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玉阶
<

伍玉阶

来源:华龙网2015-05-27

  只因一个“信”字 他扎根村小39年

  伍玉阶,男,58岁,村小教师,家住黔江区金洞乡杨家村1组。

  伍玉阶原本有3次机会可以离开村小,去更好的学校,但他为了孩子们的求学梦,毅然选择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39年。39年来,伍老师教出了上千名山里娃,从这个简陋的小学里,送出39名大学生。

  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伍玉阶开始担心,他退休之后有没有人来这个村小接班。如果没人愿意来,那孩子们就得每天走一个多小时山路去上学。是什么心结让他坚守这一贫瘠的土地?又是怎样的执著让他坚持39年不变?

  缘起:山里的孩子需要我

  金洞村小学,距离黔江城区20多公里,穿过泥泞的村道,爬过一段小山坡,就到了校园门口,一进门,几间简易的平房,外加一个不大的院子,这就是金洞村小的基础构造。

  在这个院子里,除了伍玉阶以及他的12个学生外,还有一个三年级,16个孩子外加两位老师。三年级与一年级虽然在一个院子里,但彼此相对独立,只有办公室是老师们共享的。

  办公室,不过是几张破旧的桌椅而已。“这是1994年新建的学校,以前的教学楼是危房,每逢下雨天就会漏雨。这个房子很不错,结实,而且也不用担心漏雨了。”伍玉阶说。

  与伍玉阶的办公室仅一墙之隔的就是教室,一张讲桌,一块最原始的黑板,12张课桌以及配套的长凳。“其实,这里以前也有许多老师和学生。”伍玉阶说,1976年,19岁的他刚到这所学校担任民办教师时,这所学校是一所拥有500多名学生的完小。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村里新生人口的大幅减少、大量村民进城务工,就读学生越来越少。

  到2009年时,金洞村小只剩下不到40名学生,学校老师调走的调走、退休的退休。“金洞村位置偏远,如果我退休了,孩子们读书就有影响,咱良心上过不去啊!”伍玉阶说,贫穷需要改变,对于农村娃来说,改变贫穷的主要方式就是读书。

  坚守:多次放弃调出机会

  有一种信仰是坚守,有一种力量是痴爱。伍玉阶39年淡泊名利、甘于奉献,拒绝“出山”去当教导处主任。乡亲们的一个“信”字,注定要绑他一辈子。

  1993年,伍玉阶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1996年,金洞乡中心校通过综合考察,要聘请伍玉阶去中心校当教导处主任。伍玉阶说:“我不能走啊!我走了,孩子们咋办?不图别的,得让孩子们多学点知识。有了文化,就算是种地也能多打几斤粮食。”在这样淳朴、简单的理念下,伍玉阶先后放弃了3次邀请,坚定地留在了金洞村小,扎根在山村小学的三尺讲台。

  2000年,黔江区进行教育布局调整,教育局领导再次找伍玉阶谈话,要求他到马喇镇小学担任后勤一职,可是伍玉阶再次拒绝了。他依然说:“山里的孩子需要我,我不能离开他们。”

  说起上级部门请他当教导处主任这事,伍玉阶淡然地说:“家境的贫困让他深刻体会到,乡下孩子读书学知识有多不容易。他要是走了,估计这个教学点就散了,会有很多孩子辍学,为了孩子,我也要坚持到底。”

  从最初的九个年级(初中三个年级)、数百名学生,演变成现在的两个年级、28名学生。伍玉阶说:“只要孩子愿来,我就继续干,因为乡亲们信我,一个‘信’字能拴我一辈子。”

  欣慰:39名学生考上大学

  “伍老师,孩子这段时间在学校表现好吗!”村小后的山路上,跑下一个人,边跑边喊。

  这个人是金洞村的何秀琴,她和父亲何云海,还有女儿杨鑫月,都是伍玉阶的学生。杨鑫月今年上一年级,何秀琴是特地跑来打听孩子情况的。“伍老师是好老师,也是好人。” 何秀琴说,伍老师从自己上学那会开始,每年都自掏腰包为学生发鼓励奖,期末考第一名奖励笔记本,第二名奖励作业本,第三名奖励铅笔。现在女儿上学了,他还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不仅如此,他还经常从微薄的收入中挤出一部分钱,用于资助家庭有困难的学生。

  当了39年的老师,伍玉阶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甚至本村有的家庭三代人都是他的学生,两代人的更多。“都是本村人,在路上走着,迎面碰着的父子俩可能都是我的学生,见着面都喊我老师。”想起这样的场景,伍玉阶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我教过的学生有1000多名。据不完全统计,我任教以来有39名学生考上了大学,找到了好工作。”伍玉阶向记者列举他的“得意门生”时,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情。他们当中,很多都走出了大山,有的当了公务员,有的当了医生、老师,有的成了大老板……而他,依然在破旧的教室里,一笔一划地为孩子们书写着美好的未来。

  期盼:有人延续孩子们的读书梦

  按照规定,2017年10月伍玉阶将退休。但是,根据学校目前的情况,这个退休日期很可能要被拖后。“我要是走了,学校里的孩子们怎么办?虽然学生少,但是也得有老师教啊!”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伍玉阶对村小的未来忧心忡忡。村小位置偏远,条件简陋,始终没有老师愿意来。对此,伍玉阶表示能够理解,而且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如果实在没有新老师来,他只能一直坚守。

  当问起他的心愿是什么时,伍玉阶沉默了5分钟后说:“我今年58岁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只要我在一天,就会尽力去做。希望孩子们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失学,也希望更多的人去关爱贫困家庭孩子,助其实现读书梦。”

  说完这些,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伍玉阶双眼充盈着希翼。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预约诊疗全覆盖

改造人行道出行更舒畅

南山之巅再现金光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伍玉阶

2015-05-27 11:16:54 来源: 0 条评论

  只因一个“信”字 他扎根村小39年

  伍玉阶,男,58岁,村小教师,家住黔江区金洞乡杨家村1组。

  伍玉阶原本有3次机会可以离开村小,去更好的学校,但他为了孩子们的求学梦,毅然选择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39年。39年来,伍老师教出了上千名山里娃,从这个简陋的小学里,送出39名大学生。

  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伍玉阶开始担心,他退休之后有没有人来这个村小接班。如果没人愿意来,那孩子们就得每天走一个多小时山路去上学。是什么心结让他坚守这一贫瘠的土地?又是怎样的执著让他坚持39年不变?

