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分半|深夜,豪车里的酒后人生
深夜代驾,他们是一群经常在深夜开豪车的人,他们坐在驾驶位中,在夜色来临之后,无意中窥见那些车厢里的大哭大笑、无奈沉默。

四分半|深夜,豪车里的酒后人生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11-17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佘振芳 邱小雅 实习生 梁浩楠/文 葛彧/图 受访者/供图

午夜12点,有人已入睡,有人在推杯换盏,而有的人奔波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迈巴赫、保时捷、玛莎拉蒂、奔驰、路虎……炫酷的豪车行驶在城市森林里,两边的灯光如流星划过。

灯红酒绿,绚烂无比,看起来像极了车主们的生活。

深夜代驾,他们是一群经常在深夜开豪车的人,他们坐在驾驶位中,在夜色来临之后,无意中窥见那些车厢里的大哭大笑、无奈沉默。千人千面的人生片段中,也许只有他们,见过深夜里,豪车车厢中的另一番人生——开着百万奔驰的男人,也许实现了财务自由,却还有拒绝不了的酒席;睡在玛莎拉蒂后座的男人,宁可在绕城高速上跑几圈,也不愿意回家;年轻的保时捷女车主,2分钟等不到想要的结果便决绝离去……

深夜,代驾司机们在休息处等待接单。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葛彧 摄

“如果我不说话了,请把我送到医院去”

10月17日晚上8点过,南岸,一条遍布火锅店的街道上,划拳吆喝声不绝于耳,夜色中飘着浓郁的牛油味。

街边的马路上,一群代驾有的蹲,有的站,三五成群地等候着。

黑色的鞋子、裤子,统一的反光背心和帽子,外加折叠电单车,这是他们的标配。几名代驾围在一起说说笑笑,打发时间,时不时望一下门口。每逢有人一涌而出,他们便停下交谈,期待着晚上的第一单。

安大龙就是其中的一员。

“滴……”安大龙的手机响了,他级别高,附近的派单会优先给他。

同行们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他顾不得许多,赶紧给客户打电话确认地点。到地方后,他看见一辆奔驰。见识了不少豪车的他,知道这在奔驰里属于高档的,至少在200万元以上,客户的目的地是南岸某别墅区。

安大龙一接过钥匙,客人就对他说:“一路上,请你一直跟我说话,如果我没有答应,你赶紧把我送到医院去,不要送回家。”

安大龙顿时紧张起来:“老师,您怎么了?”

“今晚喝得有点多,一连三场,身体有点遭不住。”说着,客人便从口袋里拿出了药……一路上,安大龙就不停地和客人聊天,聊客人每天的应酬、工作等。

“身体不好的话,其实可以少喝点。”

“不是我想喝,有时候不喝不行啊……”客人的话里,满满都是无奈。

距目的地还有三公里时,客人突然没有了回应。

“老师,您还好吧?”“老师,您怎么样了?”安大龙问了几遍,还是没有回应。他慌了,赶紧找地方紧急停车,然后在手机上搜索最近的医院,掉头,送客人去医院。

安大龙把客人送到医院后,又回到车上给他家人打电话,大概十几分钟,一个女人穿着睡衣,急急忙忙赶过来,连声对他道了声谢,就一头冲进了医院。

做代驾以来,安大龙开过几万元的小货车,也开过近千万的迈巴赫。车厢内的男男女女,光鲜的外表之下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或许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女代驾甘廷玉准备出发接单。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等10分钟,不,等2分钟就走”

34岁的甘廷玉是为数不多的女代驾。毕竟这一行需要日夜颠倒,女代驾数量稀少。在某代驾平台,注册的女代驾只有2%左右。

甘廷玉很拼,为了做业务,她从原先租房的大坪,搬到了南岸长嘉汇附近。“这样既可以接南滨路的单,还可以接南山的单。”她做代驾才5个月不到,已经跑了六百多单,每个月收入在1万元以上。

可能出于女性温暖的天性,遇到客人难过的时候,甘廷玉也会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开解。

初夏的一天,晚上8点多,甘廷玉在鎏嘉码头接了一单。女车主30多岁,衣着入时,面容姣好。车子是保时捷,目的地是渝北某小区。

“别按导航走。”女人说话带着酒气,声音轻柔,随即给她报了一个地址,这个地址要绕至少20分钟。

到了地点,女人下车了,一个跟她年岁相仿的男人迎上来,两人开始对话,甘廷玉在车厢内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感觉是在争执。没多久,女人转身上车了,留下男人在原地。

“等10分钟,我喊你走,你再走。”坐上副驾,系好安全带后,女人直视前方,双手握着手机,微微颤抖。

车内一阵安静,空气犹如凝固。

1分钟、2分钟……似乎再等下去都是煎熬,女人改了主意,没有回头看一眼:“我们走吧!”

