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亨明
<

何亨明

来源:华龙网2018-08-29

一、人物简介

何亨明,男,49岁,巫山县司法局干部、驻安坪村扶贫队员。

二、事迹概述

2015年,巫山县司法局干部何亨明随驻村工作队入驻巫山县深度贫困的双龙镇安坪村,近3年时间里,他步行上万公里走访群众,将全村的基础建设、产业发展以及几百户村民的柴米油盐料理得井井有条,真正成为了群众的贴心管家。如今,双龙镇安坪村四通八达的公路宽敞平整,田地与村舍间流露出美好的田园风情,昔日的“问题村”已经成为全镇美丽乡村的“样板村”。2018年7月20日,何亨明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已错过化疗和手术关键期,他拿到病例通知书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抓紧时间回村进行工作交接,躺在病床上的他,却依然放心不下自己所联系的安坪村扶贫工作。

三、详细内容

一纸肝癌晚期的病检化验报告单,显示49岁的何亨明病情已十分危重。然而,躺在病床上的他,却依然放心不下自己所联系的安坪村扶贫工作——

“我想回村里看看,还有很多事要做”

“明天一定要上树,把药采下来。”

“‘神树’真的不能爬吗?”

7月26日,巫山县双龙镇安坪村村民邓名林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邓名林要爬的树,就长在村头小溪边,当地人称之为“乌鸦树”(学名“重阳木”),树龄超过百年。

这棵百岁以上高龄的乌鸦树,在当地有着诸多神奇的传说,被村民奉为“神树”。不能砍、不能爬、不能捡拾掉落的枯枝,早已是村民约定俗成的规矩。

那么,邓名林为何要打破“规矩”上树采药?他采药又是给谁治病呢?

“何主任前不久还好好的啊,怎么就得病了”

时间回到7月20日午后,阳光炙热。乌鸦树下歇凉的村民,正三三两两拉着家常。

巫山县司法局驻安坪村扶贫队员李劲松带来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何亨明主任被查出肝癌晚期,已错过化疗和手术关键期……

茫然无措的人群中,有妇女开始轻声抽泣。

“何主任前不久还好好的啊,怎么就得病了……”村民舒荣芬抹着眼泪,哽咽着。

驻村扶贫工作期间,身为巫山司法局办公室主任的何亨明曾在舒荣芬家中借宿3年。

早出晚归是何亨明给舒荣芬一家留下的最初印象,“他客气得很,早上给他煮碗肉丝面他都不好意思,还说煮碗稀饭就是了。”

3年间,何亨明累计步行数千公里,走遍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将全村的基础建设、产业发展以及几百户村民的柴米油盐问题料理得井井有条,成了村民们最贴心的“何主任”。

初到安坪村,破烂的村委会居然没有一套完整的桌椅,更不用说复印机和打印机,村民办事极为不便。

2016年,何亨明向巫山司法局申请拨付了6万元专项资金,自己画图纸,自己上阵当泥水匠,整修村委会和文化广场,添置办公用品。

何亨明还给村里规划了蘑菇产业园、脆李种植等扶贫项目,并牵头硬化了4.8公里的村道……

如今,村里的900余亩脆李已栽下,60亩西瓜今年已有60余万元收益。

71岁的舒启向患有腰椎病,何亨明组织人手修好了他破烂的房子。舒启向所有的医疗报销,也是何亨明一次次到巫山县城帮他办好。

邓名林多年前遗失了房产证,何亨明多次协调各部门,帮他补办……

“你们保质保量建好宿舍楼,就是对我工作最大的支持”

8月7日清早,大雨过后,巫山县城云遮雾绕。

巫山县司法局副局长谭庆旭简单吃过早饭,便匆匆赶往单位。作为巫山县司法局驻双龙镇扶贫工作队负责人之一,他想在大雨后第一时间进村查看情况。

在4楼位于楼梯口的办公室门口,看着人员去向牌,谭庆旭一声叹息。牌子上清晰标明,办公室主任何亨明的状态为“请假”。

谭庆旭记得,多年前,因三峡水库蓄水,巫山县城整体迁建,负责司法局职工宿舍楼新建工程的何亨明极具前瞻性地为宿舍楼设计了地下停车库。

在宿舍楼建设过程中,何亨明事无巨细亲自过问、一丝不苟。面对施工单位送上门的烟酒,何亨明严词拒绝,他说,“你们保质保量建好宿舍楼,就是对我工作最大的支持。”

