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分半|看不见的“高考”
“人类发明了种种工具挖掘大自然亿万年积累下来的宝藏……”电脑里,一道道复习题被变成了音频,李赫双手熟练地敲击着键盘作答。

四分半|看不见的“高考”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04-30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4月30日6时讯 (记者 黄宇 邱小雅/文 黄宇/主持)

“人类发明了种种工具挖掘大自然亿万年积累下来的宝藏……”电脑里,一道道复习题被变成了音频,李赫双手熟练地敲击着键盘作答。

4月20日,重庆高三、初三、中职毕业年级开学复课,但李赫还在重庆开州的老家,未收到返校通知。李赫是盲人,将参加今年特殊教育类的“高考”。

和健康的考生不同,视障高考生大多视力受损,甚至是全盲。但他们也是“高考”的一份子,准备迎接一场看不见的考试。相比普通考生,这群特殊的考生选择面窄了很多,专业主要设置有推拿、音乐两个专业,少部分学校设置有第二选修专业。考虑到毕业后的就业,对他们中的大多数而言,推拿就是“宿命”。

有人,打破过这“宿命”;也有人,正在打破这“宿命”……

早上八点李赫已经坐在电脑前一边刷题一边等待9点开始的“空中课堂”。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邱小雅 摄

未知倒计时

一场疫情,原定3月底举行的全国特殊教育高等院校招生考试被推迟,考试时间依旧是未知数。

吃过早饭,还不到8点,李赫就已经坐在电脑前,一边“刷题”,一边等待9点开始的“空中课堂”。

“同学们都上线了吗,开始上课咯?”不一会儿,QQ群里传来老师和同学们的声音。他微微一笑,因为听声音就知道老师和其他16个同学都在线上。

20岁的李赫先天性失明,但这不妨碍他使用电脑和与人交流。

他用电脑复习,通过读屏软件将文档中的字读出来,再用键盘将答案敲出来。这比用盲文快很多。盲文靠摸,不同的点组合成拼音,摸得慢。电脑打字的话,李赫只用摸熟一副键盘。

“题目音频答案已发送。”中午12点,在甘肃家里上课的陈凤将答了一上午的试卷放在QQ群里。

“原本上一堂课只需40分钟,但如今需要两三小时才能完成。”班主任曾艳苹说。“空中课堂”开展以来,纸质盲文卷变成了音频,大量的盲文作业要检查批改,大量的复习资料要在线上发送接收。

除了老师上课的时间拉长,对学生来说更是遇到不小的困难。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17名视障高三毕业生中,有14名都是外地人,他们分布在天南海北。网络信号、听课习惯、自制力,都是拦路虎。

让李赫与同学们最担心的是,高考时考卷是用盲文书写,而现在在家学习更多时候只能在电脑上打字,题目也是通过语音来接收,和“实战”差太远。

为了防止平时用少了产生生疏感,李赫和同学们每天坚持看盲文书籍,让自己找找感觉,适应新的学习节奏。“等复了课,要赶紧在真纸上写写字,把速度找回来。”李赫说。

在家已经100多天了,尽快返回学校,摸熟试卷,同学们的愿望,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特殊求学路

从小学到高中,李赫经历了完整的特殊教育。

2000年,李赫刚生下来,父亲李忠平就发现他不对劲,眼睛不转。一检查,儿子两只眼睛都看不见,只能感光。盲人分全盲和低视力,他属于前者。

父亲将他送往了当地的盲校,那是一所九年制的残疾人学校,除了盲人,还教授聋哑人。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便住校封闭学习。

养家糊口是视障学生面对未来的一大难题。从小,他们就被告知,按摩是可供选择的较好出路。

初中毕业时,整个学校只有三个学生选择读高中,李赫是其中之一。大部分盲生进入职业中专或者培训班,学习针灸推拿。尽管有人劝李忠平趁早让孩子学门技术,但他却想,说不定以后能学到别的,找到别的出路呢?

