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阳县 陈冰
<

云阳县 陈冰

来源:华龙网2016-02-24

    【敬业奉献 云阳县 陈冰】

    一、人物简介

    陈冰、男、1969年出生、云阳县第二初级中学教师。

    二、事迹概述

    他身患血友病致残,妻子无法承受精神摧残和高筑的债台,服毒自尽。他用一条腿坚守三尺讲台数十载,用脆弱的生命照亮了学生心中的无限梦想。

    三、详细内容

    独腿撑起教坛人生

    陈冰,男,汉族,47岁,重庆市云阳县人,云阳县第二初级中学教师。

    他是一本书,他写得艰难;

    他是一本书,我们读得流泪。

    面对血友病魔之苦,面对爱妻撒手人寰,即使独腿,也傲然地坚守在三尺讲台,他谱写出了一曲感人肺腑的教坛诵歌!

    1989年他从云阳师范学校毕业后,先后在龙角镇高峰村校、龙角镇小学初中部、龙市初级中学和云阳县第二初级中学任教。

    在龙角镇高峰村校任教时,面对初中的八门课程,他自己承担了物理、数学、历史、生物、地理教学及班主任工作,还挤出部分微薄的工资聘请了一名代课老师,教语文。到了初三,另一位英语老师调走不说,连聘请的代课教师也南下打工,另谋出路去了。眼看开学在即,而新老师还毫无音信,这位血气方刚的年轻汉子硬是急得掉下了泪来。最终被逼无赖,他只好和家长商议,共同集资,重新找了两位代课教师,这个班才总算熬到了头。

    回想起在村校的那两年,用陈老师自己的话说,他只想哭。从早上5点钟起床,经常要工作到深夜12点多钟才回到学生寝室。每逢周末,总得带领几个大一点的学生到距离七十多里的地方去背煤炭,沉重的煤担子压在瘦弱的身躯上,汗水一直流到脚跟。要是碰上下雨,人和煤就要展开决斗,轮番挣扎。到了学校,全身没了一点力气,人、煤一起被重重地摔在墙角里,分不清哪里是煤,哪里是人。当然,稍稍冲洗之后,他还得给学生们做饭。那时候初中毕业升学要预选,预选上的同学集中到乡中学参加毕业复习。班上的学生丁学明,家境十分贫寒,陈老师怕他营养跟不上,一日三餐都跑到街上给他买上可口的饭菜,嘱咐他一定得多吃点。晚上师生俩就睡在乡中学的课桌上,陈老师手上拿着一把桐油扇,扑哧扑哧的驱赶着喧闹的蚊虫,他生怕孩子睡不好觉。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只有爱才有一切”,陈老师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这个真理。在他调入龙市初级中学任教的期间,有个学生患了乙肝,他亲手为学生熬中药,然后端到教室、寝室,这一端就是两个多月;有学生父母离异之后,情绪低落,产生自杀念头,陈老师每天晚上下自习后都亲自护送,终于让这个同学从阴影的泥潭中爬了出来,后来考上了重点大学;九八级的覃艳荣主持节目时,意外被开水烫伤了脸,听说蚯蚓和白糖能治烫伤,他和妻子深夜打着手电筒,在田间去一根一根地掏……

    上天总是爱捉弄人。当陈冰老师将爱的潮水忘情地泼洒在三尺讲台,正在收获着一个又一个喜悦之时,无情的病魔却悄然而至。1999年,他正接管学校一个“烂班”的班主任工作,经过半年努力,已初见成效。突然左下肢深部肌肉血肿,病倒在床,经过十多天的医治,病情稍有好转,一想到学生,又回到了教室。可几天后,病情加重,不得已前往大型医院就诊。经确诊为世上少有的,发病率仅为百万分之一的血友病。这种病一旦发作,齿根、关节、内脏器官便会出血,脚踝开始变形,必须靠输血浆止血。先后辗转云阳、万州、重庆、成都等各大医院治疗,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而且债台高筑。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陈老师没被疾病和贫穷压倒。一个多月后,他又回到了讲台,顺利送走了九九届毕业班。2000年因学校教师紧缺他又接下了初三物理、数学两个学科,两个班的教学工作。此时的他,除了按时输血浆维持病情外,每年还得到三峡医院,重庆西南医院,成都华西医院住院治疗多达四、五次,病情稍有好转他又回到讲台。是啊,学生是他的上帝,教书是他的命根子。

