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龙贵
<

冉龙贵

来源:华龙网2015-04-28

    冉龙贵事迹

    山区村民10年如一日义务修路,自掏腰包为邻居补房

    冉龙贵,男,66岁,城口县蓼子乡骑龙村3社村民。2013年被评为第三届感动城口十大人物。

    冉龙贵,清贫节俭,热心助人,他把积德行善作为职业,天天看路修路,十年如一日,补缮维护着12公里骑龙村道。自己生活贫困却用低保金购买修路推车,5年来义务养护村级路,常常自掏腰包买材料修路和帮助贫困乡亲修补房屋。

    人生无常 生活多磨

    1949年,冉龙贵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是土生土长的骑龙村人。次年,冉龙贵多了一个弟弟。种洋芋包谷菜籽,喂猪喂鸡喂牛,在这样的日子里,冉龙贵一天天长大。

    到了上学年龄,家里供不起两个孩子,冉龙贵说他不喜欢读书,而他却最喜欢弟弟讲学校的奇闻乐事;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村里的大小伙子们成家的成家,抱娃的抱娃,冉龙贵一家人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看着住在深山的邻居一家家出门赚钱了、搬家了,冉龙贵表面不说,心里着急:“要是我也能成个家,我一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可不久,弟弟当兵离家至今了无音讯,父母年迈多病,大病不犯、小病不断,冉龙贵三天两头下山买药是常事。加上骑龙村山大沟深,没有一条出境公路,下山一趟要耗费整天,如遇夏季暴雨连连,还要与不期而遇的山洪斗争。一年到头,冉龙贵种植的传统作物变不了几个钱,家中的光景一日不如一日。

    1982年,一位不怕“吃苦”的女子闯进了32岁冉龙贵的生活,给原本暗淡的家庭注入了一道曙光。第3年,妻子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抱着怀中的儿子,冉龙贵欣喜若狂,他向妻子保证,以后一定多种地,多喂猪,会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这些往事成为了冉龙贵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凭着勤劳与朴实,冉龙贵一人种10多亩土地,一年喂过5头猪,他想,只要我勤劳肯干,家里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1986年的一天,冉龙贵像往常一样做完农活回家。刚走到屋门前,就看见2岁多的儿子在地上抓着泥巴玩耍。他朝着屋子喊了两声妻子的名字,没有人应。冉龙贵来不及放下身上的背篓,快步进屋寻找妻子,他找遍了房前屋后都不见踪影。“难道妻子真的如村里人所言,跑了。”冉龙贵不敢多想,他安排好儿子后,漫山遍野寻找妻子。他相信妻子只是在山中拣野菜迷路,或者在亲戚家玩耍忘记了时间,还可能是在跟他赌气……

    最后,冉龙贵不得不对着山林空吼着妻子的名字。

    2004年,老天再次给不幸的家庭一道霹雳,父母去世不久,冉龙贵房屋后出现大型地质滑坡,冉家处在灾区核心地带,这个房屋是不能住了,无情的天灾摧毁了冉龙贵与儿子心中最后的底线,这个朴实的巴山汉子,在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第一次嚎啕大哭,没有念过几天书的儿子再也熬不下去了,只身前往沿海一带打工。

    就在冉龙贵心灰意泠时,当地政府伸出援手,通过协调,用安置费给冉龙贵买到了一处10多平米的房间,冉龙贵有了栖身之所。也是在那年前后,国家出台了优惠政策,冉龙贵每年可享弟弟退伍军人补助2000多元,独生子女补助1100元。

    搬迁后,村里的人却发现50多岁的冉龙贵就像变了一个人,他每天“不务正业”,常常在人行道上敲敲打打,有时还一个人背着背篓到处捡石头,甚至还给千疮百孔的人行道磊路基……

    义务修路 倾其所有

    骑龙村是卡斯特地貌,山势险峻,遇上暴雨,不管哪一条出境人行道随时面临地质滑坡的挑战。青山一带尤其明显,村民出境人行道大部分建在悬崖峭壁上,有的甚至穿石而过。山体经过长时间烈日暴晒、突如其来的雨水冲刷,抓不住石头的泥沙统统砸向人行道,而人行道下往往是湍急的河水或嶙峋的乱石。冉龙贵搬家的那一年,暴雨过后,青山一段不到2千米的人行道上出现2处最大险情。于是,冉龙贵第一次凿石头、搭便桥。对付另一处损毁的路基,冉龙贵没找到合适的材料,只好让家中的楼板派上用场。

