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书
<

刘永书

来源:华龙网2015-10-27

    一、人物简介

    刘永书,男,1947年7月生,潼南区古溪镇千佛村2组人。

    二、事迹概述

    现年68岁的刘永书1966年娶了同村的张全珍,并将公公接到自己家中供养。2005年妻子患上头痛的毛病,他带着妻子四处求医未果;2007年妻子被确诊为帕金森综合症,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甚至连走路都成问题。刘永书形影不离的照顾妻子,没有嫌弃和抱怨。如今妻子瘫痪,他仍旧坚守在妻子身边,照顾妻子的起居,甘心做妻子的“守护神”。

    三、详细内容

    初见刘永书,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清晨,他身材瘦弱、皮肤黝黑、少言寡语,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往睡着瘫痪妻子的床上搬成捆的棉絮,他说他该给妻子喂早饭了:“妻子全身不能动弹,我要把棉絮堆在她的背后她才能找到一个支点坐起来。”刘永书将热腾腾的稀饭放在桌上,左手托住妻子的下巴,后手用勺子将稀饭“灌”进妻子嘴里,他说:“现在妻子已经丧失了进食的能力,只能强行喂,急不得,否则就喂不进去。”一顿简单的早饭,刘永书花了整整一个小时。

    刘永书,现年68岁,潼南县古溪镇千佛村2社人,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担任过千佛村3社出纳、副社长、社长。一提到刘永书,当地老百姓总会竖起大拇指,说他品德高尚、心地善良,是个很受人尊重的好人。

    父母自幼死得早 娶个“亲爹”来供养

    刘永书还没成年,父母就相继去世,不久,姐姐也出嫁了,靠着一股子力气和一亩三分田,他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1966年,刘永书经人介绍,娶了同村19岁的姑娘张全珍。张全珍母亲早逝,父亲独自一人将她和姐姐拉扯大,后来姐姐出嫁,家中只剩她和年迈多病的父亲相依为命。

    新婚第三天,张全珍的父亲在家突发哮喘,幸好被邻居及时发现送到了医疗站。父亲虽然没有了大碍,但张全珍伤心内疚了好久。刘永书回忆说:“那段时间我经常看见全珍一个人在偷偷地哭,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我能感觉到。”

    第二天,刘永书将老丈人接到了自己家中,和妻子一起尽孝道。就这样,刘永书不仅娶了个媳妇儿,还娶了个“亲爹”。

    妻子绊倒酿大病 四处求医见真情

    1968年,张全珍生下大女儿刘群方,之后二儿子刘凯、小女儿刘凤相继出生,三世同堂,一家人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1989年,两个女儿相继出嫁,儿子也成了家,家中又只剩下了夫妻俩和年迈的父亲。

    2005年,张全珍患上了头痛的毛病,有时候甚至疼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刘永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带着妻子跑遍了古溪的医疗站,也没有找到病根所在,头疾依然不见好转。后来在闲聊中,妻子无意间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两年前全珍在坡上砍柴的时候被树枝绊倒,摔伤了后脑勺,当时她怕我担心便没有说出来,直到头越痛越厉害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刘永书说,“我的傻媳妇儿啊,为这个家操劳太多。我也太粗心了,竟然没有发觉到她的异样。”刘永书很自责,可一切都太迟了。

    后来,张全珍在潼南县医院被确诊为帕金森综合症,也就是老年痴呆症。这是一种小脑萎缩疾病,前期的病症就是头痛,且不能治愈,只能靠药物来控制。

    忙里忙外无怨言,心思全在妻身上

    就这样,刘永书一边照顾年迈多病的老父亲,一边带着妻子寻找治愈疾病的偏方。老父亲腿脚容易痉挛,刘永书每天一早一晚的都会给他按按;老父亲眼睛不好,刘永书总会把饭做好端到老父亲跟前;老父亲喜欢听戏,刘永书还用卖猪的钱给父亲买了个收音机。他回忆说:“我早晨起床把饭给父亲煮好就带着妻子出门看病,晚上又回来伺候父亲睡觉。那时候虽然累,但我不能倒,因为我不能放弃一线为妻子治病的机会。”慢慢的,妻子头痛的毛病虽然有所好转,但记忆力减退得厉害,生活自理能力也在逐渐丧失。“很多时候,她刚刚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刘永书说,“我平时都会跟全珍聊些往事唤起她的记忆,可没什么好效果。”

    2007年,老父亲去世,家中只剩下了夫妻二人,刘永书便把全部心思放在了越来越像孩子的妻子身上。

    妻子瘫痪不嫌弃,只愿做个“守护神”

    那天,艳艳高照,正值农忙,刘永书从地里收完稻谷回到家,却不见了妻子的踪影。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赶忙四处去寻找,最后,在村里人的帮助下,才在离家三公里外的红花街上找到,当时她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全珍也不记得路,只是一股脑地往前走。幸好找到了,不然我可怎么办哟。”刘永书说。

    为了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刘永书每次出门都会带上妻子,并且寸步不离。他到田里干活,就让妻子坐在田坎上;他上街买东西,就手把手牵着妻子,总之,就像刘永书说的“决不让妻子远离半步。”后来,妻子瘫痪不能站立,刘永书就改变了护理的办法,“牵”便成了“背”。如今,他每天都要守在妻子的床前,像贴身保姆一样照顾着妻子的起居。

    而今,妻子的病情急剧恶化,完全失去了意识,就连进食都成了问题。“全珍现在已经不能自主大小便了,所以必须给她穿上尿不湿,每两三小时就要换一次,不然尿不湿潮湿容易生褥疮。”刘永书说,“全珍为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现在老了,我还走得动,该我来伺候她了。”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一辈子,一条路

