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伟亮
<

任伟亮

来源:华龙网2016-05-31

在村民眼中,他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因为他从不打“欠条”;在同事眼中,他是个不徇私情的人,因为他总是坚持原则;在朋友眼中,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因为他总是古道热肠;在家人心里,他是个一心为公的人,因为他常常忘记自己。他没有豪言壮语,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三严三实”的核心要求,用生命展现了新时期基层干部光辉形象。他就是渝北区双龙湖黄山村原村支部书记、古路镇机关干部任伟亮。2015年7月14日下午,任伟亮因积劳成疾,突发急性脑溢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44岁。

不打欠条 “蒲扇书记”言而有信

村支部书记虽然是一个小小的“芝麻官”,但任伟亮在双龙湖街道黄山村担任村支部书记时,却凭一股顽强与执着的精神,带领村民苦干实干,让一个多年的贫困村、落后村在短短几年内发生了巨大变化,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听说他回家工作,我们都很开心,觉得可以歇口气了,可没想到,他却比打工的时候更忙碌了。”任伟亮的妻子唐常珍介绍说,2003年,因听从老支书的劝说,在重庆朝天门一家公司从事管理工作的任伟亮,毅然放弃了每月2000多元的高薪,回到了老家渝北区双龙湖街道黄山村,并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当年,黄山村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村党支部也是双龙湖街道最差的党支部。村里没有办公阵地,道路坑坑洼洼,还欠了村民几十万的账。“我回来任村支书,一定要干好三件事,修路、还钱、摆脱后进的帽子。”据村里的老党员陈汉清回忆,这是上任时任伟亮给大家作出的承诺。一开始,大家看着这么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许下这样的承诺,都以为是夸海口,没当真。可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让大家对这个夸海口的年轻人刮目相看。由于村里道路是土路,下一场雨,二、三天车辆都无法通行,村民们种植的蔬菜常常运不出去。任伟亮上任不久便带领村支两委四处“化缘”,多方筹集资金,又带领村民投工投劳,将村里的土路改为水泥路。那段时间,由于天气炎热,身体显胖的任伟亮总是在腰上别着一把蒲扇,一出汗就拿出来扇,没有一点当“干部”的架子。

久而久之,村民们便叫他“蒲扇书记”。黄山村一不靠山二不邻水,地上无林地下无矿,如何盘活村里的集体资产,还上村民的几十万欠款,成为了摆在任伟亮面前的一大难题。任伟亮凭着打工时积累的人脉,大力引进企业,把无人耕种的集体土地出租。拿到租金后,任伟亮第一件事就是还村民的钱,“他这个人说话算话,一生没有欠条。”时任村委会主任唐永春说。啃下了两块“硬骨头”后,任伟亮在村民中的威信开始有所提升,但党组织的凝聚力仍然不强。为此,任伟亮专门拟定了党支部建设的计划书,可计划书发下去了却没有人买账,每次开会都有很多人借故不来。陈汉清就是其中一个,“那个时候就觉得,我一个老头咋可能让你一个年轻娃儿牵着鼻子走。”

看着老党员不来,任伟亮便自己一个个去家访。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直到他们愿意见面为止。“有一次,任伟亮和村支两委到我家来慰问我,由于下雨路滑,回去的时候还把脚给摔了。那段时间,他天天都要人扶着去上班。”陈汉清事后听说了这事儿,觉得这个娃确实是个做事的人,便放下了抵触心理。不到两年,任伟亮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村里党员和群众的信任,黄山村也渐渐从一盘散沙凝聚到了一起。2005年,黄山村党支部被区委组织部评为全区“五好”党支部,他本人也被多次评为区级和街道的优秀村党支部书记。2012年,在渝北区开展的面向优秀村(社区)干部公务员招考中,任伟亮脱颖而出,被录取并安排到古路镇工作。

