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君龙:袖珍村小“掌门人”书写大爱师德之歌
<

张君龙:袖珍村小“掌门人”书写大爱师德之歌

来源:华龙网2016-10-25

  一、人物简介

  张君龙,出生于1963年6月,家住石柱县南宾街道勇飞村新飞组,石柱县六塘乡三汇小学凉风村小教师。

  二、事迹概述

  大山深处的六塘乡高龙村凉风村小,是一座典型的一校一师一班的“三一”学校,现年53岁的张君龙老师将他毕生的才华和善良奉献给了这里的每一个学生,用无声的大爱谱写了一曲感人的师德之歌。他是老师,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五大课程一肩挑;他又是校长、门卫、保安、运输员、炊事员、清洁工,他样样做得尽善尽美。在他的影响下,上届毕业的13个孩子学习成绩好,做人做事更是一流。他为学校修校舍,为孩子们担水做饭,考虑到孩子们的健康,他多年来将水静置—煮沸—去渣—再静置—使用,不厌其烦地关心孩子们是否吃饱穿暖。用自己的摩托车送孩子回家,用自己的钱贴补孩子的医疗费、生活费、学费,而自己却租房居住。在他的经营下,学校从一个四面通风多面有孔的小房子变成了如今焕然一新的小白屋,电线架起来了,电视信号有了,网络接通了,自学成才的张老师还能教孩子们电脑操作了,这一桩桩喜事,一样样变化,都出自张老师那双从壮年到老年的手。

  三、详细事迹

  六塘乡高龙村凉风村小,地处七曜山海拔1300米的大山深处,是一座典型的一校一师一班的“三一”学校,现年53岁的张君龙老师在2007年赶上转正的“末班车”后,一直扎根这里,用无声的大爱谱写了一曲感人的师德之歌。

  坚守村小为留守儿童播撒爱的种子

  “看他的长相都适合当老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一个破破烂烂的村小,他去了就搞漂亮干净了,学生蛮喜欢他哟!”

  “要讲张老师的好事,十天半月也说不完,他是一个好党员,是一个很称职的老师……”。

  9月8日早上,在去六塘乡的客车上,车上的旅客闻知记者去采访凉风村小的张老师,七嘴八舌、争先恐后说开了。

  凉风村小有“袖珍小学”之称,弹丸之地上一间教室,一间厨房,一间办公室兼教师卧室,一块小操场,一根旗杆,一个老师,就是这所村小的全部“家产”。

  上自己满意的课,让学生满意自己的教学,一直是他不懈努力的目标。

  他是老师,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五大课程一肩挑;他又是校长、门卫、保安、运输员、炊事员、清洁工,他样样做得尽善尽美。

  他教的是低段学生,1至4年级在凉风小学上学,到5年级时便转到三汇完小和六塘乡中心小学。他刻意培训孩子的自学能力、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升入高段后,他的学生表现最好,成绩也很优秀,与低段时打下的基础密不可分。

  凉风小学所在地的高龙村是贫困村,外出务工人员较多,留在村里上学的大多是留守儿童,为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他加强非智力因素培养,将校园的“智力性游戏和体育性游戏”融入到孩子们的学习之中,激发了同学们爱学校、爱课堂、爱学习的热情,让学生打心眼里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根据安排,他将上一届班上的13位留守学生一直带到六年级,今年小学毕业考试时,数学和语文在全乡同年级中分别名列第一名和第二名。

  “现在教书,既要向学生传授丰富的科学知识,又要向他们传授做人的道理……”诚然,张老师在这样说,又在这样做。

  一直以来,他教的学生在家里主动洗衣洗菜和烧饭,成为家长的“小帮手”。在上学和放学路上,遇上行人,都要行少先队队礼。

  爱生如子诠释为人师表本色

  村里的支书候德海清楚记得,凉风小学教室宿舍年久失修,多处进风漏雨,校舍四处杂草丛生,一片荒芜。2007年张老师到校报到第一天,就着手打扫校舍,修检屋面瓦片,第二天夜里便将“家”搬进了学校低矮的宿舍,一直住到今天,每逢周末才回到县城的家里。

  冬天山里的风大,教室里特别冷,他买来一个封闭的铁炉放在教室,抽空上山打柴,每天又早早起床烧火生炉,孩子们到校后,教室里已一片温暖。下雨下雪天学生的衣服鞋袜湿透了,他让孩子们换上他的应急,待衣服烘烤干后再换回来,生怕孩子着凉感冒。

  一个学生在作文上写道:“冬天,教室里有春天般的温暖,而我们的张老师却在冰窖似的办公室批改作业……”

