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连
<

陈世连

来源:华龙网2016-06-30

一、人物简介

陈世连,女,49 岁,职工。

二、事迹概述

她是他的母亲,确切的说是养母。陪着脑瘫的儿子上学,陈世连一上就是4年,是班上的全勤生之一。这对母子成为“同学”,故事令人叹息,留下很多感动。

三、详细内容

血浓于水。寥寥四个字,便足以道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骨肉亲情。而对12岁男孩夏世钢而言,这四个字却有另一番蕴意。

一边是给他生命的亲生母亲,给他的是无尽的痛苦,让他后悔来到人世;一边是养育他的养父母,给了他无尽的关爱,让他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夏世钢的故事,还得从12年前的那天说起……

围观人群突然安静了

夏世钢躺在这短暂安静的中央,生死未知。直到有人颤声叫出:“他还活着!” 出生那天,生母将他从医院二楼厕所窗户口丢下。不足4斤重的生命坠落,掉在绿化带里。

在目击者记忆里,有种种迹象可以表明:12年前,母亲除却给孩子生命,也给他留下一辈子痛苦的源泉——小儿脑瘫。

今年3月13日,离夏世钢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这个捡回性命的孩子,在永川一对养父母的照料下已经长大。爱和恨两种对立的感情,逐渐在夏世钢受损大脑里变得清晰起来。

16岁少女产子后将孩子遗弃

啼哭声响起时,没有人用如释重负的欣喜迎接夏世钢。他被生母用塑料袋包住,直接抛下二楼。当年16岁的花季少女,过早偷食禁果,注定承受不起母亲之责。她选择亲手用最极端方式结束一切。

医院人来人往,很快就有清洁工发现草坪中的异样。夏世钢立即被送到新生儿科重症监护室(NICU)进行抢救。此后几天,透过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门,夏庆洪看到婴儿一直戴着吸氧面罩,很安静。这位后来成为夏世钢养父的人,曾试图猜想:人要怎样狠心,才会如此疯狂。

其间,少女再次露面,并和夏家人有过短暂交流。“反正都要死,我先让他(夏世钢)死。”来自家庭的巨大愤怒、责难,把这个女孩推向绝望的边缘。

“你拿去养,我们养不起,让他长大孝顺你。”当夏庆洪从少女父亲那儿,接过夏世钢连同一纸生辰八字时,他感觉到:婴儿皮包骨头,屁股瘦得硌手。

夏家两口拿出4000元,给孩子缴付了抢救费。在没有作深度检查的情况下,夏世洪捧着这个婴儿回到家。几经周折,终将养子过户到名下。

一次在给夏世钢洗澡时,夏世洪在儿子大脑后发现两枚血包,没能引起两口子足够重视。“当时只用冰块冷敷过。”

2004年6月份到2005年年末,夏世钢跟正常孩子一样长大。会哭、会笑、会吮手指头,夏庆洪夫妇很幸福。“老实说,我一直想有个儿子。”之前,夏庆洪已经有两个女儿。但很快,夫妻俩发现儿子有些不对劲。

男孩被医院诊断为脑瘫儿

夏世钢直到1岁零7个月还不能行走。哪怕是蹒跚学步。只要没有人扶着,他都会东倒西歪,跌倒在地。在忐忑中,夫妻二人把儿子送到重医附属永川医院检查。专家给出结果:小儿脑性瘫痪。养母何诚芬把头靠在丈夫怀里,放声痛哭……

随后几年,夏世钢因脑瘫所反映出的症状,越来越明显。这种由于非进行性脑损伤所致,以致使各运动功能障碍为主的综合征,让他产生了智力缺陷、语言障碍、运动障碍、姿势异常。

