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辉:用30多年的行动兑现当初许下的承诺
<

马国辉:用30多年的行动兑现当初许下的承诺

来源:华龙网2016-11-25

  一、人物简介

  马国辉,男,土家族,家住石柱县下路中学校,生于1954年7月,现年62岁。

  二、事迹概述

  马国辉1972年12月入伍,1979年2月17日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在一次战斗中,他带领全班9个战士,扼守387高地30多个小时。全班荣立集体3等功,有3个战友壮烈牺牲,4个战友光荣负伤。上战场前,战友们相互间有过承诺,活着的人一定要去看望牺牲的战友的亲属。1981年马国辉退伍,1983年接替父亲的班进了下路中学,2014年退休。自从退伍回乡后,他一直千方百计寻找着牺牲战友的家人,并代他们履行孝敬老人的义务。他用30多年的行动,去兑现当初的许下的承诺,践行了诚实守信的核心价值观。

  三、详细事迹

  37年前,马国辉在任云南边防军13军116团3营8连某班长时,带领全班9个战士,扼守387高地30多个小时。全班荣立集体3等功,有3个战士壮烈牺牲,4个战士光荣负伤。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马国辉和战友们互相许下承诺:活着的人一定要去看望牺牲战友的亲属。1981年马国辉退伍后,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寻找秦大福、付在清、黄志文3个牺牲战士的家人,秦大福和付在清的亲属先后于2010年和2015年找到,黄志文的亲属于2016年10月找到,他要代战友履行孝敬老人的义务,亲自向战友的家人汇报英雄们英雄事迹,要为烈属们敬上一杯抚慰酒。

  代牺牲战友履行孝敬老人义务

  马国辉转业回家后,时刻都在想念着自已的战友,常常在梦中见到他们,希望能找到他们的家人。

  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土家山寨交通条件很差,通讯也很困难,要在山区找一个人很不容易。马国辉几次外出寻找忠县籍烈士秦大福的亲属,都因种种原因半途而废。

  一次,马国辉在忠县寻找秦大福烈士亲属的时候,遇到了忠县籍战友闫光安,于是就拜托他帮忙寻找。闫光安找了半年,因在寻找的过程中得了美尼尔氏综合症,不得不中途搁浅。

  马国辉原计划在2009年无论如何要找到秦大福烈士的亲属,可是年关将到,还不见音讯。他心急如焚,一连几次催促闫光安找人,结果事与愿违。

  转眼到了2010年2月。一天,闫光安打来电话,说秦大福的亲属找到了,在乌阳镇黑石头村。马国辉听说后激动不已,立即启程。快到忠县乌阳镇黑石头时,远远看见秦大福的弟弟秦大华从屋里迎了出来,他心里“咯噔”一下:“好像秦大福哪个样儿呵!”

  秦大华也猜出走在前面的是马国辉,一见面就抱住他喊了一声“哥哥”,然后就哭了起来。看到战友的弟弟就如同看到战友,马国辉的眼泪实在包不住了,哗哗直往下淌。

  秦大福的父母都是年近80岁的老人,看见马国辉就抱在一起,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我的儿啊”,便泣不成声了。

  马国辉急忙给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喊了一声爸妈。他说:“请二老别太难过,今后我就是您们的儿子,看到我就看到了大福啦!”不知怎的,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忍也忍不住。

  黑石头是个大村子,几百号人都来看秦大福的班长,马国辉认亲的事在当地传为佳话。

  秦大福有个妹妹叫秦大芳在云南做生意,而黄志文烈士的家就在云南。马国辉回家后就给她打了电话。可能是秦大华早就告诉了她,大芳一接电话,就跟马国辉喊哥哥。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她说,“大哥才21岁,死的太早啦!”谁说不是呢?马国辉班上牺牲的3个战士,两个21岁,最小的黄志文才18岁!