  学校没有自来水,课余时间他就到200米外的水井去挑水,先将生水烧开再沉淀下来,将水里的沉淀物去掉后,再用来烧菜烧饭。这一习惯,他坚持了整整9年,得到学生和家长的交口称赞。村上居民发现水里有沉淀物的“秘密”后,纷纷效仿和推广他的“开水沉淀法”。

  高龙村的村民有打早工的习惯,有的学生没吃早饭就来到了学校,被善于察言观色的张老师发现后,他不声不响跑到食堂,就是热一点冷饭,也要叫孩子先吃下再上课,他说,小孩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饿着肚子哪有精神去学习。

  中午的午餐,他总是想着办法搭配菜品,尽量让孩子们吃得开心吃得营养。放学后,有的留守儿童没人来接,他又烧好晚饭让孩子吃,再用摩托车送他们回家。

  “他对学生想得多,做得也多,对自己却考虑得少,争取得少,每次去城里买菜买生活用品,来来回回40多公里路程,都是他自己开摩托车拉回来,却从来不报销采购费、运输费和燃料费。”高龙村一位村干部如实告诉记者。

  前不久,六塘乡一位领导到学校检查工作时,试探着向学生们说,你们的张老师要退休了,现在我来教你们,你们欢迎吗?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不欢迎!我们要留下张老师。”孩子们一句话,让这位乡干部大受感动。

  爱校如家默默无闻展现主人翁风采

  “教学、卫生和安全,该做的他都兢兢业业在做;校舍粉刷、房屋检盖,不该做的他也一心一意在做,他完全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来经营。”六塘乡宣传委员驻高龙村干部谭康群介绍道。

  凉风小学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经常山风怒吼,有时候连屋上的瓦片也能吹跑,每当大风过后,他都要亲自上房对瓦片进行检修和加固处理。

  去年夏天暑假期间,他决定对校舍进行彻底粉刷一次。那时正值六塘到高龙村的村道进行硬化,他用摩托车拉着4袋涂料回校途中,因路面颠簸,一袋涂料滑落后,摩托车失衡,重重摔倒在地,擦伤了手臂,但是他忍着伤痛,起早贪黑,天天忙着刮涂料,上油漆,终于赶在新学期开学前完成了粉刷工作,让学校焕然一新。一个假期忙下来,他没向上级部门要一分钱的报酬。

  面对生源越来越少的实际,六塘乡中心校多次要求张老师到该校任教,而到中心校后,离家的路程近了一半,他可以在放学后天天回家。闻知情况,三位村民泪水涟涟恳请张老师留校,有三个孩子要在这里上一年级,于是在本学期他又成了三个留守学生的“孩子王”。

  “ 只要有一名学生需要我,我就不离校……”他信誓旦旦的表示。

  爱事业用毕生精力点燃孩子们的希望

  张老师的老家在原华丰乡飞快村,离城15公里。在他4岁时,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孤身一人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成人,靠着步行到城里卖洋芋和木柴挣点零钱供他在石柱中学上完初中和高中,遗憾的是高考时却以一分之差与大学擦肩而过。

  高中毕业走上民办教师岗位后,他秉承母亲勤劳善良的美德,虽然拿着微不足道的一点工资,仍然无怨无悔辛勤耕耘在三尺讲台上。如今,当年的小学生们大学毕业已成老师或公务员,而他依然扎根山村,带着孩子们乐此不疲穿行在字里行间。

  至今,他仍然感触颇深地说道: “母亲不识字,但留给我一本读不完的书。”

  他清楚地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时,自己家门口的原华丰乡飞快村小学没有操场、没有围墙,教室屋顶破烂,睛天太阳光直射进屋,村民笑称为“日光灯”,下雨天雨水直接从天而降,村民笑谈为“自来水”。

  到该校当民办老师后,他主动检修房屋,清除杂草。后来他从家里搬来洋芋和大米,与村支部领导一起组织全村百姓为学校修建操场和围墙,尽管没给村民发工资,中午只管吃一顿洋芋饭,在张老师和村委领导以身作则影响下,村民为集体事业却干得热火朝天。操场建好了,围墙砌好了,彻底改变了校容校貌,方圆十数里的学生纷纷来到该校上学。

  那时,农村家庭普遍贫困,面对班上交不起学费的学生,他都一一垫付,解决贫困生上学难问题。至今,好多当年受到他帮助或资助的学生都经常去看望他。

  在平凡的育人路上,从原飞快村小到现在的凉风村小,他就这样一路默默走来,爱校如家,爱生如子,虽没有惊天动地的成就,没有铺天盖地的鲜花和掌声,却处处留有令人刻骨铭心的故事,将一个个闪光点汇集成一道绚丽的光辉,为贫瘠土地上的孩子们照亮了崎岖的山路,用毕生的精力点燃了他们心中的希望。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说说我们的小康生活