最初几年,何诚芬父母会帮着照顾这个领养来的孩子。出门时,外公外婆找来一根竹竿,一人提着一头,夏世钢半挂在竹竿中央,双脚托地行走。

但随着两位老人年事渐高,夏庆洪又要挣钱养活三个孩子和一家人,照顾夏世钢的重担,落在太太何诚芬身上。

“他的脚踝根本不能正常弯曲。”夏庆洪狠狠地呷进一口香烟,说:“我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他身上。”

养母何诚芬为孩子付出得更多。她不仅要照顾夏世钢饮食起居,还时常带着出门儿子散步,回家后做腿部按摩,期望以此改善他的行动能力。“我们常从新区散步到蚂蟥桥。”在散步途中,母子二人会聊些交心话。何诚芬问过儿子长大后想做什么。夏世钢说,挣钱给爸妈用。

为给救治儿子花费了近20万

何诚芬从未放弃过治愈儿子的希望。“儿子7岁那年,我们听说河北邯郸有家医院,做脑瘫儿理疗很有名。”何诚芬特别兴奋,连夜买了机票,和老公一起奔赴河北。

医院专家告诉他们,脑瘫儿想要完全恢复成正常水平,几乎不可能。但通过手术治疗,孩子能从目前2分的行动能力,恢复成六七分。

前前后后,何诚芬一家花费近20万元的手术费,两次带着儿子去邯郸进行过4次手术,手术效果还算明显。夏世钢从以前脚尖着地行走,变得逐渐能脚掌贴地,趿足而行。这让夫妻二人感到欣慰。但离孩子生活能够真正自理还差得很远。

另一个问题是钱。夏庆洪以前钢材生意做得不错。夫妻二人在新区按揭贷款买了房。但4次手术费用,加上平时常规理疗花费和抚养两个女儿的费用,几乎把他们家积蓄掏空。

在这过程中,夏世钢渐渐长大。在何诚芬精心照料下,孩子身体长得很壮。“他胃口很好,体重已经长到90斤。”体重的增加,让夏世钢更不好照顾。上下楼梯他都需要人扶着,养母何诚芬一人显得吃力。

前年,为帮着老婆照顾儿子,夏庆洪干脆将生意转手。这也让一家人失去收入来源。

妈妈陪读跟儿子做同桌

在永红小学四年级教室里,有71名小学生,和一个大同学。从夏世钢念小学一年级开始,何诚芬就开始陪读,和儿子当同桌。

早上6点40分,她就得起床。为肢体僵硬的儿子穿衣服,准备早饭。再送去学校,扶儿子上下楼梯。

“他们学什么,我就跟着学。”何诚芬说,儿子反应能力总比其他孩子慢。她往往需要把老师讲授的知识自己先理解、融会贯通,回家再讲给儿子听。

下午放学前,她会把数学老师布置的算术题,誊抄在夏世钢作业本上。晚上再督促儿子完成作业。

更麻烦的是孩子如厕问题。由于踝关节不能弯曲,夏世钢大便时必须有人在背后做支撑。“他越来越重。”何诚芬说,扶儿子上下楼梯越来越费力,以致于她经常受伤。

而为解决一家人生活开支,去年,夏庆洪借钱买了一辆小车,跑起了快车生意。工作早出晚归,晚上11点收工,一个月能挣3000元。但儿子上学放学两个时间点,他都必须接送。

“我真的特别敬佩孩子妈妈。”班主任苏妮告诉记者。一到下雨天,拖着鞋子走路的夏世钢总会把袜子弄湿。“他妈妈又得跑去学校门口买新袜子,给她换上。”

为给何诚芬减轻负担,永红小学想了不少办法。夏世钢座位总在第一排靠近走廊处,方便进出。苏妮老师甚至专门安排了两个同学照顾他,一人帮夏妈妈搀扶,一人帮他拿书包。

妈妈眼中孩子是她的最爱

从被生母抛弃到入学念书到四年级,已过去12年。夏世钢一天天长大。夏庆洪夫妇感到高兴又忧心。脑瘫带来肢体残疾,增加了养育夏世钢的费用。“一个月他要磨坏两双鞋。”