坚持原则 一把尺子丈量公平

古路镇位于两江新区开发范围,征地拆迁任务较重。因办事踏实、熟悉群众工作,古路镇党委让任伟亮去做征地拆迁工作。面对这项号称“天下第一难”的任务,任伟亮二话没说就一口答应,并担负起房屋丈量的职责,这“松一寸、紧一寸”都涉及到赔偿金额的变化,群众特别关注。任伟亮在工作中始终坚持“一把尺子量到底”,让干部群众从心底里服气,也确保了全镇的征地拆迁波澜不惊。

“还是亲戚,简直没沾到他一点光。”一提起任伟亮,曾廷会总会这样愤愤地说。曾廷会是任伟亮姑姑的儿媳妇,其母亲张天蓉有一处农房位于苟溪桥水库征地红线内。因张天蓉为农转非人员,在此次征地中不能再次享受拆房农转非的政策,因此在征地工程中,总是有诸多不配合,并以未到现场为由,要求对丈量后的土地提出复核申请。可复核后,曾廷会发现复核面积没有任何差异,只得认帐。与他同一办公室的吴刚介绍,在面对妄想通过闹事、不配合就获得额外征地补偿的群众时,任伟亮总是能够坚持原则,不让国家的钱被多拿;但面对征地中的诸多实际问题,任伟亮又能实事求是地解决,不让百姓吃亏。

 “要不是任伟亮,我们老两口真不知道下半辈子怎么过。”一谈起任伟亮,古路村4社村民田伯孝总是带着感激之情这样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为了支持村里基础设施建设,田伯孝主动作出牺牲将自留地让给政府修建水池,后来村里考虑到他家生计问题,将古路村1社的一片荒地协调给田伯孝耕种。2015年,古路村1社和4社都属于古路工业园征地的部分征地社。在土地丈量过程中,古路村4社认为田伯孝的土地属于古路村1社的范围而不给予丈量,古路村1社认为不应将本社土地丈量给外社的田伯孝,也未对其丈量。得知这一情况后,田伯孝和老伴十分着急,便来到古路镇征地办,当时接待他们的正是任伟亮。任伟亮了解清楚情况后,便帮助田伯孝找到了可以证实土地归属权的法律依据和当事人,又联系到勘界公司、古路村1、4社社长、社员代表,古路村村支“两委”干部,现场对古路村1、4社的土地进行了重新勘界,使得田伯孝得到了应有的补偿。

调处矛盾 好脾气成就金牌调解

在古路,任伟亮的“好脾气”是出了名的,面对群众总是不愠不火,再大的怒气在他那里总能顺下来。有人说他是征地“万事通”,无论什么疑问都可以在他那里得到解答;有人说他是“金牌调解员”,什么矛盾纠纷都能处理好。 “为啥钱下来了这么就都不发给我们?”

“你今天不给我们一个答复,你就别想走!” 2013年的一个上午,几名群众闹闹嚷嚷地来到了古路镇征地办讨要说法,任伟亮见状立即迎上去了解情况。原来,古路镇裕民村11、12、14社土地在2010年被保税港区全部征用,在所有资金均已到位的情况下,到了2013年,却因群众分歧太大,三个社的集体资产还未分配到户。任伟亮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立即走访了解群众意愿、查资料核实基本信息、查阅政策寻找方法……那段时间任伟亮天天都往裕民村跑,一去就是一整天。没过多久,各方认可的分配方案就形成了,困扰群众两年多的征地遗留问题在任伟亮的协调下得以圆满解决。

 “哪个是任伟亮,我要收拾他。”2015年4月,古路镇古路村村民蔡安明带着孙女来到征地办公室,点名说要修理任伟亮。原来,蔡安明因为对征地面积计算政策不了解,认为是任伟亮在丈量房屋时针对他,于是一直对着任伟亮谩骂近2个小时。任伟亮等他情绪稍微稳定后,为他添上茶水,还递过一瓶花露水,“蚊子多,给小朋友抹上。老人家,你有啥子不明白的,慢慢说,我一件一件地给你讲……”经过任伟亮耐心地解释,蔡安明终于把政策“搞懂了”,满意地带着孙女离开。