    上天总是爱制造太多的无奈。2007年,是陈老师最痛苦的一年。相伴十年,并肩为学生同样付出很多的妻子,最终承受不住家境残酷的现实和精神的巨大压力,服毒自尽,丢下了这个“败家”的他,还有刚满九岁的孩子……苍天呀,你为何要让面前这一个已无缚鸡之力的人来承受千钧重担,你真想把他击垮吗?陈冰老师躺在床上,多次产生了罪恶的念头,以此了结这凄风苦雨的日子。上级很多领导知情后,纷纷前来慰问和鼓励他。为便于治疗,上级特批,让他进城工作。学生们来了——教过的,没教过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一次交谈,一则短信。几个月后,这位与血友病抗争长达八年之久的不倒之躯重新站了起来!还是那么慈祥,还是那么刚毅!

    进城之后,确实为他生活和医疗上带来了很多便利,但他却从没有因此感到丝毫的优越和骄傲,从没有想过满足和享受……在家徒四壁,孩子上学无人照管,身带重病,巨债垒垒,下肢行走极为不便的情况下,他承担了两个班的数学教学和学校二课堂器乐组的教学工作。领导同事和身边的人,曾多次嘱咐他带好孩子,先养养身体再说。但二十多年来养成的倔脾气怎能让他从教学一线止步呢?学生、工作是他唯一的精神之柱啊!2009下期,病情又突然加剧,再次病倒讲台。晚上他就到医院输血治病,白天又拄着拐杖来给学生上课。学生们非常感动,很多学生一直流着眼泪听完整堂课,放学之后就主动站在陈老师身边,甘当“拐杖”。

    人们在祈祷好人一生平安时,命运却不停地在和这位好人开着各种残忍至极的“玩笑”。2010年元旦刚过,腿脚不方便的他因急着到校上课,不慎跌倒,摔伤了原本就不能自由活动的左腿。因经济窘迫,为了节省治疗费用,在县医院输血和血浆后,便咬牙忍痛,拄着拐杖,又回到了讲台上。就这样坚持了两天,疼痛实在难忍,到西南医院一诊断,左大腿股骨坏死三分之二,院方要求直接手术,耗资百万。百万!这对于一个工薪阶级的普通教师来说,无疑为天文数字。而且,那个早就风雨飘摇的家又怎能承受得起如此巨浪?!他没发一言一语,轻轻地收拾好行囊,离开医院,回到岗位,强忍着剧痛继续着他挚爱的教育事业。

    2011年5月20日,午休过后,他拿着拐杖正准备去学校,忽然痛脚软弱无力,结果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他挣扎起来,吃力地拨通了班主任的电话,撒谎让全体学生到他家来。结果,在床前,他为孩子们讲完了初三最后一套中考模拟试卷,直至最后昏迷。大伙儿急忙将休克的陈老师送往医院,经X光检查,此时他的左大腿股骨已全部坏死,因粉碎性骨折,出血不止,生命危在旦夕!在场的学生、家长、同事和朋友以及120急救医生,认识的,不认识的,无不为之落泪。在县教委、县卫生局的协调下,当晚陈老师被火速送到了成都华西医院。院方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急需一百多万元手术费。生命垂危的他瘫软在病床上,陷入深深的绝望,死神正一步步向他走来。然而,政府和他的学生没有放弃这位好老师。县委、县政府紧急召集有关部门和单位,研究治疗以及医疗费的筹措方案。他的大江南北的学生得知消息后,筹集资金,寻求良医。这时候,云阳县内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募捐活动,从县委书记到小学生,大家慷慨解囊,一定要让陈老师活下来。当时的治疗方案只有两个,要么保守织骨保全大腿,但今后工作生活风险较大;要么左大腿髋关节下截肢,靠轮椅、拐杖、假肢生活和工作,这样发病的风险就小很多。为了家庭,为了学生,他毅然地选择了截肢。

