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分半|367,380,230,他们的不能承受之“重”
人生的头20年,“胖”,是李平无法绕开的关键词。如今,体重只有150斤的他,聊天记录里关键词还是和“胖”分不开,因为他和其他341名“胖友”一起,加入了“沸点俱乐部”。

四分半|367,380,230,他们的不能承受之“重”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07-23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黄宇 李袅/文 黄宇/主持 石涛、医院/图

李平瘦了,瘦了200斤……

7年前,李平还在天桥上卖着报纸,他的体重达到了367斤,当时曾被称为“重庆第一胖”。367斤,是李平曾经的不能承受之重,还有人的不能承受之重达到380斤。

人生的头20年,“胖”,是李平无法绕开的关键词。如今,体重只有150斤的他,聊天记录里关键词还是和“胖”分不开,因为他和其他341名“胖友”一起,加入了“沸点俱乐部”。

对“俱乐部”管理者,重医附一院胃肠外副主任医师任曾梦华来说,“这是一个找回希望的地方”。

他们不是一夜之间胖起来的,但生活却仿佛在一夜之间被肥胖给毁灭了。那些自嘲藏在他们脸上或眼神中,是习惯于无视、嘲笑、甚至是讽刺的日子给他们留下的印记,也是身体不能承受之“重”留下的痕迹。

1

人生头20年 绕不开“胖”这个关键词

“兄弟们,准备好了吗?”“来了。”“集合!”

“沸点俱乐部”的微信群里闪出一条条信息,30多名“胖友”迈开腿,朝着铁山坪标志性建筑——9层塔式结构的云外楼汇合。

27岁的江北人李平是“俱乐部”的老人,也是登山活动的积极组织者之一。曾经体重达到367斤的他,4年前曾被称为“重庆第一胖”,是“胖友”群中知名度最高的人。

多数“胖友”在加入“沸点俱乐部”前,人生是灰色的,李平也不例外。作为一名肥胖症患者,在人生的头20年,“胖”,是他无法绕开的关键词。

自己是怎么胖起来的?李平不记得了。他只知道,从小学开始,有人的地方,他就不得不忍受别人的异样眼光。

李平的母亲患有癫痫病,怀孕时便已从工厂离职。李平3岁时,父母离婚,母亲一人将他拉扯大。母亲长时间没有工作,母子俩靠着低保生活。初中毕业后,李平实在读不下去了,那时他的体重已达到280斤。

在家待了几年,李平尝试过找工作,但都因为太胖碰壁。外公外婆见他如此,将大湾天桥上卖报纸、杂志、饮料的小摊送给他。订货、搬货、售货,什么体力活儿他都干,但体重一点也没降下来,反而飙到了300多斤。

李平还尝试过节食等各种办法,也都失败了。束手无策之下,他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天天睡觉。入睡时打的呼噜不仅声音大,而且总是打着就不出气了,过了十几秒甚至几十秒后,才随着一声很大的呼噜声又打起鼾来,有时候脸憋得通红。母亲看他如此,也只有干着急。

2016年4月的一天,睡着觉的李平突然没了动静,被家人紧急送往重医附一院。医生为他进行了胃切除手术,并通过饮食指导、定期检查等方式,帮助减重。

半年时间,李平减掉了180多斤。人生焕然一新的他,主动要求加入“沸点俱乐部”,成为“胖友”群初创时的元老之一。从那时起,他有了个份“工作”——帮助更多“胖友”减重。

2

当呼吸衰竭 身体不能承受之重

“那种感觉就像在睡梦中突然被人用枕头捂住了口鼻,无法呼吸一样……”

今年5月,陈寅突然呼吸衰竭,差点性命不保,被紧急送往重医附一院,在医院他留下了自己的体重记录:380斤,这个数字超过了李平……

医院里,如此重量级的病人并不常见。陈寅所到之处,吸引了不少前来就诊患者的目光。由于体型过胖,他不得不走走停停,靠着花坛或大树休息喘气。有人凑上前来,逮着问两句情况。“这些我都见怪不怪了,谁叫我胖呢。”