重情重义 遇到“难事儿”找“亮哥”

任伟亮在家中不是老大,但无论是同事还是群众,大家总是叫他一声“亮哥”,遇到难事儿也经常找他帮忙。 2005年夏,黄山村里开始修建人行便道,在任伟亮的带领下,村民干劲十足,工程进展很快,但任伟亮却发现晏祥均家的路迟迟没有开工。原来,晏祥均夫妻俩常年在外打工,家中只有年迈的父母照顾小孩,看着堆在附近的材料只有干着急。

“亮哥,你说我总不能让我老人孩子去干活吧,实在不行我就只能不干工作回来修路了”。“你都叫我哥了,你的事就是哥的事,在外面好好打工赚钱,家里我给你看着。”在电话里,任伟亮这样给晏祥均承诺着。 没过几天,晏祥均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亮哥”已经帮忙把路修好啦,还给娃儿买了文具,刚才看到家里没水,又用摩托车给家里送来2桶水。

2008年初的一个晚上,村民陈富芬小孩突发疾病,任伟亮得知后连夜赶到她家中,背着孩子走了2公里山路,又打车送到儿童医院就诊。任伟亮在担任黄山村部书记时,在走访村民得知媛媛(化名)因家庭困难,从小被寄养在亲戚家,生活比较凄苦。于是,任伟亮就将媛媛收为养女,并一直负担媛媛的学费和生活费,并从未对外说起。无论是在双龙湖街道,还是在古路镇,到处都能听到他帮助群众的故事。在大家心中,他就像自家的大哥一样。

一心为公 生命尽头不忘初心

任伟亮身材魁梧,很多群众都直呼其“大汉儿”。“‘大汉儿’,我们又来了!”2015年7月15日,任伟亮去世后的第二天,蔡安明专程来到古路镇征地办公室,只是这一次,他再也见不到他口中的“大汉儿”了。 “他在工作中从未说过苦、没有诉过难,其实他也有难、有苦,只是放在心里,努力去克服”。“他对自己工作的尽职尽责,让我们更加明白了一个平凡人非凡的人生价值。”在双龙湖和古路镇领导的心里,任伟亮都是非常实在的好下属。 “伟亮,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这样我们也放心。” “要得,只要忙完了手头的事我一定去医院做个全身体检。” 每次,任伟亮说头疼的时候,妻子唐常珍就会这样劝说。每次,任伟亮总是这样向唐常珍许诺,可手头上的工作总是一件接着一件。

 “之前我们都大意了,要是知道会这样,就是押也要把他押着去检查身体。”据古路镇征地办主任毛宏回忆,三个月前的一个下午,任伟亮就说身体不舒服。毛宏听到后,立即为他安排了车辆,让他去医院检查。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前来询问征地政策的群众,任伟亮当天下午就没有去检查。次日,毛宏又问任伟亮需不需要请假去检查身体,任伟亮却说现在手头的工作太多,走不开,想等着这段时间忙过了再去。 “其实伟亮也想歇一歇,陪孩子好好耍耍,但是他又觉得这样对不起领导的信任”。爱人唐常珍说,从今年开始,任伟亮就常觉得身体不舒服了,有时候加班回来就说头疼,胸闷。看着任伟亮这样辛苦,唐常珍有时候也会劝他不要太拼命。可任伟亮却告诉唐常珍,自己从一个打工仔到村干部,再到公务员,这其中离不开组织的培养,如果工作不努力,心里觉得有愧。

“这下,你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你放心,你没完成的工作,我们来接力。”在任伟亮的追悼会上,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张他微笑的黑白的照片,吴刚眼睛湿润了。吴刚说,在任伟亮倒下的前一分钟,他还坐在电脑前,审阅古路工业园征地的所有个案丈量单,可还没等丈量单做完,任伟亮就累倒了,倒在了他工作了三年多的办公室,倒在了他还没完成的征地工作中,离开了他无法割舍的父老乡亲和家人。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一辈子,一条路

