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朝春
<

熊朝春

来源:华龙网2016-05-31

等我退休了,家务活我全包,说话算数!重庆市开县汉丰街道的王平凤一直等着丈夫熊朝春兑现这个承诺,可如今再也等不到了——去年11月19日,开县汉丰街道党工委书记熊朝春原本还是想咬着牙忍着病痛去上班,但剧烈的疼痛让他已经没有力气走出家门,当天因为肝癌再次被送进医院的他,再也没能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岗位了。2016年5月8日,熊朝春因为肝癌晚期,医治无效,最终离开了人世。而王平凤前往丈夫的办公室收拾遗物,发现熊朝春留下最多的竟是工作日记,厚厚一摞,一共73本。

熊朝春生前常说:“老百姓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生前总说,虽然自己只是街道干部,但更是一名党员,“这就是党员对群众的承诺。”

挂着引流管工作 留下了73本工作日记

5月16日上午,王平凤来到熊朝春的办公室,把73本工作日记整整齐齐地放在办公桌上,里面记载着从2000年到2015年年底的工作安排部署、来访人电话、事情经过、交办情况及办理结果等等,日记一旁则是一摞厚厚的奖状。

办公室的陈设和熊朝春走之前一样,王平凤看着看着眼角就湿润了。“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她到现在仍无法接受丈夫已经离开的事实。“厕所里的洗脸盆还是30年前我们结婚时买的,他走到哪儿都要带着。”看到它,王平凤仿佛看到了丈夫洗脸的背影,每天清晨熊朝春总是起床后在家匆匆洗漱一下就出门。

这么多年来,王平凤似乎早就习惯了丈夫“先大家后小家”的节奏,自从1984年参加工作以来,熊朝春从开县原华山乡团委书记开始,到汉丰街道副镇长到街道办主任,再到党工委书记,一路走来,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从来都顾不上。但最让妻子王平凤担心和心痛的,是熊朝春为了工作对自己身体的“不爱惜”。

2005年4月16日,熊朝春在原汉丰镇大林村委办公室开会,被一旁的同事发现不停地在发抖,但他并没有在意,仅仅用两支葡萄糖兑着温水服下便继续工作。后来,他被家人拉去川大华西医院检查,才被发现是肝内胆管结石,并实施了部分肝切除手术。

可休息了10天左右,熊朝春就回来上班了。“当时他身上还挂着引流管,痛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只能佝偻着身子走路,但他就是要去上班,拦都拦不住。”王平凤回忆,当时熊朝春担心别人看到引流管,总是小心翼翼地藏在裤兜里,就这样他挂着引流管上了四个月班。

2007年,因为胆管囊肿,熊朝春又在新桥医院接受了手术,可手术后没两天,他又回到工作岗位。“我让他休息,他就说他是党员,不能因为身体有一点毛病就休息,工作的事情一定要处理完。”

或许是因为肝病的原因,这二十多年里,熊朝春常常会低烧,到2015年他更是经常感觉肝部不舒服,但他坚持不去医院,害怕医生让他住院影响工作。不得已,王平凤只得把医生叫到家里给他输液。可情形越来越严重,当去年年底王平凤陪熊朝春去重庆新桥医院检查时,化验单上的“肝脏腺癌晚期”让她如同晴天霹雳。为了照顾熊朝春的情绪,王平凤选择了隐瞒丈夫。

不明真相的熊朝春执意要回去工作,他的工作日记上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各项事宜。而工作日记最后一篇停在2015年11月18日,那一天他还带病工作到晚上八点,回到家的他疲惫不堪地躺在床上,第二天他再次住进了医院,他告诉同事“我去住几天院就回来!”但这一次,却再也没能出院。

日记记满工作计划 生前被称作“群众门诊”

“如果他不做这份工作,他也许可以再多活十年。”在熊朝春共事20多年的同事黎远桃眼中,熊朝春为这份工作付出了自己所有的心血,甚至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其中“9.4”洪灾就是距离最近的一次。

2004年9月4日,开县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洪灾,当天大雨倾盆水位迅速上升,抗洪形势刻不容缓,当时担任开县汉丰镇副镇长的熊朝春,第一个赶到全镇灾情最严重的大林村,挨家挨户地疏散着当地村民。

面对着不少不愿离去的村民,熊朝春不得不踏着齐腰的洪水,前往村民家里劝说,即使一旁的村民高喊“太危险了,快回来”,他也置之不理,作为党员的他不愿让一户村民被洪水围困。就这样,直到凌晨3点过,大林村所有村民都安全转移,全村没有一起人员伤亡事故,却有一个人被困在了洪水中,那就是熊朝春自己。

