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世英
<

冉世英

来源:华龙网2016-03-28

【孝老爱亲 垫江县 冉世英】

农妇冉世英信守孝道

一、 人物简介

冉世英,女,45岁,杠家镇临江村村民。

二、 事迹概述

一名普通农妇,数年来,她在照顾好年迈的公公婆婆的同时,还义务悉心照料无依无靠并且患阿尔兹海默症的二伯,从未间断,从无怨言,邻里乡亲将她的事迹传为美谈。

三、 详实内容

冉世英说:“二婶过世时抓着我的手说,要我照顾好二伯,我是点了头的!”3年来,为了坚守自己的诺言,在照顾好年迈的公公婆婆的同时,还要照顾无依无靠的二伯,她的故事,在当地传为美谈。

“二伯一见到门口有人经过,就会立马跟过去,今天是赶场天,一大早,就有人跟我说二伯跟人走了,我饭都没顾上吃就追了上去,陪二伯逛了半天场镇,换季了,顺便给他买了些春天穿的衣服。”

冉世英原籍是彭水县棣棠人,24年前嫁到杠家镇临江村,从此,带孩子、操持家务、照顾公婆,就成了她的生活常态……但最让当地人称道的,还是她数年来悉心照料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孤寡老人谢明阳。谢明阳是冉世英婆家这边的二伯,今年86岁,没有儿女,老伴已过世,现独居,因患阿尔兹海默症,平时行为显得有些异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照顾好公婆的同时,还要照顾二伯。冉世英的丈夫谢胜田是一名货车司机,由于老房子不临公路,平时停车不方便,两人就搬到了山顶马路边的新房住。为照看山腰老房,冉世英的公公婆婆就选择不搬,继续住在老房。二伯谢明阳则住在山谷。每天,冉世英就奔忙在这三所房子间,照顾三位老人的饮食起居。

“公公跟二伯一样,也患老年痴呆,而且双耳失聪,自己什么也不明白,别人说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只认我跟二伯。认得我,是因为我一直照顾着她,对他好。他记得二伯,多是因为年轻时两人有过一些争执,现在见面他还要出手打二伯,我想他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讨厌二伯了。”问起为何不将三位老人安置在一处,冉世英有些无奈地说。

“二伯年轻时是村里的干部,也算当地响当当的人物,但也因为村务管理的事,得罪了不少人,也包括我父亲。”冉世英的丈夫谢胜田解释说。除了村务管理上的事,两兄弟“梁子”还结在平时的生活态度上。“二伯没有后人,负担不重,平日里比较闲散,公公总是嫌他游手好闲,公公瞧不起懒人,就是现在他痴呆了,还是这样,我平时去照顾他,他经常推我出门,叫我去干活,不要闲着。”冉世英说。

冉世英告诉我,老一辈的恩怨,真的让他们很无奈,都是长辈,现在病了,后人照顾是天经地义的,可两人就是合不来,只好让他们分开住,少碰面,也少了麻烦,“我还年轻,每天上山下跑跑路也没关系,就当锻炼身体,只要两位老人过得好就行。”

老人经常干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每天跑上跑下照顾公公和二伯,苦点累点,在冉世英看来没什么,更让她烦恼的是,“老人精神失常时,干出的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眼下,又到春天播种的季节,临江村的田里地里也都种上了庄稼。“这几天,我在家休息时,突然就会有人跑来凶我,说二伯抠了他们家的玉米肥球,或是拔了人家的庄稼苗。”没办法,每次,她只好立马帮人补上。

二伯喜欢“搞破坏”,冉世英也早已习惯了。有一次,谢明阳踮起脚去揭邻居家的瓦片,竟一不小心掉进了粪坑。“当时我来给二伯送饭,找了半天也没瞧见人,后来在粪坑里找到了他,满身都是粪便,手里还拽着瓦片。”丈夫谢胜田将二伯救起后,花好大一番功夫,才把老人擦洗干净。担心二伯会再次掉进去,夫妻俩还专门用石块将粪坑封死

