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寿群
<

余寿群

来源:华龙网2016-07-26

  一、人物简介

  余寿群,女,土家族,出生于1950年,家住石柱县六塘乡漆辽村。

  二、事迹概述

  1999年,儿子杨宗权意外受伤,致使高位截瘫,儿媳看不到希望,离家出走至今。母亲余寿群在自己百病缠身的情况下,照顾儿子17年,无怨无悔,每天为他端茶送饭、洗污秽物。为了给儿子治病,为了抚养孙子,她发展种养殖业,每天忙完地里忙家里,即使在儿子身体最差的时候,也是母亲一个人陪在他身边。17年的护理,17年的守候,未向政府伸手要过一分钱,未向别人诉过一次苦,这个母亲,带着疲惫的身躯用爱温暖着整个家庭!

  三、详细事迹

  谁都知道天下最无私的爱是母爱:纯粹、厚重。从小养到大,寄予了多少的希望,倾注了多少心血,这是无法用数字来表示的。当儿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生活美满的时候,作为母亲是最幸福的。顺境不难,难的是逆境。如果一个母亲十几年如一日照顾高位截瘫的儿子,这又是怎样的情怀、怎样的爱?

  儿子意外高位截瘫,美好生活被打破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年轻时候的杨宗权高大威猛,一表人才,媳妇如花似玉,儿子乖巧可爱,日子像蜜一样甜。90年代打工热潮期间,他每年能剩下五六千元钱,家里有了闲钱,小两口添置了一台电视机。由于山上没有信号,他便爬到房前的一棵树上架设天线,一个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经过多方治疗,最终没能治愈,落下高位截瘫的现实。余寿群望着病床上的儿子,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这一切就是真的,就发生在自己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家中。儿子只有二十八岁,孙子只有四岁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她看不到希望。

  儿媳离家出走,儿子身体每况愈下

  病床成为了儿子的所有天地,唯一能动的就是手臂和头,家里的三个人一起努力才能让杨宗权翻一次身,家里农活重,翻身的次数就少。没过多久,臀部周围的褥疮直径达八公分。先前的治疗都已经贷了部分款,他们只好四处筹措,再一次将他送进医院,一年多才出院。几经折腾,家里外债累累,每天还得面对一个病人,杨宗权的妻子承受不了打击,终于在2007年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年杨宗权的儿子正好小学毕业,得知母亲出走的消息,哭得撕心裂肺。在老师的劝说下,他擦干眼泪,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石柱中学,成为他们村小第一个状元。余寿群笑了,杨宗权也笑了,他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也许是这种希望,才支撑这对苦命的母子走到了今天。不过从那以后,孩子便沉默寡言,不再主动说话。

  妻子的绝情让杨宗权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那年我以为他熬不过来了。”母亲含着泪花说到。2008年,儿子全身冒虚汗,排不出小便,还尿血。这可急坏了母亲,七天抢救,七天的担惊受怕,儿子又活过来了。“当母亲真难啊!”她说,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往下掉。

  年迈带病母亲挑起重担,照顾一家大小

  杨宗权原本和母亲分了家,媳妇走后,又合到了一起,方便照顾。余寿群每天忙完地里的活,回到家又准备一家人的饭菜,还要给儿子洗衣裤,手脚没有停歇过。开始老伴还能搭上手,如今老伴也是病魔缠身,所有重担落在了余寿群一个人身上。卷起裤腿,严重静脉曲张已让她的双腿肿胀,比正常人的肌肉高出一公分左右。但她依然在坚持,她不能倒,如果她倒了,整个家都倒了。

  为了支撑这个家,余寿群种了七亩烤烟、两亩玉米,还套种了很多蔬菜。孙子在重庆上大学,学费每年靠助学贷款,儿子每月三百一十元的低保就用作孙子的生活费,孩子懂事,从不叫一声苦,她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子和丈夫的医药费、生活开支都得靠她这个六十六岁的老婆婆打理。

  17年如一日,为儿子洗屎尿从未间断

  17年了,杨宗权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护理也更加艰难。以前身材匀称的小伙,现在已经变成大叔了。虽然下肢干枯,但上半身猛长,已经有150斤左右了,严重畸形。背部胀痛难忍,像几头牛拉着一样沉重,腰直不起来。而且肠胃不好,大小便失禁,每天排泄大便三四次。6000多个日日夜夜,余寿群都要为儿子洗屎尿、送饭,从未间断过。冬天的高山寒风刺骨,入水如针锥,就是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还在为儿子洗污秽物,还要烤干备用。家里家外活堆成山,却没有想象中的邋遢,所有物件摆放整齐,家具、地面干净整洁,这是怎样坚强的女人,才能做到如此完美呵!她总是安慰自己,会好的,这么多年不是都熬过来了吗?孙子都长大成人了,而且乖巧懂事,这不是最大的成就吗?