甘廷玉启动车子,男人没有追上来。甘廷玉偷偷瞟了一眼,女人的脸上已挂满眼泪。

一开始是安静的流泪,到后来哭出了声,也许是怕甘廷玉察觉,女人捂着嘴,努力压抑自己的声音。甘廷玉装作不经意地把音乐声调到最大。音乐声中,女人的哭声隐隐约约,甘廷玉的心都揪了起来。既然客户不想失态,她也没吭声。

到了目的地,女人已经擦干了眼泪,眼睛还有点红。

下车时,甘廷玉犹豫了一会,提醒她:“我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啊!”

女人吩咐她不要熄火,说自己想坐一会儿。

“开心点,加油啊!”甘廷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女人扭头看她,笑了笑,“嗯,谢谢你。”

看到女人已经平静下来,甘廷玉放心地走了。

人生的悲喜其实并不相通,就像甘廷玉并不能体会女人在车子启动那一刻的情感决绝,她自己决定离婚,就花了6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难以决定,如果像这位乘客一样,早点选择了断,或许生活完全不一样了。”甘廷玉时常也会想想自己的人生,但很快,她又把这些这些心思甩到脑后,忙着去接下一单。

或许只有他们才在深夜见过车厢里最真实的一面。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葛彧 摄

“只有在车里,我才可以睡个好觉”

豪车车厢里,有时也会见证当代中年男人的压力。

代驾陈小俊就遇到一位开玛莎拉蒂SUV的客人,喝得不算多,但显得很疲惫。上车后第一句话就是:“你慢点开,绕着主城开,路随便你选。”

“您看现在的速度怎么样?”陈小俊保持着60码左右的速度,问。

“挺好,我睡会儿,你别叫我,我醒了再说。”说完后,客人在后座一头倒下,很快,鼾声响起。

最后,陈小俊开了一圈又一圈,足足三个小时,客人揉着惺忪的睡眼醒来时,天都快亮了,“只有在车里,我才能睡个好觉,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

结账时显示400多块,客人很爽快地支付了。不想回家,有这400块,为啥不去酒店开个房间住一晚?陈小俊一开始也不解。后来,做代驾久了,他也听越来越多的客人说起,下班后,有时候都把车开到自家车库了,却不想动,也不想下车,就静静地坐在车里,听听音乐。

这些客人多半是35岁往上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一回到家里推开家门,迎面而来的要么是孩子的学习,要么是老人的唠叨,要么是另一半的抱怨……车厢,是他们在工作和家庭之间的一个休憩地,虽然逼仄,但可以卸下盔甲,短暂地拥有自己的空间。

而每天到了凌晨5点,晨光初现时,完成最后一单的陈小俊骑着电单车,耳旁的风呼呼作响,心里想的却是,终于可以回家睡觉了。

代驾司机乘坐公交车前往人多的区域。滴滴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开,往城市的边缘开”

从深圳到重庆,易全有做代驾6年了,他在车厢里听过或看过的故事,精彩得可以写一本小说。

客人多半都喝了酒,有人醉了喜欢絮絮叨叨,拉着他聊个不停,就算他只是礼貌地回应,客人也会把自己的事情一股脑讲出来。

“唉,太难了!谈合同真的太难了!”有客人埋怨着生意难做。

“那就是个傻缺!他凭什么看不起我!”有人因为工作的事情愤愤不平。

“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为什么不好好跟我分手……”有女孩哭花了妆。

从概率上来讲,在一个城市两次叫到同一个代驾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也许也正因如此,客人们才卸下面具,在陌生人面前敞开心扉,诉说着在最亲密的人面前不敢,或者不愿意说的话。

易全有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位在深圳时遇到的客人。

一个30出头的男人,开着一辆路虎,穿着名牌衣服。男人身上没有一丝酒气,看上去也很正常。似乎看出了易全有没说出口的好奇,男人开口了:““我怕自己开车,会控制不住,撞了……”