白天,谢明阳总是喜欢出去闲逛,时常会在路上捡些干草带回家。久而久之,在谢明阳的老房子周围,就堆满了柴火,就连房子里面,柴火也占了大半个屋子。“二伯的房子是老式木质结构,火灾隐患特别大。”冉世英说,他们也不能阻止他去拾柴火,只好定期收拾这些干柴,尽量让柴草远离炉子、电线这些容易着火的地方。

谢明阳每次出去拾柴草,除给房子带来火灾隐患,更让人担忧的是,由于老人家意识模糊,出去后经常迷路。每隔一段时间,谢明阳就会“玩失踪”。今年春节期间,正当大家欢欢喜喜过年时,谢明阳竟不知道上哪儿了。“过年期间村子里人多,人来人往,二伯喜欢热闹,估计又是跟人跑了。”当时,所有亲朋好友都去找他,担心老人家在外面会出什么事情。“最后,冉世英来到我家,要求我用村里的广播发寻人启事,通过好心人提供线索,我们才找到了他。”临江村的村干部黄清海回忆说。

如果说,谢明阳的行为很“无厘头”,那么谢明玉则表现得很“暴力”。“公公十年前就已双耳失聪,什么都听不见,三年前也变得痴呆了。公公患病前就是个比较有脾气的人,生病后就失去了理智,经常去无缘无故殴打路人,但公公唯独就听我的话,大概是照顾的时间比较多吧。”冉世英说。

陪着二伯安度晚年,是她最高兴的谢明阳身体很差,由于消化功能不好,每天,冉世英都会煮好容易消化的食物,按时给他送去。

“每次给他送饭,我一会儿不见,他就把筷子扔了,直接用手抓,我觉得那样很不卫生,所以我现在都是喂他吃饭。”而今,让冉世英更糟心的是,二伯现已大小便失禁,像个孩子。每天,冉世英去给他送饭时,都得忍受他房里面的各种污秽,还要帮他清理干净。

冉世英回忆说,第一次发现二伯大小便失禁是在去年夏天,那味道太刺鼻了。她捂着鼻子清理满屋子的粪便,觉得胃都要吐出来了,当时很想发脾气,可二伯在一旁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还咯咯地笑,当时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她慢慢就习惯了。

清理完屋子里的粪便,冉世英还得替二伯换上干净的衣服,用手清洗脏衣服。而每次洗完衣服,冉世英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今年春节,她帮二伯洗衣服后,就感冒了。再加上反胃,好几天没吃东西,还住了几天院。“二伯也是我的亲人,陪着他安度晚年,我心里很高兴。”

再苦再累,她也会坚持下去“每次世英把干净衣服拿给他,他都不知道怎么穿,常常把裤子套在头上,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很容易摔倒,后来世英就帮她换衣服了。”冉世英的婆婆万本树告诉我,儿媳还经常会给她二伯买衣服鞋子,是个很细心的人。见到谢明阳时,他身穿一件蓝色上衣,套着一条有护膝的棉裤和新布鞋。“二伯平时好动,必须有护膝防止他摔倒受伤,这布鞋是今天赶场给他买的。”冉世英笑着说。

在洗漱方面,由于谢明阳住得较远,每天,冉世英都会去他家替他热水。冉世英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去热水时的情景。那天,她把水壶放在炉子上后,就去拿脸盆之类的东西,可一眨眼功夫,二伯就把水倒在地上了,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她只好再热一遍。现在,她都是先把东西准备好,然后守在炉子旁。

“我一年四季都在外面跑车拉货,很少回来,家里就靠她一人撑着。”冉世英的丈夫谢胜田告诉我,妻子每天都要出门干农活,回家还要照顾三位老人,真的是辛苦她了,“心里很过意不去,去年有个重庆主城的工作,每月给她3000元,她都没去。”

“家里的老人们很需要我,我不能走。更何况,3年前,二婶过世时握着我的手说,要我照顾二伯,我是点了头的,再苦再累,我也会坚持照顾的”冉世英说。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抗洪一线的最美身影