  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呵?两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一个高位截瘫的病人、一个上大学的孩子,这种组合,竟然撑过了十七年,未向政府伸手要过一分钱,未向别人诉过一次苦。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没有选择,但怎么活,却有多种选择。这个女人,这个母亲,带着疲惫的身躯用爱温暖着整个家庭!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一辈子,一条路

一起"C位"走花路

促数字经济集聚发展

"菜鸟驿站第一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余寿群

2016-07-26 15:05:16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余寿群,女,土家族,出生于1950年,家住石柱县六塘乡漆辽村。

  二、事迹概述

  1999年,儿子杨宗权意外受伤,致使高位截瘫,儿媳看不到希望,离家出走至今。母亲余寿群在自己百病缠身的情况下,照顾儿子17年,无怨无悔,每天为他端茶送饭、洗污秽物。为了给儿子治病,为了抚养孙子,她发展种养殖业,每天忙完地里忙家里,即使在儿子身体最差的时候,也是母亲一个人陪在他身边。17年的护理,17年的守候,未向政府伸手要过一分钱,未向别人诉过一次苦,这个母亲,带着疲惫的身躯用爱温暖着整个家庭!

  三、详细事迹

  谁都知道天下最无私的爱是母爱:纯粹、厚重。从小养到大,寄予了多少的希望,倾注了多少心血,这是无法用数字来表示的。当儿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生活美满的时候,作为母亲是最幸福的。顺境不难,难的是逆境。如果一个母亲十几年如一日照顾高位截瘫的儿子,这又是怎样的情怀、怎样的爱?

  儿子意外高位截瘫,美好生活被打破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年轻时候的杨宗权高大威猛,一表人才,媳妇如花似玉,儿子乖巧可爱,日子像蜜一样甜。90年代打工热潮期间,他每年能剩下五六千元钱,家里有了闲钱,小两口添置了一台电视机。由于山上没有信号,他便爬到房前的一棵树上架设天线,一个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经过多方治疗,最终没能治愈,落下高位截瘫的现实。余寿群望着病床上的儿子,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这一切就是真的,就发生在自己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家中。儿子只有二十八岁,孙子只有四岁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她看不到希望。

  儿媳离家出走,儿子身体每况愈下

  病床成为了儿子的所有天地,唯一能动的就是手臂和头,家里的三个人一起努力才能让杨宗权翻一次身,家里农活重,翻身的次数就少。没过多久,臀部周围的褥疮直径达八公分。先前的治疗都已经贷了部分款,他们只好四处筹措,再一次将他送进医院,一年多才出院。几经折腾,家里外债累累,每天还得面对一个病人,杨宗权的妻子承受不了打击,终于在2007年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年杨宗权的儿子正好小学毕业,得知母亲出走的消息,哭得撕心裂肺。在老师的劝说下,他擦干眼泪,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石柱中学,成为他们村小第一个状元。余寿群笑了,杨宗权也笑了,他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也许是这种希望,才支撑这对苦命的母子走到了今天。不过从那以后,孩子便沉默寡言,不再主动说话。

  妻子的绝情让杨宗权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那年我以为他熬不过来了。”母亲含着泪花说到。2008年,儿子全身冒虚汗,排不出小便,还尿血。这可急坏了母亲,七天抢救,七天的担惊受怕,儿子又活过来了。“当母亲真难啊!”她说,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往下掉。

  年迈带病母亲挑起重担,照顾一家大小

  杨宗权原本和母亲分了家,媳妇走后,又合到了一起,方便照顾。余寿群每天忙完地里的活,回到家又准备一家人的饭菜,还要给儿子洗衣裤,手脚没有停歇过。开始老伴还能搭上手,如今老伴也是病魔缠身,所有重担落在了余寿群一个人身上。卷起裤腿,严重静脉曲张已让她的双腿肿胀,比正常人的肌肉高出一公分左右。但她依然在坚持,她不能倒,如果她倒了,整个家都倒了。

  为了支撑这个家,余寿群种了七亩烤烟、两亩玉米,还套种了很多蔬菜。孙子在重庆上大学,学费每年靠助学贷款,儿子每月三百一十元的低保就用作孙子的生活费,孩子懂事,从不叫一声苦,她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子和丈夫的医药费、生活开支都得靠她这个六十六岁的老婆婆打理。

  17年如一日,为儿子洗屎尿从未间断

  17年了,杨宗权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护理也更加艰难。以前身材匀称的小伙,现在已经变成大叔了。虽然下肢干枯,但上半身猛长,已经有150斤左右了,严重畸形。背部胀痛难忍,像几头牛拉着一样沉重,腰直不起来。而且肠胃不好,大小便失禁,每天排泄大便三四次。6000多个日日夜夜,余寿群都要为儿子洗屎尿、送饭,从未间断过。冬天的高山寒风刺骨,入水如针锥,就是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还在为儿子洗污秽物,还要烤干备用。家里家外活堆成山,却没有想象中的邋遢,所有物件摆放整齐,家具、地面干净整洁,这是怎样坚强的女人,才能做到如此完美呵!她总是安慰自己,会好的,这么多年不是都熬过来了吗?孙子都长大成人了,而且乖巧懂事,这不是最大的成就吗?

  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呵?两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一个高位截瘫的病人、一个上大学的孩子,这种组合,竟然撑过了十七年,未向政府伸手要过一分钱,未向别人诉过一次苦。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没有选择,但怎么活,却有多种选择。这个女人,这个母亲,带着疲惫的身躯用爱温暖着整个家庭!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