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路红
<

谭路红

来源:华龙网2017-08-28

    一、人物简介

    谭路红,女,生于1989年4月,农民,家住丰都县高家镇石龙村2组,20多年来悉心照料残疾养父。

    二、事迹概述

    养女20余年无怨无悔照料残疾养父,努力支撑起一个温馨和谐的家。1989年4月15日,丰都县高家镇石龙村2组任亚蓉、张远珍上坡干活时意外拾到一弃婴,后被同村时龄30岁的单身残疾人谭兴祥收养。在谭兴祥的悉心照养下,孩子一天天健康长大。但因为家庭特殊原因,谭路红在四五岁的时候便开始慢慢学着从父亲手中接过家庭的重任。20多年过去了,谭路红早已长大成人,这也是她悉心照顾养父以报当年收养之恩的20多年,她的事迹早已在当地传为佳话。

    三、详细内容

    俗话说:“养育之恩大于天”,在重庆市丰都县高家镇石龙村2组有这样一户人家,一位28岁的谭路红20多年来,精心照顾58岁的残疾养父,不离不弃,成为远近闻名的一段佳话。

    公路边捡来弃婴精心呵护

    1989年4月15日,石龙村2组任亚蓉、张远珍上坡干活路过公路边时拾到一弃婴,她们将弃婴抱到村党支部书记办公室熊明杰处。这个弃婴怎么处理呢?是抱到镇政府去还是抱到县民政局?熊明杰通过思考后还是决定叫石龙村2组村民谭兴祥喂养。谭兴祥时年30岁,是一名双脚不能下地行走的单身残疾人。于是熊明杰把弃婴抱到谭兴祥家与他商量说:“你把这个弃婴喂起,今后老来才有女儿服侍你”。谭兴祥高兴地回答说:“好!我同意喂她,我一定好好抚养她,把她抚养成人!”。谭兴祥把弃婴取名为谭路红。“路”字代表着是在公路边捡的,“红”字是希望她像红花一样永远红火下去,过上好日子。当时谭兴祥居住十分简陋,只是在熊明杰开的副食店侧边靠着一边用砖块搭了一间6个平方米的小房居住,原本生活非常困难的谭兴祥又增加了一个人吃饭,居住生活更加艰难了。熊支书看到这种情况后,于是把自已做副食商店的门面以零租金方式转给谭兴祥做小本经营,这样基本上能维持谭兴祥父女俩的最低生活。

    “刚捡来的时候,瘦得皮包骨,我担心养不活。当初家里也很穷,但从来没有亏待过孩子。”养父谭兴祥说,我从3岁起开始残疾,到1965年开始不能走路,走路都是在地上爬行,又有那个女人嫁给我这样的残疾人呢?自己又无儿无女,因而我把心思一心放在谭路红身上,把她视为掌上明珠。为了让娃儿尽快好起来,谭兴祥想尽了办法,熬粥、自己拿钱托人到远离10公里的镇上购买各种营养品,有时四处求好心人给娃儿喂奶,但始终不见起色。由于底子弱,娃儿经常生病,时常还托人半夜抱着她找医生看病。一直到3岁,谭路红的身体才逐渐好起来。他将谭路红视如亲生女儿般疼爱,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但只要有好吃的,他总是先给孩子留着;谭路红说,“养父对自己的宠爱,经常让同龄的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时常有人跟谭路红说:“你不是你爸亲生的,你是捡来的”。直到14岁那年,一个陌生女人来到学校找谭路红并且问她:“你认识我吗?”见谭路红摇头,那女人转身就走了。

    后来,回家的路上,有人告诉她:“路红,那就是你亲妈,她来找你了!”虽然心存怀疑,但回到家里,谭路红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其实我心里明白,谁是真的对我好。我想,是不是亲生的已经不重要了。”谭路红说道。此后多年,谭路红从未开口询问自己的身世。一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谭路红的生活里只有养父。

