方面,不要想骗过我的眼睛。”余方银说起这话时,带着一点骄傲。

    “老余每天至少要来我们施工现场看两回。本来我们施工都非常仔细,但是自从老余当了质监员,我们更是加倍的投入了,只要有一点点的马虎,老余马上就会说出来,硬是认真得很。”施工工人王新春说。

    “那是,修桥补路,是做好事,对儿孙后代都是有好处的,肯定马虎不得嘛。”余方银表示。

    自己当过工人,就能体会到工人的辛苦。所以除了监管,余方银还自掏腰包近2000元,作为施工工人们的伙食费。

    “希望补贴了他们伙食费,他们能够更尽心尽责地帮村民修路。反正我一个人也用不到好多钱,还不如花在有需要的地方。”余方银说。

    “清掏工”老余:义务清掏堰渠10余载

    堰渠,在今天的农村,依然默默无闻地灌溉着日益缩小的农田。横穿干坝村三社的堰渠,除了灌溉的主要功能外,更成为当时沿渠而建的村庄的主要生活用水来源。

    “说起掏堰沟,是有一年春天,我们社里的堰沟不出水了,大家没办法浇田,我猜肯定是因为哪里堵了,就拿起铁铲去看,果然……”余方银说着,拿起锄头、铁铲带着记者出了门,“不说我还搞忘了,这又该掏得了,趁现在有点时间,我去掏一截。”

    “你看嘛,沟沟里面堆起好多泥土和树叶,如果一直不掏,就会造成堰沟堵塞。”说着,余方银开始工作起来。

    干坝村村支书曹家林说,三社的堰渠总长500米,是全社435人的灌溉来源,余方银每年年初都会花10余天的时间,免费清理堰渠里的杂物,保障春天村民能有水灌田。

    “这么大把年纪了,为啥子还要做这些事情呢?你不做,也还会有其他人做嘛。”听到记者这样问,余方银直摆手。

    “这周边的村民,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来的都是些老人、妇女和小孩,找哪个来掏嘛?如果村上请人来做,还要给工钱。再说了,我的身体又不比年轻人差,干起这些活儿来轻轻松松的,大气都不喘一口,我肯定就承包了嘛。”我的身体又不比年轻人差,”

    曾经,村上想给余方银的工作发点工钱,被余方银一口回绝,说:“拿这么多钱来干啥子哟,我有退休工资,完全够我用了。”

    “菜农”老余:田园生活好丰富

    “这是南瓜、胡豆,这边种的是红苕和洋芋,还有苞苞白、冬寒菜……”余方银好像一刻都停不下来,刚掏完堰渠,他就带记者来到他的蔬菜地里,这里各种各样的蔬菜秧苗一片油绿,余方银一边忙碌着,一边向记者介绍起自己的菜园子。

    “冬寒菜该收得啦,再不收就要长老了。”余方银告诉记者,种菜除了因为自己喜欢吃蔬菜,更多的原因是实在闲不住。

    余方银指着眼前的大片菜地说:“种了10多年菜,基本上能种的都种了,青菜、南瓜、丝瓜、玉米、辣椒、茄子……要什么有什么,这个吃完了吃那个,我这个菜还都是没打农药的,新鲜得很。”

    余方银的邻居黄玉芬接过话茬说:“老余种这么多菜,他吃都吃不完,每回都是大包小包的拿给我们周围的村民吃,隔壁社的他都去送了的。”

    黄玉芬说,他们都劝余方银别再种这么多菜了,反正吃不完,还不如多注意休息。可余方银却有自己的想法。他说:“老年人要多动动,不但能锻炼身体,更能让心情快乐起来,特别是田里蔬菜收获的时候,亲手把它摘下来,能让大家品尝我种的菜,这我就是非常高兴。”

    “协管员”老余:协助规范农贸市场

    往年,余方银“管闲事”仅限于干坝村,现在他“越管越宽”了,开始打起了石角镇新修建的农贸市场的“主意”。

    今年,石角镇新修建了农贸市场,把城镇上乱摆摊设点的菜农肉农都规范到了农贸市场里。赶场天,就是余方银的工作日。

    “他很积极的,遇到赶场天他很早就到镇上来了,去劝导那些乱摆摊卖菜的人搬去农贸市场。他耐心很好的,一直劝一直劝,基本上都还是劝导成功的。”镇城管办工作人员说,不仅劝导不要乱摆摊,余方银还会去农贸市场里面协助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大家看到这么大把岁数的老人都来维持秩序了,都变得自觉了起来。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