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昌佩:用爱点亮山村孩子求学路
<

赵昌佩:用爱点亮山村孩子求学路

来源:华龙网2016-09-26

  

  一、人物简介

  赵昌佩,男,58岁,彭水县桐楼乡徐家村小教师。

  二、事迹概述

  赵昌佩是桐楼乡徐家村小教师,在这所偏远的乡村小学,赵昌佩坚守了36年。36年的坚守,他犹如一支燃烧在大山深处的红烛,照亮了孩子们的求学路,照亮了山村的发展路。36年的坚守,他用爱学校胜于爱家庭,爱学生胜于爱子女,爱课堂胜于爱生命的大爱,诠释了一名农村党员、一名乡村教师的“舍”与“得”。如今,虽然身患癌症,但他仍然坚守三尺讲台,用实际行动书写了一名乡村教师的山乡教育梦。

  三、详细内容

  彭水县:敬业奉献好人赵昌佩

  ——用爱点亮山村孩子求学路

  桐楼乡是离彭水县城最远的乡镇之一,乡政府所在地至县城89公里。

  赵昌佩是桐楼乡徐家村小教师。到徐家村小,从桐楼乡政府驻地出发,还要40分钟的车程。

  在这所偏远的乡村小学,赵昌佩坚守了36年。

  36年的坚守,他犹如一支燃烧在大山深处的红烛,照亮了孩子们的求学路,照亮了山村的发展路。

  36年的坚守,他用爱学校胜于爱家庭,爱学生胜于爱子女,爱课堂胜于爱生命的大爱,诠释了一名农村党员、一名乡村教师的“舍”与“得”。

  如今,虽然身患癌症,但他仍然坚守三尺讲台,用实际行动书写了一名乡村教师的山乡教育梦。

  爱学校胜于爱家庭

  1980年春季,高中毕业的赵昌佩回到了村里,在村委会的要求下,他留在村里做起代课教师。那一年,他21岁。

  据他回忆,当时学校是土墙房。学生上课用的课桌凳子破烂不堪,有的孩子还被松动的座椅夹住,疼得直哭。这一年,学校只有一个班级、10个学生。

  他第一次以教师的身份走进学校,成为了这所村小里唯一的老师,也成为学校的负责人。

  在那期间,他既是学校的老师、负责人,也是学校的装修工人,每天孩子们放学后,他就一个人留在学校,用木楔把松动的课桌修好,用报纸、破布把通风的地方遮住,有时还上房顶把瓦弄好,防止漏雨。

  当年秋季,在村民的恳求下,他多招了一个班,又找了一名代课老师。

  从此,徐家村小在他的带头下,逐渐“长大”,最多的时候,学前班至六年级7个年级全部办完,有150多名学生。

  赵昌佩认为,他在村小教书,做到了照顾家庭和教书两不误。

  然而,在他的妻子徐维淑看来,他对学校的付出几倍于家庭。村民说,徐家村小能够管理得那么好,全靠赵老师的那一份负责的心和无私的付出。

  学校一天天“长大”,教学质量持续向好,这与“带头人”赵昌佩的呕心付出是分不开的。

  “他这身病多半是那时落下的,对家里面从来没有见他那么上心。”徐维淑说,2004年秋季,学校开始拆除原来的危房,新建校舍,为了照看建筑材料,赵昌佩就在离工地不远的山头上搭了个交叉棚,一住就是半年。“天晴落雨都在那里,喊都喊不回来,现在把身体弄垮了。”

  对于妻子的责怪,赵昌佩总是说,我是一名党员,是学校负责人,不把材料管好,材料损失了,就是不负责任,对不起党员、负责人的身份,良心也过不去。

  就在新建教学楼期间,当时在校的4个班80多个学生没有了教室。赵昌佩就把家里的几间房屋腾出来做教室,80多个孩子在他家一住就是2年。直到2006年春季新学校建成后,孩子们才搬回新教学楼。

  看着现在的新教学楼,赵昌佩感慨这一切真是来之不易。他感慨道:“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天不要下雨,现在孩子们终于有了好的读书环境。”

  赵昌佩回忆,从1980年的土墙房到现在的钢筋混泥土新教学楼,学校发生过几次变化。1995年,拆除部分土墙建起了木质结构房屋,他亲自组织村民修建学校;2000年,他垫资8000元,对教学楼进行整体装修,改造学校安全隐患点;2004年,拆掉房屋建起了现在的新教学楼,他又与工人同吃同住,为的是让工程早日完工投用。

