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定富
<

吴定富

来源:华龙网2018-01-29

    一、人物简介

  吴定富,男,19XX年X月,重庆市铜梁区东城街道全兴社区居民。

  二、事迹概述

  他双耳失聪,却依然精神矍铄、面带笑容;他坚持自己的“四项原则”,宁愿当一个“傻老头”,也不愿为国家增添负担;他省吃俭用、生活朴素,甚至捡拾垃圾卖钱,却在20余年之中捐助贫困学生100多万元。

  三、详细内容

  “往有朱郁忠,今有吴定富,吴校长的裸捐让我们无比感动。我也是拿退休工资的人,而且工资比吴校长还高,但我却做不到像他这样无私。”区农委退休干部李淑泉曾是吴定富从教生涯中最早教授的学生之一,谈到自己的老师,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敬佩。

  83岁的吴定富精神矍铄,平时都面带笑容,一身衣裤干净整洁,脚上的大头皮鞋连泥土都没有一点。不过,细心的人可以发现,老人的衣裤都已经洗得有些发白,里面的一件棉花背心全是小洞,好几处棉花都一团团挤了出来。

  吴定富耳朵已失聪,旁人只能靠写字与他交流。说到自己的教书生活,他侃侃而谈,但一问到他资助了多少贫困学生,老人就总微笑着摆摆手说:“记不清了。”“就知道他会这样说,他低调得很,都是悄悄资助,从来不往外说,但我们全知道,他的工资全部捐出去了。”社区干部和他的邻居们都证实,他资助贫困学生已有20多年,至少捐了100多万元,这些钱在那些年,可以在城里买10多套商品房了。

  爱生如子 却从不给自己的孩子“开后门”

  1950年,吴定富从江津师范校毕业后,分配到我区偏远的蒲吕石龙小学当老师,33年一直坚守在那里没有挪窝,直至1983年退休。他当了28年小学校长,长期以校为家,学校的学生是他的命根子。

  “那时候经济条件差,绝大部分学生读着读着就面临辍学的危险,我也想帮助他们多读点书,长大了才有出息。”吴定富说,那时候他的工资很低,除了基本生活,都用来给学生交学费了。妻子郭秀祥从来没有怨言,她和四个孩子都在全德农村生活,靠干农活把孩子们拉扯大。

  据学生们回忆,今年50多岁的张才斌是吴定富早年教书时比较得意的弟子,不过当年他家里十分贫寒,好几次都差点辍学。每一次教室里不见了他的人影,吴定富就非常着急,赶紧跑去他家做思想工作。后来又是帮他交学费,又是单独辅导,终于把张才斌一步步送上了高一级学府,如今早已成为了一名国家干部。

  “不过,校长对自己的孩子那叫一个‘冷酷’,用现在的话说,我们都怀疑娃儿不是他亲生的。”学生们说,吴校长的小儿子成绩很差,给孩子换一个好的学校或老师,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连他的同事们都这样提醒过他,可他坚决“不走后门”,还说:“学习要靠努力,哪个老师教都一样。”最后,他的大儿子、女儿都是国家干部,只有小儿子在高新区一家工厂打工。

  坚持“四项原则” 很多人说他是个“傻老头”

  “吴校长对人很和善,很少见他发脾气,不过他认定的事情,那是必须坚持的。”全兴社区党委书记陈天伦说,很多人都知道他坚持“四项原则”,不过不少街坊都背后开玩笑称呼他叫“傻老头”。

  第一项原则就是家里人过世后不许土葬。吴定富的儿女们回忆,父亲很少发火,不过20多年前母亲因病去世,所有亲戚朋友都坚持要土葬,这让他结结实实发了一次火,他说:“土葬太浪费土地资源,再说,火葬还有一笔奖励金,这又可以帮助好多人。”后来亲戚朋友们轮番给他做工作,他终于勉强同意土葬,不过前提是不做任何道场,不接任何人送的礼。然而此后好多年,吴定富都一直因此事耿耿于怀。

  第二项原则就是孩子成年后他不会再给一分钱。他的大儿子吴启国回忆说,父亲很简朴,一件衣服穿二三十年都舍不得扔,吃饭也从不挑剔,一碗剩菜或一个泡萝卜,他都可以下两碗白饭。他和弟弟妹妹们在父亲的影响下,生活也很简朴,从不伸手向父亲要零花钱。成年后有了工作,兄弟姐妹们开家庭会议一致通过:不仅要赡养好父亲,而且坚决不啃老人一分钱。