教室一角堆积如山的盲文笔记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和李赫先天性失明不同,陈凤是还能看见一点的“低视力”。这让她能够用大字而不是全盲文来学习。

为了能多学一点,陈凤和她的家人付出了数倍的努力。一开始,陈凤上的是普通小学,和正常人一样上下学。唯一的不同是,别人一堂课里学习的,她要花上很长时间才能消化理解。

整个义务教育阶段,陈凤都在这样的特殊学习氛围中度过,家里人也早已熟练掌握了与她交流学习沟通的方法。课程之外,陈凤在家人陪伴下,自学了英语,还吹得一手好竖笛。

直到3年前,选择就读的高中时,陈凤才第一次清晰感受到自己和其他孩子的不同。普通高中的紧张节奏能不能跟上,成为她被拒绝的原因。

无奈之下,陈凤参与了全国各地视障学生的统一报名考试,与李赫等16名同学进入到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学习,这是一所由重庆市盲人学校整体搬迁升级而成的学校。

他们的目标都一样:读大学。语数英、理化生、政史地,所有普通高中该开的课,学校都有。

山峰难逾越

“我们的学生,在全国盲生中可以说是很优秀的。”曾艳苹说,每年,学生们通过单招单考上大学的比例,都能达到90%以上。

曾艳苹口中的单招单考,是国家为盲人设计的进入高等教育的特殊形式,由招收盲人的大学单独命题单独考试,全国范围内具有招生资格的本科院校不到十所,其中长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和山东滨州医学院三所学校的特教学院最有名。

2014年,在教育部、中国残联高度重视下,我国第一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盲文试卷诞生,河南46岁的盲人考生李金生,成为我国第一个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的考生。

不过,尽管普通高考打开了大门,但每年参加普通高考考试的盲生都维持在个位数。直到2019年,全国才首次有10位盲人考生使用盲文试卷。单招单考,仍是大部分盲人求学的主要上升通道。

盲生的高考大纲相当于普通初三、高一和部分高二的内容;提供给盲人的试卷分为盲文卷和大字卷。

2019年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招考重庆考点。受访者供图(资料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单考单招”专业主要设置有推拿、音乐两个专业,少部分学校设置有第二选修专业。考虑到毕业后的就业,对他们中的大多数而言,推拿就是“宿命”。

也有人,打破过这“宿命”。

8年前,本已经读完高中的何远生因为意外造成视网膜脱落,错过了高考。

遭遇变故的那个夏天,何远生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浑浑噩噩过了半年,他又重新振作起来,决心抓住踏进高校大门的的“稻草”——学习盲文,并参加高考。

大学毕业后,何远生成为一名调音师,还曾回到母校——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与学校管乐团的师生们一同演奏。时至今日,说起何远生,物理老师邵宇都非常感慨。他时常拿何远生的故事来激励学生们,经历坎坷不可怕,只要有梦想,再难的山峰也能逾越。

待荆棘花开

一年前,李赫就在父亲陪同下到长春,实地感受了校园氛围。从那时起,长春大学,就是他心中不二选择。

“那里是‘混读’(即融合教育),能够多学其他东西,哪怕多学几门外语也好”。从小对计算机编程十分感兴趣的他希望在大学捡起来。

学习之余,同学们之间也会交流大学志愿。和山东滨州医学院偏医学属性不同,长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是多数盲生青睐的求学目标,号称盲生中的“北大清华”。

临近高考,关于大学的讨论逐渐多起来,同学们从各种渠道收集资料,互相分享,并借机想象大学生活。尽管他们知道,绝大多数人毕业后不会成为调音师,也不会做计算机程序员,而只是按摩师。

“但既然有路,就要去闯一闯不是吗?”