  马国辉因工作原因脱不开身,于是委托秦大芳代表他去云南蒙自祭拜秦大福,并要求她把录像给传回来看看。不久,秦大芳就照着做了。

  自从和秦大福一家相认后,逢年过节以及两位老人的生日,马国辉都带着妻儿和二老团聚,过节不忘带上营养品,过年不忘买些新衣被。二老遇有病痛,他更是嘘寒问暖。

  2015年,秦大福的父亲80多岁去世,马国辉邀请了10多个战友,带上自已一家老小共20多人前往黑石头村吊孝。

  在追悼会上,为送别老人,马国辉含泪演唱了一首《再见吧妈妈》的歌曲。当他唱到“再见吧妈妈……假如我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你会看到盛开的茶花”时,全场震动,一片哭声。

  在秦家,马国辉代替秦大福,作为大儿子披麻戴孝,跪在灵堂前为前来吊孝的亲友答礼。

  马国辉把老人闹闹热热地送上了山(安葬),整个安葬过程完全按照当地的风俗办理。当时秦家的亲戚朋友,当地的乡亲来的人很多,起初都很诧异,了解情况后无不啧啧称赞。

  千里奔袭拜访烈士亲属

  寻找付在清烈士的亲属,马国辉动了一番脑筋。2015年5月初,他先后给湖北省石首市民政局、石首市电视台写了信,并在信封背面注明:请求帮助寻找本班烈士亲属!拜托拜托!

  信发出去10多天后,马国辉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子的电话,是湖北打来的。他心里突突直跳,莫不是付在清亲属的消息?果然电话里传来了石首市电视台记者关健甜美的声音:“您是马班长吗?付在清的亲属找到啦!”

  一声找到了,马国辉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就牺牲在我身边。忘不了啊,36年前的事,就像在眼前一样。”说起牺牲的战友,马国辉潸然泪下。

  5月28日,马国辉带领3个战友,由自已的儿子开车走了9个多小时,天快黑时才到达石首市高基庙镇上。

  在湖北石首市高速路出站口,马国辉一行就见到了前来迎接他们的电视台记者关健。

  当关健问道马国辉为什么大老远地来找付在清的家人时,马国辉回答说:“上战场前我们相互间有过承诺,活着的人一定要去看望牺牲的战友的亲属。现在二老已经去世,我来迟了!我没能把付在清带回来,我这个班长没当好啊!我对不起他们啦!”马国辉说这话时,泪水在的眼眶里直打旋。

  第二天早上起来,马国辉首先去祭拜付在清的父母,汇报了付在清壮烈牺牲的情况,然后带着香蜡纸烛,祭扫了付在清烈士的衣冠冢。

  在付在清的坟前,马国辉说了一声:“在清,老班长看你来了!”话音未落,他已双膝跪下,“在清啊,我见到你的亲人了,他们都很好!我终于兑现了36年前对你的承诺!我给你磕头了!”随后,他朝着付在清的衣冠冢三叩首。待再抬起头时,他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一行人就要离开了,马国辉庄严地举起右手:“敬礼!”举着的手久久没有放下……

  临别时,付在清的三个哥哥、侄儿把马国辉抱住一团,哭着不放手。马国辉说:“只有从战场上下来的人,才懂得这种鲜血凝成的友谊。”

  赴云南扫墓缅怀牺牲战友

  2016年3月12日,马国辉组织本班的战友和烈士的亲属远赴云南扫墓,结果与7连战友不期而遇。

  在扫墓现场,秦大华抱住他哥哥的坟哭啊,哭得撕心裂肺,让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掉泪的!

  马国辉说,现在国际国内并不太平,还需要牺牲精神。他来云南扫墓,就是要重拾烈士的精神。

  在秦大福、付在清、黄志文烈士陵前,马国辉喊了一声,“马班长对不起你们啦,30多年了,这才来看你们!”还没说完,泪早已如雨下。他对着秦大福烈士的陵寝道:“大福,请你放心,我已找到你的父母了,逢年过节、生长满日我都要去看望他们。去年大伯已经去世。我们把他老人家闹闹热热送上了山,现在全家人都生活得很好!你可以放心啦!”

  3月15日,116团两个连队的部分战友在昆明相会的晚宴上,7连的几个战友得知秦大华也来参加了扫墓,还悄悄给秦大华塞钱,秦大华问他们的姓名也不说。秦大华说,“哥哥的那些战友啊,情意好深啊,那才是可以替生替死的真感情啊!”