    小小年纪担起重担

    谭路红与养父相依为命,没有呵护,没有丰富多彩的童年,但她选择乐观面对,并在逆境中学会了坚强和自立。

    四五岁时,她是父亲的“小拐杖”,父亲要去哪,她牵到哪。八九岁时,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每天要早早起床,照顾父亲,做家里的一切事务。柴没了,就带上柴刀、绳子到山上去砍柴;没菜吃,她就学着不同季节种蔬菜……由于长期干活,她的一双小手已经磨出了厚茧。12岁时才在村校校长的一再劝说下,她上了小学。上学后,她一边读书,一边顾家,每天早晨,谭路红天不亮就起床做好早饭,然后叫父亲起床,再将饭端到父亲跟前,看着他吃完后才匆匆赶往学校上课。下午一放学,谭路红就匆匆往家赶,到菜地里忙,有时候还要去山上拾柴。接着回家收拾锅碗瓢盆,忙着给父亲弄吃的,直到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她才能安静地坐在桌前写作业,复习功课。

    谭路红12岁时才得以走进学校,她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老师和同学的眼中,她总是那么刻苦,只要一有时间,就钻进书本里。她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是同学们的“知心姐姐”。收发作业本、打扫卫生成了在校期间的常事。帮助有困难的同学,补习差生功课,送生病的同学看医,她总是将自己的正能量传递给班上的每位同学。

    谭路红用平凡的故事感动了身边的人,也感动了无数邻居、老师、朋友、同学等许多好心人纷纷对她献出爱心,给她送钱、送穿的、送吃的、送学习用品。面对那么多的关爱,谭路红感动不已,“有这么多人关心我,非常温暖,我一定会把这个家撑下去。等自己长大了,也要帮助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

    “爸爸将我养大很不容易,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亲爸爸。”得知自己是养女后,谭路红非常平静,她将养父的养育之恩默默记在心里。别人却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中看到了她的孝顺。

    因为家里困难,谭路红总是算着淘米煮饭。可父亲的饭量非常大,每餐最少要吃两大碗。饭不多的时候,谭路红总是先让父亲吃饱,自己只吃剩下的一点。谭兴祥对谭路红说:“女啦,你现在正是长知识长身体的时候,家庭的重担全落在你身上,没有你我怎么过呀!”谭路红回答说:“父亲呀!我如果没有你早已不在人世间,我怎能忍心让你吃不饱呢!”有好吃的菜,谭路红总是一个劲地夹到父亲碗里。特别是好久才吃一次肉的时候,都是按父亲喜欢吃的口味煮软软的肉汤,然后给他盛上满满一大碗,端到他面前。而她的碗里往往只有少数的肉片。无论吃多少苦受多少累,谭路红都想给父亲撑起一个幸福的家。

    无怨无悔照顾瘫痪养父

    谭路红从小坚守一个理念,时常说:“养父他虽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对我的爱一点也不比亲生女儿少。如今他双腿残疾不能行走遭此不幸,就算再苦再累,我也会照顾好他。”

    2003年冬月的一天,养父谭兴祥上厕所,由于不小心摔了一跤,造成左腿骨摔断了,谭路红急忙将养父送到镇卫生院治疗。在这住院治疗的3个月期间,谭路红加倍精心照料父亲。每天侍奉在养父床前,给养父送饭打菜、递茶倒水、拿药喂药、洗脸洗脚、按摩、扶养父上厕所、不离不弃、任劳任怨守候在养父床头。有时还给养父讲故事、说笑话,让养父开心、去掉烦脑、消除忧愁、愉快生活、早日康复。

    当病情稍有好转后谭路红找医生开药到家里治疗,每天早上在养父的床前接大小便,更换养父晚上失禁后的床单,帮他洗澡、换洗衣服。谭兴祥大腿骨挞断后瘫痪在床,常常以一个姿势躺着,致使背部的皮肤被压得通红,甚至有些部位已经出现溃烂的症状。谭路红在收拾后就要定时为养父按摩,并调整姿势。经过谭路红精心照顾和治疗,8个月后养父才有所康复。