  当问到自己对学校建设的付出的时候,他总是说:“只要孩子们不住危房,安全,冬天暖和一点,我那点付出算是对得起良心和职业。”

  爱学生胜于爱子女

  “赵老师,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我有时间就来看您。”9月4日,在县城上班的石春红利用星期天的时间专程来到赵昌佩家看望他。

  石春红说,他能有今天,全靠赵老师。

  时间回到1997年秋,石春红因家里没钱,别人都去上学了,而他还在家里,面临辍学。

  就在开学当天下午,赵昌佩来到他家了解情况,赵昌佩主动垫着学费,让石春红第二天去学校读书。

  “读小学的时候,每学期都要赵老师先垫学费。”石春红说,他小学的学费有好几百元钱,是他工作后才还上的。

  据了解,当时,学校还属于未合并以前的徐家村,2000年以前,当地还没有人外出务工钱,所有村民都靠种植水稻玉米挣点微薄的收入,很多家庭的都凑不足孩子的学费。

  当年,像石春红一样,因为家庭贫困面临辍学的学生不在少数。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赵昌佩总是与学生家长沟通,由自己先垫书学费让孩子先到学校读书。

  从赵昌佩至今保留的学生学费垫资本子上可以看到,从1996年至2003年期间,他至少为800人次的贫困学生垫资6多万元,让他们顺利完成了学业。直到2003年以后,随着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村民都靠务工收入来付学费,他垫资学费就逐渐减少了。

  赵昌佩回忆,那个时候工资每月只有几十元至一百多元。自己除了把工资全部拿来垫学费之外,还得从家里拿钱来垫资。

  “那几年家里面运气好,老婆特能吃苦,种植的烤烟能卖出好价钱,养殖的母猪又有很好的收益。”赵昌佩说,那几年,村里有很多村民都在搞家庭建设,而他家却20年没有变过样。“有点钱首先想到就是要为孩子们垫学费。”

  “我教的学生大都很争气。”赵昌佩说,在小升初的时候,他所教的小学毕业班成绩在当时的桑柘片区都是很有名的。现在,他教的学生有50多名考上了大学,有的通过自己的努力当起了老板,走出了深山,这就是他最大的安慰。

  酒香不怕巷子深。当时的徐家村只有500多人口,然而徐家村小就有150名学生,多数孩子是来自临近的其他乡镇的村子。主要原因就是这所学校老师负责,学生成绩好。

  “只要你有责任心,家长就放心把孩子交给你。”在谈到如何做好孩子的教育的时候,赵昌佩坦言,都是孩子,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管理教育每一个学生。

  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学生。在他的儿子赵本章看来,他的记忆中的父亲对待其他的同学比对待自己要好。比如:

  “1998年发洪水,一放学他就去送其他孩子回家,我家门前的一条沟也涨满了洪水,他叫我在学校等他,天黑了我们才回家。”

  “每次到中心校去考试、六一儿童节,他总是先把其他孩子背过去后,我是最后一个。”

  ……

  赵本章坦言,他为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

  爱课堂胜于爱生命

  “咦,这天像是要下雨,我要走学校去看哈。”

  “你又要整哪样哟,一天消停点嘛,各人还在吃药哈。”

  “没得啷个,我把伞带起就是了。”

  9月3日,星期六,下午2:30分左右,刚吃过午饭的赵昌佩看着天空被乌云遮住,有下雨的征兆,他拿着雨伞走出门,又要到学校去看看。

  “他一辈子都是学校学生咯,命都不要就是要学校学生,现在一天在吃药,每天都要跑到学校去几回……”看着赵昌佩拿着雨伞,拖着瘦弱的身子走出院子,他的妻子徐维淑脸上尽显无奈,似乎习以为常。

  原来,今年,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肝脏、胃等多多处器官上,医生要求赵昌佩这学期必须要休息,等身体好一点后就去做化疗。

  但是,自开学以来,他每天都要到学校去看看,一天都没有落下过。

  “近40年都这样,现在已经成了习惯,不去看看总是感觉不踏实。”赵昌佩说,暂时虽然不能上课,但是去学校还是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星期天去检查门窗关好没有……