    这样的“傻”事,冉龙贵不知道做了多少,最让村民们感激与吃惊的是他整修的那条1公里的人行道。

    几年前,马安山有条人行道约1公里直通骑龙村村小,因年久失修,路基变窄,路面不平,每逢下雨泥泞难行,每次上学,学生就要在路上“扭秧歌”。“这个路我早就想收整了,就是买不来材料。”冉龙贵攒下了钱后,买了水泥、石材、木桩,以及木工用具等材料。觉得材料充分了,冉龙贵摩拳擦掌,背石材、挖路基、打木桩……几个月来,本就很少在家的冉龙贵更加忙碌,不论刮风下雨,常常早上天不见亮就出门,晚上摸黑回家。直到将人行道拓宽至1米多,看到摩托车都能通行了,冉龙贵才嘿嘿的笑了。

    2005年,骑龙村村级公路正式通行,村级路是骑龙村与外界联系唯一通道,从此以后,骑龙村物资上下山只须2小时,村里修的小洋楼逐渐增多。然而,骑龙村村级公路12公路,一到雨季,山上岩石松动,路基垮方,面临的地质灾害点多达10余处,年年如是。由于里程长,维护费用少,为养家出门打工的青壮劳动力增多,村级路养护成为了基层干部最头疼的事。

    也是从2005年,冉龙贵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修补村级公路上,冉龙贵不爱说话,但是,今天路上哪里是什么状况,他却烂熟于心。每次暴雨之后,冉龙贵都要来回走20公里路整修公路。公路与人行道区别大,路面宽,里程长,最初冉龙贵都是拿着锄头、砍刀、背篓作为修路工具。有一年,村里给他评上了低保户,他就用当年的低保金托人下山买了一辆手推车。拿到手推车的那一刹那,冉龙贵小心翼翼的摸了又摸、看了又看,他想,这下好了,搬运石块轻松不少。

    这些年,他还把“业务”延伸到了邻村,有的路他这辈子都用不上,但是冉龙贵无论刮风下雨,烈日暴雨,他总会出现骑龙村的路上,一个人一丝不苟、专心致志的修路补路……

    家徒四壁 解囊助人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冉龙贵深知做好事的不易,但毛主席的这句话却深深激励着他。

    冉龙贵现年66岁,每月有80元养老金,加上之前其他政策享受到的3100元,每年共计4000元的收入,由于修路需要材料及工具都是冉龙贵自掏腰包,导致他家徒四壁。一把椅子、两张床,一台扶贫电视,彩塑纸包裹的厨房,两个锅、1个案板、1个灰坑,勺子、锅铲、几只碗就是冉龙贵的全部家当。家里没有调料、没有蔬菜,做饭的案板上沾满了灰,乍一看,冉龙贵的家中没有一点油星。

    春节期间,清净的骑龙村顿时热闹了起来。而冉龙贵,因大多数钱用在别人身上,吃上有鸡有鱼有酒的过年饭,很是奢侈。冉龙贵邻居张国桃说,虽然他有弟弟有儿子,10多年从没见过他们回来,加上冉龙贵很“讲理”,从来不随便串门,春节时,有好心的村民请客,就凑合着过年。

    冉龙贵自家贫困,却总喜欢解囊助人。2010年,冉龙贵下山买东西路过刘一贵家,看到刘一贵睡在火坑边的凳子上,原来他家房屋漏雨,几间房都住不了人,刘一贵只能裹着被子睡在火坑边,土灰时不时扑到被子上,整个人就像在和面糊一般。刘一贵是骑龙村的贫困五保户,加上腿中了草毒,肿得如水桶一般,没有钱治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刘一贵的光景,深深触动了冉龙贵的神经,当天回家的路上他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给刘一贵修房,那剩下的500元钱是好几个月的口粮,但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回家那段路冉龙贵以往走来那样轻快,今天步子越来越重,路好长好长……最终,冉龙贵取出了内衣口袋皱皱巴巴的500元钱,找人买了塑料纸和瓦片。一连10来天,冉龙贵不仅要盖房,还要给刘一贵疗伤,他按照土办法给去掉了刘一贵腿上的草毒,漫山遍野找来治伤的草药。看着刘一贵渐渐红润的脸色,冉龙贵笑了,那一刹那,他觉得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2011年的某一天,冉龙贵无意间发现代实荣的住房房顶千疮百孔,主梁仅剩1根,房子一摧即毁。代实荣70有余,一人生活,生活自理能力都欠缺,哪有钱修房。冉龙贵二话不说,找人带了塑料纸、瓦片等材料搬到代实荣家为其修房。