    反哺亲恩不离不弃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长相端庄、勤劳善良的谭路红可以找个家境宽裕的婆家嫁出去了,一些上门提亲的人劝她说: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就再也不用受这个罪了! 也有家境非常富裕的帅小伙子主动找谭路红耍朋友,条件是放弃养父嫁到男方服侍男方父母。像这样家庭富裕的帅小伙子都被她一一拒绝。谭路红对他们说:“我养父把我从路边捡来,把我养大成人,他又没有双腿了,把他一个人扔下可怎么活啦! 我又怎么能忍心呢!做人要讲良心,如要我嫁到男方不管养父,我宁愿不嫁人都可以”。为了双脚不能下地行走的残疾养父, 谭路红给自己的婚姻提出了“男方做上门女婿,和她一起照顾父亲”的要求。

    如今28岁的她已是2个孩子的母亲,回想谈婚论嫁的往事,她没有太多的表白,只是说:“咱和丈夫万军有缘,他是本镇太运村下板燎的人,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也想将咱带到太运村下板燎去住,但经过多次接触了解,最终连他也一起留了下来! 当时我家庭还是比较困难的,没钱办婚酒,只是双方到镇民政办拿了结婚证就算结婚了”。经过夫妻俩一起五年打拼的积蓄和亲戚借款,于2012年用12万元修建起了一搂一底的砖混结构“洋房”,自己总算有了完整的“家”。对于丈夫她有时候也感到有些愧疚:“为了能和我在一起,他离开了自己的家,离开了自己的父母。但父亲养了我,我实在不能忍心抛弃他呀!”谭路红如此说道,结婚两年后,公公因病去逝,母亲现已60岁,因操劳过渡也体弱多病,小姑子12岁,在石龙村完小读书,家庭经济也非常困难。看到此情况后,谭路红动员丈夫和母亲一家人说:“把母亲和妹搬到我家来住,这样既可照料养父,也可照顾母亲和妹,现在全家7口人的生活就全落在谭路红夫妻俩了身上。但为了照料好养父和母亲,夫妻俩却不能外出务工挣钱,目前生活也过得十分节俭和艰辛。为了全家人的生活,谭路红和丈夫商量并找亲戚借了5万元,东拼西凑于2013年购买了20头肉牛,建起了庭院牧场,还种了4亩地的牧草,现在每年可纯收入2万元,基本上能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谭路红说:“以前养父上厕所、上床等重体力活都是我承担,现在家里有丈夫这个得力助手,一起参与照料,主动配合参与养父上厕所、上床等重体力活,现在我也松了一口气”。“再苦不能苦养父,我要竭尽全力让养父安度晚年。”谭路红时常这样提醒自己。为让养父外出行走方便,谭路红特地为养父配制一辆价值4000多元的电动轮椅。为减轻养父病痛,谭路红针对养父病情多方寻医,寻求相关治疗方法,经过谭路红多年精心照料,如今养父身体状况比以前有较大好转。

    人说:孝是“传家宝”。多年来,谭路红的一言一行也直接影响着丈夫和孩子。为了照顾养父,丈夫也放弃外出打工机会,两个儿子在家庭的熏陶下,既懂事,学习也很用功,每天放学回家都时常抢着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不嫌脏不怕累地照顾着养父, 给外公捶捶背、讲笑话逗外公开心快乐。

    谭路红的感人事迹,周边的邻居没有人不知,每次提到她时,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她:“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她能够坚持20余年如一日照料养父,不容易啊!就算是亲生的,做到这个份上也不容易,谭兴祥真有福气啊。”很多人被谭路红的故事感动,周围的村民不少家庭也以她的故事教育后辈。谭路红在党组织的培养下,于2014年7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孝心如春风,爱心化春雨”,谭路红说,“我觉得我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是把我养父照顾好,让他好好欢度晚年,我也希望我的所作所为能感染周围的人,孝敬父母是我们的传统美德,应该好好延续,并且发扬光大。”现在谭路红一家7口人和和睦睦,过得其乐融融。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再见了高考