  说到赵昌佩的病情,时间还得回到2012年。

  2012年3月,正在上课的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差点晕倒在讲台上,他自己认为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以前了。

  眼看身体一天天消瘦下来,家人、同事和附近的村民都让他去看看。他总是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就是小“毛病”。他坚持把这学期的课上完,没有因为生病落下一节课。

  暑假期间,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他去重庆做了检查。检查结构吓坏了家里人,他患了食道癌。

  7月份,他在重庆肿瘤医院做了第一次手术。

  “我当时倒没什么,毕竟生病不由人。”回到家的他,一边吃药,一边坚持锻炼身体。

  秋季,他又坚持前往学校上课,在一次上课中晕倒,病情更加严重了,这是他30多年来第一次离开三尺讲台。

  “我离开那段时间,我知道如果要回去教书,就得把身体锻炼好,所以坚持跑步做操,好让身体好起来。”赵昌佩说。

  2014年1月,为了让病情好一点,他选择到重庆住院治疗2个月,开学时间他坚持出院回到学校,又走上了讲台。“头天回来,第二天我就去学校,这回我是谁说也不听。”他的犟劲让家人显得很无奈。

  这一次,他每天把药带到学校,一边上课一边治病。到了暑假寒假,他就到医院检查、化疗。连续两年,他就这样坚持着。

  “我就是怕我这个身体害了孩子们,所以我比平时更能够照顾身体,好让自己有好的状态去教书。”赵昌佩说,去年秋季,他所教的科目在全县统一考试中,平均成绩80多分,在全县200多所学校,排名在前50名。“同学们能有好的成绩,这个我总算没有辜负家长的希望,没有拉学校的后腿。“

  然而,就在一次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的途中,一阵绞心的痛让他都不能站立。从此,这样的痛时常“光临”,他却瞒着家人和同事,坚持把这学期课上完。

  2016年1月,他在检查中发现癌细胞转移到了肝脏、胃等器官,病情更加严重,这一次他在重庆住院2个月,回到学校,家人和同时都要求他休息,他回家后第二天又走上了讲台。“这一学年我还没有教完,我半途不教,这不是害了孩子们吗?”不顾家人劝说,他坚持把课上完。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再见了高考

老木屋变新民宿

太空莲开迎客来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赵昌佩:用爱点亮山村孩子求学路

2016-09-26 14:16:14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赵昌佩,男,58岁,彭水县桐楼乡徐家村小教师。

  二、事迹概述

  赵昌佩是桐楼乡徐家村小教师,在这所偏远的乡村小学,赵昌佩坚守了36年。36年的坚守,他犹如一支燃烧在大山深处的红烛,照亮了孩子们的求学路,照亮了山村的发展路。36年的坚守,他用爱学校胜于爱家庭,爱学生胜于爱子女,爱课堂胜于爱生命的大爱,诠释了一名农村党员、一名乡村教师的“舍”与“得”。如今,虽然身患癌症,但他仍然坚守三尺讲台,用实际行动书写了一名乡村教师的山乡教育梦。

  三、详细内容

  彭水县:敬业奉献好人赵昌佩

  ——用爱点亮山村孩子求学路

  桐楼乡是离彭水县城最远的乡镇之一,乡政府所在地至县城89公里。

  赵昌佩是桐楼乡徐家村小教师。到徐家村小,从桐楼乡政府驻地出发,还要40分钟的车程。

  在这所偏远的乡村小学,赵昌佩坚守了36年。

  36年的坚守,他犹如一支燃烧在大山深处的红烛,照亮了孩子们的求学路,照亮了山村的发展路。

  36年的坚守,他用爱学校胜于爱家庭,爱学生胜于爱子女,爱课堂胜于爱生命的大爱,诠释了一名农村党员、一名乡村教师的“舍”与“得”。

  如今,虽然身患癌症,但他仍然坚守三尺讲台,用实际行动书写了一名乡村教师的山乡教育梦。

  爱学校胜于爱家庭

  1980年春季,高中毕业的赵昌佩回到了村里,在村委会的要求下,他留在村里做起代课教师。那一年,他21岁。

  据他回忆,当时学校是土墙房。学生上课用的课桌凳子破烂不堪,有的孩子还被松动的座椅夹住,疼得直哭。这一年,学校只有一个班级、10个学生。

  他第一次以教师的身份走进学校,成为了这所村小里唯一的老师,也成为学校的负责人。

  在那期间,他既是学校的老师、负责人,也是学校的装修工人,每天孩子们放学后,他就一个人留在学校,用木楔把松动的课桌修好,用报纸、破布把通风的地方遮住,有时还上房顶把瓦弄好,防止漏雨。

