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一香、吴贵生
<

解一香、吴贵生

来源:华龙网2018-02-26

    一、人物简介

    解一香今年51岁,丈夫吴贵生今年49岁,家住重庆市云阳县清水土家族自治乡岐山村10组,夫妻俩在云阳县龙缸景区从事悬崖保洁工作已5年。

    二、事迹概述

    解一香和丈夫吴贵生是云阳龙缸景区悬崖保洁工,夫妻俩仅凭一根绳索,从事着景区最危险却又最高尚的职业——悬崖保洁。绳子的一端拴着丈夫,悬崖下,双脚随时悬空,身无可倚;另一端是妻子,崖顶上,拽着绳头,神经紧绷。就这样,丈夫在悬崖下捡拾垃圾,妻子在崖顶筑牢安全屏障,日复一日,风风雨雨,夫妻俩一干就是5年,书写着保洁工人的精彩生命。

    三、详细内容

    悬崖保洁夫妻的精彩“绳命”

    解一香和丈夫吴贵生是云阳龙缸景区悬崖保洁工。妻子51岁,丈夫49岁,他们住在距龙缸景区6公里外的农村,夫妻两人靠着一根“绳索”在景区悬崖捡垃圾已有5年。

    “绳命”如此精彩

    最近这两天,气温越来越低。解一香每天都期盼着龙缸景区的雪能下得晚些,再晚些。如果下雪,意味着崖壁结冰或很潮湿,丈夫捡拾垃圾的风险很大,解一香就必须把绳头拉得更牢,更紧。只要雪晚下一天,她对丈夫的担心就会少一分,那种生离死别的折磨也会轻一分。每次安全绳从悬崖垂下之时,便是她和丈夫搭档捡拾矿泉水瓶、塑料雨衣等垃圾之始——安全绳的一端在悬崖下,拴着丈夫,另一端在悬崖上,解一香负责收放。吴贵生下崖后,解一香始终握着绳子,因为这是吴贵生安全的最后一道保障。

    时间往前推,解一香夫妻的生活轨迹跟老家年龄相仿的夫妻差不多,婚后生娃,再结伴外出打工。不过,与其他打工夫妻稍有不同的是,从17年前离家到现在,他们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多了一个已融入他们生命的物件——安全绳。

    来景区前,她和丈夫在主城安装高楼幕墙或清洗外墙玻璃,人在吊篮内,拴着安全绳,虽处高空,却不太害怕;来景区后,安全绳被重新定义:一端是丈夫,悬崖下,双脚随时悬空,身无可倚;另一端是她,崖顶上,拽着绳头,神经紧绷。

    “可能,这就是我们的绳命。”龙缸景区玻璃廊桥上,解一香神情有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低落。原来5年前,解一香与丈夫在悬崖保洁时,游客延参法师对他们说了一句话: “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解一香一直耿耿于怀,以为法师说的是夫妻两人的命就是拴在绳子上的,生怕丈夫出一丁点儿意外。后来有人告诉他们,当时延参法师的这句话带着地方谐音,意思是“生命,是多么的辉煌;生命,是如此的精彩”。解一香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法师都说了,做我们这行的人,生命很精彩。平常我给你说的没错吧,叫你莫担心我。我们在悬崖上做保洁,是好事情,上天是随时保佑起的”。丈夫吴贵生这样安慰担心的妻子。玻璃景观廊桥距离地面718米,吴贵生在这几近垂直的悬崖上捡拾垃圾。他的手掌和指关节有明显的茧子,这是常年在悬崖下抓绳干活留下的。

    “三个必须”是夫妻俩的安全法宝

    龙缸景区面积300余亩,有70多名保洁工,每逢旅游高峰期,保洁强度直线上升,各类垃圾最多时以吨计。保洁工中,负责悬崖保洁的有7人,两个小组。解一香夫妇是所在悬崖保洁组的组长。每个小组工作时,组员之间都会相互照应,不会让某一两个人单独作业。更多的时候,这对夫妻作业时,解一香在悬崖上拉安全绳的压力,比悬崖下的吴贵生还大。

    妻子的第一个必须,“绑绳”——吴贵生在悬崖下捡矿泉水瓶、塑料雨衣等垃圾时,她拉绳的手除了不会放开外,还必须在树桩、条石上多缠几圈。即使在有同事协助拉绳的情况下,她也必须紧紧抓住绳的末端。她说,就算前面的人手滑没抓住绳子,她在后面也是拼命吊起的,“好歹我也有百多斤重,把绳子往我腰上一缠,就像捆在连二石上,他在下面啷个都稳当,就不会出啥子大事了。”

    妻子的第二个必须,“呼喊”——“他在下面干活儿,每隔10分钟左右,我就必须喊他的名字。要是他没回话,我就要放开喉咙大声叫‘贵生,贵生……’。听到他回话后,我才会踏实。”