2015年进驻安坪村参与扶贫工作后,何亨明依然承担着司法局办公室繁琐的工作。

特别是今年4月份巫山县司法局启动社区矫正远程视频指挥和督查系统建设以来,何亨明工作日扎根在安坪村的田间地头,节假日和晚上休息时间又赶回司法局协调各项事宜。在他的努力下,仅仅两个月,社区矫正远程视频指挥和督查系统就完成了所有安装和调试工作,实现正常运行。

司法局局长龚正勇感慨地说:“老何办事细心、节约,上次局里新建的监控中心要安装空调,为了对比讲价,他把整个巫山县城都跑遍了,终于拿到了比市面低几百元价格的空调。为了买办公桌,他四处奔波,又为单位省下一笔不小的开支……”

“不能因为我生病,就耽误了村里的工作”

最近,何亨明的妻子谭华总是在早晨5点钟就会自然醒来。

自从何亨明7月20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后,她就扮演着两个角色:在丈夫面前,她坚强而乐观,尽量不流露出悲伤;一个人时,她脆弱而无助,时常偷偷哭泣。

每天清晨,她都只用几分钟时间简单洗漱,然后煮好稀饭,扶起何亨明吃完早餐,随后带着何亨明坐车去医院输液止痛,服用药物。

“他得了这病,家中的顶梁柱倒了。”谭华身材消瘦,穿着一件朴素却干净的蓝色连衣裙,“结婚26年,他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在司法局、安坪村,都是对工作极其认真负责的人。我就做好家里的事情,让他安心工作。”

即使是在病情确诊后,何亨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依然是抓紧时间回村进行工作交接。

7月25日,何亨明从重医附二院出院回到巫山县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可第二天,他就坐车两个多小时赶到安坪村,将工作交接给驻村扶贫工作队的其他队员。

“村里的蘑菇产业园还没落地,扶贫档案也需要有人接手,刘昌雄的屋基还没有选好地方……”巫山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何亨明脸色蜡黄,每说一句话都要大口喘气,“不能因为我生病,就耽误了村里的工作。”

得知父亲生病,在重庆主城工作的儿子何光请假回巫山探望,何亨明却以“不能耽误工作”为由,将儿子“赶”了回去。

“等我不行了,再喊他回来吧。”闭上眼,何亨明轻声对妻子交待着,一行泪却滑落脸颊。

“我只是累着了,休息几天就会回来的”

7月26日,与何亨明道别后,邓名林就想着怎么找药救治他。

“村里老人说‘神树’上长有还阳草,天干的时候就干枯了,像枯叶一样,遇上雨水天又活过来了,绿油油的。说这种草可以治很多病,说不准也能治好何主任的病。”邓名林的想法,得到了村民的一致支持。

第二天午后,云层在天边越积越厚,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而在安坪村,瓦蓝的天空上却依旧烈日炎炎。

踩着梯子一步步向上攀爬,双手触及乌鸦树的瞬间,邓名林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因为乌鸦树种种神奇的传说,还是因为头顶逐渐聚拢的乌云翻滚着雷声。

或许是看出了邓名林的紧张,树下搭手的村民纷纷为他打气,“你上树采药是为了救何主任呢,采药救好人,神树都会保佑你的。”

听着村民的话语,想着何亨明为村里做的件件事情,邓名林的心绪恢复平静。他攀上十几米高的树干,采下一些寄生在树干上的还阳草,装入背篓。

当天,这些还阳草就被送到了何亨明家中。

病床上,何亨明打开保温瓶瓶盖,指着瓶子里的还阳草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他问过老中医,说还阳草也叫还魂草、黄鹌菜,即使晒干后遇水也能再生长,有清热利尿、活血消肿的功能,适用于急性传染性肝炎、胸胁腰部挫伤、全身浮肿、血小板减少等病症。

“总是村民的一份心意,我就泡着当茶喝。”放下保温瓶,何亨明的眼神飘向窗帘漏进的一道阳光,喃喃自语着,“我只是累着了,休息几天就会回来的。我想回村里看看,还有很多事要做……”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预约诊疗全覆盖