当时,熊朝春被洪水困在一栋老房子里,水位迅速上升,不得已他从露出水面的窗户一步一步爬到房梁上,然后被困在半淹的屋顶。在暴雨和洪水的冲击下,老房子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一旦倒塌熊朝春就会被卷入滔滔的洪水之中。

就这样熊朝春在屋顶坚持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被救了出来,当时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手臂上全是血口子的他,却相当的淡然。回忆到这儿,黎远桃泣不成声,“他生病时因为工作忙我一直没能去看他,结果他走得那么突然,他是用生命在热爱他的工作的。”

2013年5月初,汉丰街道红光村一处违法搭建的房屋矗立在路旁,该户村民甚至威胁工作人员“谁拆就要和谁同归于尽”时,时任汉丰街道办事处工委副书记的熊朝春只说了一句,“没有邪压得过正!”就第一个冲上前,和该村民耐心交谈,晓之利弊,最终让其认识到自己错误,主动拆除了违建房。

“熊书记这个人,遇到难事总是自己上,从来不会退缩。”汉丰街道凤凰社区党委书记任登文是这样评价他的。

翻开熊朝春的工作日记,“11月3日,上午出席第四届全民运动开幕式,回来后有人反映一个移民生活很困难,叫徐清梅,靠捡垃圾为生,派周洪清去调查核实……”

“11月18日,《移民特别个体公租房申报初步意见》:一、符合条件的移民,按一般方式申报。二、特别个体,必须是中低收入,无房居住或住房困难的户……”

熊朝春的工作日记上密密麻麻地记满各项工作计划,正是因为他对基层各项政策了如指掌,如何处理如何统筹都能娓娓道来,被称作汉丰街的“群众门诊”,他的办公室永远都是街道办最热闹的,因为只要认识他的人都愿意来找他,也知道他会尽心尽力地帮忙。

去年才拍了第一张全家福 去世后儿子才看到父亲日记

去年12月19号,快圣诞节的时候,熊朝春和儿子、妻子在重庆一家商场的圣诞树前照了一张合照,彩灯环绕喜气洋洋,人们都在准备迎接圣诞节的到来。刚从北京看完病的熊朝春消瘦地站在妻儿中间,左手边的妻子在咧着嘴笑得很开心,儿子熊奇帅气地站在右手边。

“那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家第一张全家福。”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儿子熊奇努力地回想着和父亲的点点滴滴,却发现关于父亲的记忆总是和他的工作有关。

“从小到大,我和父亲的接触都不多,基本上都是我妈在带我。”熊奇有些空洞的眼神里,浮现着关于父亲的过往的每件事。大学毕业后,回开县工作接近四年的他,却没能和父亲度过一个完整的周末。早上熊奇八点起床,熊朝春已经走了;晚上熊朝春常常12点过才回家,这时熊奇已经睡着。两父子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有时一个星期都碰不到面。“我妈50岁生日,爸爸原本说好回来,结果因为忙工作,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才回到家。”

熊奇原本计划今年让工作30多年都没有请过公休假的父亲,请一次公休,然后一家人出去旅游。然而,再次入院的熊朝春却再也没能出院。今年4月1日的时候,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熊朝春最后一次给熊奇交代事情,已经被病痛折磨多日的他,吃力地对妻儿说记住要把资助的学生供到读大学,却无力提及家里的事。

直到熊朝春去世后,熊奇才在父亲的办公室里看到了这73本日记,“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我爸的字真的写得挺好的。”当看到翻起的那页写着“11月13日,因周四晚肝胆方面疾病,连续发高烧3次,周五去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7日通过治疗,肝胆炎症控制,医生安排出院。多休息,注意饮食”的字样时,熊奇顿时双眼通红。

熊奇的婚礼在今年4月30日举行,但病重的熊朝春却已经没办法到现场亲自祝福儿子。熊奇只好把婚礼的视频带到病床前,放给熊朝春听,“小时候我不理解我爸爸,觉得为什么只有他那么忙,为什么只有他可以为了工作忽略家人,但现在我理解了,不是他不愿意照顾家庭,而是他真的没时间。”

上千街道群众自发前来 哭着为他送行

2016年5月8日,熊朝春永远地停止了呼吸,享年51岁。5月11日,熊朝春的告别仪式在开县殡仪馆举行,上千市民自发地前来送他最后一程。

熊朝春临终前嘱咐妻儿要一直资助上大学的黄诗琴来了,这个开县中学高二的小姑娘,在熊朝春的遗体前泪流满面,“熊叔叔,您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早?我都还没来得及报答您。”