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住了。

一路上,男人一直在讲着自己的故事:他有深爱的女孩,车子房子都买好了,只等办婚礼。在朋友的撺掇下,他托人去查了女孩的信息,结果让他的世界都崩塌了——看上去那么深爱他的女友,每个月都和其他男人约会开房……两人大吵一架,分手了。

易全有是他连续第七晚请的代驾,每到晚上,他只要回到准备好的婚房里,都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为了不让父母感到异样,他选择自己出来。

半小时后,易全有将车开到目的地,城市边缘,一座偏僻的山上。

“她总是给我煲我最喜欢喝的汤,那些难道都是装的吗?”男人怔怔地说。

易全有翻来覆去地劝他:“放心,你条件这么好,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是吗?”男人低声问,似乎也在问自己,随即下了车,走到悬崖边,静静地吹着山风。

10分钟后,男人回到车上,冷静地说:“送我回家吧。”

如今,离开深圳一年多了,易全有偶尔还会想起那个男人,他一定已经走出悲伤,遇到另一个愿意为他煲汤的人了吧……

易全有喜欢将过客的故事埋在心里,在心里,他可以为那些心碎的故事,描绘一个快乐的结局。

代驾司机谈论接单情况。滴滴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漫漫人生,勇敢前行”

完成一单代驾,一般从10分钟到2小时不等。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这群深夜摆渡人却见过分手,见过复合,见过喜悦,也见过悲伤。

“活着,努力,就是最好的事情。”疫情期间,代驾们亲眼见证着一个个夜晚是怎么从死寂到复苏,一座城市如何恢复了烟火气,他们觉得,过好眼前的日子,是最实在的事情。

“我喜欢每天接单的日子,我要快点攒够首付,在主城买个自己的房子。”离婚的甘廷玉暂时没打算再谈恋爱,她觉得靠自己就挺好。

易全有肩负着一家人的开支,大儿子上高中,小女儿上初中,“两个孩子都很听话,每次放假,都会从大足来主城,我们一家人团聚,那个时候,也是我给自己放假的日子。”

安大龙虽然做代驾才一年,但因为业绩突出,现在已经成了班长,带着十几个代驾新手,帮大家解答各种问题。开各种各样的车,见形形色色的人,上自由自在的班,安大龙觉得,这份工作“很有劲儿”。

流星有它来去的方向,正如这车厢里的人生有各自的去处。不用去羡慕别人拥有的,也不用去可惜你所失去的。漫漫人生,各自勇敢前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四分半|深夜,豪车里的酒后人生

2020-11-17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佘振芳 邱小雅 实习生 梁浩楠/文 葛彧/图 受访者/供图

午夜12点,有人已入睡,有人在推杯换盏,而有的人奔波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迈巴赫、保时捷、玛莎拉蒂、奔驰、路虎……炫酷的豪车行驶在城市森林里,两边的灯光如流星划过。

灯红酒绿,绚烂无比,看起来像极了车主们的生活。

深夜代驾,他们是一群经常在深夜开豪车的人,他们坐在驾驶位中,在夜色来临之后,无意中窥见那些车厢里的大哭大笑、无奈沉默。千人千面的人生片段中,也许只有他们,见过深夜里,豪车车厢中的另一番人生——开着百万奔驰的男人,也许实现了财务自由,却还有拒绝不了的酒席;睡在玛莎拉蒂后座的男人,宁可在绕城高速上跑几圈,也不愿意回家;年轻的保时捷女车主,2分钟等不到想要的结果便决绝离去……

深夜,代驾司机们在休息处等待接单。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葛彧 摄

“如果我不说话了,请把我送到医院去”

10月17日晚上8点过,南岸,一条遍布火锅店的街道上,划拳吆喝声不绝于耳,夜色中飘着浓郁的牛油味。

街边的马路上,一群代驾有的蹲,有的站,三五成群地等候着。

黑色的鞋子、裤子,统一的反光背心和帽子,外加折叠电单车,这是他们的标配。几名代驾围在一起说说笑笑,打发时间,时不时望一下门口。每逢有人一涌而出,他们便停下交谈,期待着晚上的第一单。

安大龙就是其中的一员。

“滴……”安大龙的手机响了,他级别高,附近的派单会优先给他。

同行们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他顾不得许多,赶紧给客户打电话确认地点。到地方后,他看见一辆奔驰。见识了不少豪车的他,知道这在奔驰里属于高档的,至少在200万元以上,客户的目的地是南岸某别墅区。

安大龙一接过钥匙,客人就对他说:“一路上,请你一直跟我说话,如果我没有答应,你赶紧把我送到医院去,不要送回家。”

安大龙顿时紧张起来:“老师,您怎么了?”