一起"C位"走花路

促数字经济集聚发展

"菜鸟驿站第一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任伟亮

2016-05-31 15:18:56 来源: 0 条评论

在村民眼中,他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因为他从不打“欠条”;在同事眼中,他是个不徇私情的人,因为他总是坚持原则;在朋友眼中,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因为他总是古道热肠;在家人心里,他是个一心为公的人,因为他常常忘记自己。他没有豪言壮语,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三严三实”的核心要求,用生命展现了新时期基层干部光辉形象。他就是渝北区双龙湖黄山村原村支部书记、古路镇机关干部任伟亮。2015年7月14日下午,任伟亮因积劳成疾,突发急性脑溢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44岁。

不打欠条 “蒲扇书记”言而有信

村支部书记虽然是一个小小的“芝麻官”,但任伟亮在双龙湖街道黄山村担任村支部书记时,却凭一股顽强与执着的精神,带领村民苦干实干,让一个多年的贫困村、落后村在短短几年内发生了巨大变化,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听说他回家工作,我们都很开心,觉得可以歇口气了,可没想到,他却比打工的时候更忙碌了。”任伟亮的妻子唐常珍介绍说,2003年,因听从老支书的劝说,在重庆朝天门一家公司从事管理工作的任伟亮,毅然放弃了每月2000多元的高薪,回到了老家渝北区双龙湖街道黄山村,并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当年,黄山村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村党支部也是双龙湖街道最差的党支部。村里没有办公阵地,道路坑坑洼洼,还欠了村民几十万的账。“我回来任村支书,一定要干好三件事,修路、还钱、摆脱后进的帽子。”据村里的老党员陈汉清回忆,这是上任时任伟亮给大家作出的承诺。一开始,大家看着这么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许下这样的承诺,都以为是夸海口,没当真。可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让大家对这个夸海口的年轻人刮目相看。由于村里道路是土路,下一场雨,二、三天车辆都无法通行,村民们种植的蔬菜常常运不出去。任伟亮上任不久便带领村支两委四处“化缘”,多方筹集资金,又带领村民投工投劳,将村里的土路改为水泥路。那段时间,由于天气炎热,身体显胖的任伟亮总是在腰上别着一把蒲扇,一出汗就拿出来扇,没有一点当“干部”的架子。

久而久之,村民们便叫他“蒲扇书记”。黄山村一不靠山二不邻水,地上无林地下无矿,如何盘活村里的集体资产,还上村民的几十万欠款,成为了摆在任伟亮面前的一大难题。任伟亮凭着打工时积累的人脉,大力引进企业,把无人耕种的集体土地出租。拿到租金后,任伟亮第一件事就是还村民的钱,“他这个人说话算话,一生没有欠条。”时任村委会主任唐永春说。啃下了两块“硬骨头”后,任伟亮在村民中的威信开始有所提升,但党组织的凝聚力仍然不强。为此,任伟亮专门拟定了党支部建设的计划书,可计划书发下去了却没有人买账,每次开会都有很多人借故不来。陈汉清就是其中一个,“那个时候就觉得,我一个老头咋可能让你一个年轻娃儿牵着鼻子走。”

看着老党员不来,任伟亮便自己一个个去家访。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直到他们愿意见面为止。“有一次,任伟亮和村支两委到我家来慰问我,由于下雨路滑,回去的时候还把脚给摔了。那段时间,他天天都要人扶着去上班。”陈汉清事后听说了这事儿,觉得这个娃确实是个做事的人,便放下了抵触心理。不到两年,任伟亮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村里党员和群众的信任,黄山村也渐渐从一盘散沙凝聚到了一起。2005年,黄山村党支部被区委组织部评为全区“五好”党支部,他本人也被多次评为区级和街道的优秀村党支部书记。2012年,在渝北区开展的面向优秀村(社区)干部公务员招考中,任伟亮脱颖而出,被录取并安排到古路镇工作。