“做个高素质的按摩师也不错吧。”

……

考场外,一位父亲正在等待考试结束。受访者供图 (资料图)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据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数据,该校学生毕业后选择按摩专业的就业率达到100%,不少学生毕业后自己开店办诊所,足迹遍布全国,凭着过硬的本领走上了创业致富的道路,现在很多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李赫同班同学邬顺仙的目标也是长春大学。他准备选择针灸推拿,并打算再辅修其他专业,比如他很感兴趣的文学,希望以后能够从事文学方面的工作。

“十载晓梦迟,莫惜梁间燕。而今少年事,当带三尺剑。”

高考前夕,邬顺仙写下这样的诗句。(应受访者要求,为保护隐私,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四分半|看不见的“高考”

2020-04-30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4月30日6时讯 (记者 黄宇 邱小雅/文 黄宇/主持)

“人类发明了种种工具挖掘大自然亿万年积累下来的宝藏……”电脑里,一道道复习题被变成了音频,李赫双手熟练地敲击着键盘作答。

4月20日,重庆高三、初三、中职毕业年级开学复课,但李赫还在重庆开州的老家,未收到返校通知。李赫是盲人,将参加今年特殊教育类的“高考”。

和健康的考生不同,视障高考生大多视力受损,甚至是全盲。但他们也是“高考”的一份子,准备迎接一场看不见的考试。相比普通考生,这群特殊的考生选择面窄了很多,专业主要设置有推拿、音乐两个专业,少部分学校设置有第二选修专业。考虑到毕业后的就业,对他们中的大多数而言,推拿就是“宿命”。

有人,打破过这“宿命”;也有人,正在打破这“宿命”……

早上八点李赫已经坐在电脑前一边刷题一边等待9点开始的“空中课堂”。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邱小雅 摄

未知倒计时

一场疫情,原定3月底举行的全国特殊教育高等院校招生考试被推迟,考试时间依旧是未知数。

吃过早饭,还不到8点,李赫就已经坐在电脑前,一边“刷题”,一边等待9点开始的“空中课堂”。

“同学们都上线了吗,开始上课咯?”不一会儿,QQ群里传来老师和同学们的声音。他微微一笑,因为听声音就知道老师和其他16个同学都在线上。

20岁的李赫先天性失明,但这不妨碍他使用电脑和与人交流。

他用电脑复习,通过读屏软件将文档中的字读出来,再用键盘将答案敲出来。这比用盲文快很多。盲文靠摸,不同的点组合成拼音,摸得慢。电脑打字的话,李赫只用摸熟一副键盘。

“题目音频答案已发送。”中午12点,在甘肃家里上课的陈凤将答了一上午的试卷放在QQ群里。

“原本上一堂课只需40分钟,但如今需要两三小时才能完成。”班主任曾艳苹说。“空中课堂”开展以来,纸质盲文卷变成了音频,大量的盲文作业要检查批改,大量的复习资料要在线上发送接收。

除了老师上课的时间拉长,对学生来说更是遇到不小的困难。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17名视障高三毕业生中,有14名都是外地人,他们分布在天南海北。网络信号、听课习惯、自制力,都是拦路虎。

让李赫与同学们最担心的是,高考时考卷是用盲文书写,而现在在家学习更多时候只能在电脑上打字,题目也是通过语音来接收,和“实战”差太远。

为了防止平时用少了产生生疏感,李赫和同学们每天坚持看盲文书籍,让自己找找感觉,适应新的学习节奏。“等复了课,要赶紧在真纸上写写字,把速度找回来。”李赫说。

在家已经100多天了,尽快返回学校,摸熟试卷,同学们的愿望,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特殊求学路

从小学到高中,李赫经历了完整的特殊教育。

2000年,李赫刚生下来,父亲李忠平就发现他不对劲,眼睛不转。一检查,儿子两只眼睛都看不见,只能感光。盲人分全盲和低视力,他属于前者。

父亲将他送往了当地的盲校,那是一所九年制的残疾人学校,除了盲人,还教授聋哑人。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便住校封闭学习。

养家糊口是视障学生面对未来的一大难题。从小,他们就被告知,按摩是可供选择的较好出路。

初中毕业时,整个学校只有三个学生选择读高中,李赫是其中之一。大部分盲生进入职业中专或者培训班,学习针灸推拿。尽管有人劝李忠平趁早让孩子学门技术,但他却想,说不定以后能学到别的,找到别的出路呢?