改造人行道出行更舒畅

南山之巅再现金光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何亨明

2018-08-29 16:10:23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何亨明,男,49岁,巫山县司法局干部、驻安坪村扶贫队员。

二、事迹概述

2015年,巫山县司法局干部何亨明随驻村工作队入驻巫山县深度贫困的双龙镇安坪村,近3年时间里,他步行上万公里走访群众,将全村的基础建设、产业发展以及几百户村民的柴米油盐料理得井井有条,真正成为了群众的贴心管家。如今,双龙镇安坪村四通八达的公路宽敞平整,田地与村舍间流露出美好的田园风情,昔日的“问题村”已经成为全镇美丽乡村的“样板村”。2018年7月20日,何亨明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已错过化疗和手术关键期,他拿到病例通知书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抓紧时间回村进行工作交接,躺在病床上的他,却依然放心不下自己所联系的安坪村扶贫工作。

三、详细内容

一纸肝癌晚期的病检化验报告单,显示49岁的何亨明病情已十分危重。然而,躺在病床上的他,却依然放心不下自己所联系的安坪村扶贫工作——

“我想回村里看看,还有很多事要做”

“明天一定要上树,把药采下来。”

“‘神树’真的不能爬吗?”

7月26日,巫山县双龙镇安坪村村民邓名林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邓名林要爬的树,就长在村头小溪边,当地人称之为“乌鸦树”(学名“重阳木”),树龄超过百年。

这棵百岁以上高龄的乌鸦树,在当地有着诸多神奇的传说,被村民奉为“神树”。不能砍、不能爬、不能捡拾掉落的枯枝,早已是村民约定俗成的规矩。

那么,邓名林为何要打破“规矩”上树采药?他采药又是给谁治病呢?

“何主任前不久还好好的啊,怎么就得病了”

时间回到7月20日午后,阳光炙热。乌鸦树下歇凉的村民,正三三两两拉着家常。

巫山县司法局驻安坪村扶贫队员李劲松带来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何亨明主任被查出肝癌晚期,已错过化疗和手术关键期……

茫然无措的人群中,有妇女开始轻声抽泣。

“何主任前不久还好好的啊,怎么就得病了……”村民舒荣芬抹着眼泪,哽咽着。

驻村扶贫工作期间,身为巫山司法局办公室主任的何亨明曾在舒荣芬家中借宿3年。

早出晚归是何亨明给舒荣芬一家留下的最初印象,“他客气得很,早上给他煮碗肉丝面他都不好意思,还说煮碗稀饭就是了。”

3年间,何亨明累计步行数千公里,走遍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将全村的基础建设、产业发展以及几百户村民的柴米油盐问题料理得井井有条,成了村民们最贴心的“何主任”。

初到安坪村,破烂的村委会居然没有一套完整的桌椅,更不用说复印机和打印机,村民办事极为不便。

2016年,何亨明向巫山司法局申请拨付了6万元专项资金,自己画图纸,自己上阵当泥水匠,整修村委会和文化广场,添置办公用品。

何亨明还给村里规划了蘑菇产业园、脆李种植等扶贫项目,并牵头硬化了4.8公里的村道……

如今,村里的900余亩脆李已栽下,60亩西瓜今年已有60余万元收益。

71岁的舒启向患有腰椎病,何亨明组织人手修好了他破烂的房子。舒启向所有的医疗报销,也是何亨明一次次到巫山县城帮他办好。

邓名林多年前遗失了房产证,何亨明多次协调各部门,帮他补办……

“你们保质保量建好宿舍楼,就是对我工作最大的支持”

8月7日清早,大雨过后,巫山县城云遮雾绕。

巫山县司法局副局长谭庆旭简单吃过早饭,便匆匆赶往单位。作为巫山县司法局驻双龙镇扶贫工作队负责人之一,他想在大雨后第一时间进村查看情况。

在4楼位于楼梯口的办公室门口,看着人员去向牌,谭庆旭一声叹息。牌子上清晰标明,办公室主任何亨明的状态为“请假”。

谭庆旭记得,多年前,因三峡水库蓄水,巫山县城整体迁建,负责司法局职工宿舍楼新建工程的何亨明极具前瞻性地为宿舍楼设计了地下停车库。

在宿舍楼建设过程中,何亨明事无巨细亲自过问、一丝不苟。面对施工单位送上门的烟酒,何亨明严词拒绝,他说,“你们保质保量建好宿舍楼,就是对我工作最大的支持。”