家住温泉镇乐园村8组的黄诗琴,是熊朝春多年资助的一名贫困学生。当她还在读初一的时候,熊朝春了解她家庭情况后,每一年都会给她交学费、买学习用具、购置衣物,每年寒暑假都会把黄诗琴接到自己家里玩几天。“熊叔叔怕耽误我学习,一直不肯让我去医院看他,等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没能和熊叔叔说最后一句话。”黄诗琴哽咽着说。

驷马社区的居民杜芝伟,得知熊朝春去世的消息,更是泣不成声。杜芝伟曾四次入院,加之丈夫离异,家里一贫如洗。熊朝春在一次走访中了解到这样的情形,立刻联系相关部门对她进行帮助,不仅为她解决了廉租房,还给她家送去了电视。“我每次遇到困难都会给熊书记打电话,他总是想尽办法帮我,我们一不是亲戚二不是熟人,非亲非故,但他都对我这么好!”

而在熊朝春的同事心中,他更是哪儿工作最苦最累,就会出现在哪儿的好干部,也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而和他一共工作了近20年的唐勇先挺后悔以前对这位老友的诸多“抱怨”。

“我们的工作强度挺大的,从早忙到晚,晚上加班开会更是常态,但熊朝春从来都是来得比我们早,走得比我们晚。早上我们一般八点半上班,但他八点不到就已经在办公室了,晚上我们12点走,他还没有忙完。”唐勇先坦言熊朝春并不像其他领导那样严肃,所以同事下属们也经常开玩笑和他抱怨“最怕他随时随地喊加班”,“可是要是没有熊书记这样的工作作风,我们的工作也不会开展得那样顺利,老百姓的事情也不可能解决得那么快!”

如今虽然熊朝春已经离去,但他的电话还时不时会响起,王平凤还会接到许多不知道熊朝春离世消息人们的电话,希望能寻求帮助。看着眼前这73本日记,王平凤一本一本地抚摸过去,就仿佛感觉熊朝春似乎还在这间办公室里,只是去外地出差开会去了,俊秀的字体不仅仅是写在纸上,也一字字印在王平凤的心中,而熊朝春也永远活在那些想念他、缅怀他人们的心中。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綦江"双晒"剧透

点燃夜经济

重庆公交记忆

务工务农两不误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熊朝春

2016-05-31 14:37:56 来源: 0 条评论

等我退休了,家务活我全包,说话算数!重庆市开县汉丰街道的王平凤一直等着丈夫熊朝春兑现这个承诺,可如今再也等不到了——去年11月19日,开县汉丰街道党工委书记熊朝春原本还是想咬着牙忍着病痛去上班,但剧烈的疼痛让他已经没有力气走出家门,当天因为肝癌再次被送进医院的他,再也没能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岗位了。2016年5月8日,熊朝春因为肝癌晚期,医治无效,最终离开了人世。而王平凤前往丈夫的办公室收拾遗物,发现熊朝春留下最多的竟是工作日记,厚厚一摞,一共73本。

熊朝春生前常说:“老百姓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生前总说,虽然自己只是街道干部,但更是一名党员,“这就是党员对群众的承诺。”

挂着引流管工作 留下了73本工作日记

5月16日上午,王平凤来到熊朝春的办公室,把73本工作日记整整齐齐地放在办公桌上,里面记载着从2000年到2015年年底的工作安排部署、来访人电话、事情经过、交办情况及办理结果等等,日记一旁则是一摞厚厚的奖状。

办公室的陈设和熊朝春走之前一样,王平凤看着看着眼角就湿润了。“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她到现在仍无法接受丈夫已经离开的事实。“厕所里的洗脸盆还是30年前我们结婚时买的,他走到哪儿都要带着。”看到它,王平凤仿佛看到了丈夫洗脸的背影,每天清晨熊朝春总是起床后在家匆匆洗漱一下就出门。

这么多年来,王平凤似乎早就习惯了丈夫“先大家后小家”的节奏,自从1984年参加工作以来,熊朝春从开县原华山乡团委书记开始,到汉丰街道副镇长到街道办主任,再到党工委书记,一路走来,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从来都顾不上。但最让妻子王平凤担心和心痛的,是熊朝春为了工作对自己身体的“不爱惜”。

2005年4月16日,熊朝春在原汉丰镇大林村委办公室开会,被一旁的同事发现不停地在发抖,但他并没有在意,仅仅用两支葡萄糖兑着温水服下便继续工作。后来,他被家人拉去川大华西医院检查,才被发现是肝内胆管结石,并实施了部分肝切除手术。

