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永
<

陈昌永

来源:华龙网2018-09-26

一、人物简介

陈昌永,男,现年48岁,群众,重庆广电网络开州分公司渠口站社区经理。

二、事迹概述

他在乡村当了7年邮递员,又做了20年的广播电视线路安装维护工,几乎跑遍了小镇里的每一座山头。由于工作出色,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从镇上调回城区,他却屡屡回绝。他叫陈昌永,今年48岁,是重庆开州区渠口镇广播电视站站长。说是站长,其实整个站就他一个人。2012年,他在外出服务时,碰到了孤苦伶仃的盲婆婆,便将其“捡”回了家收养,这一养,便是6年。

三、详细内容

他在乡村当了7年邮递员,又做了20年的广播电视线路安装维护工,几乎跑遍了小镇里的每一座山头。由于工作出色,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从镇上调回城区,他却屡屡回绝。他叫陈昌永,今年48岁,是重庆开州区渠口镇广播电视站站长。说是站长,其实整个站就他一个人。

不愿回城工作的人

陈昌永与老婆、父母一起住在开州城区,每天一大早,他都会骑着摩托车从城里到渠口上班。“一直想换个便宜点的代步车,算来算去,还是摩托最便宜。”

2015年开始,陈昌永被单位连续三年评为先进个人,还曾被评为“金牌师傅”。这样业务能力强、工作态度好的人,单位多次想把他升迁调回城区,这样离家更近,还不用整日钻山沟沟。但通知他报道的那天,陈昌永找到领导,主动放弃了机会,继续“赖”在渠口镇不走。

“这个人才怪哟,别个都是巴心不得往外走,他还死守到起。”有同事表示诧异。“你不晓得,他是为了那个婆婆才留下的。”领导意味深长地感慨到。

盲婆婆名字叫周胜英,今天82岁,眼睛因为患上青光眼而致盲。原先她和老伴儿生活在渠口茶香村的老山上,无儿无女。后来老屋垮塌了,老两口就借居在附近一家煤矿的宿舍小屋里,靠开小卖部维持生计。

6年前,老伴儿不幸因病去世,只剩下盲婆婆孤苦伶仃一个人,精神崩溃的她眼泪都哭干了。在梦中,婆婆好几次见到了老伴儿,醒来时就想,我要不从门口那个悬崖跳下去算了。

这一天,盲婆婆又听到了陈昌永摩托车的发动机声。之前,陈昌永经常给她家送米送油送盐。于是,她就把自己的梦给他说了,陈昌永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我再不管,可能再也看不到婆婆了。”

他从山里“捡”了一个“妈”

陈昌永回家后,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脑海里一直是旁人提醒他的那句话,“老陈,这个事要想好哦。”

最终,从小都是孤儿的父母帮他下了决心,“娃娃,人到难处拉一把嘛。”父母的话让陈昌永的眼睛瞬间湿润。就这样,陈昌永帮盲婆婆简单收拾了一下破屋,扶她上了摩托车,一路骑回了广播站。

广播站的破旧小楼有两层,楼下是办公室,楼上则是宿舍。9点上班,陈昌永总是7点多就到了,简单收拾一下广播站的卫生后,他便会去宿舍扶盲婆婆下楼,在小楼周围散散步,然后才回来继续一整天的工作。

“也,陈师傅,你又带你妈出来散步啊?”邻居打招呼问。“对头,今天天气好。”“你才辛苦哦。”“勒都是小事情。”就这样,周胜英就开始跟着陈昌永生活。她身体不好,陈昌永就给她买来营养品恢复;她有皮肤病,他就请教老中医用盐醋给她洗脚、擦身……

为照顾好盲婆婆,陈昌永的母亲安婆婆也主动来到他的宿舍居住,帮助料理盲婆婆的一日三餐。盲婆婆日常吃的药有很多种,母亲文化程度低很多汉字不认识,就让陈昌永按顺序把药片分好,标上数字时间,时间一到就喂“老姐姐”服用。

“最早那两年,压力还是大。”陈昌永直言,当时盲婆婆身体不好,住院了很长一段时间,两年里很长时间他都奔波在医院与单位之间,“她是五保户,加上残疾人补贴每个月拿在手上有800多元钱,虽然看病需要缴的费用很多都能报销,但那时娃儿才刚刚上大学,我一个月3000块钱工资,日子过得还蛮紧。”