  第三项原则就是生病不愿住院。在儿女们的记忆中,父亲还冲着他们发了一次火。那是在4年前,吴定富患了一次重病,儿女们把他送到医院住了一个多月院。吴定富稍微好一点就想“开溜”,硬是被儿女们按在床上直到痊愈才出院。后来,他得知国家医疗保险给他报销了7000多元,自己只花了几百元时,大为光火,说自己给国家增加了负担,拖了后腿。“吵了我们好几回,直到我们说下次生病只买药,不住院报销了,老爷子才没有骂我们了。”小儿子吴启伟笑着说,“不过很神奇,父亲从此身体很健康,连感冒都很少。”

  第四项原则就是出门都走路。“不管走多远,都是步行,从来不乘坐公交车或客车,节约得很。”凡是熟悉吴定富的人都这么说,他们经常看到他提几个口袋快步前行,不管是走城里办事、镇上赶集还是去合川资助贫困学生,他都步行。有几次步行去合川,途中遇到他的学生开车经过,想顺路载他过去,他也坚决拒绝。本来70岁就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了,但他至今没有去办卡,他说:“能为国家节约一分钱算一分钱,再说,多走路也有利于身体健康。”

  捐出去“十套房” 自己却住在破旧的出租房里

  “吴校长是一个很有善心的人,子女用不到他的钱,但他对贫困学生或爱读书的孩子,那真是大方得很。”邻居吴定才告诉记者,吴定富退休后还去学校当了几年的“义工”,免费帮学校打理花草,还自己花钱在校园里种了很多树和花草。10年前洪灾,大水把他居住的院子里的堡坎给冲垮了,吴定富花了近八千元修缮好,之后另三家人都说要摊点钱来给吴定富,被他拒绝了。每年期末考试后,吴定富只要听说村里哪家娃娃读书有困难了,或者哪家孩子考试成绩优异,他都要去发“助学金”,从50元到几百元不等。

  “近几年,每次看到吴定富老校长出门,两边荷包里总放着两个胶口袋,用来装一路上看到的垃圾、废品,然后收集了拿去卖。”邻居如是说。对此,吴定富说,这些垃圾丢在路上很污染环境,自己捡去卖掉不但环境美化了,还能卖点钱来资助贫困学生。

  “父亲自己生活非常节约,他的钱都拿去捐给贫困学生了,但具体捐给了哪些学校和学生,他从来不跟我们透露半个字。”吴定富的子女们说,好几次,他们都看到父亲提着一些旧鞋子和毛巾回来,洗干净了往家里柜子里塞,有时候脚上还穿一双和年龄不相称的篮球鞋,后来一问才知道,这些都是他去周边学校捡住校生毕业时丢弃的。

  子女们说,父亲的工资也不低,现在每个月有4000余元,不算当校长时资助学生们的钱,就是退休后这20年,吴定富捐出的工资都有100多万元。10多年前,铜梁城区的房价才一千元不到,吴定富如果用这些钱买房,可以在城里轻松买10多套商品房了。

  然而,吴定富至今没有给儿女们买一套房。四年前拆迁后,他和小儿子一家在全德街上每年花六千元租了一套小房子居住到现在。出租房的楼道黑黢黢的,面积特别小,连客厅也摆了一张床,有些房间的门框都已经破烂不堪。卧室更是简陋,除了一张只有四条腿的简易床,就是半屋子的书报,墙角一个塑料衣柜,里面挂着几件孙子的衣物,而他自己的十来件衣裤则全部放在床下的木箱中。箱子里还放着一张存折,存折是吴定富的工资本,已经取得所剩无几,每年八九月和一二月时取得最多,多时有两三万。“我们都不知道父亲把工资本放哪里,也从不过问,这两个时间段是贫困学生们急需用钱的时候,他都拿去捐了。”吴启伟说。

  “藏着”的感谢信,藏不住的“助人心”

  “吴定富老校长从来不愿跟我们说他资助过谁,我们也是通过一叠叠的感谢信发现的。”陈天伦说,自从老校长拆迁后在街上租房居住,邮递员不好找他,就把吴定富的信全部放到社区办公室,陈天伦帮忙给吴定富送过去。“几乎每周都要收到信,大部分是从各个学校寄来的感谢信。”吴启伟笑着说,他经常发现父亲一个人悄悄拿着放大镜看学生们写来的信,然后信很快就不见了,至于究竟是被藏起来还是烧毁了,他们也不敢问,因为问了父亲也不会说。

  吴定富说,他如今每天坚持看新闻,除了了解国家时事,就是看对贫困学生的报道,一旦看到铜梁或周边区县的相关报道,他就抱着钱走路去捐,不过他发现这样的报道现在越来越少,而且献爱心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要怎么才能知道哪些学校的贫困学生最多?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吴定说,他会在生前把工资全捐出去,而且嘱咐子女们把自己生后的补贴也全部捐给贫困学生。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直播回顾|三峡库心 长江盆景