可休息了10天左右,熊朝春就回来上班了。“当时他身上还挂着引流管,痛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只能佝偻着身子走路,但他就是要去上班,拦都拦不住。”王平凤回忆,当时熊朝春担心别人看到引流管,总是小心翼翼地藏在裤兜里,就这样他挂着引流管上了四个月班。

2007年,因为胆管囊肿,熊朝春又在新桥医院接受了手术,可手术后没两天,他又回到工作岗位。“我让他休息,他就说他是党员,不能因为身体有一点毛病就休息,工作的事情一定要处理完。”

或许是因为肝病的原因,这二十多年里,熊朝春常常会低烧,到2015年他更是经常感觉肝部不舒服,但他坚持不去医院,害怕医生让他住院影响工作。不得已,王平凤只得把医生叫到家里给他输液。可情形越来越严重,当去年年底王平凤陪熊朝春去重庆新桥医院检查时,化验单上的“肝脏腺癌晚期”让她如同晴天霹雳。为了照顾熊朝春的情绪,王平凤选择了隐瞒丈夫。

不明真相的熊朝春执意要回去工作,他的工作日记上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各项事宜。而工作日记最后一篇停在2015年11月18日,那一天他还带病工作到晚上八点,回到家的他疲惫不堪地躺在床上,第二天他再次住进了医院,他告诉同事“我去住几天院就回来!”但这一次,却再也没能出院。

日记记满工作计划 生前被称作“群众门诊”

“如果他不做这份工作,他也许可以再多活十年。”在熊朝春共事20多年的同事黎远桃眼中,熊朝春为这份工作付出了自己所有的心血,甚至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其中“9.4”洪灾就是距离最近的一次。

2004年9月4日,开县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洪灾,当天大雨倾盆水位迅速上升,抗洪形势刻不容缓,当时担任开县汉丰镇副镇长的熊朝春,第一个赶到全镇灾情最严重的大林村,挨家挨户地疏散着当地村民。

面对着不少不愿离去的村民,熊朝春不得不踏着齐腰的洪水,前往村民家里劝说,即使一旁的村民高喊“太危险了,快回来”,他也置之不理,作为党员的他不愿让一户村民被洪水围困。就这样,直到凌晨3点过,大林村所有村民都安全转移,全村没有一起人员伤亡事故,却有一个人被困在了洪水中,那就是熊朝春自己。

当时,熊朝春被洪水困在一栋老房子里,水位迅速上升,不得已他从露出水面的窗户一步一步爬到房梁上,然后被困在半淹的屋顶。在暴雨和洪水的冲击下,老房子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一旦倒塌熊朝春就会被卷入滔滔的洪水之中。

就这样熊朝春在屋顶坚持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被救了出来,当时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手臂上全是血口子的他,却相当的淡然。回忆到这儿,黎远桃泣不成声,“他生病时因为工作忙我一直没能去看他,结果他走得那么突然,他是用生命在热爱他的工作的。”

2013年5月初,汉丰街道红光村一处违法搭建的房屋矗立在路旁,该户村民甚至威胁工作人员“谁拆就要和谁同归于尽”时,时任汉丰街道办事处工委副书记的熊朝春只说了一句,“没有邪压得过正!”就第一个冲上前,和该村民耐心交谈,晓之利弊,最终让其认识到自己错误,主动拆除了违建房。

“熊书记这个人,遇到难事总是自己上,从来不会退缩。”汉丰街道凤凰社区党委书记任登文是这样评价他的。

翻开熊朝春的工作日记,“11月3日,上午出席第四届全民运动开幕式,回来后有人反映一个移民生活很困难,叫徐清梅,靠捡垃圾为生,派周洪清去调查核实……”

“11月18日,《移民特别个体公租房申报初步意见》:一、符合条件的移民,按一般方式申报。二、特别个体,必须是中低收入,无房居住或住房困难的户……”

熊朝春的工作日记上密密麻麻地记满各项工作计划,正是因为他对基层各项政策了如指掌,如何处理如何统筹都能娓娓道来,被称作汉丰街的“群众门诊”,他的办公室永远都是街道办最热闹的,因为只要认识他的人都愿意来找他,也知道他会尽心尽力地帮忙。

去年才拍了第一张全家福 去世后儿子才看到父亲日记

去年12月19号,快圣诞节的时候,熊朝春和儿子、妻子在重庆一家商场的圣诞树前照了一张合照,彩灯环绕喜气洋洋,人们都在准备迎接圣诞节的到来。刚从北京看完病的熊朝春消瘦地站在妻儿中间,左手边的妻子在咧着嘴笑得很开心,儿子熊奇帅气地站在右手边。

