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江友
<

魏江友

来源:华龙网2016-08-29

一、人物简介

  魏江友,男,1954年12月生,渝北区双龙湖街道蓬莱社区居民。

  二、事迹概述

  2009年,魏江友的儿媳因患上重症肌无力症而不能走路了,慢慢地生活开始不能自理。魏江友一边帮助儿子照顾儿媳,一边到处寻医问药帮儿媳治病。2011年,儿子受不了压力与儿媳离了婚,离家出走,渺无音讯,离婚后,魏江友不忍放弃没有亲生父母照顾的儿媳,依然如往常一样照顾她,家住8楼的他,每天会背着儿媳下楼去锻炼,照顾她的一日三餐,有时儿媳会大小便失禁,他也毫无怨言的帮着洗脏了的裤子,其实魏江友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他的妻子常年在外地打工,家里除了他跟儿媳外,还有孙女和八十多岁的双亲,因为家里离不开人,他也没出去工作,家里的生活都靠妻子打工挣的一点钱和儿媳、孙女的低保维持。到现在魏江友毫无怨言的照顾了自己的“儿媳”已经7年了,他说只要他还能动,就会一直照顾下去。

  三、详细事迹

  这世上最毋庸置疑的爱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有人说,父母对孩子的无私付出少不了血缘间的亲情羁跘,这位好人的事迹却打破了这一常规定律,演绎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动人故事。

  说起家住双龙湖街道蓬莱社区聚仙居小区的居民魏江友,周围邻居都说他是一个好人,尤其是这7年多以来,他一直坚持照顾着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患有重症肌无力的前儿媳小徐,用自己的言行书写着“仁”“义”二字。

  异地初次结缘

  说起自己与小徐的结缘,时间还得倒退到2005年。当时,魏江友和妻子在广州打工,因为觉得这边条件不错,他就和妻子商量,把儿子从老家重庆叫过来一起挣钱。

  在电话中,老魏得知儿子刚刚与女友小徐确定了恋爱关系,于是就建议两人一起到广东来打工。不久之后,儿子和小徐一起来到广州,那也是老魏第一次见到小徐:“当时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子跟其他人不一样,走路的时候稍微有点跛,我后来和老伴还私下讨论过,但老伴劝我说,只要儿子喜欢,他们俩感情好,我们作为父母的就应该支持。

  在老魏的安排下,儿子和小徐先后进入了老魏所在的工厂上班,小徐更是跟老魏在一个车间做包装工。彼时,老魏老两口和小徐相处非常愉快。4个月后,小徐被查出怀有身孕,考虑到孩子今后生活等问题,儿子和小徐就先回到重庆,办理了结婚手续,不久之后,老魏和妻子也回到了重庆,一家人住进了聚仙居小区。

  几个月后,孙女顺利出生,新生命的到来为这个家带来了许多幸福快乐,他们的生活虽然平淡,但也非常和睦、快乐。

  疾病突然来袭

  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平淡的幸福中时,慢慢的,儿媳小徐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最开始就是走路有点跛,当时一家人在广州,还带她去医院看,医生说是风湿,没什么大问题。后来孙女出生之后,症状就更严重了,不像是风湿。据魏江友回忆,自从孙女出生后,小徐走路脚跛的症状越发明显,到后来渐渐做事情提不上力,拎东西没力,连走路都没有力气,几乎都要站不稳了。

  此时的魏家人才觉得是小徐的情况确实不一般,便张罗着带着她到处看病。一开始带到小医院看,医生也没查出来,只是说让小徐多休息休息,后来,随着小徐的症状越发严重,魏江友一家把她带到重庆的大医院,才诊断出她患的是一种叫做重症肌无力的病。

  而听了医生的介绍,魏江友才知道,重症肌无力是一种遗传性疾病,目前的医学还不能完全治愈,患上这种病的人最开始只是走路不稳,慢慢地失去行动能力。在魏江友的反复询问下,儿媳小徐才支支吾吾告诉他们,自己的病是家族遗传,自己的妈妈和外公都是患上这种病过世的。