  当年秋季,在村民的恳求下,他多招了一个班,又找了一名代课老师。

  从此,徐家村小在他的带头下,逐渐“长大”,最多的时候,学前班至六年级7个年级全部办完,有150多名学生。

  赵昌佩认为,他在村小教书,做到了照顾家庭和教书两不误。

  然而,在他的妻子徐维淑看来,他对学校的付出几倍于家庭。村民说,徐家村小能够管理得那么好,全靠赵老师的那一份负责的心和无私的付出。

  学校一天天“长大”,教学质量持续向好,这与“带头人”赵昌佩的呕心付出是分不开的。

  “他这身病多半是那时落下的,对家里面从来没有见他那么上心。”徐维淑说,2004年秋季,学校开始拆除原来的危房,新建校舍,为了照看建筑材料,赵昌佩就在离工地不远的山头上搭了个交叉棚,一住就是半年。“天晴落雨都在那里,喊都喊不回来,现在把身体弄垮了。”

  对于妻子的责怪,赵昌佩总是说,我是一名党员,是学校负责人,不把材料管好,材料损失了,就是不负责任,对不起党员、负责人的身份,良心也过不去。

  就在新建教学楼期间,当时在校的4个班80多个学生没有了教室。赵昌佩就把家里的几间房屋腾出来做教室,80多个孩子在他家一住就是2年。直到2006年春季新学校建成后,孩子们才搬回新教学楼。

  看着现在的新教学楼,赵昌佩感慨这一切真是来之不易。他感慨道:“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天不要下雨,现在孩子们终于有了好的读书环境。”

  赵昌佩回忆,从1980年的土墙房到现在的钢筋混泥土新教学楼,学校发生过几次变化。1995年,拆除部分土墙建起了木质结构房屋,他亲自组织村民修建学校;2000年,他垫资8000元,对教学楼进行整体装修,改造学校安全隐患点;2004年,拆掉房屋建起了现在的新教学楼,他又与工人同吃同住,为的是让工程早日完工投用。

  当问到自己对学校建设的付出的时候,他总是说:“只要孩子们不住危房,安全,冬天暖和一点,我那点付出算是对得起良心和职业。”

  爱学生胜于爱子女

  “赵老师,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我有时间就来看您。”9月4日,在县城上班的石春红利用星期天的时间专程来到赵昌佩家看望他。

  石春红说,他能有今天,全靠赵老师。

  时间回到1997年秋,石春红因家里没钱,别人都去上学了,而他还在家里,面临辍学。

  就在开学当天下午,赵昌佩来到他家了解情况,赵昌佩主动垫着学费,让石春红第二天去学校读书。

  “读小学的时候,每学期都要赵老师先垫学费。”石春红说,他小学的学费有好几百元钱,是他工作后才还上的。

  据了解,当时,学校还属于未合并以前的徐家村,2000年以前,当地还没有人外出务工钱,所有村民都靠种植水稻玉米挣点微薄的收入,很多家庭的都凑不足孩子的学费。

  当年,像石春红一样,因为家庭贫困面临辍学的学生不在少数。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赵昌佩总是与学生家长沟通,由自己先垫书学费让孩子先到学校读书。

  从赵昌佩至今保留的学生学费垫资本子上可以看到,从1996年至2003年期间,他至少为800人次的贫困学生垫资6多万元,让他们顺利完成了学业。直到2003年以后,随着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村民都靠务工收入来付学费,他垫资学费就逐渐减少了。

  赵昌佩回忆,那个时候工资每月只有几十元至一百多元。自己除了把工资全部拿来垫学费之外,还得从家里拿钱来垫资。

  “那几年家里面运气好,老婆特能吃苦,种植的烤烟能卖出好价钱,养殖的母猪又有很好的收益。”赵昌佩说,那几年,村里有很多村民都在搞家庭建设,而他家却20年没有变过样。“有点钱首先想到就是要为孩子们垫学费。”