更为艰难的是智力缺陷。一道数学题老师顶多讲两遍,同学们便能领会,但夏世钢却非常吃力。加上肢体不协调,最基本的语文生字组词,他费尽全力写出来的文字也歪歪斜斜。

但在何诚芬眼里,儿子哪里都好。为照顾儿子,她几乎榨干所有精力,尽管如此,她从没想过放弃儿子的治疗。

班主任苏妮说,夏世钢成绩虽然不好,但特别守纪律,上课爱发言,和同学们也能玩到一块儿。

未来坎坷但有信心做到更好

负责照顾他的同班同学蒋滨键,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夏世钢也是需要友谊的。“我们一起玩打手心,每次他都打不中我们,然后就会哈哈大笑‘哎呀!又没打着’。”

“有时会很矛盾,甚至害怕儿子长大。”夏庆洪说,一方面他们盼望儿子健康成长,但他们从另一个角度去想:“我们老了怎么办?儿子谁照顾?”他们不太敢去想。

在夏世钢身上有着爱和恨两种对立感情。他会对养父母说“将来打工挣钱给你们花”,也会在提到生母时说出“我永远不想见到她”。

但没人能知晓这个脑瘫孩子的未来在哪里。记者在夏庆洪微信上,看到他的签名写着“男人累死人!”。这个跑快车生意的父亲,每一脚油门、刹车,都承载着一个家庭的担子。

去年,他一咬牙花2700元买了一台跑步机。每天接孩子放学回家后,他都会督促夏世钢在跑步机上锻炼半个小时。“我们会尽全力抚养他长大。”

3月11日下午5点,临近放学的时候。班主任苏妮在语文课上对他说,你放松点,课堂上认真听、写,展开联想,路上要学会观察,作文会很快提高的。

接着,扶正他的坐姿:“你有没有信心呢?”

夏世钢说,有。师生两人挥手告别。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我的班主任是体育老师

用镜头定格步道美

共享花漾盛会

市民收看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新闻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陈世连

2016-06-30 10:29:57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陈世连,女,49 岁,职工。

二、事迹概述

她是他的母亲,确切的说是养母。陪着脑瘫的儿子上学,陈世连一上就是4年,是班上的全勤生之一。这对母子成为“同学”,故事令人叹息,留下很多感动。

三、详细内容

血浓于水。寥寥四个字,便足以道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骨肉亲情。而对12岁男孩夏世钢而言,这四个字却有另一番蕴意。

一边是给他生命的亲生母亲,给他的是无尽的痛苦,让他后悔来到人世;一边是养育他的养父母,给了他无尽的关爱,让他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夏世钢的故事,还得从12年前的那天说起……

围观人群突然安静了

夏世钢躺在这短暂安静的中央,生死未知。直到有人颤声叫出:“他还活着!” 出生那天,生母将他从医院二楼厕所窗户口丢下。不足4斤重的生命坠落,掉在绿化带里。

在目击者记忆里,有种种迹象可以表明:12年前,母亲除却给孩子生命,也给他留下一辈子痛苦的源泉——小儿脑瘫。

今年3月13日,离夏世钢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这个捡回性命的孩子,在永川一对养父母的照料下已经长大。爱和恨两种对立的感情,逐渐在夏世钢受损大脑里变得清晰起来。

16岁少女产子后将孩子遗弃

啼哭声响起时,没有人用如释重负的欣喜迎接夏世钢。他被生母用塑料袋包住,直接抛下二楼。当年16岁的花季少女,过早偷食禁果,注定承受不起母亲之责。她选择亲手用最极端方式结束一切。

医院人来人往,很快就有清洁工发现草坪中的异样。夏世钢立即被送到新生儿科重症监护室(NICU)进行抢救。此后几天,透过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门,夏庆洪看到婴儿一直戴着吸氧面罩,很安静。这位后来成为夏世钢养父的人,曾试图猜想:人要怎样狠心,才会如此疯狂。