    经过一年的治疗和康复训练,2012年下期陈老师拖着一只脚拄着拐杖回到了学校,主动承担学校一个班的数学教学工作。每天他扶着路边的栏杆,一步一步挪进校园。讲台上,一只手撑着黑板,一只手书写着解题过程。为缓解长时间站立的劳累,他常常背靠黑板,一只手撑着讲台。一天工作下来,假肢让陈老师的臀部血泡淋漓,腰部因假肢每天撑得太久浓疮到处。白天他忘我工作不知疼痛,晚上却还得忍着巨痛难以入眠。在学校,陈老师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只要有他的地方,孩子们都会自觉地让开一条绿色通道来,一声声诚挚的问候、一道道敬慰的目光······很多年轻老师在休息之余,也会主动到陈老师身边谈教学,谈生活。年轻教师们说,他像长哥,像慈父。

    他爱好音乐,有时课余也会拉上几段,胡声悠悠,如泣如唱。深沉的琴声是他对沧桑人生的读白,高亢之处更是他对不屈命运的宣战。

    艰难不是阻挡成功的理由和绊脚石。从教二十余年,先后送走13届毕业班,担任过18年班主任。“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那一张张毕业照片记录着陈老师辛勤汗水,一叠叠奖状、奖证是对陈老师工作的肯定。91年送走了全县唯一的村小帽子班,升入云师1人,重高两人,普高4人,指导学生丁学明获当时四川省数学竞赛二等奖。1996年数学毕业会考成绩在龙角片区名列第一,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师。1999年所任班级数学综合考核片区第一。2000年,被云阳县教育局授予“骨干教师”称号,2002被云阳县人民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2008年被云阳县教委评为“五好教师”,2013年评为感动云阳“十大人物”……多家媒体对陈老师的事迹进行报道。

    “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这是陈冰老师的口头禅。其实这句口头禅,不仅是他现在的精神动力,更是他崇高人格的展现。是啊,一个人该怎样有意义地活着?其实,陈老师已经给了大家非常肯定的答案。那就是敬业奉献,让师魂浩荡!

    窗外,又响起了咯噔咯噔的脚步声……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预约诊疗全覆盖

改造人行道出行更舒畅

南山之巅再现金光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云阳县 陈冰

2016-02-24 14:10:22 来源: 0 条评论

    【敬业奉献 云阳县 陈冰】

    一、人物简介

    陈冰、男、1969年出生、云阳县第二初级中学教师。

    二、事迹概述

    他身患血友病致残,妻子无法承受精神摧残和高筑的债台,服毒自尽。他用一条腿坚守三尺讲台数十载,用脆弱的生命照亮了学生心中的无限梦想。

    三、详细内容

    独腿撑起教坛人生

    陈冰,男,汉族,47岁,重庆市云阳县人,云阳县第二初级中学教师。

    他是一本书,他写得艰难;

    他是一本书,我们读得流泪。

    面对血友病魔之苦,面对爱妻撒手人寰,即使独腿,也傲然地坚守在三尺讲台,他谱写出了一曲感人肺腑的教坛诵歌!

    1989年他从云阳师范学校毕业后,先后在龙角镇高峰村校、龙角镇小学初中部、龙市初级中学和云阳县第二初级中学任教。

    在龙角镇高峰村校任教时,面对初中的八门课程,他自己承担了物理、数学、历史、生物、地理教学及班主任工作,还挤出部分微薄的工资聘请了一名代课老师,教语文。到了初三,另一位英语老师调走不说,连聘请的代课教师也南下打工,另谋出路去了。眼看开学在即,而新老师还毫无音信,这位血气方刚的年轻汉子硬是急得掉下了泪来。最终被逼无赖,他只好和家长商议,共同集资,重新找了两位代课教师,这个班才总算熬到了头。

