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区 白云才
<

江津区 白云才

来源:华龙网2016-01-30

    一、人物简介

    白云才,男,66岁,乡村医生。

    二、事迹概述

    “我19岁起从事乡村医生工作,如今已有47年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多少次爬坡下坎,为村民防病治病,这是我作为一名白衣天使的本职,更是一名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不变宗旨。我觉得当一名乡村医生是值得的。”他,就是江津区白沙镇苟州村乡村医生白云才。曾多次被县、区、乡镇党委政府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乡村医生”称号。

    三、详细内容

    苦难之家的顶梁柱

    沿着蜿蜒的山路步行约2个多小时,经过一片又一片的庄稼地和树木绿草,以及沿途散落的农家院子的炊烟袅袅,眼前呈现出一座由土墙与石砖混合建成的平房,这里就是今年66岁村医白云才位于白沙镇苟洲村8组的家。

    白云才一家3口人就居住在这里,他的妻子是地地道道的一名农家妇女,长年的操持家务和照顾患病的孩子,让这位勤劳淳朴的妇女患上了冠心病。他们的女儿如今已是39岁的大姑娘,女儿自出生起就患有先天性二级智残,一直以来随着父母一起生活。不管平日里的应诊事务有多累有忙,只有稍有空隙,他就会同妻子一起劈柴挑水,与妻子搭把手共同料理女儿的起居,为妻子分担一些家务活,共同维护这个家。他是村民眼中的大夫,更是这个家中的力量源泉与不变的希望,是妻子岁岁年年的好帮手,是女儿不离不弃的守护神。

    村民眼中的好大夫

    白云才医生于1968年7月份进入(原云丰村)合作医疗站当了一名赤脚医生,后来在(更名为苟州村)卫生室从事乡村医生工作,这一干就47年,期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中共党员。

     种植药草的赤脚医生

    对60年代末的苟州村来说,村民的日子是艰难的,每个社员全年上缴一元钱作为医药费,长年就可以在白云才医生处看病治病了。社员们交来的费用往往让白云才捉襟见肘,难以应付长年累月整村的实际的医药开销,西药的品种也是非常局限的,这可怎么办呢?他也曾愁眉不展过,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办法总比困难多。他开始刻苦学习中医适宜技术技法,针灸、拔火罐、推拿、按摩等等,他无所不通,渐渐地,多数病人只需他用一根银针,一把草药就能除病去痛了。

    草药的用量慢慢增多,现购也满足不了需求了,这成为摆在眼前的新问题。一天,当立于家门前看到自家的蔬菜地时,他心中一亮:菜能种,草药也能种!说干就干,刨地、松土、撒种子、选种苗,他一有空便抡起锄头干起来。那些年,成片的鱼腥草与夏枯草郁郁葱葱,栀子花香遍了房前屋后,治社员们的疾病的药草够了,白云才医生舒心地笑了。

    不畏艰难只想来救你

    “白医生,你去看一下韩科兵吧,他病了,两天没下地干活了!”韩科兵的邻居冲进门气喘吁吁地对白医生说。正在吃晚饭的白云才丢下手中的饭碗,向妻子叮嘱了几句,迅速地收拾了下,挎起药箱便直奔韩科兵的家。

    通往广联村韩科兵的家是一条崎岖的山路,路的一面是水田,另一面是三十多米高的悬崖。当为韩科兵诊治好后,已是凌晨2点多,时值寒冬,黑漆漆的夜不知何时开始倾泻着雨水,风呼呼地刮着,一不留神脚底一滑,整个人随之滑进了水田里,浸湿了半身衣裤,当起身重回小路上,他心中多么的后怕:要是滑向另外一面,那可是悬崖呀。他更加小心翼翼地走向回家的路。

    还有一次,苟州村遇上了少有的大雪天,当天下午4点多钟,白云才医生出诊到山顶的一户村民家,为该户一名妇女治病,除了病人外,家中还有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和一个还需照顾的小孩,他担心病情若有变化,老人和小孩难以及时通知他,便一直守着病人直到病情平稳,那时已是晚上8点,天冷路滑,夜雨湿了下山的路,他一次次跌倒,再一次次地爬起来,反反复复记不清有多少次,当回到家时,他满身是泥巴,当走进家中那一刻,为他端上热水盆的妻子愣住了:怎么成了“活泥巴人”了呢?当时已是深夜10点多。

    那一年的夏天,已持续高温40多天,在42度高温的一个下午约2点左右,白云才医生到广联10队韩福贵家为其80多岁的母亲治疗咳血病,因天气炎热,平时车来车往的路上连续十多天没有任何车辆的影子,他只有顶着毒辣辣的太阳步行,当走到离韩家约500多米的上坡路时,他有些受不了了,嗓子干得难受,心头热得慌,走一走又停一停,不知喝了多少支葡萄糖,也不知停歇了好几回,当时他好几次都想停下来不去为病人治病了,可他马上想到自己是个党员哪,又是一名赤脚医生,是一名白衣天使,他还是下定了决心,最坚持走到了韩家为老太婆疗病止血。