2015年进驻安坪村参与扶贫工作后,何亨明依然承担着司法局办公室繁琐的工作。

特别是今年4月份巫山县司法局启动社区矫正远程视频指挥和督查系统建设以来,何亨明工作日扎根在安坪村的田间地头,节假日和晚上休息时间又赶回司法局协调各项事宜。在他的努力下,仅仅两个月,社区矫正远程视频指挥和督查系统就完成了所有安装和调试工作,实现正常运行。

司法局局长龚正勇感慨地说:“老何办事细心、节约,上次局里新建的监控中心要安装空调,为了对比讲价,他把整个巫山县城都跑遍了,终于拿到了比市面低几百元价格的空调。为了买办公桌,他四处奔波,又为单位省下一笔不小的开支……”

“不能因为我生病,就耽误了村里的工作”

最近,何亨明的妻子谭华总是在早晨5点钟就会自然醒来。

自从何亨明7月20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后,她就扮演着两个角色:在丈夫面前,她坚强而乐观,尽量不流露出悲伤;一个人时,她脆弱而无助,时常偷偷哭泣。

每天清晨,她都只用几分钟时间简单洗漱,然后煮好稀饭,扶起何亨明吃完早餐,随后带着何亨明坐车去医院输液止痛,服用药物。

“他得了这病,家中的顶梁柱倒了。”谭华身材消瘦,穿着一件朴素却干净的蓝色连衣裙,“结婚26年,他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在司法局、安坪村,都是对工作极其认真负责的人。我就做好家里的事情,让他安心工作。”

即使是在病情确诊后,何亨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依然是抓紧时间回村进行工作交接。

7月25日,何亨明从重医附二院出院回到巫山县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可第二天,他就坐车两个多小时赶到安坪村,将工作交接给驻村扶贫工作队的其他队员。

“村里的蘑菇产业园还没落地,扶贫档案也需要有人接手,刘昌雄的屋基还没有选好地方……”巫山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何亨明脸色蜡黄,每说一句话都要大口喘气,“不能因为我生病,就耽误了村里的工作。”

得知父亲生病,在重庆主城工作的儿子何光请假回巫山探望,何亨明却以“不能耽误工作”为由,将儿子“赶”了回去。

“等我不行了,再喊他回来吧。”闭上眼,何亨明轻声对妻子交待着,一行泪却滑落脸颊。

“我只是累着了,休息几天就会回来的”

7月26日,与何亨明道别后,邓名林就想着怎么找药救治他。

“村里老人说‘神树’上长有还阳草,天干的时候就干枯了,像枯叶一样,遇上雨水天又活过来了,绿油油的。说这种草可以治很多病,说不准也能治好何主任的病。”邓名林的想法,得到了村民的一致支持。

第二天午后,云层在天边越积越厚,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而在安坪村,瓦蓝的天空上却依旧烈日炎炎。

踩着梯子一步步向上攀爬,双手触及乌鸦树的瞬间,邓名林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因为乌鸦树种种神奇的传说,还是因为头顶逐渐聚拢的乌云翻滚着雷声。

或许是看出了邓名林的紧张,树下搭手的村民纷纷为他打气,“你上树采药是为了救何主任呢,采药救好人,神树都会保佑你的。”

听着村民的话语,想着何亨明为村里做的件件事情,邓名林的心绪恢复平静。他攀上十几米高的树干,采下一些寄生在树干上的还阳草,装入背篓。

当天,这些还阳草就被送到了何亨明家中。

病床上,何亨明打开保温瓶瓶盖,指着瓶子里的还阳草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他问过老中医,说还阳草也叫还魂草、黄鹌菜,即使晒干后遇水也能再生长,有清热利尿、活血消肿的功能,适用于急性传染性肝炎、胸胁腰部挫伤、全身浮肿、血小板减少等病症。

“总是村民的一份心意,我就泡着当茶喝。”放下保温瓶,何亨明的眼神飘向窗帘漏进的一道阳光,喃喃自语着,“我只是累着了,休息几天就会回来的。我想回村里看看,还有很多事要做……”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蓝心妤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