万州:一半烟雨 一半城

街边彩绘增添城市魅力

"藏青蓝"奋战在抗洪一线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冉世英

2016-03-28 15:16:23 来源: 0 条评论

【孝老爱亲 垫江县 冉世英】

农妇冉世英信守孝道

一、 人物简介

冉世英,女,45岁,杠家镇临江村村民。

二、 事迹概述

一名普通农妇,数年来,她在照顾好年迈的公公婆婆的同时,还义务悉心照料无依无靠并且患阿尔兹海默症的二伯,从未间断,从无怨言,邻里乡亲将她的事迹传为美谈。

三、 详实内容

冉世英说:“二婶过世时抓着我的手说,要我照顾好二伯,我是点了头的!”3年来,为了坚守自己的诺言,在照顾好年迈的公公婆婆的同时,还要照顾无依无靠的二伯,她的故事,在当地传为美谈。

“二伯一见到门口有人经过,就会立马跟过去,今天是赶场天,一大早,就有人跟我说二伯跟人走了,我饭都没顾上吃就追了上去,陪二伯逛了半天场镇,换季了,顺便给他买了些春天穿的衣服。”

冉世英原籍是彭水县棣棠人,24年前嫁到杠家镇临江村,从此,带孩子、操持家务、照顾公婆,就成了她的生活常态……但最让当地人称道的,还是她数年来悉心照料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孤寡老人谢明阳。谢明阳是冉世英婆家这边的二伯,今年86岁,没有儿女,老伴已过世,现独居,因患阿尔兹海默症,平时行为显得有些异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照顾好公婆的同时,还要照顾二伯。冉世英的丈夫谢胜田是一名货车司机,由于老房子不临公路,平时停车不方便,两人就搬到了山顶马路边的新房住。为照看山腰老房,冉世英的公公婆婆就选择不搬,继续住在老房。二伯谢明阳则住在山谷。每天,冉世英就奔忙在这三所房子间,照顾三位老人的饮食起居。

“公公跟二伯一样,也患老年痴呆,而且双耳失聪,自己什么也不明白,别人说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只认我跟二伯。认得我,是因为我一直照顾着她,对他好。他记得二伯,多是因为年轻时两人有过一些争执,现在见面他还要出手打二伯,我想他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讨厌二伯了。”问起为何不将三位老人安置在一处,冉世英有些无奈地说。

“二伯年轻时是村里的干部,也算当地响当当的人物,但也因为村务管理的事,得罪了不少人,也包括我父亲。”冉世英的丈夫谢胜田解释说。除了村务管理上的事,两兄弟“梁子”还结在平时的生活态度上。“二伯没有后人,负担不重,平日里比较闲散,公公总是嫌他游手好闲,公公瞧不起懒人,就是现在他痴呆了,还是这样,我平时去照顾他,他经常推我出门,叫我去干活,不要闲着。”冉世英说。

冉世英告诉我,老一辈的恩怨,真的让他们很无奈,都是长辈,现在病了,后人照顾是天经地义的,可两人就是合不来,只好让他们分开住,少碰面,也少了麻烦,“我还年轻,每天上山下跑跑路也没关系,就当锻炼身体,只要两位老人过得好就行。”

老人经常干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每天跑上跑下照顾公公和二伯,苦点累点,在冉世英看来没什么,更让她烦恼的是,“老人精神失常时,干出的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眼下,又到春天播种的季节,临江村的田里地里也都种上了庄稼。“这几天,我在家休息时,突然就会有人跑来凶我,说二伯抠了他们家的玉米肥球,或是拔了人家的庄稼苗。”没办法,每次,她只好立马帮人补上。

二伯喜欢“搞破坏”,冉世英也早已习惯了。有一次,谢明阳踮起脚去揭邻居家的瓦片,竟一不小心掉进了粪坑。“当时我来给二伯送饭,找了半天也没瞧见人,后来在粪坑里找到了他,满身都是粪便,手里还拽着瓦片。”丈夫谢胜田将二伯救起后,花好大一番功夫,才把老人擦洗干净。担心二伯会再次掉进去,夫妻俩还专门用石块将粪坑封死