  儿子儿媳离婚

  突如其来的疾病让老魏一家人都备受打击。虽然对小徐这种事先隐瞒的行为感到生气,但老魏并没有责怪她:“她也不想得这个病,但是现在已经得病了,我们还是要想办法照顾她,想办法缓解她的病痛。”

  那几年时间里,老魏的儿子在住家附近找到了一份摩托车销售的工作,考虑到家里小徐和已经上幼儿园的孙女都需要人照顾,老魏和妻子就没有同时出去工作,只是偶尔做做零工,以便在家里随时留有人手照顾母女俩。

  此时的小徐,因为病痛的折磨脾气渐渐变坏,经常与丈夫发生矛盾,慢慢的,小两口的感情转淡并出现了裂痕。2011年,老魏儿子还是与小徐离了婚,离婚后,他就告诉老魏自己要到外地打工,出门后就没了音讯。家里人联系不上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照理说,离婚后的小徐与老魏老两口已经没有关系,但小徐亲生父亲不愿意照顾她,母亲也早已去世,如果此时让小徐离开,无异于让她自生自灭。

  “既然小徐嫁到了我魏家,就是我魏家的人,虽然儿子离开了她,但我还是应该照顾她,别的不说,孙女身上总流着我魏家的血液,看在她的面上,我也不能让小徐一个孤零零在外。”谈起当时自己的决定,魏江友这样说道。

  悉心耐心照料

  但此时儿子已经音讯全无,家里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而老魏的年纪也大了,再到外地打工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几经考虑之后,老魏和妻子决定,老魏妻子还是到广东打工,而老魏自己就负责照顾家里的孙女和小徐。“没办法,小孩在一天天长大,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出去打工了,家里根本就没人操持。不说她们,我自己的爸妈也是八十多了,现在跟着我住,我不留下来,谁照顾他们?”老魏说道。

  这几年,老魏一家人的生活就靠着妻子每个月寄回来的800元钱与小徐享有的300多元低保费维持着。老魏家里看到,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很多家具,像客厅里的饭桌,孙女做作业的桌子,家里用的一些板凳什么的,还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就连孙女睡的床也是别人不要的病床。“刚开始在外头捡的时候,还是挺难为情的,但家里就这样的情况,而且这些东西都好好的,为什么不能拿来用呢?”魏江友说。

  但家里条件再困难,老魏也没耽误小徐的病,这几年,只要听人介绍有好一点的治疗方式,诸如针灸、气功、特效药,只要能想到的法子,魏江友都想办法带小徐去看,中间也不乏被用心不良的人欺骗过,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给小徐治病的想法。

  苦中也怀安慰

  现在,小徐的一日三餐,生活起居都是魏江友照顾着,只要天气允许,每天他会背着小徐到小区院子里去锻炼;小徐大小便失禁,也是老魏帮着清洗脏衣服、脏裤子;小徐不方便洗澡,老魏就找到妻子的妹妹,请她定期来家里,帮小徐清洗身体;为了不让小徐无聊,老魏还特地买了一台电脑让她在家上网……

  “我就把她当做我的亲闺女,再说,这几年孙女渐渐长大,也会帮我做一些事情了,譬如给她妈妈端饭洗衣服,这生活还是有盼头的。”说起自己这几年的生活,魏江友不忘表扬自己的孙女,“有时候小徐闹情绪,我也会劝她,你看娃娃都这么大了,都懂事了,你就算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也要有信心,日子嘛,总是要一天天地过的。”

  不过,在老魏看来,日子虽然艰苦,但也是苦中有乐,孙女成绩好,在班级里名列前茅,每次去学校都会听见老师表扬她。逢年过节,社区干部也会来看望他们,送来慰问金和慰问品,平时也会打电话来关心,让老魏感到心里暖暖的。“你看,娃娃现在用的笔袋、书包都是今年六一节社区送来的,真是太感谢了他们,虽然现在日子艰难点,但我相信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说到未来的日子,老魏始终充满了希望。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预约诊疗全覆盖