    自1985年起,白云才医生任原云丰村书记10多年中,他一直未间断为病人治病,就算有时白天到政府开会了,也会利用晚上给村民治病(严重病人除外)。

    在非典肺炎那年,随着外地人员一一返乡,白云才医生只要一接到电话,随时都要去查体温,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要去查,其中有次到一位叫白治发的村民家中已是凌晨3点多。像这样的情况,在当村医的这几十年里有好几百次。

    不管天晴下雨,也不管白天黑夜,更不管严寒酷暑,哪怕历经千难万险,心头都只想着为村民去看病。这就是白云才医生。

     群众心窝窝的好心人

    广联的白治书婆婆患病几年了,多处求医治病无效,病情一旦复发病人就要休克,家中只有白婆婆和一个年仅八九岁的孙女一起过着清苦的日子。当经过白云才医生两年以来几十次的细心治疗后,白婆婆病情转好,现在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了。在为白婆婆治病时,白云才医生还为身体虚弱的白婆婆祖孙俩做饭、烧开水、接水管等,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也总是随叫随到,为了祖孙俩改善一下伙食,他记不清有多少回递钱给白婆婆的孙女,每次10元、20元钱不等。

    那是1972年左右,当石门区合医首次试点打麻疹疫苗工作开展时,白云才医生毅然承担了起这个史无前例的艰巨任务。他披上蓑衣,戴着斗笠,不管刮风下雨,走社串户,一边做思想工作,一边为村民注射疫苗。同时,他还会带上米花糖等礼品,只要遇上生活困难的村民,他就会去看望他们,如五保老人何桂?、残疾人刘显芳、寄居旧庙头的空巢老人等20余人都接受过他的爱心礼物。

    在多年为村民治病当中,他已记不清为多少人免费治疗,只依稀可以回忆起部分村民的名字:低保老人周金林、五保户胡精全、石应先的亲属,空巢老人张道全等,还有因事件纠纷打架后治伤的白云恒与张开福,胡泉与赵福熊等(大约伍仟多元)。

    他不富有,甚至有点贫穷;他不高大,甚至有点瘦弱;他不光鲜,甚至有点卑微。但他却用羸弱的身躯,守护着一方村民的健康!这就是江津区白沙镇苟州村的最美乡村医生白云才,他无愧白衣天使的称号,他书写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

    又是一个下着雨的清晨,白云才接了一个电话后,又像往常一样穿上雨靴,背上药箱,步入了弯弯曲曲的山路中。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一辈子,一条路

一起"C位"走花路

促数字经济集聚发展

"菜鸟驿站第一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江津区 白云才

2016-01-30 16:24:34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白云才,男,66岁,乡村医生。

    二、事迹概述

    “我19岁起从事乡村医生工作,如今已有47年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多少次爬坡下坎,为村民防病治病,这是我作为一名白衣天使的本职,更是一名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不变宗旨。我觉得当一名乡村医生是值得的。”他,就是江津区白沙镇苟州村乡村医生白云才。曾多次被县、区、乡镇党委政府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乡村医生”称号。

    三、详细内容

    苦难之家的顶梁柱

    沿着蜿蜒的山路步行约2个多小时,经过一片又一片的庄稼地和树木绿草,以及沿途散落的农家院子的炊烟袅袅,眼前呈现出一座由土墙与石砖混合建成的平房,这里就是今年66岁村医白云才位于白沙镇苟洲村8组的家。

    白云才一家3口人就居住在这里,他的妻子是地地道道的一名农家妇女,长年的操持家务和照顾患病的孩子,让这位勤劳淳朴的妇女患上了冠心病。他们的女儿如今已是39岁的大姑娘,女儿自出生起就患有先天性二级智残,一直以来随着父母一起生活。不管平日里的应诊事务有多累有忙,只有稍有空隙,他就会同妻子一起劈柴挑水,与妻子搭把手共同料理女儿的起居,为妻子分担一些家务活,共同维护这个家。他是村民眼中的大夫,更是这个家中的力量源泉与不变的希望,是妻子岁岁年年的好帮手,是女儿不离不弃的守护神。

    村民眼中的好大夫

    白云才医生于1968年7月份进入(原云丰村)合作医疗站当了一名赤脚医生,后来在(更名为苟州村)卫生室从事乡村医生工作,这一干就47年,期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中共党员。

     种植药草的赤脚医生

    对60年代末的苟州村来说,村民的日子是艰难的,每个社员全年上缴一元钱作为医药费,长年就可以在白云才医生处看病治病了。社员们交来的费用往往让白云才捉襟见肘,难以应付长年累月整村的实际的医药开销,西药的品种也是非常局限的,这可怎么办呢?他也曾愁眉不展过,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办法总比困难多。他开始刻苦学习中医适宜技术技法,针灸、拔火罐、推拿、按摩等等,他无所不通,渐渐地,多数病人只需他用一根银针,一把草药就能除病去痛了。