教室一角堆积如山的盲文笔记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和李赫先天性失明不同,陈凤是还能看见一点的“低视力”。这让她能够用大字而不是全盲文来学习。

为了能多学一点,陈凤和她的家人付出了数倍的努力。一开始,陈凤上的是普通小学,和正常人一样上下学。唯一的不同是,别人一堂课里学习的,她要花上很长时间才能消化理解。

整个义务教育阶段,陈凤都在这样的特殊学习氛围中度过,家里人也早已熟练掌握了与她交流学习沟通的方法。课程之外,陈凤在家人陪伴下,自学了英语,还吹得一手好竖笛。

直到3年前,选择就读的高中时,陈凤才第一次清晰感受到自己和其他孩子的不同。普通高中的紧张节奏能不能跟上,成为她被拒绝的原因。

无奈之下,陈凤参与了全国各地视障学生的统一报名考试,与李赫等16名同学进入到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学习,这是一所由重庆市盲人学校整体搬迁升级而成的学校。

他们的目标都一样:读大学。语数英、理化生、政史地,所有普通高中该开的课,学校都有。

山峰难逾越

“我们的学生,在全国盲生中可以说是很优秀的。”曾艳苹说,每年,学生们通过单招单考上大学的比例,都能达到90%以上。

曾艳苹口中的单招单考,是国家为盲人设计的进入高等教育的特殊形式,由招收盲人的大学单独命题单独考试,全国范围内具有招生资格的本科院校不到十所,其中长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和山东滨州医学院三所学校的特教学院最有名。

2014年,在教育部、中国残联高度重视下,我国第一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盲文试卷诞生,河南46岁的盲人考生李金生,成为我国第一个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的考生。

不过,尽管普通高考打开了大门,但每年参加普通高考考试的盲生都维持在个位数。直到2019年,全国才首次有10位盲人考生使用盲文试卷。单招单考,仍是大部分盲人求学的主要上升通道。

盲生的高考大纲相当于普通初三、高一和部分高二的内容;提供给盲人的试卷分为盲文卷和大字卷。

2019年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招考重庆考点。受访者供图(资料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单考单招”专业主要设置有推拿、音乐两个专业,少部分学校设置有第二选修专业。考虑到毕业后的就业,对他们中的大多数而言,推拿就是“宿命”。

也有人,打破过这“宿命”。

8年前,本已经读完高中的何远生因为意外造成视网膜脱落,错过了高考。

遭遇变故的那个夏天,何远生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浑浑噩噩过了半年,他又重新振作起来,决心抓住踏进高校大门的的“稻草”——学习盲文,并参加高考。

大学毕业后,何远生成为一名调音师,还曾回到母校——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与学校管乐团的师生们一同演奏。时至今日,说起何远生,物理老师邵宇都非常感慨。他时常拿何远生的故事来激励学生们,经历坎坷不可怕,只要有梦想,再难的山峰也能逾越。

待荆棘花开

一年前,李赫就在父亲陪同下到长春,实地感受了校园氛围。从那时起,长春大学,就是他心中不二选择。

“那里是‘混读’(即融合教育),能够多学其他东西,哪怕多学几门外语也好”。从小对计算机编程十分感兴趣的他希望在大学捡起来。

学习之余,同学们之间也会交流大学志愿。和山东滨州医学院偏医学属性不同,长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是多数盲生青睐的求学目标,号称盲生中的“北大清华”。

临近高考,关于大学的讨论逐渐多起来,同学们从各种渠道收集资料,互相分享,并借机想象大学生活。尽管他们知道,绝大多数人毕业后不会成为调音师,也不会做计算机程序员,而只是按摩师。

“但既然有路,就要去闯一闯不是吗?”

“做个高素质的按摩师也不错吧。”

……

考场外,一位父亲正在等待考试结束。受访者供图 (资料图)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据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数据,该校学生毕业后选择按摩专业的就业率达到100%,不少学生毕业后自己开店办诊所,足迹遍布全国,凭着过硬的本领走上了创业致富的道路,现在很多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李赫同班同学邬顺仙的目标也是长春大学。他准备选择针灸推拿,并打算再辅修其他专业,比如他很感兴趣的文学,希望以后能够从事文学方面的工作。

“十载晓梦迟,莫惜梁间燕。而今少年事,当带三尺剑。”

高考前夕,邬顺仙写下这样的诗句。(应受访者要求,为保护隐私,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曾家琪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