补齐农村养老服务短板

重庆市半导体科技馆开馆

川美80周年灯光秀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吴定富

2018-01-29 14:46:37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吴定富,男,19XX年X月,重庆市铜梁区东城街道全兴社区居民。

  二、事迹概述

  他双耳失聪,却依然精神矍铄、面带笑容;他坚持自己的“四项原则”,宁愿当一个“傻老头”,也不愿为国家增添负担;他省吃俭用、生活朴素,甚至捡拾垃圾卖钱,却在20余年之中捐助贫困学生100多万元。

  三、详细内容

  “往有朱郁忠,今有吴定富,吴校长的裸捐让我们无比感动。我也是拿退休工资的人,而且工资比吴校长还高,但我却做不到像他这样无私。”区农委退休干部李淑泉曾是吴定富从教生涯中最早教授的学生之一,谈到自己的老师,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敬佩。

  83岁的吴定富精神矍铄,平时都面带笑容,一身衣裤干净整洁,脚上的大头皮鞋连泥土都没有一点。不过,细心的人可以发现,老人的衣裤都已经洗得有些发白,里面的一件棉花背心全是小洞,好几处棉花都一团团挤了出来。

  吴定富耳朵已失聪,旁人只能靠写字与他交流。说到自己的教书生活,他侃侃而谈,但一问到他资助了多少贫困学生,老人就总微笑着摆摆手说:“记不清了。”“就知道他会这样说,他低调得很,都是悄悄资助,从来不往外说,但我们全知道,他的工资全部捐出去了。”社区干部和他的邻居们都证实,他资助贫困学生已有20多年,至少捐了100多万元,这些钱在那些年,可以在城里买10多套商品房了。

  爱生如子 却从不给自己的孩子“开后门”

  1950年,吴定富从江津师范校毕业后,分配到我区偏远的蒲吕石龙小学当老师,33年一直坚守在那里没有挪窝,直至1983年退休。他当了28年小学校长,长期以校为家,学校的学生是他的命根子。

  “那时候经济条件差,绝大部分学生读着读着就面临辍学的危险,我也想帮助他们多读点书,长大了才有出息。”吴定富说,那时候他的工资很低,除了基本生活,都用来给学生交学费了。妻子郭秀祥从来没有怨言,她和四个孩子都在全德农村生活,靠干农活把孩子们拉扯大。

  据学生们回忆,今年50多岁的张才斌是吴定富早年教书时比较得意的弟子,不过当年他家里十分贫寒,好几次都差点辍学。每一次教室里不见了他的人影,吴定富就非常着急,赶紧跑去他家做思想工作。后来又是帮他交学费,又是单独辅导,终于把张才斌一步步送上了高一级学府,如今早已成为了一名国家干部。

  “不过,校长对自己的孩子那叫一个‘冷酷’,用现在的话说,我们都怀疑娃儿不是他亲生的。”学生们说,吴校长的小儿子成绩很差,给孩子换一个好的学校或老师,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连他的同事们都这样提醒过他,可他坚决“不走后门”,还说:“学习要靠努力,哪个老师教都一样。”最后,他的大儿子、女儿都是国家干部,只有小儿子在高新区一家工厂打工。

  坚持“四项原则” 很多人说他是个“傻老头”

  “吴校长对人很和善,很少见他发脾气,不过他认定的事情,那是必须坚持的。”全兴社区党委书记陈天伦说,很多人都知道他坚持“四项原则”,不过不少街坊都背后开玩笑称呼他叫“傻老头”。

  第一项原则就是家里人过世后不许土葬。吴定富的儿女们回忆,父亲很少发火,不过20多年前母亲因病去世,所有亲戚朋友都坚持要土葬,这让他结结实实发了一次火,他说:“土葬太浪费土地资源,再说,火葬还有一笔奖励金,这又可以帮助好多人。”后来亲戚朋友们轮番给他做工作,他终于勉强同意土葬,不过前提是不做任何道场,不接任何人送的礼。然而此后好多年,吴定富都一直因此事耿耿于怀。

  第二项原则就是孩子成年后他不会再给一分钱。他的大儿子吴启国回忆说,父亲很简朴,一件衣服穿二三十年都舍不得扔,吃饭也从不挑剔,一碗剩菜或一个泡萝卜,他都可以下两碗白饭。他和弟弟妹妹们在父亲的影响下,生活也很简朴,从不伸手向父亲要零花钱。成年后有了工作,兄弟姐妹们开家庭会议一致通过:不仅要赡养好父亲,而且坚决不啃老人一分钱。