  “我教的学生大都很争气。”赵昌佩说,在小升初的时候,他所教的小学毕业班成绩在当时的桑柘片区都是很有名的。现在,他教的学生有50多名考上了大学,有的通过自己的努力当起了老板,走出了深山,这就是他最大的安慰。

  酒香不怕巷子深。当时的徐家村只有500多人口,然而徐家村小就有150名学生,多数孩子是来自临近的其他乡镇的村子。主要原因就是这所学校老师负责,学生成绩好。

  “只要你有责任心,家长就放心把孩子交给你。”在谈到如何做好孩子的教育的时候,赵昌佩坦言,都是孩子,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管理教育每一个学生。

  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学生。在他的儿子赵本章看来,他的记忆中的父亲对待其他的同学比对待自己要好。比如:

  “1998年发洪水,一放学他就去送其他孩子回家,我家门前的一条沟也涨满了洪水,他叫我在学校等他,天黑了我们才回家。”

  “每次到中心校去考试、六一儿童节,他总是先把其他孩子背过去后,我是最后一个。”

  ……

  赵本章坦言,他为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

  爱课堂胜于爱生命

  “咦,这天像是要下雨,我要走学校去看哈。”

  “你又要整哪样哟,一天消停点嘛,各人还在吃药哈。”

  “没得啷个,我把伞带起就是了。”

  9月3日,星期六,下午2:30分左右,刚吃过午饭的赵昌佩看着天空被乌云遮住,有下雨的征兆,他拿着雨伞走出门,又要到学校去看看。

  “他一辈子都是学校学生咯,命都不要就是要学校学生,现在一天在吃药,每天都要跑到学校去几回……”看着赵昌佩拿着雨伞,拖着瘦弱的身子走出院子,他的妻子徐维淑脸上尽显无奈,似乎习以为常。

  原来,今年,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肝脏、胃等多多处器官上,医生要求赵昌佩这学期必须要休息,等身体好一点后就去做化疗。

  但是,自开学以来,他每天都要到学校去看看,一天都没有落下过。

  “近40年都这样,现在已经成了习惯,不去看看总是感觉不踏实。”赵昌佩说,暂时虽然不能上课,但是去学校还是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星期天去检查门窗关好没有……

  说到赵昌佩的病情,时间还得回到2012年。

  2012年3月,正在上课的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差点晕倒在讲台上,他自己认为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以前了。

  眼看身体一天天消瘦下来,家人、同事和附近的村民都让他去看看。他总是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就是小“毛病”。他坚持把这学期的课上完,没有因为生病落下一节课。

  暑假期间,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他去重庆做了检查。检查结构吓坏了家里人,他患了食道癌。

  7月份,他在重庆肿瘤医院做了第一次手术。

  “我当时倒没什么,毕竟生病不由人。”回到家的他,一边吃药,一边坚持锻炼身体。

  秋季,他又坚持前往学校上课,在一次上课中晕倒,病情更加严重了,这是他30多年来第一次离开三尺讲台。

  “我离开那段时间,我知道如果要回去教书,就得把身体锻炼好,所以坚持跑步做操,好让身体好起来。”赵昌佩说。

  2014年1月,为了让病情好一点,他选择到重庆住院治疗2个月,开学时间他坚持出院回到学校,又走上了讲台。“头天回来,第二天我就去学校,这回我是谁说也不听。”他的犟劲让家人显得很无奈。

  这一次,他每天把药带到学校,一边上课一边治病。到了暑假寒假,他就到医院检查、化疗。连续两年,他就这样坚持着。

  “我就是怕我这个身体害了孩子们,所以我比平时更能够照顾身体,好让自己有好的状态去教书。”赵昌佩说,去年秋季,他所教的科目在全县统一考试中,平均成绩80多分,在全县200多所学校,排名在前50名。“同学们能有好的成绩,这个我总算没有辜负家长的希望,没有拉学校的后腿。“

  然而,就在一次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的途中,一阵绞心的痛让他都不能站立。从此,这样的痛时常“光临”,他却瞒着家人和同事,坚持把这学期课上完。

  2016年1月,他在检查中发现癌细胞转移到了肝脏、胃等器官,病情更加严重,这一次他在重庆住院2个月,回到学校,家人和同时都要求他休息,他回家后第二天又走上了讲台。“这一学年我还没有教完,我半途不教,这不是害了孩子们吗?”不顾家人劝说,他坚持把课上完。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