    妻子的第三个必须,“检查”——每次吴贵生顺利返回崖顶后,不待他开口说话,解一香必定一个箭步跨上前,把丈夫从头到脚看个完,摸个遍,还要让他原地转个圈,看看身体是不是完好,有没有受伤。

    坚持是对工作的最美诠释

    不少游客对他们的收入比较好奇,觉得干这样危险的工作,月薪怎么说也得上万元。吴贵生笑着说,其实,大家的收入仅比地面清洁工高些罢了,月薪3500左右。“我们的家都在景区附近。说实话,干这行,主要是考虑到两方面:一是离家近,工作之余好照顾家庭;二是收入跟在当地打工比,相对稳定些。”

    解一香的外孙女不到半岁,外孙一岁多。她说,和丈夫干这行,只要游客来景区一天,保洁就要进行一天。去年春节至今,她和丈夫除了在春节过了几天抱孙的瘾外,平时都没有到女儿家走动。为这事儿,她常在夜里自责转辗难眠。天亮时,她和丈夫下决心准备去看看外孙,在请假的路上,看见游客进景区大门,他们又变了卦,回去换好工作服,继续上班——类似这样的场景,解一香都记不起自己经历过多少次了。

    “这几年,他在悬崖下捡了4部智能手机,都是游客拍照时掉的,还给游客,还谢绝了任何形式的酬谢;今年,他担心我在悬崖上喊起累,就把手机揣身上,结果前前后后掉了3个。现在,他用的是400元一个的老人机,音量大,还有电筒功能……悬崖下,除了马蜂,还有蛇,有时是全身翠绿的剧毒蛇,初一看以为是树枝,要是捡垃圾时把它当树枝抓,很可能就上不来了。”解一香回忆起这些,有些后怕。现在,她和丈夫的体力一年不如一年了。她估计,和丈夫再干五六年后,就可能不会再干悬崖保洁的工作了,因为怕干超过自身体力和能力的事,会给景区和社会增添负担。个别游客对夫妻俩开玩笑,说如果没人丢垃圾,夫妻俩就要失业。解一香说:“景区是家乡的一部分,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坚持干好。就像在悬崖上拉绳子,不能没力气了就随便放手,还得坚持下去。”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一辈子,一条路

一起"C位"走花路

促数字经济集聚发展

"菜鸟驿站第一城"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解一香、吴贵生

2018-02-26 12:49:21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解一香今年51岁,丈夫吴贵生今年49岁,家住重庆市云阳县清水土家族自治乡岐山村10组,夫妻俩在云阳县龙缸景区从事悬崖保洁工作已5年。

    二、事迹概述

    解一香和丈夫吴贵生是云阳龙缸景区悬崖保洁工,夫妻俩仅凭一根绳索,从事着景区最危险却又最高尚的职业——悬崖保洁。绳子的一端拴着丈夫,悬崖下,双脚随时悬空,身无可倚;另一端是妻子,崖顶上,拽着绳头,神经紧绷。就这样,丈夫在悬崖下捡拾垃圾,妻子在崖顶筑牢安全屏障,日复一日,风风雨雨,夫妻俩一干就是5年,书写着保洁工人的精彩生命。

    三、详细内容

    悬崖保洁夫妻的精彩“绳命”

    解一香和丈夫吴贵生是云阳龙缸景区悬崖保洁工。妻子51岁,丈夫49岁,他们住在距龙缸景区6公里外的农村,夫妻两人靠着一根“绳索”在景区悬崖捡垃圾已有5年。

    “绳命”如此精彩

    最近这两天,气温越来越低。解一香每天都期盼着龙缸景区的雪能下得晚些,再晚些。如果下雪,意味着崖壁结冰或很潮湿,丈夫捡拾垃圾的风险很大,解一香就必须把绳头拉得更牢,更紧。只要雪晚下一天,她对丈夫的担心就会少一分,那种生离死别的折磨也会轻一分。每次安全绳从悬崖垂下之时,便是她和丈夫搭档捡拾矿泉水瓶、塑料雨衣等垃圾之始——安全绳的一端在悬崖下,拴着丈夫,另一端在悬崖上,解一香负责收放。吴贵生下崖后,解一香始终握着绳子,因为这是吴贵生安全的最后一道保障。

    时间往前推,解一香夫妻的生活轨迹跟老家年龄相仿的夫妻差不多,婚后生娃,再结伴外出打工。不过,与其他打工夫妻稍有不同的是,从17年前离家到现在,他们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多了一个已融入他们生命的物件——安全绳。