其间,少女再次露面,并和夏家人有过短暂交流。“反正都要死,我先让他(夏世钢)死。”来自家庭的巨大愤怒、责难,把这个女孩推向绝望的边缘。

“你拿去养,我们养不起,让他长大孝顺你。”当夏庆洪从少女父亲那儿,接过夏世钢连同一纸生辰八字时,他感觉到:婴儿皮包骨头,屁股瘦得硌手。

夏家两口拿出4000元,给孩子缴付了抢救费。在没有作深度检查的情况下,夏世洪捧着这个婴儿回到家。几经周折,终将养子过户到名下。

一次在给夏世钢洗澡时,夏世洪在儿子大脑后发现两枚血包,没能引起两口子足够重视。“当时只用冰块冷敷过。”

2004年6月份到2005年年末,夏世钢跟正常孩子一样长大。会哭、会笑、会吮手指头,夏庆洪夫妇很幸福。“老实说,我一直想有个儿子。”之前,夏庆洪已经有两个女儿。但很快,夫妻俩发现儿子有些不对劲。

男孩被医院诊断为脑瘫儿

夏世钢直到1岁零7个月还不能行走。哪怕是蹒跚学步。只要没有人扶着,他都会东倒西歪,跌倒在地。在忐忑中,夫妻二人把儿子送到重医附属永川医院检查。专家给出结果:小儿脑性瘫痪。养母何诚芬把头靠在丈夫怀里,放声痛哭……

随后几年,夏世钢因脑瘫所反映出的症状,越来越明显。这种由于非进行性脑损伤所致,以致使各运动功能障碍为主的综合征,让他产生了智力缺陷、语言障碍、运动障碍、姿势异常。

最初几年,何诚芬父母会帮着照顾这个领养来的孩子。出门时,外公外婆找来一根竹竿,一人提着一头,夏世钢半挂在竹竿中央,双脚托地行走。

但随着两位老人年事渐高,夏庆洪又要挣钱养活三个孩子和一家人,照顾夏世钢的重担,落在太太何诚芬身上。

“他的脚踝根本不能正常弯曲。”夏庆洪狠狠地呷进一口香烟,说:“我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他身上。”

养母何诚芬为孩子付出得更多。她不仅要照顾夏世钢饮食起居,还时常带着出门儿子散步,回家后做腿部按摩,期望以此改善他的行动能力。“我们常从新区散步到蚂蟥桥。”在散步途中,母子二人会聊些交心话。何诚芬问过儿子长大后想做什么。夏世钢说,挣钱给爸妈用。

为给救治儿子花费了近20万

何诚芬从未放弃过治愈儿子的希望。“儿子7岁那年,我们听说河北邯郸有家医院,做脑瘫儿理疗很有名。”何诚芬特别兴奋,连夜买了机票,和老公一起奔赴河北。

医院专家告诉他们,脑瘫儿想要完全恢复成正常水平,几乎不可能。但通过手术治疗,孩子能从目前2分的行动能力,恢复成六七分。

前前后后,何诚芬一家花费近20万元的手术费,两次带着儿子去邯郸进行过4次手术,手术效果还算明显。夏世钢从以前脚尖着地行走,变得逐渐能脚掌贴地,趿足而行。这让夫妻二人感到欣慰。但离孩子生活能够真正自理还差得很远。

另一个问题是钱。夏庆洪以前钢材生意做得不错。夫妻二人在新区按揭贷款买了房。但4次手术费用,加上平时常规理疗花费和抚养两个女儿的费用,几乎把他们家积蓄掏空。

在这过程中,夏世钢渐渐长大。在何诚芬精心照料下,孩子身体长得很壮。“他胃口很好,体重已经长到90斤。”体重的增加,让夏世钢更不好照顾。上下楼梯他都需要人扶着,养母何诚芬一人显得吃力。