  缘起:山里的孩子需要我

  金洞村小学,距离黔江城区20多公里,穿过泥泞的村道,爬过一段小山坡,就到了校园门口,一进门,几间简易的平房,外加一个不大的院子,这就是金洞村小的基础构造。

  在这个院子里,除了伍玉阶以及他的12个学生外,还有一个三年级,16个孩子外加两位老师。三年级与一年级虽然在一个院子里,但彼此相对独立,只有办公室是老师们共享的。

  办公室,不过是几张破旧的桌椅而已。“这是1994年新建的学校,以前的教学楼是危房,每逢下雨天就会漏雨。这个房子很不错,结实,而且也不用担心漏雨了。”伍玉阶说。

  与伍玉阶的办公室仅一墙之隔的就是教室,一张讲桌,一块最原始的黑板,12张课桌以及配套的长凳。“其实,这里以前也有许多老师和学生。”伍玉阶说,1976年,19岁的他刚到这所学校担任民办教师时,这所学校是一所拥有500多名学生的完小。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村里新生人口的大幅减少、大量村民进城务工,就读学生越来越少。

  到2009年时,金洞村小只剩下不到40名学生,学校老师调走的调走、退休的退休。“金洞村位置偏远,如果我退休了,孩子们读书就有影响,咱良心上过不去啊!”伍玉阶说,贫穷需要改变,对于农村娃来说,改变贫穷的主要方式就是读书。

  坚守:多次放弃调出机会

  有一种信仰是坚守,有一种力量是痴爱。伍玉阶39年淡泊名利、甘于奉献,拒绝“出山”去当教导处主任。乡亲们的一个“信”字,注定要绑他一辈子。

  1993年,伍玉阶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1996年,金洞乡中心校通过综合考察,要聘请伍玉阶去中心校当教导处主任。伍玉阶说:“我不能走啊!我走了,孩子们咋办?不图别的,得让孩子们多学点知识。有了文化,就算是种地也能多打几斤粮食。”在这样淳朴、简单的理念下,伍玉阶先后放弃了3次邀请,坚定地留在了金洞村小,扎根在山村小学的三尺讲台。

  2000年,黔江区进行教育布局调整,教育局领导再次找伍玉阶谈话,要求他到马喇镇小学担任后勤一职,可是伍玉阶再次拒绝了。他依然说:“山里的孩子需要我,我不能离开他们。”

  说起上级部门请他当教导处主任这事,伍玉阶淡然地说:“家境的贫困让他深刻体会到,乡下孩子读书学知识有多不容易。他要是走了,估计这个教学点就散了,会有很多孩子辍学,为了孩子,我也要坚持到底。”

  从最初的九个年级(初中三个年级)、数百名学生,演变成现在的两个年级、28名学生。伍玉阶说:“只要孩子愿来,我就继续干,因为乡亲们信我,一个‘信’字能拴我一辈子。”

  欣慰:39名学生考上大学

  “伍老师,孩子这段时间在学校表现好吗!”村小后的山路上,跑下一个人,边跑边喊。

  这个人是金洞村的何秀琴,她和父亲何云海,还有女儿杨鑫月,都是伍玉阶的学生。杨鑫月今年上一年级,何秀琴是特地跑来打听孩子情况的。“伍老师是好老师,也是好人。” 何秀琴说,伍老师从自己上学那会开始,每年都自掏腰包为学生发鼓励奖,期末考第一名奖励笔记本,第二名奖励作业本,第三名奖励铅笔。现在女儿上学了,他还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不仅如此,他还经常从微薄的收入中挤出一部分钱,用于资助家庭有困难的学生。

  当了39年的老师,伍玉阶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甚至本村有的家庭三代人都是他的学生,两代人的更多。“都是本村人,在路上走着,迎面碰着的父子俩可能都是我的学生,见着面都喊我老师。”想起这样的场景,伍玉阶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我教过的学生有1000多名。据不完全统计,我任教以来有39名学生考上了大学,找到了好工作。”伍玉阶向记者列举他的“得意门生”时,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情。他们当中,很多都走出了大山,有的当了公务员,有的当了医生、老师,有的成了大老板……而他,依然在破旧的教室里,一笔一划地为孩子们书写着美好的未来。

  期盼:有人延续孩子们的读书梦

  按照规定,2017年10月伍玉阶将退休。但是,根据学校目前的情况,这个退休日期很可能要被拖后。“我要是走了,学校里的孩子们怎么办?虽然学生少,但是也得有老师教啊!”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伍玉阶对村小的未来忧心忡忡。村小位置偏远,条件简陋,始终没有老师愿意来。对此,伍玉阶表示能够理解,而且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如果实在没有新老师来,他只能一直坚守。

  当问起他的心愿是什么时,伍玉阶沉默了5分钟后说:“我今年58岁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只要我在一天,就会尽力去做。希望孩子们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失学,也希望更多的人去关爱贫困家庭孩子,助其实现读书梦。”

  说完这些,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伍玉阶双眼充盈着希翼。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林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