    李江平、张长为、李良碧……只要家中有啥事需要冉龙贵,冉龙贵都无偿帮助,自掏腰包、乐此不疲。

    四邻感动 效仿善举

    前些年,提到养护公路,骑龙村还有“钉子户”,不是称没有劳动力,不是就说家里穷。骑龙村的夏天,到处充满了“火药味”。自从村委会将冉龙贵的事迹公之于众后,提到养护村级路,家家户户都争着干。家中男的不在,女人上场,就算是家中的老人小孩干,都要凑够劳动力,在最短时间内畅通村级路。

    如今,冉龙贵不再是孤军英雄,前不久,村委会组织村民集体护路,陈姓老村支书患过膀胱癌,他还带着排尿管子给冉龙贵推车,大家都说让他休息,老支书硬说:“村级路是大家的路,养护路,怎么能少我一个,现在我还能动,不想做那有力无心的人。”

    2011年,骑龙村村委会设立了好人好事奖,提到候选人冉龙贵,全村人齐刷刷举手。2012年,也上演同样的场景。2013年,冉龙贵被评为第三届感动城口十大人物。

    对于冉龙贵的行为,很多人都怀疑,世界上真还有这样专做好事不图回报的人?有人说他“不务正业”,也有人说他“傻”,还有人说他是“奇葩”。冉龙贵还是身体力行、默默无闻在骑龙村传递正能量。或许有一天当你走到骑龙村,不论是走在哪一条人行道、村级路上,你真会想起,有冉龙贵这样一个人,他在这里补过路,填过坑……

    雨大了,走一走转一转;路塌了,挖一挖填一填;有困难,帮一帮、做一做。甘心情愿、无怨无悔,冉龙贵就这样在骑龙村走着、忙着、累着、笑着、乐着……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抗洪一线的最美身影

万州:一半烟雨 一半城

街边彩绘增添城市魅力

"藏青蓝"奋战在抗洪一线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冉龙贵

2015-04-28 16:34:02 来源: 0 条评论

    冉龙贵事迹

    山区村民10年如一日义务修路,自掏腰包为邻居补房

    冉龙贵,男,66岁,城口县蓼子乡骑龙村3社村民。2013年被评为第三届感动城口十大人物。

    冉龙贵,清贫节俭,热心助人,他把积德行善作为职业,天天看路修路,十年如一日,补缮维护着12公里骑龙村道。自己生活贫困却用低保金购买修路推车,5年来义务养护村级路,常常自掏腰包买材料修路和帮助贫困乡亲修补房屋。

    人生无常 生活多磨

    1949年,冉龙贵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是土生土长的骑龙村人。次年,冉龙贵多了一个弟弟。种洋芋包谷菜籽,喂猪喂鸡喂牛,在这样的日子里,冉龙贵一天天长大。

    到了上学年龄,家里供不起两个孩子,冉龙贵说他不喜欢读书,而他却最喜欢弟弟讲学校的奇闻乐事;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村里的大小伙子们成家的成家,抱娃的抱娃,冉龙贵一家人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看着住在深山的邻居一家家出门赚钱了、搬家了,冉龙贵表面不说,心里着急:“要是我也能成个家,我一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可不久,弟弟当兵离家至今了无音讯,父母年迈多病,大病不犯、小病不断,冉龙贵三天两头下山买药是常事。加上骑龙村山大沟深,没有一条出境公路,下山一趟要耗费整天,如遇夏季暴雨连连,还要与不期而遇的山洪斗争。一年到头,冉龙贵种植的传统作物变不了几个钱,家中的光景一日不如一日。