前年,为帮着老婆照顾儿子,夏庆洪干脆将生意转手。这也让一家人失去收入来源。

妈妈陪读跟儿子做同桌

在永红小学四年级教室里,有71名小学生,和一个大同学。从夏世钢念小学一年级开始,何诚芬就开始陪读,和儿子当同桌。

早上6点40分,她就得起床。为肢体僵硬的儿子穿衣服,准备早饭。再送去学校,扶儿子上下楼梯。

“他们学什么,我就跟着学。”何诚芬说,儿子反应能力总比其他孩子慢。她往往需要把老师讲授的知识自己先理解、融会贯通,回家再讲给儿子听。

下午放学前,她会把数学老师布置的算术题,誊抄在夏世钢作业本上。晚上再督促儿子完成作业。

更麻烦的是孩子如厕问题。由于踝关节不能弯曲,夏世钢大便时必须有人在背后做支撑。“他越来越重。”何诚芬说,扶儿子上下楼梯越来越费力,以致于她经常受伤。

而为解决一家人生活开支,去年,夏庆洪借钱买了一辆小车,跑起了快车生意。工作早出晚归,晚上11点收工,一个月能挣3000元。但儿子上学放学两个时间点,他都必须接送。

“我真的特别敬佩孩子妈妈。”班主任苏妮告诉记者。一到下雨天,拖着鞋子走路的夏世钢总会把袜子弄湿。“他妈妈又得跑去学校门口买新袜子,给她换上。”

为给何诚芬减轻负担,永红小学想了不少办法。夏世钢座位总在第一排靠近走廊处,方便进出。苏妮老师甚至专门安排了两个同学照顾他,一人帮夏妈妈搀扶,一人帮他拿书包。

妈妈眼中孩子是她的最爱

从被生母抛弃到入学念书到四年级,已过去12年。夏世钢一天天长大。夏庆洪夫妇感到高兴又忧心。脑瘫带来肢体残疾,增加了养育夏世钢的费用。“一个月他要磨坏两双鞋。”

更为艰难的是智力缺陷。一道数学题老师顶多讲两遍,同学们便能领会,但夏世钢却非常吃力。加上肢体不协调,最基本的语文生字组词,他费尽全力写出来的文字也歪歪斜斜。

但在何诚芬眼里,儿子哪里都好。为照顾儿子,她几乎榨干所有精力,尽管如此,她从没想过放弃儿子的治疗。

班主任苏妮说,夏世钢成绩虽然不好,但特别守纪律,上课爱发言,和同学们也能玩到一块儿。

未来坎坷但有信心做到更好

负责照顾他的同班同学蒋滨键,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夏世钢也是需要友谊的。“我们一起玩打手心,每次他都打不中我们,然后就会哈哈大笑‘哎呀!又没打着’。”

“有时会很矛盾,甚至害怕儿子长大。”夏庆洪说,一方面他们盼望儿子健康成长,但他们从另一个角度去想:“我们老了怎么办?儿子谁照顾?”他们不太敢去想。

在夏世钢身上有着爱和恨两种对立感情。他会对养父母说“将来打工挣钱给你们花”,也会在提到生母时说出“我永远不想见到她”。

但没人能知晓这个脑瘫孩子的未来在哪里。记者在夏庆洪微信上,看到他的签名写着“男人累死人!”。这个跑快车生意的父亲,每一脚油门、刹车,都承载着一个家庭的担子。

去年,他一咬牙花2700元买了一台跑步机。每天接孩子放学回家后,他都会督促夏世钢在跑步机上锻炼半个小时。“我们会尽全力抚养他长大。”

3月11日下午5点,临近放学的时候。班主任苏妮在语文课上对他说,你放松点,课堂上认真听、写,展开联想,路上要学会观察,作文会很快提高的。

接着,扶正他的坐姿:“你有没有信心呢?”

夏世钢说,有。师生两人挥手告别。

 

看天下
[责任编辑: 何婷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