    回想起在村校的那两年,用陈老师自己的话说,他只想哭。从早上5点钟起床,经常要工作到深夜12点多钟才回到学生寝室。每逢周末,总得带领几个大一点的学生到距离七十多里的地方去背煤炭,沉重的煤担子压在瘦弱的身躯上,汗水一直流到脚跟。要是碰上下雨,人和煤就要展开决斗,轮番挣扎。到了学校,全身没了一点力气,人、煤一起被重重地摔在墙角里,分不清哪里是煤,哪里是人。当然,稍稍冲洗之后,他还得给学生们做饭。那时候初中毕业升学要预选,预选上的同学集中到乡中学参加毕业复习。班上的学生丁学明,家境十分贫寒,陈老师怕他营养跟不上,一日三餐都跑到街上给他买上可口的饭菜,嘱咐他一定得多吃点。晚上师生俩就睡在乡中学的课桌上,陈老师手上拿着一把桐油扇,扑哧扑哧的驱赶着喧闹的蚊虫,他生怕孩子睡不好觉。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只有爱才有一切”,陈老师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这个真理。在他调入龙市初级中学任教的期间,有个学生患了乙肝,他亲手为学生熬中药,然后端到教室、寝室,这一端就是两个多月;有学生父母离异之后,情绪低落,产生自杀念头,陈老师每天晚上下自习后都亲自护送,终于让这个同学从阴影的泥潭中爬了出来,后来考上了重点大学;九八级的覃艳荣主持节目时,意外被开水烫伤了脸,听说蚯蚓和白糖能治烫伤,他和妻子深夜打着手电筒,在田间去一根一根地掏……

    上天总是爱捉弄人。当陈冰老师将爱的潮水忘情地泼洒在三尺讲台,正在收获着一个又一个喜悦之时,无情的病魔却悄然而至。1999年,他正接管学校一个“烂班”的班主任工作,经过半年努力,已初见成效。突然左下肢深部肌肉血肿,病倒在床,经过十多天的医治,病情稍有好转,一想到学生,又回到了教室。可几天后,病情加重,不得已前往大型医院就诊。经确诊为世上少有的,发病率仅为百万分之一的血友病。这种病一旦发作,齿根、关节、内脏器官便会出血,脚踝开始变形,必须靠输血浆止血。先后辗转云阳、万州、重庆、成都等各大医院治疗,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而且债台高筑。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陈老师没被疾病和贫穷压倒。一个多月后,他又回到了讲台,顺利送走了九九届毕业班。2000年因学校教师紧缺他又接下了初三物理、数学两个学科,两个班的教学工作。此时的他,除了按时输血浆维持病情外,每年还得到三峡医院,重庆西南医院,成都华西医院住院治疗多达四、五次,病情稍有好转他又回到讲台。是啊,学生是他的上帝,教书是他的命根子。

    上天总是爱制造太多的无奈。2007年,是陈老师最痛苦的一年。相伴十年,并肩为学生同样付出很多的妻子,最终承受不住家境残酷的现实和精神的巨大压力,服毒自尽,丢下了这个“败家”的他,还有刚满九岁的孩子……苍天呀,你为何要让面前这一个已无缚鸡之力的人来承受千钧重担,你真想把他击垮吗?陈冰老师躺在床上,多次产生了罪恶的念头,以此了结这凄风苦雨的日子。上级很多领导知情后,纷纷前来慰问和鼓励他。为便于治疗,上级特批,让他进城工作。学生们来了——教过的,没教过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一次交谈,一则短信。几个月后,这位与血友病抗争长达八年之久的不倒之躯重新站了起来!还是那么慈祥,还是那么刚毅!

    进城之后,确实为他生活和医疗上带来了很多便利,但他却从没有因此感到丝毫的优越和骄傲,从没有想过满足和享受……在家徒四壁,孩子上学无人照管,身带重病,巨债垒垒,下肢行走极为不便的情况下,他承担了两个班的数学教学和学校二课堂器乐组的教学工作。领导同事和身边的人,曾多次嘱咐他带好孩子,先养养身体再说。但二十多年来养成的倔脾气怎能让他从教学一线止步呢?学生、工作是他唯一的精神之柱啊!2009下期,病情又突然加剧,再次病倒讲台。晚上他就到医院输血治病,白天又拄着拐杖来给学生上课。学生们非常感动,很多学生一直流着眼泪听完整堂课,放学之后就主动站在陈老师身边,甘当“拐杖”。