  千里“寻亲” 完成心愿

  马国辉说,“从战场上下来的人,不是幸运者,而是幸存者。这种幸存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战友的鲜血和生命。我们班还有黄志文烈士的亲属没有找到,他的父母怎样?家里的其他亲人又如何?日子过得好不好?这些都让我牵挂难忘,放心不下呀!”

  马国辉30多年多方“寻亲”的故事被石柱报报道后,经过网络传播,被黄志文的侄女看到,并在网上留下了黄志文亲属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为了确认,马国辉求助广东省清远电视台帮忙查证。清远电视台《为你圆梦》栏目组记者在收到求助信以后,和清远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服务促进会、彩虹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一起,通过多方查找,终于找到黄志文的家人。

  黄志文烈士还有两个弟弟,其中一个弟弟黄瑞康住在清远市飞来峡镇松塘村。当马国辉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难掩内心的激动,一再表示要尽快赶到清远和黄志文烈士的家人见面,兑现当年他许下的承诺。

  10月18日,马国辉到达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飞来峡镇北寮管理区松塘村,看望了牺牲战友黄志文的亲属,兑现37多年前他对战友许下的承诺。

  在黄志文烈士的老家,马国辉祭拜了黄志文烈士已经去世的父母,瞻仰了黄志文烈士的遗物,并和黄志文烈士的亲属拉起家常,询问了他们现在的生活情况,还向他们讲述了他和战友们在一起生活、训练、战斗的故事以及黄志文烈士牺牲的经过。

  在清远期间,马国辉一行受到了当地武装部的热情接待。黄志文烈士的亲属和周围的乡亲们也赶来看望了马国辉,他们被马国辉的行为深深感动着。清远军分区的领导得知情况后,还专门邀请马国辉到军分区座谈,并参观了清远军分区军史馆。

  在完成“寻亲”之旅后,马国辉一行告别黄志文烈士的亲属,于10月20日踏上返程之路。“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现在我的心情不再沉重,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多了。”临别前,马国辉老人再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我的班主任是体育老师

用镜头定格步道美

共享花漾盛会

市民收看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新闻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马国辉:用30多年的行动兑现当初许下的承诺

2016-11-25 15:23:16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马国辉,男,土家族,家住石柱县下路中学校,生于1954年7月,现年62岁。

  二、事迹概述

  马国辉1972年12月入伍,1979年2月17日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在一次战斗中,他带领全班9个战士,扼守387高地30多个小时。全班荣立集体3等功,有3个战友壮烈牺牲,4个战友光荣负伤。上战场前,战友们相互间有过承诺,活着的人一定要去看望牺牲的战友的亲属。1981年马国辉退伍,1983年接替父亲的班进了下路中学,2014年退休。自从退伍回乡后,他一直千方百计寻找着牺牲战友的家人,并代他们履行孝敬老人的义务。他用30多年的行动,去兑现当初的许下的承诺,践行了诚实守信的核心价值观。

  三、详细事迹

  37年前,马国辉在任云南边防军13军116团3营8连某班长时,带领全班9个战士,扼守387高地30多个小时。全班荣立集体3等功,有3个战士壮烈牺牲,4个战士光荣负伤。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马国辉和战友们互相许下承诺:活着的人一定要去看望牺牲战友的亲属。1981年马国辉退伍后,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寻找秦大福、付在清、黄志文3个牺牲战士的家人,秦大福和付在清的亲属先后于2010年和2015年找到,黄志文的亲属于2016年10月找到,他要代战友履行孝敬老人的义务,亲自向战友的家人汇报英雄们英雄事迹,要为烈属们敬上一杯抚慰酒。

  代牺牲战友履行孝敬老人义务

  马国辉转业回家后,时刻都在想念着自已的战友,常常在梦中见到他们,希望能找到他们的家人。

  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土家山寨交通条件很差,通讯也很困难,要在山区找一个人很不容易。马国辉几次外出寻找忠县籍烈士秦大福的亲属,都因种种原因半途而废。