“今晚喝得有点多,一连三场,身体有点遭不住。”说着,客人便从口袋里拿出了药……一路上,安大龙就不停地和客人聊天,聊客人每天的应酬、工作等。

“身体不好的话,其实可以少喝点。”

“不是我想喝,有时候不喝不行啊……”客人的话里,满满都是无奈。

距目的地还有三公里时,客人突然没有了回应。

“老师,您还好吧?”“老师,您怎么样了?”安大龙问了几遍,还是没有回应。他慌了,赶紧找地方紧急停车,然后在手机上搜索最近的医院,掉头,送客人去医院。

安大龙把客人送到医院后,又回到车上给他家人打电话,大概十几分钟,一个女人穿着睡衣,急急忙忙赶过来,连声对他道了声谢,就一头冲进了医院。

做代驾以来,安大龙开过几万元的小货车,也开过近千万的迈巴赫。车厢内的男男女女,光鲜的外表之下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或许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女代驾甘廷玉准备出发接单。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等10分钟,不,等2分钟就走”

34岁的甘廷玉是为数不多的女代驾。毕竟这一行需要日夜颠倒,女代驾数量稀少。在某代驾平台,注册的女代驾只有2%左右。

甘廷玉很拼,为了做业务,她从原先租房的大坪,搬到了南岸长嘉汇附近。“这样既可以接南滨路的单,还可以接南山的单。”她做代驾才5个月不到,已经跑了六百多单,每个月收入在1万元以上。

可能出于女性温暖的天性,遇到客人难过的时候,甘廷玉也会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开解。

初夏的一天,晚上8点多,甘廷玉在鎏嘉码头接了一单。女车主30多岁,衣着入时,面容姣好。车子是保时捷,目的地是渝北某小区。

“别按导航走。”女人说话带着酒气,声音轻柔,随即给她报了一个地址,这个地址要绕至少20分钟。

到了地点,女人下车了,一个跟她年岁相仿的男人迎上来,两人开始对话,甘廷玉在车厢内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感觉是在争执。没多久,女人转身上车了,留下男人在原地。

“等10分钟,我喊你走,你再走。”坐上副驾,系好安全带后,女人直视前方,双手握着手机,微微颤抖。

车内一阵安静,空气犹如凝固。

1分钟、2分钟……似乎再等下去都是煎熬,女人改了主意,没有回头看一眼:“我们走吧!”

甘廷玉启动车子,男人没有追上来。甘廷玉偷偷瞟了一眼,女人的脸上已挂满眼泪。

一开始是安静的流泪,到后来哭出了声,也许是怕甘廷玉察觉,女人捂着嘴,努力压抑自己的声音。甘廷玉装作不经意地把音乐声调到最大。音乐声中,女人的哭声隐隐约约,甘廷玉的心都揪了起来。既然客户不想失态,她也没吭声。

到了目的地,女人已经擦干了眼泪,眼睛还有点红。

下车时,甘廷玉犹豫了一会,提醒她:“我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啊!”

女人吩咐她不要熄火,说自己想坐一会儿。

“开心点,加油啊!”甘廷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女人扭头看她,笑了笑,“嗯,谢谢你。”

看到女人已经平静下来,甘廷玉放心地走了。

人生的悲喜其实并不相通,就像甘廷玉并不能体会女人在车子启动那一刻的情感决绝,她自己决定离婚,就花了6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难以决定,如果像这位乘客一样,早点选择了断,或许生活完全不一样了。”甘廷玉时常也会想想自己的人生,但很快,她又把这些这些心思甩到脑后,忙着去接下一单。

或许只有他们才在深夜见过车厢里最真实的一面。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葛彧 摄

“只有在车里,我才可以睡个好觉”

豪车车厢里,有时也会见证当代中年男人的压力。

代驾陈小俊就遇到一位开玛莎拉蒂SUV的客人,喝得不算多,但显得很疲惫。上车后第一句话就是:“你慢点开,绕着主城开,路随便你选。”

“您看现在的速度怎么样?”陈小俊保持着60码左右的速度,问。

“挺好,我睡会儿,你别叫我,我醒了再说。”说完后,客人在后座一头倒下,很快,鼾声响起。

最后,陈小俊开了一圈又一圈,足足三个小时,客人揉着惺忪的睡眼醒来时,天都快亮了,“只有在车里,我才能睡个好觉,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