老木屋变新民宿

太空莲开迎客来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谭路红

2017-08-28 10:49:41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谭路红,女,生于1989年4月,农民,家住丰都县高家镇石龙村2组,20多年来悉心照料残疾养父。

    二、事迹概述

    养女20余年无怨无悔照料残疾养父,努力支撑起一个温馨和谐的家。1989年4月15日,丰都县高家镇石龙村2组任亚蓉、张远珍上坡干活时意外拾到一弃婴,后被同村时龄30岁的单身残疾人谭兴祥收养。在谭兴祥的悉心照养下,孩子一天天健康长大。但因为家庭特殊原因,谭路红在四五岁的时候便开始慢慢学着从父亲手中接过家庭的重任。20多年过去了,谭路红早已长大成人,这也是她悉心照顾养父以报当年收养之恩的20多年,她的事迹早已在当地传为佳话。

    三、详细内容

    俗话说:“养育之恩大于天”,在重庆市丰都县高家镇石龙村2组有这样一户人家,一位28岁的谭路红20多年来,精心照顾58岁的残疾养父,不离不弃,成为远近闻名的一段佳话。

    公路边捡来弃婴精心呵护

    1989年4月15日,石龙村2组任亚蓉、张远珍上坡干活路过公路边时拾到一弃婴,她们将弃婴抱到村党支部书记办公室熊明杰处。这个弃婴怎么处理呢?是抱到镇政府去还是抱到县民政局?熊明杰通过思考后还是决定叫石龙村2组村民谭兴祥喂养。谭兴祥时年30岁,是一名双脚不能下地行走的单身残疾人。于是熊明杰把弃婴抱到谭兴祥家与他商量说:“你把这个弃婴喂起,今后老来才有女儿服侍你”。谭兴祥高兴地回答说:“好!我同意喂她,我一定好好抚养她,把她抚养成人!”。谭兴祥把弃婴取名为谭路红。“路”字代表着是在公路边捡的,“红”字是希望她像红花一样永远红火下去,过上好日子。当时谭兴祥居住十分简陋,只是在熊明杰开的副食店侧边靠着一边用砖块搭了一间6个平方米的小房居住,原本生活非常困难的谭兴祥又增加了一个人吃饭,居住生活更加艰难了。熊支书看到这种情况后,于是把自已做副食商店的门面以零租金方式转给谭兴祥做小本经营,这样基本上能维持谭兴祥父女俩的最低生活。

    “刚捡来的时候,瘦得皮包骨,我担心养不活。当初家里也很穷,但从来没有亏待过孩子。”养父谭兴祥说,我从3岁起开始残疾,到1965年开始不能走路,走路都是在地上爬行,又有那个女人嫁给我这样的残疾人呢?自己又无儿无女,因而我把心思一心放在谭路红身上,把她视为掌上明珠。为了让娃儿尽快好起来,谭兴祥想尽了办法,熬粥、自己拿钱托人到远离10公里的镇上购买各种营养品,有时四处求好心人给娃儿喂奶,但始终不见起色。由于底子弱,娃儿经常生病,时常还托人半夜抱着她找医生看病。一直到3岁,谭路红的身体才逐渐好起来。他将谭路红视如亲生女儿般疼爱,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但只要有好吃的,他总是先给孩子留着;谭路红说,“养父对自己的宠爱,经常让同龄的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时常有人跟谭路红说:“你不是你爸亲生的,你是捡来的”。直到14岁那年,一个陌生女人来到学校找谭路红并且问她:“你认识我吗?”见谭路红摇头,那女人转身就走了。

    后来,回家的路上,有人告诉她:“路红,那就是你亲妈,她来找你了!”虽然心存怀疑,但回到家里,谭路红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其实我心里明白,谁是真的对我好。我想,是不是亲生的已经不重要了。”谭路红说道。此后多年,谭路红从未开口询问自己的身世。一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谭路红的生活里只有养父。