坚持原则 一把尺子丈量公平

古路镇位于两江新区开发范围,征地拆迁任务较重。因办事踏实、熟悉群众工作,古路镇党委让任伟亮去做征地拆迁工作。面对这项号称“天下第一难”的任务,任伟亮二话没说就一口答应,并担负起房屋丈量的职责,这“松一寸、紧一寸”都涉及到赔偿金额的变化,群众特别关注。任伟亮在工作中始终坚持“一把尺子量到底”,让干部群众从心底里服气,也确保了全镇的征地拆迁波澜不惊。

“还是亲戚,简直没沾到他一点光。”一提起任伟亮,曾廷会总会这样愤愤地说。曾廷会是任伟亮姑姑的儿媳妇,其母亲张天蓉有一处农房位于苟溪桥水库征地红线内。因张天蓉为农转非人员,在此次征地中不能再次享受拆房农转非的政策,因此在征地工程中,总是有诸多不配合,并以未到现场为由,要求对丈量后的土地提出复核申请。可复核后,曾廷会发现复核面积没有任何差异,只得认帐。与他同一办公室的吴刚介绍,在面对妄想通过闹事、不配合就获得额外征地补偿的群众时,任伟亮总是能够坚持原则,不让国家的钱被多拿;但面对征地中的诸多实际问题,任伟亮又能实事求是地解决,不让百姓吃亏。

 “要不是任伟亮,我们老两口真不知道下半辈子怎么过。”一谈起任伟亮,古路村4社村民田伯孝总是带着感激之情这样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为了支持村里基础设施建设,田伯孝主动作出牺牲将自留地让给政府修建水池,后来村里考虑到他家生计问题,将古路村1社的一片荒地协调给田伯孝耕种。2015年,古路村1社和4社都属于古路工业园征地的部分征地社。在土地丈量过程中,古路村4社认为田伯孝的土地属于古路村1社的范围而不给予丈量,古路村1社认为不应将本社土地丈量给外社的田伯孝,也未对其丈量。得知这一情况后,田伯孝和老伴十分着急,便来到古路镇征地办,当时接待他们的正是任伟亮。任伟亮了解清楚情况后,便帮助田伯孝找到了可以证实土地归属权的法律依据和当事人,又联系到勘界公司、古路村1、4社社长、社员代表,古路村村支“两委”干部,现场对古路村1、4社的土地进行了重新勘界,使得田伯孝得到了应有的补偿。

调处矛盾 好脾气成就金牌调解

在古路,任伟亮的“好脾气”是出了名的,面对群众总是不愠不火,再大的怒气在他那里总能顺下来。有人说他是征地“万事通”,无论什么疑问都可以在他那里得到解答;有人说他是“金牌调解员”,什么矛盾纠纷都能处理好。 “为啥钱下来了这么就都不发给我们?”

“你今天不给我们一个答复,你就别想走!” 2013年的一个上午,几名群众闹闹嚷嚷地来到了古路镇征地办讨要说法,任伟亮见状立即迎上去了解情况。原来,古路镇裕民村11、12、14社土地在2010年被保税港区全部征用,在所有资金均已到位的情况下,到了2013年,却因群众分歧太大,三个社的集体资产还未分配到户。任伟亮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立即走访了解群众意愿、查资料核实基本信息、查阅政策寻找方法……那段时间任伟亮天天都往裕民村跑,一去就是一整天。没过多久,各方认可的分配方案就形成了,困扰群众两年多的征地遗留问题在任伟亮的协调下得以圆满解决。

 “哪个是任伟亮,我要收拾他。”2015年4月,古路镇古路村村民蔡安明带着孙女来到征地办公室,点名说要修理任伟亮。原来,蔡安明因为对征地面积计算政策不了解,认为是任伟亮在丈量房屋时针对他,于是一直对着任伟亮谩骂近2个小时。任伟亮等他情绪稍微稳定后,为他添上茶水,还递过一瓶花露水,“蚊子多,给小朋友抹上。老人家,你有啥子不明白的,慢慢说,我一件一件地给你讲……”经过任伟亮耐心地解释,蔡安明终于把政策“搞懂了”,满意地带着孙女离开。