重庆到大理动车开通

重庆外贸出口添新通道

洪峰退去 连夜清淤忙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张君龙:袖珍村小“掌门人”书写大爱师德之歌

2016-10-25 14:26:20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张君龙,出生于1963年6月,家住石柱县南宾街道勇飞村新飞组,石柱县六塘乡三汇小学凉风村小教师。

  二、事迹概述

  大山深处的六塘乡高龙村凉风村小,是一座典型的一校一师一班的“三一”学校,现年53岁的张君龙老师将他毕生的才华和善良奉献给了这里的每一个学生,用无声的大爱谱写了一曲感人的师德之歌。他是老师,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五大课程一肩挑;他又是校长、门卫、保安、运输员、炊事员、清洁工,他样样做得尽善尽美。在他的影响下,上届毕业的13个孩子学习成绩好,做人做事更是一流。他为学校修校舍,为孩子们担水做饭,考虑到孩子们的健康,他多年来将水静置—煮沸—去渣—再静置—使用,不厌其烦地关心孩子们是否吃饱穿暖。用自己的摩托车送孩子回家,用自己的钱贴补孩子的医疗费、生活费、学费,而自己却租房居住。在他的经营下,学校从一个四面通风多面有孔的小房子变成了如今焕然一新的小白屋,电线架起来了,电视信号有了,网络接通了,自学成才的张老师还能教孩子们电脑操作了,这一桩桩喜事,一样样变化,都出自张老师那双从壮年到老年的手。

  三、详细事迹

  六塘乡高龙村凉风村小,地处七曜山海拔1300米的大山深处,是一座典型的一校一师一班的“三一”学校,现年53岁的张君龙老师在2007年赶上转正的“末班车”后,一直扎根这里,用无声的大爱谱写了一曲感人的师德之歌。

  坚守村小为留守儿童播撒爱的种子

  “看他的长相都适合当老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一个破破烂烂的村小,他去了就搞漂亮干净了,学生蛮喜欢他哟!”

  “要讲张老师的好事,十天半月也说不完,他是一个好党员,是一个很称职的老师……”。

  9月8日早上,在去六塘乡的客车上,车上的旅客闻知记者去采访凉风村小的张老师,七嘴八舌、争先恐后说开了。

  凉风村小有“袖珍小学”之称,弹丸之地上一间教室,一间厨房,一间办公室兼教师卧室,一块小操场,一根旗杆,一个老师,就是这所村小的全部“家产”。

  上自己满意的课,让学生满意自己的教学,一直是他不懈努力的目标。

  他是老师,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五大课程一肩挑;他又是校长、门卫、保安、运输员、炊事员、清洁工,他样样做得尽善尽美。

  他教的是低段学生,1至4年级在凉风小学上学,到5年级时便转到三汇完小和六塘乡中心小学。他刻意培训孩子的自学能力、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升入高段后,他的学生表现最好,成绩也很优秀,与低段时打下的基础密不可分。

  凉风小学所在地的高龙村是贫困村,外出务工人员较多,留在村里上学的大多是留守儿童,为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他加强非智力因素培养,将校园的“智力性游戏和体育性游戏”融入到孩子们的学习之中,激发了同学们爱学校、爱课堂、爱学习的热情,让学生打心眼里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根据安排,他将上一届班上的13位留守学生一直带到六年级,今年小学毕业考试时,数学和语文在全乡同年级中分别名列第一名和第二名。

  “现在教书,既要向学生传授丰富的科学知识,又要向他们传授做人的道理……”诚然,张老师在这样说,又在这样做。

  一直以来,他教的学生在家里主动洗衣洗菜和烧饭,成为家长的“小帮手”。在上学和放学路上,遇上行人,都要行少先队队礼。

  爱生如子诠释为人师表本色

  村里的支书候德海清楚记得,凉风小学教室宿舍年久失修,多处进风漏雨,校舍四处杂草丛生,一片荒芜。2007年张老师到校报到第一天,就着手打扫校舍,修检屋面瓦片,第二天夜里便将“家”搬进了学校低矮的宿舍,一直住到今天,每逢周末才回到县城的家里。

  冬天山里的风大,教室里特别冷,他买来一个封闭的铁炉放在教室,抽空上山打柴,每天又早早起床烧火生炉,孩子们到校后,教室里已一片温暖。下雨下雪天学生的衣服鞋袜湿透了,他让孩子们换上他的应急,待衣服烘烤干后再换回来,生怕孩子着凉感冒。

  一个学生在作文上写道:“冬天,教室里有春天般的温暖,而我们的张老师却在冰窖似的办公室批改作业……”