  一次,马国辉在忠县寻找秦大福烈士亲属的时候,遇到了忠县籍战友闫光安,于是就拜托他帮忙寻找。闫光安找了半年,因在寻找的过程中得了美尼尔氏综合症,不得不中途搁浅。

  马国辉原计划在2009年无论如何要找到秦大福烈士的亲属,可是年关将到,还不见音讯。他心急如焚,一连几次催促闫光安找人,结果事与愿违。

  转眼到了2010年2月。一天,闫光安打来电话,说秦大福的亲属找到了,在乌阳镇黑石头村。马国辉听说后激动不已,立即启程。快到忠县乌阳镇黑石头时,远远看见秦大福的弟弟秦大华从屋里迎了出来,他心里“咯噔”一下:“好像秦大福哪个样儿呵!”

  秦大华也猜出走在前面的是马国辉,一见面就抱住他喊了一声“哥哥”,然后就哭了起来。看到战友的弟弟就如同看到战友,马国辉的眼泪实在包不住了,哗哗直往下淌。

  秦大福的父母都是年近80岁的老人,看见马国辉就抱在一起,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我的儿啊”,便泣不成声了。

  马国辉急忙给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喊了一声爸妈。他说:“请二老别太难过,今后我就是您们的儿子,看到我就看到了大福啦!”不知怎的,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忍也忍不住。

  黑石头是个大村子,几百号人都来看秦大福的班长,马国辉认亲的事在当地传为佳话。

  秦大福有个妹妹叫秦大芳在云南做生意,而黄志文烈士的家就在云南。马国辉回家后就给她打了电话。可能是秦大华早就告诉了她,大芳一接电话,就跟马国辉喊哥哥。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她说,“大哥才21岁,死的太早啦!”谁说不是呢?马国辉班上牺牲的3个战士,两个21岁,最小的黄志文才18岁!

  马国辉因工作原因脱不开身,于是委托秦大芳代表他去云南蒙自祭拜秦大福,并要求她把录像给传回来看看。不久,秦大芳就照着做了。

  自从和秦大福一家相认后,逢年过节以及两位老人的生日,马国辉都带着妻儿和二老团聚,过节不忘带上营养品,过年不忘买些新衣被。二老遇有病痛,他更是嘘寒问暖。

  2015年,秦大福的父亲80多岁去世,马国辉邀请了10多个战友,带上自已一家老小共20多人前往黑石头村吊孝。

  在追悼会上,为送别老人,马国辉含泪演唱了一首《再见吧妈妈》的歌曲。当他唱到“再见吧妈妈……假如我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你会看到盛开的茶花”时,全场震动,一片哭声。

  在秦家,马国辉代替秦大福,作为大儿子披麻戴孝,跪在灵堂前为前来吊孝的亲友答礼。

  马国辉把老人闹闹热热地送上了山(安葬),整个安葬过程完全按照当地的风俗办理。当时秦家的亲戚朋友,当地的乡亲来的人很多,起初都很诧异,了解情况后无不啧啧称赞。

  千里奔袭拜访烈士亲属

  寻找付在清烈士的亲属,马国辉动了一番脑筋。2015年5月初,他先后给湖北省石首市民政局、石首市电视台写了信,并在信封背面注明:请求帮助寻找本班烈士亲属!拜托拜托!

  信发出去10多天后,马国辉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子的电话,是湖北打来的。他心里突突直跳,莫不是付在清亲属的消息?果然电话里传来了石首市电视台记者关健甜美的声音:“您是马班长吗?付在清的亲属找到啦!”

  一声找到了,马国辉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就牺牲在我身边。忘不了啊,36年前的事,就像在眼前一样。”说起牺牲的战友,马国辉潸然泪下。

  5月28日,马国辉带领3个战友,由自已的儿子开车走了9个多小时,天快黑时才到达石首市高基庙镇上。

  在湖北石首市高速路出站口,马国辉一行就见到了前来迎接他们的电视台记者关健。

  当关健问道马国辉为什么大老远地来找付在清的家人时,马国辉回答说:“上战场前我们相互间有过承诺,活着的人一定要去看望牺牲的战友的亲属。现在二老已经去世,我来迟了!我没能把付在清带回来,我这个班长没当好啊!我对不起他们啦!”马国辉说这话时,泪水在的眼眶里直打旋。

