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绍光、程祖全
<

程绍光、程祖全

来源:华龙网2018-04-27

    一、人物简介

  程祖全,男,1969年1月生,家住黔江区城东街道下坝社区2组。

  二、事迹概述

  1982年,黔江革命烈士陵园建成,为了更好地看管陵园,程祖全父亲程绍光搬到陵园里的门房居住。2007年,看管烈士陵园58年的程绍光病逝,时年38岁的程祖全毅然决然地放弃了每月收入几百元的收入,回到家乡接下父亲的班,成了烈士陵园新的看护人,那时看护补助仅仅30元/月。十年如一日,程祖全4000余日的坚守,无怨无悔。如今,他和父亲已为烈士守墓69年。4月6日,程祖全的事迹被重庆日报头版头条刊登。“我还将继续坚守下去,像父亲那样,守到生命的最后一刻。”49岁的程祖全说。

  三、详细内容

  程祖全,出生于1969年1月,现居三元宫路,是黔江烈士陵园的看护人。成为一名烈士墓看护人,源于他的父亲程绍光。

  1949年11月,三元宫还是一片荆棘丛生的茅草地,黔江县解放后,县里把在全县各地牺牲的22位烈士陆续迁到三元宫集中安葬,最初的烈士墓地就此成型。1959年春,烈士陵园正式建成。在守墓的过程中,程绍光先后走访了黔江水市乡水车坪、马喇湖、大路坝等烈士牺牲的地方,拜访了那些经历过战斗的军人和群众,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牢牢刻在了他的心里。

  从小程祖全就受父亲的熏陶,对革命先烈有着崇高的敬意。程绍光总是说,“红军战士为了革命英勇奋战,为了群众的幸福生活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所以在程祖全看来,烈士墓并不是冰冷的石头、土堆,而是中国人民的亲人、恩人!

  程祖全父亲程绍光出生于1923年10月28日,对旧社会和新中国的生活都有深切体会的。8岁那年,他失去双亲沦为孤儿,程绍光小小年纪就饱尝了社会的苦难。程祖全回忆说,“父亲总是要让我们感恩,他一个孤儿,能结婚生子、安居乐业,这些都是先烈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现在他们长眠于此,自己就要好好地为他们守墓。”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新中国再次面临战争威胁。“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成为热血青年的第一选择。那段时间,程绍光总是听广播,没事的时候他就待在烈士墓大半天,有时深更半夜还在那里转悠。

  最终,程绍光还是向妻子说出了自己想报名参加志愿军的念头。当时程祖全的大姐和二哥已经出生,可是程绍光心中有把火,一心只想保家卫国。1951年,他毅然决然参加志愿军赴朝作战,把看管烈士墓的任务交给了妻子。1956年,程绍光带着军功章从部队回到黔江,一边耕种田地,一边继续守护烈士墓。

  在周围街坊的记忆里,程绍光每天早上都要带着扫把到烈士陵园打扫清洁,晚上又要去转一转,树叶掉了清扫走,坟头的石头滚落又搬回去。遇上雨天,他就披上蓑衣、戴上斗笠、扛上锄头去挖沟排水,雨过天晴又忙着将滑塌的坟头重新修缮。每到此时,程绍光还会叫上子女,一边帮他搬石头、除杂草,一边听他讲先烈们的故事。

  曾经,子女们都抱怨过程绍光,立了功回来,还拒绝分配的工作,执意回到老家继续守烈士陵园,让一家老小过紧巴巴的日子。而程绍光总是笑呵呵地说,“一家人团圆就好。”

  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一直都是程绍光的最大心愿。1980年,他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从那之后,程绍光的守墓日常又多了一项工作—向前来祭扫的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1985年,黔江革命烈士纪念馆在原址开始修建,于1987年正式建成。从那之后,为更好地看护陵园,程绍光干脆搬到陵园旁边住了下来。那时的烈士陵园,不通水电,要喝的水都是每天从住处提过去,天一黑,程绍光就躺床上听着屋外的动静,生怕有小偷进来偷走纪念馆里的文物。

  2006年年初,已经83岁的程绍光在一次打扫烈士墓的过程中摔倒在水沟里。这一摔,程绍光深知这份坚守到了传承的时候了。同年3月,程绍光把在外干活的程祖全叫回家中,让程祖全打扫烈士陵园,迎接清明祭扫活动。程祖全对当天父亲的嘱托记忆犹新,“我的时日不多了,守墓的任务就交给你。不要嫌弃看护陵园的补助少,我们守护和传承的是爱国精神。”那时看护补助仅仅30元/月,而程祖全在外做工每月收入有几百元。但他从小在烈士墓长大,对先烈们早已怀着敬仰之情。为了让程绍光安心,为了心中的那份坚守,程祖全答应了父亲,接过了烈士陵园看护人的担子。