“不过这都过去了,现在娃娃也毕业工作了。”陈昌永憨憨地笑了起来。

婆婆已经是自己的家人了

在陈昌永和家人的照顾下,盲婆婆身体逐渐好了起来,加上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时常上门来关怀慰问,老人家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她平日最大的爱好,就是开着电视的音乐频道听歌,尤其是革命老歌,自己还会跟着哼。

不过,她不太喜欢去楼下听邻居“摆龙门阵”。“他们要吓我,我怕。”盲婆婆说。

“前两天,有两个年轻人开玩笑,说要把她送去敬老院,把妈都吓哭了。”陈昌永解释说,“我后来专门给他们打招呼,说莫开这些玩笑了,老人家敏感得很。”

原来,早在4年前,陈昌永因为工作出色,单位就已经准备将他调往城区。他和盲婆婆商量,能否出钱送她去敬老院,并保证平时也会去看她。但没想到盲婆婆一下子就哭了起来,“我瞎迷搓眼的(方言,意指看不见),到时怕吃饭时候还没摸到桌子,饭都已经被舀完了。”

又是一场星夜无眠,陈昌永终于做出了决定。他放弃回城的机会,而是陪着盲婆婆继续留在渠口小镇。“既然当时决定了,就不能当逃兵。”提及接下来的打算,陈昌永说,盲婆婆已经是自己的家人了,而他的工作就是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

下午6点,渠口镇里的炊烟开始从家家户户升起,小镇到处开始弥漫饭菜香味。这时陈昌永的电话突然想了,他冲着楼上宿舍喊了一句:“妈,我去办个事就回来,你们先吃饭哈。”

按照单位规定,晚上9点前接到报修电话工作人员必须前往,但陈昌永时常晚上10点多都还在钻山沟沟。“农村人白天种田,晚上就指望看下电视,又都是熟人,能去我就尽量去。”陈昌永一边发动他那辆满是稀泥巴的摩托车一边又念起他的口头禅:“勒都是小事情。”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我的班主任是体育老师

用镜头定格步道美

共享花漾盛会

市民收看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新闻

周迅现身营造少女感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陈昌永

2018-09-26 10:39:56 来源: 0 条评论

一、人物简介

陈昌永,男,现年48岁,群众,重庆广电网络开州分公司渠口站社区经理。

二、事迹概述

他在乡村当了7年邮递员,又做了20年的广播电视线路安装维护工,几乎跑遍了小镇里的每一座山头。由于工作出色,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从镇上调回城区,他却屡屡回绝。他叫陈昌永,今年48岁,是重庆开州区渠口镇广播电视站站长。说是站长,其实整个站就他一个人。2012年,他在外出服务时,碰到了孤苦伶仃的盲婆婆,便将其“捡”回了家收养,这一养,便是6年。

三、详细内容

他在乡村当了7年邮递员,又做了20年的广播电视线路安装维护工,几乎跑遍了小镇里的每一座山头。由于工作出色,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从镇上调回城区,他却屡屡回绝。他叫陈昌永,今年48岁,是重庆开州区渠口镇广播电视站站长。说是站长,其实整个站就他一个人。

不愿回城工作的人

陈昌永与老婆、父母一起住在开州城区,每天一大早,他都会骑着摩托车从城里到渠口上班。“一直想换个便宜点的代步车,算来算去,还是摩托最便宜。”

2015年开始,陈昌永被单位连续三年评为先进个人,还曾被评为“金牌师傅”。这样业务能力强、工作态度好的人,单位多次想把他升迁调回城区,这样离家更近,还不用整日钻山沟沟。但通知他报道的那天,陈昌永找到领导,主动放弃了机会,继续“赖”在渠口镇不走。

“这个人才怪哟,别个都是巴心不得往外走,他还死守到起。”有同事表示诧异。“你不晓得,他是为了那个婆婆才留下的。”领导意味深长地感慨到。

盲婆婆名字叫周胜英,今天82岁,眼睛因为患上青光眼而致盲。原先她和老伴儿生活在渠口茶香村的老山上,无儿无女。后来老屋垮塌了,老两口就借居在附近一家煤矿的宿舍小屋里,靠开小卖部维持生计。