  第二天早上起来,马国辉首先去祭拜付在清的父母,汇报了付在清壮烈牺牲的情况,然后带着香蜡纸烛,祭扫了付在清烈士的衣冠冢。

  在付在清的坟前,马国辉说了一声:“在清,老班长看你来了!”话音未落,他已双膝跪下,“在清啊,我见到你的亲人了,他们都很好!我终于兑现了36年前对你的承诺!我给你磕头了!”随后,他朝着付在清的衣冠冢三叩首。待再抬起头时,他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一行人就要离开了,马国辉庄严地举起右手:“敬礼!”举着的手久久没有放下……

  临别时,付在清的三个哥哥、侄儿把马国辉抱住一团,哭着不放手。马国辉说:“只有从战场上下来的人,才懂得这种鲜血凝成的友谊。”

  赴云南扫墓缅怀牺牲战友

  2016年3月12日,马国辉组织本班的战友和烈士的亲属远赴云南扫墓,结果与7连战友不期而遇。

  在扫墓现场,秦大华抱住他哥哥的坟哭啊,哭得撕心裂肺,让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掉泪的!

  马国辉说,现在国际国内并不太平,还需要牺牲精神。他来云南扫墓,就是要重拾烈士的精神。

  在秦大福、付在清、黄志文烈士陵前,马国辉喊了一声,“马班长对不起你们啦,30多年了,这才来看你们!”还没说完,泪早已如雨下。他对着秦大福烈士的陵寝道:“大福,请你放心,我已找到你的父母了,逢年过节、生长满日我都要去看望他们。去年大伯已经去世。我们把他老人家闹闹热热送上了山,现在全家人都生活得很好!你可以放心啦!”

  3月15日,116团两个连队的部分战友在昆明相会的晚宴上,7连的几个战友得知秦大华也来参加了扫墓,还悄悄给秦大华塞钱,秦大华问他们的姓名也不说。秦大华说,“哥哥的那些战友啊,情意好深啊,那才是可以替生替死的真感情啊!”

  千里“寻亲” 完成心愿

  马国辉说,“从战场上下来的人,不是幸运者,而是幸存者。这种幸存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战友的鲜血和生命。我们班还有黄志文烈士的亲属没有找到,他的父母怎样?家里的其他亲人又如何?日子过得好不好?这些都让我牵挂难忘,放心不下呀!”

  马国辉30多年多方“寻亲”的故事被石柱报报道后,经过网络传播,被黄志文的侄女看到,并在网上留下了黄志文亲属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为了确认,马国辉求助广东省清远电视台帮忙查证。清远电视台《为你圆梦》栏目组记者在收到求助信以后,和清远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服务促进会、彩虹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一起,通过多方查找,终于找到黄志文的家人。

  黄志文烈士还有两个弟弟,其中一个弟弟黄瑞康住在清远市飞来峡镇松塘村。当马国辉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难掩内心的激动,一再表示要尽快赶到清远和黄志文烈士的家人见面,兑现当年他许下的承诺。

  10月18日,马国辉到达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飞来峡镇北寮管理区松塘村,看望了牺牲战友黄志文的亲属,兑现37多年前他对战友许下的承诺。

  在黄志文烈士的老家,马国辉祭拜了黄志文烈士已经去世的父母,瞻仰了黄志文烈士的遗物,并和黄志文烈士的亲属拉起家常,询问了他们现在的生活情况,还向他们讲述了他和战友们在一起生活、训练、战斗的故事以及黄志文烈士牺牲的经过。

  在清远期间,马国辉一行受到了当地武装部的热情接待。黄志文烈士的亲属和周围的乡亲们也赶来看望了马国辉,他们被马国辉的行为深深感动着。清远军分区的领导得知情况后,还专门邀请马国辉到军分区座谈,并参观了清远军分区军史馆。

  在完成“寻亲”之旅后,马国辉一行告别黄志文烈士的亲属,于10月20日踏上返程之路。“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现在我的心情不再沉重,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多了。”临别前,马国辉老人再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