刚出生时,陈寅看起来体型很小,和同龄孩子比起来要偏瘦一些。家人担心他长不大,便四处给他找补品食用。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寅的体重也不断增加。刚上中学时,体重180斤,毕业时便已达到260斤。

由于肥胖导致身体不协调,陈寅上完初中后便停止了学业。难以呼吸导致其脑细胞缺氧,思考缓慢、成天嗜睡。这也形成了恶性循环。

这一次,陈寅突然呼吸衰竭,差点性命不保,重医附一院的专家对其进行了专业指导和身体调护,准备为他进行袖状胃切除手术。

“肥胖竟差点要了我的命!”得知最好的办法是在肚子上开孔做手术,陈寅犹豫了。没有参照,不知效果,仅凭医生的评估和鼓励,他下不了决心。

“肥胖症患者平时不了解自己的境况,多数人只有在命悬一线时才会到医院。”曾梦华说,“环境急转之下,要他们做出选择,着实有些苛刻了。”

术前访问时,陈寅被拉进了“沸点俱乐部”。这是一个由300多位“胖友”组成的微信群。徐寒是群里的主持人,活跃担当、解惑担当则有多位“胖友”轮流出场负责。原本对医院有些抗拒和怀疑的肥胖症患者,多数会在“仪式”后下决心手术。陈寅亦是。

这也是曾梦华团队和同事在专业评估基础上,揭开患者疑虑的秘密武器。

医护人员为患者查房。 院方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3

超越200斤的她 再也没遇见过爱情

“沸点俱乐部”,这个被称为“胖友”之家的聚集地,每天更新的群聊记录是其他群的数倍。

“你是整天背着半头猪在走。”

“我哪知道这坨肉是这么大一坨啊。”

……

陈欢在群里是个活跃分子。看到别人控制不住多吃,她会忍不住提醒:“难道又想回到从前吗?”

从4岁起,陈欢就有了自己比别人胖的感知。从小不爽大人随手捏她的脸,长大后体重随着年龄成倍数增长,最重时230多斤。别人异样的眼神在陈欢眼里,像刀子,会伤人。遇到不懂事的小孩说:“这个阿姨好胖哦!”她心里一紧却假装若无其事。

那年,这个生性大大咧咧的女孩恋爱了,她决定为了心爱的男生拼一回。每天两场飙汗的减肥操,饿了就喝白水来填充总不满足的胃。一个月肉掉了20多斤,这段感情却无疾而终。“瘦那么点还是胖,恋爱半年他也没带我去过家里,原因我懂的。”没了减肥的动力,体重反弹很快,超越200斤后的陈欢再没遇见过爱情。

“胖的人或多或少都自卑、敏感。”为了仅存的那点自尊心,她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越胖越不想动,越不想动越胖。有高血压且右心房增大,从小区大门走回家大约要经过100多步阶梯,她要歇个两三回。当年爬泰山的“壮举”令她一度后怕:“喘到甚至害怕自己突然一口气接不上,就完了……”

当体重称上的指针指向102.5,单位是公斤,陈欢对尝试过的那些如点穴按摩、疯狂运动等减肥方法失望了,她决定切掉80%的胃。此前,陈欢只花了三天时间去消化关于这个手术的一切,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个人趁着夜色走进了医院。

第二天抽血、胃镜,第三天手术,她恨不得更快一点。

医生问她,减肥后最大的心愿是什么?躺在手术台上,陈欢觉得内心从未如此笃定:“把柜子里的所有衣服都换掉!”还有一句,她没有说出来,希望在网上买衣服,不用再搜索那些关键词:200斤、胖妹妹、特大码……

“胖友”们在群中晒照展示减肥效果。 院方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4

卸下“包袱” 再也不要回头

不是所有人都如陈欢一般果断,王志杰在“胖友”群里就观望了许久。第一次被父母带去门诊咨询,他百般抗拒加了群便离开了。偶尔看看胖友瘦身成功的前后对比,这个20多岁的小伙再次找到了曾梦华。

上了手术台,无影灯下王志杰突然心里发慌:手术后不能吃东西,会不会被饿死?在打麻药之前,他过不了自己这关临阵脱逃了。这并不是曾梦华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人:“手术前变卦的大多是男性,女性在爱美方面承受的压力更大,态度坚定许多。”