    草药的用量慢慢增多,现购也满足不了需求了,这成为摆在眼前的新问题。一天,当立于家门前看到自家的蔬菜地时,他心中一亮:菜能种,草药也能种!说干就干,刨地、松土、撒种子、选种苗,他一有空便抡起锄头干起来。那些年,成片的鱼腥草与夏枯草郁郁葱葱,栀子花香遍了房前屋后,治社员们的疾病的药草够了,白云才医生舒心地笑了。

    不畏艰难只想来救你

    “白医生,你去看一下韩科兵吧,他病了,两天没下地干活了!”韩科兵的邻居冲进门气喘吁吁地对白医生说。正在吃晚饭的白云才丢下手中的饭碗,向妻子叮嘱了几句,迅速地收拾了下,挎起药箱便直奔韩科兵的家。

    通往广联村韩科兵的家是一条崎岖的山路,路的一面是水田,另一面是三十多米高的悬崖。当为韩科兵诊治好后,已是凌晨2点多,时值寒冬,黑漆漆的夜不知何时开始倾泻着雨水,风呼呼地刮着,一不留神脚底一滑,整个人随之滑进了水田里,浸湿了半身衣裤,当起身重回小路上,他心中多么的后怕:要是滑向另外一面,那可是悬崖呀。他更加小心翼翼地走向回家的路。

    还有一次,苟州村遇上了少有的大雪天,当天下午4点多钟,白云才医生出诊到山顶的一户村民家,为该户一名妇女治病,除了病人外,家中还有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和一个还需照顾的小孩,他担心病情若有变化,老人和小孩难以及时通知他,便一直守着病人直到病情平稳,那时已是晚上8点,天冷路滑,夜雨湿了下山的路,他一次次跌倒,再一次次地爬起来,反反复复记不清有多少次,当回到家时,他满身是泥巴,当走进家中那一刻,为他端上热水盆的妻子愣住了:怎么成了“活泥巴人”了呢?当时已是深夜10点多。

    那一年的夏天,已持续高温40多天,在42度高温的一个下午约2点左右,白云才医生到广联10队韩福贵家为其80多岁的母亲治疗咳血病,因天气炎热,平时车来车往的路上连续十多天没有任何车辆的影子,他只有顶着毒辣辣的太阳步行,当走到离韩家约500多米的上坡路时,他有些受不了了,嗓子干得难受,心头热得慌,走一走又停一停,不知喝了多少支葡萄糖,也不知停歇了好几回,当时他好几次都想停下来不去为病人治病了,可他马上想到自己是个党员哪,又是一名赤脚医生,是一名白衣天使,他还是下定了决心,最坚持走到了韩家为老太婆疗病止血。

    自1985年起,白云才医生任原云丰村书记10多年中,他一直未间断为病人治病,就算有时白天到政府开会了,也会利用晚上给村民治病(严重病人除外)。

    在非典肺炎那年,随着外地人员一一返乡,白云才医生只要一接到电话,随时都要去查体温,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要去查,其中有次到一位叫白治发的村民家中已是凌晨3点多。像这样的情况,在当村医的这几十年里有好几百次。

    不管天晴下雨,也不管白天黑夜,更不管严寒酷暑,哪怕历经千难万险,心头都只想着为村民去看病。这就是白云才医生。

     群众心窝窝的好心人

    广联的白治书婆婆患病几年了,多处求医治病无效,病情一旦复发病人就要休克,家中只有白婆婆和一个年仅八九岁的孙女一起过着清苦的日子。当经过白云才医生两年以来几十次的细心治疗后,白婆婆病情转好,现在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了。在为白婆婆治病时,白云才医生还为身体虚弱的白婆婆祖孙俩做饭、烧开水、接水管等,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也总是随叫随到,为了祖孙俩改善一下伙食,他记不清有多少回递钱给白婆婆的孙女,每次10元、20元钱不等。

    那是1972年左右,当石门区合医首次试点打麻疹疫苗工作开展时,白云才医生毅然承担了起这个史无前例的艰巨任务。他披上蓑衣,戴着斗笠,不管刮风下雨,走社串户,一边做思想工作,一边为村民注射疫苗。同时,他还会带上米花糖等礼品,只要遇上生活困难的村民,他就会去看望他们,如五保老人何桂?、残疾人刘显芳、寄居旧庙头的空巢老人等20余人都接受过他的爱心礼物。

    在多年为村民治病当中,他已记不清为多少人免费治疗,只依稀可以回忆起部分村民的名字:低保老人周金林、五保户胡精全、石应先的亲属,空巢老人张道全等,还有因事件纠纷打架后治伤的白云恒与张开福,胡泉与赵福熊等(大约伍仟多元)。

    他不富有,甚至有点贫穷;他不高大,甚至有点瘦弱;他不光鲜,甚至有点卑微。但他却用羸弱的身躯,守护着一方村民的健康!这就是江津区白沙镇苟州村的最美乡村医生白云才,他无愧白衣天使的称号,他书写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

    又是一个下着雨的清晨,白云才接了一个电话后,又像往常一样穿上雨靴,背上药箱,步入了弯弯曲曲的山路中。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丛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