    人们在祈祷好人一生平安时,命运却不停地在和这位好人开着各种残忍至极的“玩笑”。2010年元旦刚过,腿脚不方便的他因急着到校上课,不慎跌倒,摔伤了原本就不能自由活动的左腿。因经济窘迫,为了节省治疗费用,在县医院输血和血浆后,便咬牙忍痛,拄着拐杖,又回到了讲台上。就这样坚持了两天,疼痛实在难忍,到西南医院一诊断,左大腿股骨坏死三分之二,院方要求直接手术,耗资百万。百万!这对于一个工薪阶级的普通教师来说,无疑为天文数字。而且,那个早就风雨飘摇的家又怎能承受得起如此巨浪?!他没发一言一语,轻轻地收拾好行囊,离开医院,回到岗位,强忍着剧痛继续着他挚爱的教育事业。

    2011年5月20日,午休过后,他拿着拐杖正准备去学校,忽然痛脚软弱无力,结果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他挣扎起来,吃力地拨通了班主任的电话,撒谎让全体学生到他家来。结果,在床前,他为孩子们讲完了初三最后一套中考模拟试卷,直至最后昏迷。大伙儿急忙将休克的陈老师送往医院,经X光检查,此时他的左大腿股骨已全部坏死,因粉碎性骨折,出血不止,生命危在旦夕!在场的学生、家长、同事和朋友以及120急救医生,认识的,不认识的,无不为之落泪。在县教委、县卫生局的协调下,当晚陈老师被火速送到了成都华西医院。院方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急需一百多万元手术费。生命垂危的他瘫软在病床上,陷入深深的绝望,死神正一步步向他走来。然而,政府和他的学生没有放弃这位好老师。县委、县政府紧急召集有关部门和单位,研究治疗以及医疗费的筹措方案。他的大江南北的学生得知消息后,筹集资金,寻求良医。这时候,云阳县内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募捐活动,从县委书记到小学生,大家慷慨解囊,一定要让陈老师活下来。当时的治疗方案只有两个,要么保守织骨保全大腿,但今后工作生活风险较大;要么左大腿髋关节下截肢,靠轮椅、拐杖、假肢生活和工作,这样发病的风险就小很多。为了家庭,为了学生,他毅然地选择了截肢。

    经过一年的治疗和康复训练,2012年下期陈老师拖着一只脚拄着拐杖回到了学校,主动承担学校一个班的数学教学工作。每天他扶着路边的栏杆,一步一步挪进校园。讲台上,一只手撑着黑板,一只手书写着解题过程。为缓解长时间站立的劳累,他常常背靠黑板,一只手撑着讲台。一天工作下来,假肢让陈老师的臀部血泡淋漓,腰部因假肢每天撑得太久浓疮到处。白天他忘我工作不知疼痛,晚上却还得忍着巨痛难以入眠。在学校,陈老师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只要有他的地方,孩子们都会自觉地让开一条绿色通道来,一声声诚挚的问候、一道道敬慰的目光······很多年轻老师在休息之余,也会主动到陈老师身边谈教学,谈生活。年轻教师们说,他像长哥,像慈父。

    他爱好音乐,有时课余也会拉上几段,胡声悠悠,如泣如唱。深沉的琴声是他对沧桑人生的读白,高亢之处更是他对不屈命运的宣战。

    艰难不是阻挡成功的理由和绊脚石。从教二十余年,先后送走13届毕业班,担任过18年班主任。“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那一张张毕业照片记录着陈老师辛勤汗水,一叠叠奖状、奖证是对陈老师工作的肯定。91年送走了全县唯一的村小帽子班,升入云师1人,重高两人,普高4人,指导学生丁学明获当时四川省数学竞赛二等奖。1996年数学毕业会考成绩在龙角片区名列第一,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师。1999年所任班级数学综合考核片区第一。2000年,被云阳县教育局授予“骨干教师”称号,2002被云阳县人民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2008年被云阳县教委评为“五好教师”,2013年评为感动云阳“十大人物”……多家媒体对陈老师的事迹进行报道。

    “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这是陈冰老师的口头禅。其实这句口头禅,不仅是他现在的精神动力,更是他崇高人格的展现。是啊,一个人该怎样有意义地活着?其实,陈老师已经给了大家非常肯定的答案。那就是敬业奉献,让师魂浩荡!

    窗外,又响起了咯噔咯噔的脚步声……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丛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