6年前,老伴儿不幸因病去世,只剩下盲婆婆孤苦伶仃一个人,精神崩溃的她眼泪都哭干了。在梦中,婆婆好几次见到了老伴儿,醒来时就想,我要不从门口那个悬崖跳下去算了。

这一天,盲婆婆又听到了陈昌永摩托车的发动机声。之前,陈昌永经常给她家送米送油送盐。于是,她就把自己的梦给他说了,陈昌永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我再不管,可能再也看不到婆婆了。”

他从山里“捡”了一个“妈”

陈昌永回家后,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脑海里一直是旁人提醒他的那句话,“老陈,这个事要想好哦。”

最终,从小都是孤儿的父母帮他下了决心,“娃娃,人到难处拉一把嘛。”父母的话让陈昌永的眼睛瞬间湿润。就这样,陈昌永帮盲婆婆简单收拾了一下破屋,扶她上了摩托车,一路骑回了广播站。

广播站的破旧小楼有两层,楼下是办公室,楼上则是宿舍。9点上班,陈昌永总是7点多就到了,简单收拾一下广播站的卫生后,他便会去宿舍扶盲婆婆下楼,在小楼周围散散步,然后才回来继续一整天的工作。

“也,陈师傅,你又带你妈出来散步啊?”邻居打招呼问。“对头,今天天气好。”“你才辛苦哦。”“勒都是小事情。”就这样,周胜英就开始跟着陈昌永生活。她身体不好,陈昌永就给她买来营养品恢复;她有皮肤病,他就请教老中医用盐醋给她洗脚、擦身……

为照顾好盲婆婆,陈昌永的母亲安婆婆也主动来到他的宿舍居住,帮助料理盲婆婆的一日三餐。盲婆婆日常吃的药有很多种,母亲文化程度低很多汉字不认识,就让陈昌永按顺序把药片分好,标上数字时间,时间一到就喂“老姐姐”服用。

“最早那两年,压力还是大。”陈昌永直言,当时盲婆婆身体不好,住院了很长一段时间,两年里很长时间他都奔波在医院与单位之间,“她是五保户,加上残疾人补贴每个月拿在手上有800多元钱,虽然看病需要缴的费用很多都能报销,但那时娃儿才刚刚上大学,我一个月3000块钱工资,日子过得还蛮紧。”

“不过这都过去了,现在娃娃也毕业工作了。”陈昌永憨憨地笑了起来。

婆婆已经是自己的家人了

在陈昌永和家人的照顾下,盲婆婆身体逐渐好了起来,加上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时常上门来关怀慰问,老人家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她平日最大的爱好,就是开着电视的音乐频道听歌,尤其是革命老歌,自己还会跟着哼。

不过,她不太喜欢去楼下听邻居“摆龙门阵”。“他们要吓我,我怕。”盲婆婆说。

“前两天,有两个年轻人开玩笑,说要把她送去敬老院,把妈都吓哭了。”陈昌永解释说,“我后来专门给他们打招呼,说莫开这些玩笑了,老人家敏感得很。”

原来,早在4年前,陈昌永因为工作出色,单位就已经准备将他调往城区。他和盲婆婆商量,能否出钱送她去敬老院,并保证平时也会去看她。但没想到盲婆婆一下子就哭了起来,“我瞎迷搓眼的(方言,意指看不见),到时怕吃饭时候还没摸到桌子,饭都已经被舀完了。”

又是一场星夜无眠,陈昌永终于做出了决定。他放弃回城的机会,而是陪着盲婆婆继续留在渠口小镇。“既然当时决定了,就不能当逃兵。”提及接下来的打算,陈昌永说,盲婆婆已经是自己的家人了,而他的工作就是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

下午6点,渠口镇里的炊烟开始从家家户户升起,小镇到处开始弥漫饭菜香味。这时陈昌永的电话突然想了,他冲着楼上宿舍喊了一句:“妈,我去办个事就回来,你们先吃饭哈。”

按照单位规定,晚上9点前接到报修电话工作人员必须前往,但陈昌永时常晚上10点多都还在钻山沟沟。“农村人白天种田,晚上就指望看下电视,又都是熟人,能去我就尽量去。”陈昌永一边发动他那辆满是稀泥巴的摩托车一边又念起他的口头禅:“勒都是小事情。”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