一起"C位"走花路

促数字经济集聚发展

"菜鸟驿站第一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刘永书

2015-10-27 17:49:57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刘永书,男,1947年7月生,潼南区古溪镇千佛村2组人。

    二、事迹概述

    现年68岁的刘永书1966年娶了同村的张全珍,并将公公接到自己家中供养。2005年妻子患上头痛的毛病,他带着妻子四处求医未果;2007年妻子被确诊为帕金森综合症,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甚至连走路都成问题。刘永书形影不离的照顾妻子,没有嫌弃和抱怨。如今妻子瘫痪,他仍旧坚守在妻子身边,照顾妻子的起居,甘心做妻子的“守护神”。

    三、详细内容

    初见刘永书,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清晨,他身材瘦弱、皮肤黝黑、少言寡语,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往睡着瘫痪妻子的床上搬成捆的棉絮,他说他该给妻子喂早饭了:“妻子全身不能动弹,我要把棉絮堆在她的背后她才能找到一个支点坐起来。”刘永书将热腾腾的稀饭放在桌上,左手托住妻子的下巴,后手用勺子将稀饭“灌”进妻子嘴里,他说:“现在妻子已经丧失了进食的能力,只能强行喂,急不得,否则就喂不进去。”一顿简单的早饭,刘永书花了整整一个小时。

    刘永书,现年68岁,潼南县古溪镇千佛村2社人,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担任过千佛村3社出纳、副社长、社长。一提到刘永书,当地老百姓总会竖起大拇指,说他品德高尚、心地善良,是个很受人尊重的好人。

    父母自幼死得早 娶个“亲爹”来供养

    刘永书还没成年,父母就相继去世,不久,姐姐也出嫁了,靠着一股子力气和一亩三分田,他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1966年,刘永书经人介绍,娶了同村19岁的姑娘张全珍。张全珍母亲早逝,父亲独自一人将她和姐姐拉扯大,后来姐姐出嫁,家中只剩她和年迈多病的父亲相依为命。

    新婚第三天,张全珍的父亲在家突发哮喘,幸好被邻居及时发现送到了医疗站。父亲虽然没有了大碍,但张全珍伤心内疚了好久。刘永书回忆说:“那段时间我经常看见全珍一个人在偷偷地哭,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我能感觉到。”

    第二天,刘永书将老丈人接到了自己家中,和妻子一起尽孝道。就这样,刘永书不仅娶了个媳妇儿,还娶了个“亲爹”。

    妻子绊倒酿大病 四处求医见真情

    1968年,张全珍生下大女儿刘群方,之后二儿子刘凯、小女儿刘凤相继出生,三世同堂,一家人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1989年,两个女儿相继出嫁,儿子也成了家,家中又只剩下了夫妻俩和年迈的父亲。

    2005年,张全珍患上了头痛的毛病,有时候甚至疼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刘永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带着妻子跑遍了古溪的医疗站,也没有找到病根所在,头疾依然不见好转。后来在闲聊中,妻子无意间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两年前全珍在坡上砍柴的时候被树枝绊倒,摔伤了后脑勺,当时她怕我担心便没有说出来,直到头越痛越厉害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刘永书说,“我的傻媳妇儿啊,为这个家操劳太多。我也太粗心了,竟然没有发觉到她的异样。”刘永书很自责,可一切都太迟了。

    后来,张全珍在潼南县医院被确诊为帕金森综合症,也就是老年痴呆症。这是一种小脑萎缩疾病,前期的病症就是头痛,且不能治愈,只能靠药物来控制。

    忙里忙外无怨言,心思全在妻身上

    就这样,刘永书一边照顾年迈多病的老父亲,一边带着妻子寻找治愈疾病的偏方。老父亲腿脚容易痉挛,刘永书每天一早一晚的都会给他按按;老父亲眼睛不好,刘永书总会把饭做好端到老父亲跟前;老父亲喜欢听戏,刘永书还用卖猪的钱给父亲买了个收音机。他回忆说:“我早晨起床把饭给父亲煮好就带着妻子出门看病,晚上又回来伺候父亲睡觉。那时候虽然累,但我不能倒,因为我不能放弃一线为妻子治病的机会。”慢慢的,妻子头痛的毛病虽然有所好转,但记忆力减退得厉害,生活自理能力也在逐渐丧失。“很多时候,她刚刚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刘永书说,“我平时都会跟全珍聊些往事唤起她的记忆,可没什么好效果。”

    2007年,老父亲去世,家中只剩下了夫妻二人,刘永书便把全部心思放在了越来越像孩子的妻子身上。

    妻子瘫痪不嫌弃,只愿做个“守护神”

    那天,艳艳高照,正值农忙,刘永书从地里收完稻谷回到家,却不见了妻子的踪影。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赶忙四处去寻找,最后,在村里人的帮助下,才在离家三公里外的红花街上找到,当时她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全珍也不记得路,只是一股脑地往前走。幸好找到了,不然我可怎么办哟。”刘永书说。

    为了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刘永书每次出门都会带上妻子,并且寸步不离。他到田里干活,就让妻子坐在田坎上;他上街买东西,就手把手牵着妻子,总之,就像刘永书说的“决不让妻子远离半步。”后来,妻子瘫痪不能站立,刘永书就改变了护理的办法,“牵”便成了“背”。如今,他每天都要守在妻子的床前,像贴身保姆一样照顾着妻子的起居。

    而今,妻子的病情急剧恶化,完全失去了意识,就连进食都成了问题。“全珍现在已经不能自主大小便了,所以必须给她穿上尿不湿,每两三小时就要换一次,不然尿不湿潮湿容易生褥疮。”刘永书说,“全珍为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现在老了,我还走得动,该我来伺候她了。”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丛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