  第三项原则就是生病不愿住院。在儿女们的记忆中,父亲还冲着他们发了一次火。那是在4年前,吴定富患了一次重病,儿女们把他送到医院住了一个多月院。吴定富稍微好一点就想“开溜”,硬是被儿女们按在床上直到痊愈才出院。后来,他得知国家医疗保险给他报销了7000多元,自己只花了几百元时,大为光火,说自己给国家增加了负担,拖了后腿。“吵了我们好几回,直到我们说下次生病只买药,不住院报销了,老爷子才没有骂我们了。”小儿子吴启伟笑着说,“不过很神奇,父亲从此身体很健康,连感冒都很少。”

  第四项原则就是出门都走路。“不管走多远,都是步行,从来不乘坐公交车或客车,节约得很。”凡是熟悉吴定富的人都这么说,他们经常看到他提几个口袋快步前行,不管是走城里办事、镇上赶集还是去合川资助贫困学生,他都步行。有几次步行去合川,途中遇到他的学生开车经过,想顺路载他过去,他也坚决拒绝。本来70岁就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了,但他至今没有去办卡,他说:“能为国家节约一分钱算一分钱,再说,多走路也有利于身体健康。”

  捐出去“十套房” 自己却住在破旧的出租房里

  “吴校长是一个很有善心的人,子女用不到他的钱,但他对贫困学生或爱读书的孩子,那真是大方得很。”邻居吴定才告诉记者,吴定富退休后还去学校当了几年的“义工”,免费帮学校打理花草,还自己花钱在校园里种了很多树和花草。10年前洪灾,大水把他居住的院子里的堡坎给冲垮了,吴定富花了近八千元修缮好,之后另三家人都说要摊点钱来给吴定富,被他拒绝了。每年期末考试后,吴定富只要听说村里哪家娃娃读书有困难了,或者哪家孩子考试成绩优异,他都要去发“助学金”,从50元到几百元不等。

  “近几年,每次看到吴定富老校长出门,两边荷包里总放着两个胶口袋,用来装一路上看到的垃圾、废品,然后收集了拿去卖。”邻居如是说。对此,吴定富说,这些垃圾丢在路上很污染环境,自己捡去卖掉不但环境美化了,还能卖点钱来资助贫困学生。

  “父亲自己生活非常节约,他的钱都拿去捐给贫困学生了,但具体捐给了哪些学校和学生,他从来不跟我们透露半个字。”吴定富的子女们说,好几次,他们都看到父亲提着一些旧鞋子和毛巾回来,洗干净了往家里柜子里塞,有时候脚上还穿一双和年龄不相称的篮球鞋,后来一问才知道,这些都是他去周边学校捡住校生毕业时丢弃的。

  子女们说,父亲的工资也不低,现在每个月有4000余元,不算当校长时资助学生们的钱,就是退休后这20年,吴定富捐出的工资都有100多万元。10多年前,铜梁城区的房价才一千元不到,吴定富如果用这些钱买房,可以在城里轻松买10多套商品房了。

  然而,吴定富至今没有给儿女们买一套房。四年前拆迁后,他和小儿子一家在全德街上每年花六千元租了一套小房子居住到现在。出租房的楼道黑黢黢的,面积特别小,连客厅也摆了一张床,有些房间的门框都已经破烂不堪。卧室更是简陋,除了一张只有四条腿的简易床,就是半屋子的书报,墙角一个塑料衣柜,里面挂着几件孙子的衣物,而他自己的十来件衣裤则全部放在床下的木箱中。箱子里还放着一张存折,存折是吴定富的工资本,已经取得所剩无几,每年八九月和一二月时取得最多,多时有两三万。“我们都不知道父亲把工资本放哪里,也从不过问,这两个时间段是贫困学生们急需用钱的时候,他都拿去捐了。”吴启伟说。

  “藏着”的感谢信,藏不住的“助人心”

  “吴定富老校长从来不愿跟我们说他资助过谁,我们也是通过一叠叠的感谢信发现的。”陈天伦说,自从老校长拆迁后在街上租房居住,邮递员不好找他,就把吴定富的信全部放到社区办公室,陈天伦帮忙给吴定富送过去。“几乎每周都要收到信,大部分是从各个学校寄来的感谢信。”吴启伟笑着说,他经常发现父亲一个人悄悄拿着放大镜看学生们写来的信,然后信很快就不见了,至于究竟是被藏起来还是烧毁了,他们也不敢问,因为问了父亲也不会说。

  吴定富说,他如今每天坚持看新闻,除了了解国家时事,就是看对贫困学生的报道,一旦看到铜梁或周边区县的相关报道,他就抱着钱走路去捐,不过他发现这样的报道现在越来越少,而且献爱心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要怎么才能知道哪些学校的贫困学生最多?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吴定说,他会在生前把工资全捐出去,而且嘱咐子女们把自己生后的补贴也全部捐给贫困学生。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蓝心妤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