据《重庆市2018年度居民健康状况报告》,2018年全市18岁及以上人群超重检出率35.2%,男性和女性分别为35.1%与35.5%。这意味着每10个重庆人中就有3人超重。

“多数肥胖症患者检查会发现,重度肥胖,心脏、血液、身体代谢、呼吸系统等多方面均存在问题。”重医附一院胃肠外科护士赖俊莉说,特别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随时都有可能呼吸衰竭而死亡。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手术减重。曾梦华说,肥胖患者通常分为两个类型,第一种是单纯性肥胖,这种肥胖患者指单纯因为体内脂肪沉积过多造成的肥胖,肥胖原因不涉及其他疾病。而另一种是继发性肥胖,这种肥胖患者伴有遗传、内分泌或是肿瘤等方面的疾病,因病导致肥胖。胃切除仅适合极度肥胖患者,对于单纯肥胖的患者效果十分明显,对于继发性肥胖,在先期治疗相关疾病的基础上,同样可以采用这样的疗法。

自2007年设立减肥门诊以来,重医附一院完成了减重手术200多例,数字每年都在增加,但仍有不少患者在观望、迟疑。作为医生,曾梦华颇多感慨:“在有人坦然接受的同时,也有人担心手术风险,但肥胖伴随糖尿病、高血压、呼吸睡眠等问题,对于健康的威胁可能更大。”

但没有人选择退出“俱乐部”。他们在这里倾诉、分享,等待新生活的到来。

曾经的圈中名人李平,体重恢复正常,卸下了巨大的“包袱”。重拾自信的他,经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刚刚进群的新人解惑“同病相怜的那份情感,普通人无法真正理解。”

手术一年后,陈欢爱上了自拍,戒酒戒宵夜,每天微信运动一万步,1米72的她体重降到了130多斤。她完成了手术台上许的愿望:扔掉衣柜里的所有加大码衣服。成功减重后,37岁那年陈欢等来了迟到的爱情,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庭。

在巴滨路上的半程马拉松赛场上,陈欢动作轻盈调整着呼吸节奏,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头。她仰头迎着风,仿佛要把过去远远甩在后头,再也不要回头。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为化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四分半|367,380,230,他们的不能承受之“重”

2020-07-23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黄宇 李袅/文 黄宇/主持 石涛、医院/图

李平瘦了,瘦了200斤……

7年前,李平还在天桥上卖着报纸,他的体重达到了367斤,当时曾被称为“重庆第一胖”。367斤,是李平曾经的不能承受之重,还有人的不能承受之重达到380斤。

人生的头20年,“胖”,是李平无法绕开的关键词。如今,体重只有150斤的他,聊天记录里关键词还是和“胖”分不开,因为他和其他341名“胖友”一起,加入了“沸点俱乐部”。

对“俱乐部”管理者,重医附一院胃肠外副主任医师任曾梦华来说,“这是一个找回希望的地方”。

他们不是一夜之间胖起来的,但生活却仿佛在一夜之间被肥胖给毁灭了。那些自嘲藏在他们脸上或眼神中,是习惯于无视、嘲笑、甚至是讽刺的日子给他们留下的印记,也是身体不能承受之“重”留下的痕迹。

1

人生头20年 绕不开“胖”这个关键词

“兄弟们,准备好了吗?”“来了。”“集合!”

“沸点俱乐部”的微信群里闪出一条条信息,30多名“胖友”迈开腿,朝着铁山坪标志性建筑——9层塔式结构的云外楼汇合。

27岁的江北人李平是“俱乐部”的老人,也是登山活动的积极组织者之一。曾经体重达到367斤的他,4年前曾被称为“重庆第一胖”,是“胖友”群中知名度最高的人。

多数“胖友”在加入“沸点俱乐部”前,人生是灰色的,李平也不例外。作为一名肥胖症患者,在人生的头20年,“胖”,是他无法绕开的关键词。

自己是怎么胖起来的?李平不记得了。他只知道,从小学开始,有人的地方,他就不得不忍受别人的异样眼光。

李平的母亲患有癫痫病,怀孕时便已从工厂离职。李平3岁时,父母离婚,母亲一人将他拉扯大。母亲长时间没有工作,母子俩靠着低保生活。初中毕业后,李平实在读不下去了,那时他的体重已达到280斤。