    小小年纪担起重担

    谭路红与养父相依为命,没有呵护,没有丰富多彩的童年,但她选择乐观面对,并在逆境中学会了坚强和自立。

    四五岁时,她是父亲的“小拐杖”,父亲要去哪,她牵到哪。八九岁时,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每天要早早起床,照顾父亲,做家里的一切事务。柴没了,就带上柴刀、绳子到山上去砍柴;没菜吃,她就学着不同季节种蔬菜……由于长期干活,她的一双小手已经磨出了厚茧。12岁时才在村校校长的一再劝说下,她上了小学。上学后,她一边读书,一边顾家,每天早晨,谭路红天不亮就起床做好早饭,然后叫父亲起床,再将饭端到父亲跟前,看着他吃完后才匆匆赶往学校上课。下午一放学,谭路红就匆匆往家赶,到菜地里忙,有时候还要去山上拾柴。接着回家收拾锅碗瓢盆,忙着给父亲弄吃的,直到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她才能安静地坐在桌前写作业,复习功课。

    谭路红12岁时才得以走进学校,她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老师和同学的眼中,她总是那么刻苦,只要一有时间,就钻进书本里。她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是同学们的“知心姐姐”。收发作业本、打扫卫生成了在校期间的常事。帮助有困难的同学,补习差生功课,送生病的同学看医,她总是将自己的正能量传递给班上的每位同学。

    谭路红用平凡的故事感动了身边的人,也感动了无数邻居、老师、朋友、同学等许多好心人纷纷对她献出爱心,给她送钱、送穿的、送吃的、送学习用品。面对那么多的关爱,谭路红感动不已,“有这么多人关心我,非常温暖,我一定会把这个家撑下去。等自己长大了,也要帮助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

    “爸爸将我养大很不容易,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亲爸爸。”得知自己是养女后,谭路红非常平静,她将养父的养育之恩默默记在心里。别人却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中看到了她的孝顺。

    因为家里困难,谭路红总是算着淘米煮饭。可父亲的饭量非常大,每餐最少要吃两大碗。饭不多的时候,谭路红总是先让父亲吃饱,自己只吃剩下的一点。谭兴祥对谭路红说:“女啦,你现在正是长知识长身体的时候,家庭的重担全落在你身上,没有你我怎么过呀!”谭路红回答说:“父亲呀!我如果没有你早已不在人世间,我怎能忍心让你吃不饱呢!”有好吃的菜,谭路红总是一个劲地夹到父亲碗里。特别是好久才吃一次肉的时候,都是按父亲喜欢吃的口味煮软软的肉汤,然后给他盛上满满一大碗,端到他面前。而她的碗里往往只有少数的肉片。无论吃多少苦受多少累,谭路红都想给父亲撑起一个幸福的家。

    无怨无悔照顾瘫痪养父

    谭路红从小坚守一个理念,时常说:“养父他虽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对我的爱一点也不比亲生女儿少。如今他双腿残疾不能行走遭此不幸,就算再苦再累,我也会照顾好他。”

    2003年冬月的一天,养父谭兴祥上厕所,由于不小心摔了一跤,造成左腿骨摔断了,谭路红急忙将养父送到镇卫生院治疗。在这住院治疗的3个月期间,谭路红加倍精心照料父亲。每天侍奉在养父床前,给养父送饭打菜、递茶倒水、拿药喂药、洗脸洗脚、按摩、扶养父上厕所、不离不弃、任劳任怨守候在养父床头。有时还给养父讲故事、说笑话,让养父开心、去掉烦脑、消除忧愁、愉快生活、早日康复。

    当病情稍有好转后谭路红找医生开药到家里治疗,每天早上在养父的床前接大小便,更换养父晚上失禁后的床单,帮他洗澡、换洗衣服。谭兴祥大腿骨挞断后瘫痪在床,常常以一个姿势躺着,致使背部的皮肤被压得通红,甚至有些部位已经出现溃烂的症状。谭路红在收拾后就要定时为养父按摩,并调整姿势。经过谭路红精心照顾和治疗,8个月后养父才有所康复。