    1982年,一位不怕“吃苦”的女子闯进了32岁冉龙贵的生活,给原本暗淡的家庭注入了一道曙光。第3年,妻子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抱着怀中的儿子,冉龙贵欣喜若狂,他向妻子保证,以后一定多种地,多喂猪,会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这些往事成为了冉龙贵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凭着勤劳与朴实,冉龙贵一人种10多亩土地,一年喂过5头猪,他想,只要我勤劳肯干,家里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1986年的一天,冉龙贵像往常一样做完农活回家。刚走到屋门前,就看见2岁多的儿子在地上抓着泥巴玩耍。他朝着屋子喊了两声妻子的名字,没有人应。冉龙贵来不及放下身上的背篓,快步进屋寻找妻子,他找遍了房前屋后都不见踪影。“难道妻子真的如村里人所言,跑了。”冉龙贵不敢多想,他安排好儿子后,漫山遍野寻找妻子。他相信妻子只是在山中拣野菜迷路,或者在亲戚家玩耍忘记了时间,还可能是在跟他赌气……

    最后,冉龙贵不得不对着山林空吼着妻子的名字。

    2004年,老天再次给不幸的家庭一道霹雳,父母去世不久,冉龙贵房屋后出现大型地质滑坡,冉家处在灾区核心地带,这个房屋是不能住了,无情的天灾摧毁了冉龙贵与儿子心中最后的底线,这个朴实的巴山汉子,在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第一次嚎啕大哭,没有念过几天书的儿子再也熬不下去了,只身前往沿海一带打工。

    就在冉龙贵心灰意泠时,当地政府伸出援手,通过协调,用安置费给冉龙贵买到了一处10多平米的房间,冉龙贵有了栖身之所。也是在那年前后,国家出台了优惠政策,冉龙贵每年可享弟弟退伍军人补助2000多元,独生子女补助1100元。

    搬迁后,村里的人却发现50多岁的冉龙贵就像变了一个人,他每天“不务正业”,常常在人行道上敲敲打打,有时还一个人背着背篓到处捡石头,甚至还给千疮百孔的人行道磊路基……

    义务修路 倾其所有

    骑龙村是卡斯特地貌,山势险峻,遇上暴雨,不管哪一条出境人行道随时面临地质滑坡的挑战。青山一带尤其明显,村民出境人行道大部分建在悬崖峭壁上,有的甚至穿石而过。山体经过长时间烈日暴晒、突如其来的雨水冲刷,抓不住石头的泥沙统统砸向人行道,而人行道下往往是湍急的河水或嶙峋的乱石。冉龙贵搬家的那一年,暴雨过后,青山一段不到2千米的人行道上出现2处最大险情。于是,冉龙贵第一次凿石头、搭便桥。对付另一处损毁的路基,冉龙贵没找到合适的材料,只好让家中的楼板派上用场。

    这样的“傻”事,冉龙贵不知道做了多少,最让村民们感激与吃惊的是他整修的那条1公里的人行道。

    几年前,马安山有条人行道约1公里直通骑龙村村小,因年久失修,路基变窄,路面不平,每逢下雨泥泞难行,每次上学,学生就要在路上“扭秧歌”。“这个路我早就想收整了,就是买不来材料。”冉龙贵攒下了钱后,买了水泥、石材、木桩,以及木工用具等材料。觉得材料充分了,冉龙贵摩拳擦掌,背石材、挖路基、打木桩……几个月来,本就很少在家的冉龙贵更加忙碌,不论刮风下雨,常常早上天不见亮就出门,晚上摸黑回家。直到将人行道拓宽至1米多,看到摩托车都能通行了,冉龙贵才嘿嘿的笑了。

    2005年,骑龙村村级公路正式通行,村级路是骑龙村与外界联系唯一通道,从此以后,骑龙村物资上下山只须2小时,村里修的小洋楼逐渐增多。然而,骑龙村村级公路12公路,一到雨季,山上岩石松动,路基垮方,面临的地质灾害点多达10余处,年年如是。由于里程长,维护费用少,为养家出门打工的青壮劳动力增多,村级路养护成为了基层干部最头疼的事。

    也是从2005年,冉龙贵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修补村级公路上,冉龙贵不爱说话,但是,今天路上哪里是什么状况,他却烂熟于心。每次暴雨之后,冉龙贵都要来回走20公里路整修公路。公路与人行道区别大,路面宽,里程长,最初冉龙贵都是拿着锄头、砍刀、背篓作为修路工具。有一年,村里给他评上了低保户,他就用当年的低保金托人下山买了一辆手推车。拿到手推车的那一刹那,冉龙贵小心翼翼的摸了又摸、看了又看,他想,这下好了,搬运石块轻松不少。