“那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家第一张全家福。”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儿子熊奇努力地回想着和父亲的点点滴滴,却发现关于父亲的记忆总是和他的工作有关。

“从小到大,我和父亲的接触都不多,基本上都是我妈在带我。”熊奇有些空洞的眼神里,浮现着关于父亲的过往的每件事。大学毕业后,回开县工作接近四年的他,却没能和父亲度过一个完整的周末。早上熊奇八点起床,熊朝春已经走了;晚上熊朝春常常12点过才回家,这时熊奇已经睡着。两父子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有时一个星期都碰不到面。“我妈50岁生日,爸爸原本说好回来,结果因为忙工作,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才回到家。”

熊奇原本计划今年让工作30多年都没有请过公休假的父亲,请一次公休,然后一家人出去旅游。然而,再次入院的熊朝春却再也没能出院。今年4月1日的时候,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熊朝春最后一次给熊奇交代事情,已经被病痛折磨多日的他,吃力地对妻儿说记住要把资助的学生供到读大学,却无力提及家里的事。

直到熊朝春去世后,熊奇才在父亲的办公室里看到了这73本日记,“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我爸的字真的写得挺好的。”当看到翻起的那页写着“11月13日,因周四晚肝胆方面疾病,连续发高烧3次,周五去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7日通过治疗,肝胆炎症控制,医生安排出院。多休息,注意饮食”的字样时,熊奇顿时双眼通红。

熊奇的婚礼在今年4月30日举行,但病重的熊朝春却已经没办法到现场亲自祝福儿子。熊奇只好把婚礼的视频带到病床前,放给熊朝春听,“小时候我不理解我爸爸,觉得为什么只有他那么忙,为什么只有他可以为了工作忽略家人,但现在我理解了,不是他不愿意照顾家庭,而是他真的没时间。”

上千街道群众自发前来 哭着为他送行

2016年5月8日,熊朝春永远地停止了呼吸,享年51岁。5月11日,熊朝春的告别仪式在开县殡仪馆举行,上千市民自发地前来送他最后一程。

熊朝春临终前嘱咐妻儿要一直资助上大学的黄诗琴来了,这个开县中学高二的小姑娘,在熊朝春的遗体前泪流满面,“熊叔叔,您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早?我都还没来得及报答您。”

家住温泉镇乐园村8组的黄诗琴,是熊朝春多年资助的一名贫困学生。当她还在读初一的时候,熊朝春了解她家庭情况后,每一年都会给她交学费、买学习用具、购置衣物,每年寒暑假都会把黄诗琴接到自己家里玩几天。“熊叔叔怕耽误我学习,一直不肯让我去医院看他,等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没能和熊叔叔说最后一句话。”黄诗琴哽咽着说。

驷马社区的居民杜芝伟,得知熊朝春去世的消息,更是泣不成声。杜芝伟曾四次入院,加之丈夫离异,家里一贫如洗。熊朝春在一次走访中了解到这样的情形,立刻联系相关部门对她进行帮助,不仅为她解决了廉租房,还给她家送去了电视。“我每次遇到困难都会给熊书记打电话,他总是想尽办法帮我,我们一不是亲戚二不是熟人,非亲非故,但他都对我这么好!”

而在熊朝春的同事心中,他更是哪儿工作最苦最累,就会出现在哪儿的好干部,也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而和他一共工作了近20年的唐勇先挺后悔以前对这位老友的诸多“抱怨”。

“我们的工作强度挺大的,从早忙到晚,晚上加班开会更是常态,但熊朝春从来都是来得比我们早,走得比我们晚。早上我们一般八点半上班,但他八点不到就已经在办公室了,晚上我们12点走,他还没有忙完。”唐勇先坦言熊朝春并不像其他领导那样严肃,所以同事下属们也经常开玩笑和他抱怨“最怕他随时随地喊加班”,“可是要是没有熊书记这样的工作作风,我们的工作也不会开展得那样顺利,老百姓的事情也不可能解决得那么快!”

如今虽然熊朝春已经离去,但他的电话还时不时会响起,王平凤还会接到许多不知道熊朝春离世消息人们的电话,希望能寻求帮助。看着眼前这73本日记,王平凤一本一本地抚摸过去,就仿佛感觉熊朝春似乎还在这间办公室里,只是去外地出差开会去了,俊秀的字体不仅仅是写在纸上,也一字字印在王平凤的心中,而熊朝春也永远活在那些想念他、缅怀他人们的心中。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