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元鹏
<

宾元鹏

来源:华龙网2018-06-26

    一、人物简介

  宾元鹏,男,1958年11月,中共党员,巫溪县白果林场转坪工区护林员。

  二、事迹概述

  重庆第一峰——阴条岭,海拔2796.8米,在该自然保护区所在的白果林场,生活着一名被群众亲切称呼为“老兵”的人,他就是护林员宾元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默默无闻地守护着这片寂静的森林。

  孤独地守望,一个外地人,把岁月留在了异乡的土地。朝陪雨露暮伴月,护林无悔二十六载。当他用双腿丈量完12万亩山林,林间的飞鸟都为之而感动。在充满喧嚣的时代,他被城市遗忘,但被大山记住。

  三、详细内容

  26年的守望只为这片绿水青山

  早上8点,天空飘着小雨,宾元鹏细心地整理了身上的迷彩服,戴好袖章,挂上水壶和背包,拿起镰刀和一根竹子做成的“登山杖”,从管护站出发,沿着溪边的石子路向山而行。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重庆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1992年至今,他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

  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这里有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阴条岭主峰海拔2796.8米,是重庆市的最高点,被称为“重庆第一峰”;最低海拔则只有1000余米。较大的海拔落差,造就了艰险的山路条件和变幻多端的天气,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

  记者小心翼翼地跟随宾元鹏走过几段被青苔覆盖的台阶,来到了丛林边缘。宾元鹏指着前方,从下往上比画了一番,说:“我们就从这条路进山。”所谓的“路”,却是一个被落叶和杂草覆盖的陡坡。

  一路都是被雨水打湿的荒草和泥泞,宾元鹏借着“登山杖”的力,一步一步地往上攀爬。突然,一条蚂蟥爬到了他的胶鞋上。宾元鹏迅速用镰刀将蚂蟥钩起,用力甩了甩镰刀,“要是蚂蟥钻进肉里面,就麻烦了。”宾元鹏说。蚂蟥和蛇,是宾元鹏护林过程中经常碰到的。

  雨越下越大,宾元鹏找了一个可以遮雨的地方坐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面包,这就是他的午餐了。 “现在条件好多了,以前都是带烧洋芋上山吃,吃的时候都凉了。”宾元鹏告诉记者,“下雨还算好了,下雪天更麻烦——天寒路滑。”

  其实,雨水带来的困难不仅是天气的寒冷和山路的湿滑,宾元鹏26年来最惊险的一刻也与水有关。

  2011年的一天晚上,一场山洪突如其来,宾元鹏值班住的地方很快被洪水淹到了窗户的位置,所幸背水的一侧情况好一些,宾元鹏连忙跑了出来,到了位置更高的地方。很快,整个房子都被洪水淹没了。“差点就被淹死啊!”宾元鹏现在谈起当时的场景都还心有余悸。不过,那一次的经历却更加坚定了宾元鹏要把森林护好的决心:“生态环境好了,就不会有那么多自然灾害了”。

  在阴条岭做护林员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基本上每年只回一趟位于四川中江的家。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件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宾元鹏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今年11月,宾元鹏就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宾元鹏说,“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说说我们的小康生活

重庆到大理动车开通

重庆外贸出口添新通道

洪峰退去 连夜清淤忙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宾元鹏

2018-06-26 15:43:15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宾元鹏,男,1958年11月,中共党员,巫溪县白果林场转坪工区护林员。

  二、事迹概述

  重庆第一峰——阴条岭,海拔2796.8米,在该自然保护区所在的白果林场,生活着一名被群众亲切称呼为“老兵”的人,他就是护林员宾元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默默无闻地守护着这片寂静的森林。

  孤独地守望,一个外地人,把岁月留在了异乡的土地。朝陪雨露暮伴月,护林无悔二十六载。当他用双腿丈量完12万亩山林,林间的飞鸟都为之而感动。在充满喧嚣的时代,他被城市遗忘,但被大山记住。

  三、详细内容

  26年的守望只为这片绿水青山

  早上8点,天空飘着小雨,宾元鹏细心地整理了身上的迷彩服,戴好袖章,挂上水壶和背包,拿起镰刀和一根竹子做成的“登山杖”,从管护站出发,沿着溪边的石子路向山而行。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重庆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1992年至今,他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

  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这里有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阴条岭主峰海拔2796.8米,是重庆市的最高点,被称为“重庆第一峰”;最低海拔则只有1000余米。较大的海拔落差,造就了艰险的山路条件和变幻多端的天气,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

  记者小心翼翼地跟随宾元鹏走过几段被青苔覆盖的台阶,来到了丛林边缘。宾元鹏指着前方,从下往上比画了一番,说:“我们就从这条路进山。”所谓的“路”,却是一个被落叶和杂草覆盖的陡坡。

  一路都是被雨水打湿的荒草和泥泞,宾元鹏借着“登山杖”的力,一步一步地往上攀爬。突然,一条蚂蟥爬到了他的胶鞋上。宾元鹏迅速用镰刀将蚂蟥钩起,用力甩了甩镰刀,“要是蚂蟥钻进肉里面,就麻烦了。”宾元鹏说。蚂蟥和蛇,是宾元鹏护林过程中经常碰到的。

  雨越下越大,宾元鹏找了一个可以遮雨的地方坐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面包,这就是他的午餐了。 “现在条件好多了,以前都是带烧洋芋上山吃,吃的时候都凉了。”宾元鹏告诉记者,“下雨还算好了,下雪天更麻烦——天寒路滑。”

  其实,雨水带来的困难不仅是天气的寒冷和山路的湿滑,宾元鹏26年来最惊险的一刻也与水有关。

  2011年的一天晚上,一场山洪突如其来,宾元鹏值班住的地方很快被洪水淹到了窗户的位置,所幸背水的一侧情况好一些,宾元鹏连忙跑了出来,到了位置更高的地方。很快,整个房子都被洪水淹没了。“差点就被淹死啊!”宾元鹏现在谈起当时的场景都还心有余悸。不过,那一次的经历却更加坚定了宾元鹏要把森林护好的决心:“生态环境好了,就不会有那么多自然灾害了”。

  在阴条岭做护林员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基本上每年只回一趟位于四川中江的家。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件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宾元鹏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今年11月,宾元鹏就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宾元鹏说,“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蓝心妤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