    这些年,他还把“业务”延伸到了邻村,有的路他这辈子都用不上,但是冉龙贵无论刮风下雨,烈日暴雨,他总会出现骑龙村的路上,一个人一丝不苟、专心致志的修路补路……

    家徒四壁 解囊助人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冉龙贵深知做好事的不易,但毛主席的这句话却深深激励着他。

    冉龙贵现年66岁,每月有80元养老金,加上之前其他政策享受到的3100元,每年共计4000元的收入,由于修路需要材料及工具都是冉龙贵自掏腰包,导致他家徒四壁。一把椅子、两张床,一台扶贫电视,彩塑纸包裹的厨房,两个锅、1个案板、1个灰坑,勺子、锅铲、几只碗就是冉龙贵的全部家当。家里没有调料、没有蔬菜,做饭的案板上沾满了灰,乍一看,冉龙贵的家中没有一点油星。

    春节期间,清净的骑龙村顿时热闹了起来。而冉龙贵,因大多数钱用在别人身上,吃上有鸡有鱼有酒的过年饭,很是奢侈。冉龙贵邻居张国桃说,虽然他有弟弟有儿子,10多年从没见过他们回来,加上冉龙贵很“讲理”,从来不随便串门,春节时,有好心的村民请客,就凑合着过年。

    冉龙贵自家贫困,却总喜欢解囊助人。2010年,冉龙贵下山买东西路过刘一贵家,看到刘一贵睡在火坑边的凳子上,原来他家房屋漏雨,几间房都住不了人,刘一贵只能裹着被子睡在火坑边,土灰时不时扑到被子上,整个人就像在和面糊一般。刘一贵是骑龙村的贫困五保户,加上腿中了草毒,肿得如水桶一般,没有钱治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刘一贵的光景,深深触动了冉龙贵的神经,当天回家的路上他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给刘一贵修房,那剩下的500元钱是好几个月的口粮,但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回家那段路冉龙贵以往走来那样轻快,今天步子越来越重,路好长好长……最终,冉龙贵取出了内衣口袋皱皱巴巴的500元钱,找人买了塑料纸和瓦片。一连10来天,冉龙贵不仅要盖房,还要给刘一贵疗伤,他按照土办法给去掉了刘一贵腿上的草毒,漫山遍野找来治伤的草药。看着刘一贵渐渐红润的脸色,冉龙贵笑了,那一刹那,他觉得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2011年的某一天,冉龙贵无意间发现代实荣的住房房顶千疮百孔,主梁仅剩1根,房子一摧即毁。代实荣70有余,一人生活,生活自理能力都欠缺,哪有钱修房。冉龙贵二话不说,找人带了塑料纸、瓦片等材料搬到代实荣家为其修房。

    李江平、张长为、李良碧……只要家中有啥事需要冉龙贵,冉龙贵都无偿帮助,自掏腰包、乐此不疲。

    四邻感动 效仿善举

    前些年,提到养护公路,骑龙村还有“钉子户”,不是称没有劳动力,不是就说家里穷。骑龙村的夏天,到处充满了“火药味”。自从村委会将冉龙贵的事迹公之于众后,提到养护村级路,家家户户都争着干。家中男的不在,女人上场,就算是家中的老人小孩干,都要凑够劳动力,在最短时间内畅通村级路。

    如今,冉龙贵不再是孤军英雄,前不久,村委会组织村民集体护路,陈姓老村支书患过膀胱癌,他还带着排尿管子给冉龙贵推车,大家都说让他休息,老支书硬说:“村级路是大家的路,养护路,怎么能少我一个,现在我还能动,不想做那有力无心的人。”

    2011年,骑龙村村委会设立了好人好事奖,提到候选人冉龙贵,全村人齐刷刷举手。2012年,也上演同样的场景。2013年,冉龙贵被评为第三届感动城口十大人物。

    对于冉龙贵的行为,很多人都怀疑,世界上真还有这样专做好事不图回报的人?有人说他“不务正业”,也有人说他“傻”,还有人说他是“奇葩”。冉龙贵还是身体力行、默默无闻在骑龙村传递正能量。或许有一天当你走到骑龙村,不论是走在哪一条人行道、村级路上,你真会想起,有冉龙贵这样一个人,他在这里补过路,填过坑……

    雨大了,走一走转一转;路塌了,挖一挖填一填;有困难,帮一帮、做一做。甘心情愿、无怨无悔,冉龙贵就这样在骑龙村走着、忙着、累着、笑着、乐着……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林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