重情重义 遇到“难事儿”找“亮哥”

任伟亮在家中不是老大,但无论是同事还是群众,大家总是叫他一声“亮哥”,遇到难事儿也经常找他帮忙。 2005年夏,黄山村里开始修建人行便道,在任伟亮的带领下,村民干劲十足,工程进展很快,但任伟亮却发现晏祥均家的路迟迟没有开工。原来,晏祥均夫妻俩常年在外打工,家中只有年迈的父母照顾小孩,看着堆在附近的材料只有干着急。

“亮哥,你说我总不能让我老人孩子去干活吧,实在不行我就只能不干工作回来修路了”。“你都叫我哥了,你的事就是哥的事,在外面好好打工赚钱,家里我给你看着。”在电话里,任伟亮这样给晏祥均承诺着。 没过几天,晏祥均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亮哥”已经帮忙把路修好啦,还给娃儿买了文具,刚才看到家里没水,又用摩托车给家里送来2桶水。

2008年初的一个晚上,村民陈富芬小孩突发疾病,任伟亮得知后连夜赶到她家中,背着孩子走了2公里山路,又打车送到儿童医院就诊。任伟亮在担任黄山村部书记时,在走访村民得知媛媛(化名)因家庭困难,从小被寄养在亲戚家,生活比较凄苦。于是,任伟亮就将媛媛收为养女,并一直负担媛媛的学费和生活费,并从未对外说起。无论是在双龙湖街道,还是在古路镇,到处都能听到他帮助群众的故事。在大家心中,他就像自家的大哥一样。

一心为公 生命尽头不忘初心

任伟亮身材魁梧,很多群众都直呼其“大汉儿”。“‘大汉儿’,我们又来了!”2015年7月15日,任伟亮去世后的第二天,蔡安明专程来到古路镇征地办公室,只是这一次,他再也见不到他口中的“大汉儿”了。 “他在工作中从未说过苦、没有诉过难,其实他也有难、有苦,只是放在心里,努力去克服”。“他对自己工作的尽职尽责,让我们更加明白了一个平凡人非凡的人生价值。”在双龙湖和古路镇领导的心里,任伟亮都是非常实在的好下属。 “伟亮,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这样我们也放心。” “要得,只要忙完了手头的事我一定去医院做个全身体检。” 每次,任伟亮说头疼的时候,妻子唐常珍就会这样劝说。每次,任伟亮总是这样向唐常珍许诺,可手头上的工作总是一件接着一件。

 “之前我们都大意了,要是知道会这样,就是押也要把他押着去检查身体。”据古路镇征地办主任毛宏回忆,三个月前的一个下午,任伟亮就说身体不舒服。毛宏听到后,立即为他安排了车辆,让他去医院检查。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前来询问征地政策的群众,任伟亮当天下午就没有去检查。次日,毛宏又问任伟亮需不需要请假去检查身体,任伟亮却说现在手头的工作太多,走不开,想等着这段时间忙过了再去。 “其实伟亮也想歇一歇,陪孩子好好耍耍,但是他又觉得这样对不起领导的信任”。爱人唐常珍说,从今年开始,任伟亮就常觉得身体不舒服了,有时候加班回来就说头疼,胸闷。看着任伟亮这样辛苦,唐常珍有时候也会劝他不要太拼命。可任伟亮却告诉唐常珍,自己从一个打工仔到村干部,再到公务员,这其中离不开组织的培养,如果工作不努力,心里觉得有愧。

“这下,你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你放心,你没完成的工作,我们来接力。”在任伟亮的追悼会上,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张他微笑的黑白的照片,吴刚眼睛湿润了。吴刚说,在任伟亮倒下的前一分钟,他还坐在电脑前,审阅古路工业园征地的所有个案丈量单,可还没等丈量单做完,任伟亮就累倒了,倒在了他工作了三年多的办公室,倒在了他还没完成的征地工作中,离开了他无法割舍的父老乡亲和家人。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