在家待了几年,李平尝试过找工作,但都因为太胖碰壁。外公外婆见他如此,将大湾天桥上卖报纸、杂志、饮料的小摊送给他。订货、搬货、售货,什么体力活儿他都干,但体重一点也没降下来,反而飙到了300多斤。

李平还尝试过节食等各种办法,也都失败了。束手无策之下,他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天天睡觉。入睡时打的呼噜不仅声音大,而且总是打着就不出气了,过了十几秒甚至几十秒后,才随着一声很大的呼噜声又打起鼾来,有时候脸憋得通红。母亲看他如此,也只有干着急。

2016年4月的一天,睡着觉的李平突然没了动静,被家人紧急送往重医附一院。医生为他进行了胃切除手术,并通过饮食指导、定期检查等方式,帮助减重。

半年时间,李平减掉了180多斤。人生焕然一新的他,主动要求加入“沸点俱乐部”,成为“胖友”群初创时的元老之一。从那时起,他有了个份“工作”——帮助更多“胖友”减重。

2

当呼吸衰竭 身体不能承受之重

“那种感觉就像在睡梦中突然被人用枕头捂住了口鼻,无法呼吸一样……”

今年5月,陈寅突然呼吸衰竭,差点性命不保,被紧急送往重医附一院,在医院他留下了自己的体重记录:380斤,这个数字超过了李平……

医院里,如此重量级的病人并不常见。陈寅所到之处,吸引了不少前来就诊患者的目光。由于体型过胖,他不得不走走停停,靠着花坛或大树休息喘气。有人凑上前来,逮着问两句情况。“这些我都见怪不怪了,谁叫我胖呢。”

刚出生时,陈寅看起来体型很小,和同龄孩子比起来要偏瘦一些。家人担心他长不大,便四处给他找补品食用。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寅的体重也不断增加。刚上中学时,体重180斤,毕业时便已达到260斤。

由于肥胖导致身体不协调,陈寅上完初中后便停止了学业。难以呼吸导致其脑细胞缺氧,思考缓慢、成天嗜睡。这也形成了恶性循环。

这一次,陈寅突然呼吸衰竭,差点性命不保,重医附一院的专家对其进行了专业指导和身体调护,准备为他进行袖状胃切除手术。

“肥胖竟差点要了我的命!”得知最好的办法是在肚子上开孔做手术,陈寅犹豫了。没有参照,不知效果,仅凭医生的评估和鼓励,他下不了决心。

“肥胖症患者平时不了解自己的境况,多数人只有在命悬一线时才会到医院。”曾梦华说,“环境急转之下,要他们做出选择,着实有些苛刻了。”

术前访问时,陈寅被拉进了“沸点俱乐部”。这是一个由300多位“胖友”组成的微信群。徐寒是群里的主持人,活跃担当、解惑担当则有多位“胖友”轮流出场负责。原本对医院有些抗拒和怀疑的肥胖症患者,多数会在“仪式”后下决心手术。陈寅亦是。

这也是曾梦华团队和同事在专业评估基础上,揭开患者疑虑的秘密武器。

医护人员为患者查房。 院方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3

超越200斤的她 再也没遇见过爱情

“沸点俱乐部”,这个被称为“胖友”之家的聚集地,每天更新的群聊记录是其他群的数倍。

“你是整天背着半头猪在走。”

“我哪知道这坨肉是这么大一坨啊。”

……

陈欢在群里是个活跃分子。看到别人控制不住多吃,她会忍不住提醒:“难道又想回到从前吗?”