  2007年,程绍光去世。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每当程祖全去打扫烈士陵园时,程绍光就坐在一旁,看着他搬石头、扫垃圾、为纪念碑补漆,日日如此。弥留之际,程绍光向程祖全交办了三件事,一是保护好陵园的物品,革命文物都是无价之宝,无论如何不能遗失;二是要保护好陵园的一草一木,不能让人来割草、放牛,打扰烈士长眠,污染神圣之地;三是不能只是开门、关门、打扫清洁,要向群众讲述先烈故事,传扬英雄精神。四是将他埋葬在烈士墓对面的炭行(土地名),死了他也要看着烈士陵园。

  程绍光走后,程祖全与妻子曾贤平共同担起了守护陵园的责任。每天早晨出门前,他叮嘱妻子莫忘打扫陵园,晚上收工进家门前先到陵园转一圈,遇到落叶、垃圾再清扫一遍;下雨了,他就像程绍光一样去挖沟排水、堆码坟头垮塌的石头。

  每年的春节、清明节、建军节、烈士纪念日等节点,程祖全都是提前半个月不外出干活,带着妻子、孩子对烈士陵园进行大扫除,准备用于讲解的英雄事迹材料。还要备好茶叶、烧好开水、维持秩序等等。

  2011年9月的一个深夜,在日常巡查的过程中,程祖全听到陈列馆方向传来异常声音,他立马叫了几个邻居一起赶到现场,发现有两个小偷正在撬陈列馆的门窗,程祖全随即大声喝止:“谁,你在这里搞么子!”听到声音,两个小偷闻风而逃。那个夜晚,他久久不能入睡,生怕陵园出现差池,愧对父亲,愧对国家。从那之后,程祖全加大了对烈士陵园的巡查力度,经常半夜三更醒来后去巡查一圈,确保没有问题后才又入睡。

  2013年夏天,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烈士墓内的一棵洋槐树被风刮倒,砸毁了数十米烈士陵园院墙,夏天的雷雨来得比较猛烈,出于对陈列馆里的文物的负责,也担心大雨冲垮剩余围墙,程祖全干脆抱着被子在陈列馆住了几晚,直到围墙修复好他才安心回到家里居住。

  2018年,程祖全已接力父亲守墓11年了,父子两人将自己69年的人生奉献给了这个平凡而又伟大的事业。有时程祖全夫妻抽不开身时,他的子女就主动担起看护的责任。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已然成为了他们程家的家风。程祖全这样说道:“不仅我要继承好父亲遗志,我还会以身作则,用行动带动我的子女,感染我的街坊,让大家一起捍卫革命烈士的尊严,爱党、爱国,传承发扬好我们的民族精神。”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再见了高考

老木屋变新民宿

太空莲开迎客来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程绍光、程祖全

2018-04-27 11:24:38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程祖全,男,1969年1月生,家住黔江区城东街道下坝社区2组。

  二、事迹概述

  1982年,黔江革命烈士陵园建成,为了更好地看管陵园,程祖全父亲程绍光搬到陵园里的门房居住。2007年,看管烈士陵园58年的程绍光病逝,时年38岁的程祖全毅然决然地放弃了每月收入几百元的收入,回到家乡接下父亲的班,成了烈士陵园新的看护人,那时看护补助仅仅30元/月。十年如一日,程祖全4000余日的坚守,无怨无悔。如今,他和父亲已为烈士守墓69年。4月6日,程祖全的事迹被重庆日报头版头条刊登。“我还将继续坚守下去,像父亲那样,守到生命的最后一刻。”49岁的程祖全说。

  三、详细内容

  程祖全,出生于1969年1月,现居三元宫路,是黔江烈士陵园的看护人。成为一名烈士墓看护人,源于他的父亲程绍光。

  1949年11月,三元宫还是一片荆棘丛生的茅草地,黔江县解放后,县里把在全县各地牺牲的22位烈士陆续迁到三元宫集中安葬,最初的烈士墓地就此成型。1959年春,烈士陵园正式建成。在守墓的过程中,程绍光先后走访了黔江水市乡水车坪、马喇湖、大路坝等烈士牺牲的地方,拜访了那些经历过战斗的军人和群众,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牢牢刻在了他的心里。

  从小程祖全就受父亲的熏陶,对革命先烈有着崇高的敬意。程绍光总是说,“红军战士为了革命英勇奋战,为了群众的幸福生活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所以在程祖全看来,烈士墓并不是冰冷的石头、土堆,而是中国人民的亲人、恩人!