  学校没有自来水,课余时间他就到200米外的水井去挑水,先将生水烧开再沉淀下来,将水里的沉淀物去掉后,再用来烧菜烧饭。这一习惯,他坚持了整整9年,得到学生和家长的交口称赞。村上居民发现水里有沉淀物的“秘密”后,纷纷效仿和推广他的“开水沉淀法”。

  高龙村的村民有打早工的习惯,有的学生没吃早饭就来到了学校,被善于察言观色的张老师发现后,他不声不响跑到食堂,就是热一点冷饭,也要叫孩子先吃下再上课,他说,小孩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饿着肚子哪有精神去学习。

  中午的午餐,他总是想着办法搭配菜品,尽量让孩子们吃得开心吃得营养。放学后,有的留守儿童没人来接,他又烧好晚饭让孩子吃,再用摩托车送他们回家。

  “他对学生想得多,做得也多,对自己却考虑得少,争取得少,每次去城里买菜买生活用品,来来回回40多公里路程,都是他自己开摩托车拉回来,却从来不报销采购费、运输费和燃料费。”高龙村一位村干部如实告诉记者。

  前不久,六塘乡一位领导到学校检查工作时,试探着向学生们说,你们的张老师要退休了,现在我来教你们,你们欢迎吗?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不欢迎!我们要留下张老师。”孩子们一句话,让这位乡干部大受感动。

  爱校如家默默无闻展现主人翁风采

  “教学、卫生和安全,该做的他都兢兢业业在做;校舍粉刷、房屋检盖,不该做的他也一心一意在做,他完全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来经营。”六塘乡宣传委员驻高龙村干部谭康群介绍道。

  凉风小学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经常山风怒吼,有时候连屋上的瓦片也能吹跑,每当大风过后,他都要亲自上房对瓦片进行检修和加固处理。

  去年夏天暑假期间,他决定对校舍进行彻底粉刷一次。那时正值六塘到高龙村的村道进行硬化,他用摩托车拉着4袋涂料回校途中,因路面颠簸,一袋涂料滑落后,摩托车失衡,重重摔倒在地,擦伤了手臂,但是他忍着伤痛,起早贪黑,天天忙着刮涂料,上油漆,终于赶在新学期开学前完成了粉刷工作,让学校焕然一新。一个假期忙下来,他没向上级部门要一分钱的报酬。

  面对生源越来越少的实际,六塘乡中心校多次要求张老师到该校任教,而到中心校后,离家的路程近了一半,他可以在放学后天天回家。闻知情况,三位村民泪水涟涟恳请张老师留校,有三个孩子要在这里上一年级,于是在本学期他又成了三个留守学生的“孩子王”。

  “ 只要有一名学生需要我,我就不离校……”他信誓旦旦的表示。

  爱事业用毕生精力点燃孩子们的希望

  张老师的老家在原华丰乡飞快村,离城15公里。在他4岁时,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孤身一人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成人,靠着步行到城里卖洋芋和木柴挣点零钱供他在石柱中学上完初中和高中,遗憾的是高考时却以一分之差与大学擦肩而过。

  高中毕业走上民办教师岗位后,他秉承母亲勤劳善良的美德,虽然拿着微不足道的一点工资,仍然无怨无悔辛勤耕耘在三尺讲台上。如今,当年的小学生们大学毕业已成老师或公务员,而他依然扎根山村,带着孩子们乐此不疲穿行在字里行间。

  至今,他仍然感触颇深地说道: “母亲不识字,但留给我一本读不完的书。”

  他清楚地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时,自己家门口的原华丰乡飞快村小学没有操场、没有围墙,教室屋顶破烂,睛天太阳光直射进屋,村民笑称为“日光灯”,下雨天雨水直接从天而降,村民笑谈为“自来水”。

  到该校当民办老师后,他主动检修房屋,清除杂草。后来他从家里搬来洋芋和大米,与村支部领导一起组织全村百姓为学校修建操场和围墙,尽管没给村民发工资,中午只管吃一顿洋芋饭,在张老师和村委领导以身作则影响下,村民为集体事业却干得热火朝天。操场建好了,围墙砌好了,彻底改变了校容校貌,方圆十数里的学生纷纷来到该校上学。

  那时,农村家庭普遍贫困,面对班上交不起学费的学生,他都一一垫付,解决贫困生上学难问题。至今,好多当年受到他帮助或资助的学生都经常去看望他。

  在平凡的育人路上,从原飞快村小到现在的凉风村小,他就这样一路默默走来,爱校如家,爱生如子,虽没有惊天动地的成就,没有铺天盖地的鲜花和掌声,却处处留有令人刻骨铭心的故事,将一个个闪光点汇集成一道绚丽的光辉,为贫瘠土地上的孩子们照亮了崎岖的山路,用毕生的精力点燃了他们心中的希望。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