    来景区前,她和丈夫在主城安装高楼幕墙或清洗外墙玻璃,人在吊篮内,拴着安全绳,虽处高空,却不太害怕;来景区后,安全绳被重新定义:一端是丈夫,悬崖下,双脚随时悬空,身无可倚;另一端是她,崖顶上,拽着绳头,神经紧绷。

    “可能,这就是我们的绳命。”龙缸景区玻璃廊桥上,解一香神情有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低落。原来5年前,解一香与丈夫在悬崖保洁时,游客延参法师对他们说了一句话: “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解一香一直耿耿于怀,以为法师说的是夫妻两人的命就是拴在绳子上的,生怕丈夫出一丁点儿意外。后来有人告诉他们,当时延参法师的这句话带着地方谐音,意思是“生命,是多么的辉煌;生命,是如此的精彩”。解一香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法师都说了,做我们这行的人,生命很精彩。平常我给你说的没错吧,叫你莫担心我。我们在悬崖上做保洁,是好事情,上天是随时保佑起的”。丈夫吴贵生这样安慰担心的妻子。玻璃景观廊桥距离地面718米,吴贵生在这几近垂直的悬崖上捡拾垃圾。他的手掌和指关节有明显的茧子,这是常年在悬崖下抓绳干活留下的。

    “三个必须”是夫妻俩的安全法宝

    龙缸景区面积300余亩,有70多名保洁工,每逢旅游高峰期,保洁强度直线上升,各类垃圾最多时以吨计。保洁工中,负责悬崖保洁的有7人,两个小组。解一香夫妇是所在悬崖保洁组的组长。每个小组工作时,组员之间都会相互照应,不会让某一两个人单独作业。更多的时候,这对夫妻作业时,解一香在悬崖上拉安全绳的压力,比悬崖下的吴贵生还大。

    妻子的第一个必须,“绑绳”——吴贵生在悬崖下捡矿泉水瓶、塑料雨衣等垃圾时,她拉绳的手除了不会放开外,还必须在树桩、条石上多缠几圈。即使在有同事协助拉绳的情况下,她也必须紧紧抓住绳的末端。她说,就算前面的人手滑没抓住绳子,她在后面也是拼命吊起的,“好歹我也有百多斤重,把绳子往我腰上一缠,就像捆在连二石上,他在下面啷个都稳当,就不会出啥子大事了。”

    妻子的第二个必须,“呼喊”——“他在下面干活儿,每隔10分钟左右,我就必须喊他的名字。要是他没回话,我就要放开喉咙大声叫‘贵生,贵生……’。听到他回话后,我才会踏实。”

    妻子的第三个必须,“检查”——每次吴贵生顺利返回崖顶后,不待他开口说话,解一香必定一个箭步跨上前,把丈夫从头到脚看个完,摸个遍,还要让他原地转个圈,看看身体是不是完好,有没有受伤。

    坚持是对工作的最美诠释

    不少游客对他们的收入比较好奇,觉得干这样危险的工作,月薪怎么说也得上万元。吴贵生笑着说,其实,大家的收入仅比地面清洁工高些罢了,月薪3500左右。“我们的家都在景区附近。说实话,干这行,主要是考虑到两方面:一是离家近,工作之余好照顾家庭;二是收入跟在当地打工比,相对稳定些。”

    解一香的外孙女不到半岁,外孙一岁多。她说,和丈夫干这行,只要游客来景区一天,保洁就要进行一天。去年春节至今,她和丈夫除了在春节过了几天抱孙的瘾外,平时都没有到女儿家走动。为这事儿,她常在夜里自责转辗难眠。天亮时,她和丈夫下决心准备去看看外孙,在请假的路上,看见游客进景区大门,他们又变了卦,回去换好工作服,继续上班——类似这样的场景,解一香都记不起自己经历过多少次了。

    “这几年,他在悬崖下捡了4部智能手机,都是游客拍照时掉的,还给游客,还谢绝了任何形式的酬谢;今年,他担心我在悬崖上喊起累,就把手机揣身上,结果前前后后掉了3个。现在,他用的是400元一个的老人机,音量大,还有电筒功能……悬崖下,除了马蜂,还有蛇,有时是全身翠绿的剧毒蛇,初一看以为是树枝,要是捡垃圾时把它当树枝抓,很可能就上不来了。”解一香回忆起这些,有些后怕。现在,她和丈夫的体力一年不如一年了。她估计,和丈夫再干五六年后,就可能不会再干悬崖保洁的工作了,因为怕干超过自身体力和能力的事,会给景区和社会增添负担。个别游客对夫妻俩开玩笑,说如果没人丢垃圾,夫妻俩就要失业。解一香说:“景区是家乡的一部分,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坚持干好。就像在悬崖上拉绳子,不能没力气了就随便放手,还得坚持下去。”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