改造人行道出行更舒畅

南山之巅再现金光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魏江友

2016-08-29 13:48:42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魏江友,男,1954年12月生,渝北区双龙湖街道蓬莱社区居民。

  二、事迹概述

  2009年,魏江友的儿媳因患上重症肌无力症而不能走路了,慢慢地生活开始不能自理。魏江友一边帮助儿子照顾儿媳,一边到处寻医问药帮儿媳治病。2011年,儿子受不了压力与儿媳离了婚,离家出走,渺无音讯,离婚后,魏江友不忍放弃没有亲生父母照顾的儿媳,依然如往常一样照顾她,家住8楼的他,每天会背着儿媳下楼去锻炼,照顾她的一日三餐,有时儿媳会大小便失禁,他也毫无怨言的帮着洗脏了的裤子,其实魏江友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他的妻子常年在外地打工,家里除了他跟儿媳外,还有孙女和八十多岁的双亲,因为家里离不开人,他也没出去工作,家里的生活都靠妻子打工挣的一点钱和儿媳、孙女的低保维持。到现在魏江友毫无怨言的照顾了自己的“儿媳”已经7年了,他说只要他还能动,就会一直照顾下去。

  三、详细事迹

  这世上最毋庸置疑的爱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有人说,父母对孩子的无私付出少不了血缘间的亲情羁跘,这位好人的事迹却打破了这一常规定律,演绎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动人故事。

  说起家住双龙湖街道蓬莱社区聚仙居小区的居民魏江友,周围邻居都说他是一个好人,尤其是这7年多以来,他一直坚持照顾着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患有重症肌无力的前儿媳小徐,用自己的言行书写着“仁”“义”二字。

  异地初次结缘

  说起自己与小徐的结缘,时间还得倒退到2005年。当时,魏江友和妻子在广州打工,因为觉得这边条件不错,他就和妻子商量,把儿子从老家重庆叫过来一起挣钱。

  在电话中,老魏得知儿子刚刚与女友小徐确定了恋爱关系,于是就建议两人一起到广东来打工。不久之后,儿子和小徐一起来到广州,那也是老魏第一次见到小徐:“当时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子跟其他人不一样,走路的时候稍微有点跛,我后来和老伴还私下讨论过,但老伴劝我说,只要儿子喜欢,他们俩感情好,我们作为父母的就应该支持。

  在老魏的安排下,儿子和小徐先后进入了老魏所在的工厂上班,小徐更是跟老魏在一个车间做包装工。彼时,老魏老两口和小徐相处非常愉快。4个月后,小徐被查出怀有身孕,考虑到孩子今后生活等问题,儿子和小徐就先回到重庆,办理了结婚手续,不久之后,老魏和妻子也回到了重庆,一家人住进了聚仙居小区。

  几个月后,孙女顺利出生,新生命的到来为这个家带来了许多幸福快乐,他们的生活虽然平淡,但也非常和睦、快乐。

  疾病突然来袭

  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平淡的幸福中时,慢慢的,儿媳小徐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最开始就是走路有点跛,当时一家人在广州,还带她去医院看,医生说是风湿,没什么大问题。后来孙女出生之后,症状就更严重了,不像是风湿。据魏江友回忆,自从孙女出生后,小徐走路脚跛的症状越发明显,到后来渐渐做事情提不上力,拎东西没力,连走路都没有力气,几乎都要站不稳了。

  此时的魏家人才觉得是小徐的情况确实不一般,便张罗着带着她到处看病。一开始带到小医院看,医生也没查出来,只是说让小徐多休息休息,后来,随着小徐的症状越发严重,魏江友一家把她带到重庆的大医院,才诊断出她患的是一种叫做重症肌无力的病。

  而听了医生的介绍,魏江友才知道,重症肌无力是一种遗传性疾病,目前的医学还不能完全治愈,患上这种病的人最开始只是走路不稳,慢慢地失去行动能力。在魏江友的反复询问下,儿媳小徐才支支吾吾告诉他们,自己的病是家族遗传,自己的妈妈和外公都是患上这种病过世的。