白天,谢明阳总是喜欢出去闲逛,时常会在路上捡些干草带回家。久而久之,在谢明阳的老房子周围,就堆满了柴火,就连房子里面,柴火也占了大半个屋子。“二伯的房子是老式木质结构,火灾隐患特别大。”冉世英说,他们也不能阻止他去拾柴火,只好定期收拾这些干柴,尽量让柴草远离炉子、电线这些容易着火的地方。

谢明阳每次出去拾柴草,除给房子带来火灾隐患,更让人担忧的是,由于老人家意识模糊,出去后经常迷路。每隔一段时间,谢明阳就会“玩失踪”。今年春节期间,正当大家欢欢喜喜过年时,谢明阳竟不知道上哪儿了。“过年期间村子里人多,人来人往,二伯喜欢热闹,估计又是跟人跑了。”当时,所有亲朋好友都去找他,担心老人家在外面会出什么事情。“最后,冉世英来到我家,要求我用村里的广播发寻人启事,通过好心人提供线索,我们才找到了他。”临江村的村干部黄清海回忆说。

如果说,谢明阳的行为很“无厘头”,那么谢明玉则表现得很“暴力”。“公公十年前就已双耳失聪,什么都听不见,三年前也变得痴呆了。公公患病前就是个比较有脾气的人,生病后就失去了理智,经常去无缘无故殴打路人,但公公唯独就听我的话,大概是照顾的时间比较多吧。”冉世英说。

陪着二伯安度晚年,是她最高兴的谢明阳身体很差,由于消化功能不好,每天,冉世英都会煮好容易消化的食物,按时给他送去。

“每次给他送饭,我一会儿不见,他就把筷子扔了,直接用手抓,我觉得那样很不卫生,所以我现在都是喂他吃饭。”而今,让冉世英更糟心的是,二伯现已大小便失禁,像个孩子。每天,冉世英去给他送饭时,都得忍受他房里面的各种污秽,还要帮他清理干净。

冉世英回忆说,第一次发现二伯大小便失禁是在去年夏天,那味道太刺鼻了。她捂着鼻子清理满屋子的粪便,觉得胃都要吐出来了,当时很想发脾气,可二伯在一旁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还咯咯地笑,当时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她慢慢就习惯了。

清理完屋子里的粪便,冉世英还得替二伯换上干净的衣服,用手清洗脏衣服。而每次洗完衣服,冉世英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今年春节,她帮二伯洗衣服后,就感冒了。再加上反胃,好几天没吃东西,还住了几天院。“二伯也是我的亲人,陪着他安度晚年,我心里很高兴。”

再苦再累,她也会坚持下去“每次世英把干净衣服拿给他,他都不知道怎么穿,常常把裤子套在头上,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很容易摔倒,后来世英就帮她换衣服了。”冉世英的婆婆万本树告诉我,儿媳还经常会给她二伯买衣服鞋子,是个很细心的人。见到谢明阳时,他身穿一件蓝色上衣,套着一条有护膝的棉裤和新布鞋。“二伯平时好动,必须有护膝防止他摔倒受伤,这布鞋是今天赶场给他买的。”冉世英笑着说。

在洗漱方面,由于谢明阳住得较远,每天,冉世英都会去他家替他热水。冉世英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去热水时的情景。那天,她把水壶放在炉子上后,就去拿脸盆之类的东西,可一眨眼功夫,二伯就把水倒在地上了,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她只好再热一遍。现在,她都是先把东西准备好,然后守在炉子旁。

“我一年四季都在外面跑车拉货,很少回来,家里就靠她一人撑着。”冉世英的丈夫谢胜田告诉我,妻子每天都要出门干农活,回家还要照顾三位老人,真的是辛苦她了,“心里很过意不去,去年有个重庆主城的工作,每月给她3000元,她都没去。”

“家里的老人们很需要我,我不能走。更何况,3年前,二婶过世时握着我的手说,要我照顾二伯,我是点了头的,再苦再累,我也会坚持照顾的”冉世英说。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