  程祖全父亲程绍光出生于1923年10月28日,对旧社会和新中国的生活都有深切体会的。8岁那年,他失去双亲沦为孤儿,程绍光小小年纪就饱尝了社会的苦难。程祖全回忆说,“父亲总是要让我们感恩,他一个孤儿,能结婚生子、安居乐业,这些都是先烈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现在他们长眠于此,自己就要好好地为他们守墓。”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新中国再次面临战争威胁。“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成为热血青年的第一选择。那段时间,程绍光总是听广播,没事的时候他就待在烈士墓大半天,有时深更半夜还在那里转悠。

  最终,程绍光还是向妻子说出了自己想报名参加志愿军的念头。当时程祖全的大姐和二哥已经出生,可是程绍光心中有把火,一心只想保家卫国。1951年,他毅然决然参加志愿军赴朝作战,把看管烈士墓的任务交给了妻子。1956年,程绍光带着军功章从部队回到黔江,一边耕种田地,一边继续守护烈士墓。

  在周围街坊的记忆里,程绍光每天早上都要带着扫把到烈士陵园打扫清洁,晚上又要去转一转,树叶掉了清扫走,坟头的石头滚落又搬回去。遇上雨天,他就披上蓑衣、戴上斗笠、扛上锄头去挖沟排水,雨过天晴又忙着将滑塌的坟头重新修缮。每到此时,程绍光还会叫上子女,一边帮他搬石头、除杂草,一边听他讲先烈们的故事。

  曾经,子女们都抱怨过程绍光,立了功回来,还拒绝分配的工作,执意回到老家继续守烈士陵园,让一家老小过紧巴巴的日子。而程绍光总是笑呵呵地说,“一家人团圆就好。”

  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一直都是程绍光的最大心愿。1980年,他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从那之后,程绍光的守墓日常又多了一项工作—向前来祭扫的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1985年,黔江革命烈士纪念馆在原址开始修建,于1987年正式建成。从那之后,为更好地看护陵园,程绍光干脆搬到陵园旁边住了下来。那时的烈士陵园,不通水电,要喝的水都是每天从住处提过去,天一黑,程绍光就躺床上听着屋外的动静,生怕有小偷进来偷走纪念馆里的文物。

  2006年年初,已经83岁的程绍光在一次打扫烈士墓的过程中摔倒在水沟里。这一摔,程绍光深知这份坚守到了传承的时候了。同年3月,程绍光把在外干活的程祖全叫回家中,让程祖全打扫烈士陵园,迎接清明祭扫活动。程祖全对当天父亲的嘱托记忆犹新,“我的时日不多了,守墓的任务就交给你。不要嫌弃看护陵园的补助少,我们守护和传承的是爱国精神。”那时看护补助仅仅30元/月,而程祖全在外做工每月收入有几百元。但他从小在烈士墓长大,对先烈们早已怀着敬仰之情。为了让程绍光安心,为了心中的那份坚守,程祖全答应了父亲,接过了烈士陵园看护人的担子。

  2007年,程绍光去世。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每当程祖全去打扫烈士陵园时,程绍光就坐在一旁,看着他搬石头、扫垃圾、为纪念碑补漆,日日如此。弥留之际,程绍光向程祖全交办了三件事,一是保护好陵园的物品,革命文物都是无价之宝,无论如何不能遗失;二是要保护好陵园的一草一木,不能让人来割草、放牛,打扰烈士长眠,污染神圣之地;三是不能只是开门、关门、打扫清洁,要向群众讲述先烈故事,传扬英雄精神。四是将他埋葬在烈士墓对面的炭行(土地名),死了他也要看着烈士陵园。

  程绍光走后,程祖全与妻子曾贤平共同担起了守护陵园的责任。每天早晨出门前,他叮嘱妻子莫忘打扫陵园,晚上收工进家门前先到陵园转一圈,遇到落叶、垃圾再清扫一遍;下雨了,他就像程绍光一样去挖沟排水、堆码坟头垮塌的石头。

  每年的春节、清明节、建军节、烈士纪念日等节点,程祖全都是提前半个月不外出干活,带着妻子、孩子对烈士陵园进行大扫除,准备用于讲解的英雄事迹材料。还要备好茶叶、烧好开水、维持秩序等等。

  2011年9月的一个深夜,在日常巡查的过程中,程祖全听到陈列馆方向传来异常声音,他立马叫了几个邻居一起赶到现场,发现有两个小偷正在撬陈列馆的门窗,程祖全随即大声喝止:“谁,你在这里搞么子!”听到声音,两个小偷闻风而逃。那个夜晚,他久久不能入睡,生怕陵园出现差池,愧对父亲,愧对国家。从那之后,程祖全加大了对烈士陵园的巡查力度,经常半夜三更醒来后去巡查一圈,确保没有问题后才又入睡。

  2013年夏天,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烈士墓内的一棵洋槐树被风刮倒,砸毁了数十米烈士陵园院墙,夏天的雷雨来得比较猛烈,出于对陈列馆里的文物的负责,也担心大雨冲垮剩余围墙,程祖全干脆抱着被子在陈列馆住了几晚,直到围墙修复好他才安心回到家里居住。

  2018年,程祖全已接力父亲守墓11年了,父子两人将自己69年的人生奉献给了这个平凡而又伟大的事业。有时程祖全夫妻抽不开身时,他的子女就主动担起看护的责任。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已然成为了他们程家的家风。程祖全这样说道:“不仅我要继承好父亲遗志,我还会以身作则,用行动带动我的子女,感染我的街坊,让大家一起捍卫革命烈士的尊严,爱党、爱国,传承发扬好我们的民族精神。”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蓝心妤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