  儿子儿媳离婚

  突如其来的疾病让老魏一家人都备受打击。虽然对小徐这种事先隐瞒的行为感到生气,但老魏并没有责怪她:“她也不想得这个病,但是现在已经得病了,我们还是要想办法照顾她,想办法缓解她的病痛。”

  那几年时间里,老魏的儿子在住家附近找到了一份摩托车销售的工作,考虑到家里小徐和已经上幼儿园的孙女都需要人照顾,老魏和妻子就没有同时出去工作,只是偶尔做做零工,以便在家里随时留有人手照顾母女俩。

  此时的小徐,因为病痛的折磨脾气渐渐变坏,经常与丈夫发生矛盾,慢慢的,小两口的感情转淡并出现了裂痕。2011年,老魏儿子还是与小徐离了婚,离婚后,他就告诉老魏自己要到外地打工,出门后就没了音讯。家里人联系不上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照理说,离婚后的小徐与老魏老两口已经没有关系,但小徐亲生父亲不愿意照顾她,母亲也早已去世,如果此时让小徐离开,无异于让她自生自灭。

  “既然小徐嫁到了我魏家,就是我魏家的人,虽然儿子离开了她,但我还是应该照顾她,别的不说,孙女身上总流着我魏家的血液,看在她的面上,我也不能让小徐一个孤零零在外。”谈起当时自己的决定,魏江友这样说道。

  悉心耐心照料

  但此时儿子已经音讯全无,家里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而老魏的年纪也大了,再到外地打工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几经考虑之后,老魏和妻子决定,老魏妻子还是到广东打工,而老魏自己就负责照顾家里的孙女和小徐。“没办法,小孩在一天天长大,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出去打工了,家里根本就没人操持。不说她们,我自己的爸妈也是八十多了,现在跟着我住,我不留下来,谁照顾他们?”老魏说道。

  这几年,老魏一家人的生活就靠着妻子每个月寄回来的800元钱与小徐享有的300多元低保费维持着。老魏家里看到,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很多家具,像客厅里的饭桌,孙女做作业的桌子,家里用的一些板凳什么的,还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就连孙女睡的床也是别人不要的病床。“刚开始在外头捡的时候,还是挺难为情的,但家里就这样的情况,而且这些东西都好好的,为什么不能拿来用呢?”魏江友说。

  但家里条件再困难,老魏也没耽误小徐的病,这几年,只要听人介绍有好一点的治疗方式,诸如针灸、气功、特效药,只要能想到的法子,魏江友都想办法带小徐去看,中间也不乏被用心不良的人欺骗过,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给小徐治病的想法。

  苦中也怀安慰

  现在,小徐的一日三餐,生活起居都是魏江友照顾着,只要天气允许,每天他会背着小徐到小区院子里去锻炼;小徐大小便失禁,也是老魏帮着清洗脏衣服、脏裤子;小徐不方便洗澡,老魏就找到妻子的妹妹,请她定期来家里,帮小徐清洗身体;为了不让小徐无聊,老魏还特地买了一台电脑让她在家上网……

  “我就把她当做我的亲闺女,再说,这几年孙女渐渐长大,也会帮我做一些事情了,譬如给她妈妈端饭洗衣服,这生活还是有盼头的。”说起自己这几年的生活,魏江友不忘表扬自己的孙女,“有时候小徐闹情绪,我也会劝她,你看娃娃都这么大了,都懂事了,你就算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也要有信心,日子嘛,总是要一天天地过的。”

  不过,在老魏看来,日子虽然艰苦,但也是苦中有乐,孙女成绩好,在班级里名列前茅,每次去学校都会听见老师表扬她。逢年过节,社区干部也会来看望他们,送来慰问金和慰问品,平时也会打电话来关心,让老魏感到心里暖暖的。“你看,娃娃现在用的笔袋、书包都是今年六一节社区送来的,真是太感谢了他们,虽然现在日子艰难点,但我相信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说到未来的日子,老魏始终充满了希望。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