从4岁起,陈欢就有了自己比别人胖的感知。从小不爽大人随手捏她的脸,长大后体重随着年龄成倍数增长,最重时230多斤。别人异样的眼神在陈欢眼里,像刀子,会伤人。遇到不懂事的小孩说:“这个阿姨好胖哦!”她心里一紧却假装若无其事。

那年,这个生性大大咧咧的女孩恋爱了,她决定为了心爱的男生拼一回。每天两场飙汗的减肥操,饿了就喝白水来填充总不满足的胃。一个月肉掉了20多斤,这段感情却无疾而终。“瘦那么点还是胖,恋爱半年他也没带我去过家里,原因我懂的。”没了减肥的动力,体重反弹很快,超越200斤后的陈欢再没遇见过爱情。

“胖的人或多或少都自卑、敏感。”为了仅存的那点自尊心,她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越胖越不想动,越不想动越胖。有高血压且右心房增大,从小区大门走回家大约要经过100多步阶梯,她要歇个两三回。当年爬泰山的“壮举”令她一度后怕:“喘到甚至害怕自己突然一口气接不上,就完了……”

当体重称上的指针指向102.5,单位是公斤,陈欢对尝试过的那些如点穴按摩、疯狂运动等减肥方法失望了,她决定切掉80%的胃。此前,陈欢只花了三天时间去消化关于这个手术的一切,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个人趁着夜色走进了医院。

第二天抽血、胃镜,第三天手术,她恨不得更快一点。

医生问她,减肥后最大的心愿是什么?躺在手术台上,陈欢觉得内心从未如此笃定:“把柜子里的所有衣服都换掉!”还有一句,她没有说出来,希望在网上买衣服,不用再搜索那些关键词:200斤、胖妹妹、特大码……

“胖友”们在群中晒照展示减肥效果。 院方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4

卸下“包袱” 再也不要回头

不是所有人都如陈欢一般果断,王志杰在“胖友”群里就观望了许久。第一次被父母带去门诊咨询,他百般抗拒加了群便离开了。偶尔看看胖友瘦身成功的前后对比,这个20多岁的小伙再次找到了曾梦华。

上了手术台,无影灯下王志杰突然心里发慌:手术后不能吃东西,会不会被饿死?在打麻药之前,他过不了自己这关临阵脱逃了。这并不是曾梦华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人:“手术前变卦的大多是男性,女性在爱美方面承受的压力更大,态度坚定许多。”

据《重庆市2018年度居民健康状况报告》,2018年全市18岁及以上人群超重检出率35.2%,男性和女性分别为35.1%与35.5%。这意味着每10个重庆人中就有3人超重。

“多数肥胖症患者检查会发现,重度肥胖,心脏、血液、身体代谢、呼吸系统等多方面均存在问题。”重医附一院胃肠外科护士赖俊莉说,特别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随时都有可能呼吸衰竭而死亡。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手术减重。曾梦华说,肥胖患者通常分为两个类型,第一种是单纯性肥胖,这种肥胖患者指单纯因为体内脂肪沉积过多造成的肥胖,肥胖原因不涉及其他疾病。而另一种是继发性肥胖,这种肥胖患者伴有遗传、内分泌或是肿瘤等方面的疾病,因病导致肥胖。胃切除仅适合极度肥胖患者,对于单纯肥胖的患者效果十分明显,对于继发性肥胖,在先期治疗相关疾病的基础上,同样可以采用这样的疗法。

自2007年设立减肥门诊以来,重医附一院完成了减重手术200多例,数字每年都在增加,但仍有不少患者在观望、迟疑。作为医生,曾梦华颇多感慨:“在有人坦然接受的同时,也有人担心手术风险,但肥胖伴随糖尿病、高血压、呼吸睡眠等问题,对于健康的威胁可能更大。”

但没有人选择退出“俱乐部”。他们在这里倾诉、分享,等待新生活的到来。

曾经的圈中名人李平,体重恢复正常,卸下了巨大的“包袱”。重拾自信的他,经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刚刚进群的新人解惑“同病相怜的那份情感,普通人无法真正理解。”

手术一年后,陈欢爱上了自拍,戒酒戒宵夜,每天微信运动一万步,1米72的她体重降到了130多斤。她完成了手术台上许的愿望:扔掉衣柜里的所有加大码衣服。成功减重后,37岁那年陈欢等来了迟到的爱情,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庭。

在巴滨路上的半程马拉松赛场上,陈欢动作轻盈调整着呼吸节奏,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头。她仰头迎着风,仿佛要把过去远远甩在后头,再也不要回头。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为化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谭周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