    反哺亲恩不离不弃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长相端庄、勤劳善良的谭路红可以找个家境宽裕的婆家嫁出去了,一些上门提亲的人劝她说: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就再也不用受这个罪了! 也有家境非常富裕的帅小伙子主动找谭路红耍朋友,条件是放弃养父嫁到男方服侍男方父母。像这样家庭富裕的帅小伙子都被她一一拒绝。谭路红对他们说:“我养父把我从路边捡来,把我养大成人,他又没有双腿了,把他一个人扔下可怎么活啦! 我又怎么能忍心呢!做人要讲良心,如要我嫁到男方不管养父,我宁愿不嫁人都可以”。为了双脚不能下地行走的残疾养父, 谭路红给自己的婚姻提出了“男方做上门女婿,和她一起照顾父亲”的要求。

    如今28岁的她已是2个孩子的母亲,回想谈婚论嫁的往事,她没有太多的表白,只是说:“咱和丈夫万军有缘,他是本镇太运村下板燎的人,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也想将咱带到太运村下板燎去住,但经过多次接触了解,最终连他也一起留了下来! 当时我家庭还是比较困难的,没钱办婚酒,只是双方到镇民政办拿了结婚证就算结婚了”。经过夫妻俩一起五年打拼的积蓄和亲戚借款,于2012年用12万元修建起了一搂一底的砖混结构“洋房”,自己总算有了完整的“家”。对于丈夫她有时候也感到有些愧疚:“为了能和我在一起,他离开了自己的家,离开了自己的父母。但父亲养了我,我实在不能忍心抛弃他呀!”谭路红如此说道,结婚两年后,公公因病去逝,母亲现已60岁,因操劳过渡也体弱多病,小姑子12岁,在石龙村完小读书,家庭经济也非常困难。看到此情况后,谭路红动员丈夫和母亲一家人说:“把母亲和妹搬到我家来住,这样既可照料养父,也可照顾母亲和妹,现在全家7口人的生活就全落在谭路红夫妻俩了身上。但为了照料好养父和母亲,夫妻俩却不能外出务工挣钱,目前生活也过得十分节俭和艰辛。为了全家人的生活,谭路红和丈夫商量并找亲戚借了5万元,东拼西凑于2013年购买了20头肉牛,建起了庭院牧场,还种了4亩地的牧草,现在每年可纯收入2万元,基本上能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谭路红说:“以前养父上厕所、上床等重体力活都是我承担,现在家里有丈夫这个得力助手,一起参与照料,主动配合参与养父上厕所、上床等重体力活,现在我也松了一口气”。“再苦不能苦养父,我要竭尽全力让养父安度晚年。”谭路红时常这样提醒自己。为让养父外出行走方便,谭路红特地为养父配制一辆价值4000多元的电动轮椅。为减轻养父病痛,谭路红针对养父病情多方寻医,寻求相关治疗方法,经过谭路红多年精心照料,如今养父身体状况比以前有较大好转。

    人说:孝是“传家宝”。多年来,谭路红的一言一行也直接影响着丈夫和孩子。为了照顾养父,丈夫也放弃外出打工机会,两个儿子在家庭的熏陶下,既懂事,学习也很用功,每天放学回家都时常抢着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不嫌脏不怕累地照顾着养父, 给外公捶捶背、讲笑话逗外公开心快乐。

    谭路红的感人事迹,周边的邻居没有人不知,每次提到她时,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她:“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她能够坚持20余年如一日照料养父,不容易啊!就算是亲生的,做到这个份上也不容易,谭兴祥真有福气啊。”很多人被谭路红的故事感动,周围的村民不少家庭也以她的故事教育后辈。谭路红在党组织的培养下,于2014年7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孝心如春风,爱心化春雨”,谭路红说,“我觉得我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是把我养父照顾好,让他好好欢度晚年,我也希望我的所作所为能感染周围的人,孝敬父母是我们的传统美德,应该好好延续,并且发扬光大。”现在谭路红一家7口人和和睦睦,过得其乐融融。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蓝心妤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