结账时显示400多块,客人很爽快地支付了。不想回家,有这400块,为啥不去酒店开个房间住一晚?陈小俊一开始也不解。后来,做代驾久了,他也听越来越多的客人说起,下班后,有时候都把车开到自家车库了,却不想动,也不想下车,就静静地坐在车里,听听音乐。

这些客人多半是35岁往上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一回到家里推开家门,迎面而来的要么是孩子的学习,要么是老人的唠叨,要么是另一半的抱怨……车厢,是他们在工作和家庭之间的一个休憩地,虽然逼仄,但可以卸下盔甲,短暂地拥有自己的空间。

而每天到了凌晨5点,晨光初现时,完成最后一单的陈小俊骑着电单车,耳旁的风呼呼作响,心里想的却是,终于可以回家睡觉了。

代驾司机乘坐公交车前往人多的区域。滴滴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开,往城市的边缘开”

从深圳到重庆,易全有做代驾6年了,他在车厢里听过或看过的故事,精彩得可以写一本小说。

客人多半都喝了酒,有人醉了喜欢絮絮叨叨,拉着他聊个不停,就算他只是礼貌地回应,客人也会把自己的事情一股脑讲出来。

“唉,太难了!谈合同真的太难了!”有客人埋怨着生意难做。

“那就是个傻缺!他凭什么看不起我!”有人因为工作的事情愤愤不平。

“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为什么不好好跟我分手……”有女孩哭花了妆。

从概率上来讲,在一个城市两次叫到同一个代驾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也许也正因如此,客人们才卸下面具,在陌生人面前敞开心扉,诉说着在最亲密的人面前不敢,或者不愿意说的话。

易全有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位在深圳时遇到的客人。

一个30出头的男人,开着一辆路虎,穿着名牌衣服。男人身上没有一丝酒气,看上去也很正常。似乎看出了易全有没说出口的好奇,男人开口了:““我怕自己开车,会控制不住,撞了……”

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住了。

一路上,男人一直在讲着自己的故事:他有深爱的女孩,车子房子都买好了,只等办婚礼。在朋友的撺掇下,他托人去查了女孩的信息,结果让他的世界都崩塌了——看上去那么深爱他的女友,每个月都和其他男人约会开房……两人大吵一架,分手了。

易全有是他连续第七晚请的代驾,每到晚上,他只要回到准备好的婚房里,都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为了不让父母感到异样,他选择自己出来。

半小时后,易全有将车开到目的地,城市边缘,一座偏僻的山上。

“她总是给我煲我最喜欢喝的汤,那些难道都是装的吗?”男人怔怔地说。

易全有翻来覆去地劝他:“放心,你条件这么好,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是吗?”男人低声问,似乎也在问自己,随即下了车,走到悬崖边,静静地吹着山风。

10分钟后,男人回到车上,冷静地说:“送我回家吧。”

如今,离开深圳一年多了,易全有偶尔还会想起那个男人,他一定已经走出悲伤,遇到另一个愿意为他煲汤的人了吧……

易全有喜欢将过客的故事埋在心里,在心里,他可以为那些心碎的故事,描绘一个快乐的结局。

代驾司机谈论接单情况。滴滴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漫漫人生,勇敢前行”

完成一单代驾,一般从10分钟到2小时不等。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这群深夜摆渡人却见过分手,见过复合,见过喜悦,也见过悲伤。

“活着,努力,就是最好的事情。”疫情期间,代驾们亲眼见证着一个个夜晚是怎么从死寂到复苏,一座城市如何恢复了烟火气,他们觉得,过好眼前的日子,是最实在的事情。

“我喜欢每天接单的日子,我要快点攒够首付,在主城买个自己的房子。”离婚的甘廷玉暂时没打算再谈恋爱,她觉得靠自己就挺好。

易全有肩负着一家人的开支,大儿子上高中,小女儿上初中,“两个孩子都很听话,每次放假,都会从大足来主城,我们一家人团聚,那个时候,也是我给自己放假的日子。”

安大龙虽然做代驾才一年,但因为业绩突出,现在已经成了班长,带着十几个代驾新手,帮大家解答各种问题。开各种各样的车,见形形色色的人,上自由自在的班,安大龙觉得,这份工作“很有劲儿”。

流星有它来去的方向,正如这车厢里的人生有各自的去处。不用去羡慕别人拥有的,也不用去可惜你所失去的。漫漫人生,各自勇敢前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谭周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