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女人,一生只画两个女神:杨丽萍和小彩旗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7-01-16

  杨丽梅接受重庆晚报记者专访

  杨丽梅为儿子创作的画

  杨丽梅创作的《孔雀系列》

  杨丽梅为小彩旗创作的画

  杨丽梅和女儿小彩旗

  杨丽梅和姐姐杨丽萍(左)

  八旬最喜欢的《十面埋伏系列》中的一幅

  杨丽萍的妹妹、小彩旗的妈妈、画家杨丽梅,将于今日至20日在重庆大剧院举行画展,免费向观众开放,杨丽萍和彩旗的演出也同期举行。通常人们是带着姐姐的身份符号去认识杨丽梅,一旦认识,又会很快去掉符号:她是她。

  采访约在开箱布展期间,中午的大剧院空寂,又冷。杨丽梅给我们要了土豆套饭,咖啡厅只接受现金支付,她坚持要在大冷天跑出去取钱,记者说自己来,她有点急了,挡来挡去,一定要用微信支付转给记者,温柔又坚定。这个小意外的采访开场,感觉大家都站在大地上。

  5个大木箱、25幅作品直接从巡展的上一站深圳运来重庆,工人在咖啡厅背后的展厅开箱,取钉的钻头嗡嗡声不断传来,杨丽梅在前厅聊了几分钟,就很不放心地说:来,我们把这个桌子和椅子搬到后面去吧,顺便看着开箱。然后起身左右手各拎一把椅子就走向后厅。开箱取画,她要先取小彩旗那张大幅的,招呼记者帮忙,百多斤的箱子,拉开,搬动,力气惊人,指挥起大家来声音又绵绵软软。

  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 杨帆 摄影报道

  作品 一生都画不完她们在舞蹈中的美和极致

  舞蹈是杨丽梅画作永恒的主题,更具体地说,姐姐杨丽萍和女儿小彩旗是她永恒的缪斯。无论早期还是后期,无论风格写实还是超现实,无论色彩丰富还是素净,她都在不倦地画她们。她的作品是美术界一个很独特的存在:很难有一个艺术家,倾注半生的热情与爱,用眼睛、心灵和手,捕捉与呈现自己最爱的两个亲人,浓烈滚烫的情感,从画布中跃然而出。

  “嗯,不会半生,一定是一生,一生都画不完她们在舞蹈中的美和极致。”杨丽梅语音始终是平和清淡的,即使在表达一种她笃定的追求和信仰时。

  早年北京求学,杨丽萍在练功房练习,她就在一旁边看边画。女儿彩旗跟随杨丽萍各地演出,而她住在洱海边的双廊,母女难碰面,她也靠画女儿来释放自己的情感和思念。“彩旗的表情、神态、肢体的一个细节,眼睛的光,都在我大脑里。”世上的母亲表达爱的方式大同又大不同,杨丽梅的方式是用画笔记录女儿舞蹈中的瞬间,记录女儿精灵一般的美,用画笔追溯、开掘、升华、凝固母亲对女儿的记忆。

  云南天高地阔,四季丰美,艺术的底色与人生的底色往往互相投射,杨丽梅不像很多画家在作品中追索哲学与思想,“我就追求美,舞蹈的各种美,一生就想画好这一样。”

  杨丽萍 不要敬畏杨老师,要爱她亲近她

  谈到姐姐杨丽萍,杨丽梅称呼“杨老师”。

  姐妹间流传最广的故事是“蚕豆背豌豆”,10岁的杨丽萍背着还是婴儿的杨丽梅干农活,村民看到戏称这一大一小“蚕豆背豌豆”。杨家大姐就是这样拉扯着兄弟姐妹,有说法认为她不仅“长姐如母,更是如父”——为她的爱和柔软,以及她的严厉和担当。

  杨丽梅画画,姐姐会在艺术上有自己的评判。姐妹间有个小故事,杨丽萍某次跟妹妹说:“你看梵高,画向日葵画到那样的极致,你也可以学习。”后来,妹妹就真的画了一张向日葵,但画的是一张背对着观众的向日葵!曲折的少女意气,现在回想起来,杨丽梅笑笑说:“画被杨老师收藏了,她喜欢那一幅……那算我的一次尝试吧……”

  杨丽梅也为姐姐“辩解”:“杨老师只是表面很严厉,她的心疼与爱惜不是一种常人间呵护的方式。她发现我的绘画天赋,给我找老师,交学费,那个时候她一个月工资200元,我半学期学费1600,花掉她大半年工资……”

  杨老师的气场和性格很有些名气,记者问她怕不怕杨老师。她说:“我不怕,我知道怎样‘对付’她啦。有次我还跟人说,对杨老师,你别那么敏感,你要大大咧咧一些,不要敬畏,要亲近,呃……还可以装装傻什么的……”杨丽梅脸上偶尔会闪现少女般小机灵的神情,眨眨眼,有一闪而过的光。

  记者再问,“小彩旗怕她吗?”

  “那就更不会啦,她可会哄人了,她对付杨老师有一套自己从小就摸索出来的办法……”杨丽梅完全放心。

  小彩旗 是妈妈永恒的封面女神

  小彩旗在2014年春晚转了四个小时圈,一转天下名。杨丽梅说:“我只看了两分钟,实在看不下去……很心疼……”我们本能地赞叹,当妈妈的本能地揪心。

  彩旗同样是她的女神,我们想让她选一张作品合影,她选了那张彩旗旋转的大幅作品,她的画册,封面也是同一张。

  从艺术的立场出发,她对彩旗的评价和爱都在自己的画作里了,如何从母亲的角度评价这个很小就登上舞台走南闯北的女儿?

  她说:“懂事,很独立,又会照顾他人。”她举了一个很小的例子,跟彩旗同龄的亲戚的孩子,父母带在身边很宠爱,吃饭的时候一直玩手机,家长心疼,喊吃饭了,后一次声音大了点,孩子哇一声直接哭了。“彩旗再小10岁都不会这样,她不像这一代很多孩子,完全活在自己的感受中。”

  最帅村长 怎样让一个比你小10岁的帅哥爱你?

  小彩旗两岁的时候,杨丽梅带着她回到洱海边。然后,她就嫁给了酷似演员张震的最帅村长、比她小10岁的八旬。

  帅,年轻,又很爱,怎么做到的?杨丽梅说,我跟你分享一点很少说起的事儿。

  杨丽梅带着孩子住在八旬隔壁的客栈,年轻英俊的八旬经营着自家的鱼类加工厂,每天凌晨三点就要去洱海边挨家挨户收购新鲜鱼,还引进了当时村里唯一的桶装水灌装设备,虽然一个月只能卖出去十几桶,但是他坚信未来桶装水需求量会很大。“当时就被这个小伙子打动了,又帅,又很man,又有眼光,还很顾家。”于是,杨丽梅就跟八旬说,这个地方什么都好,就是没有爱情……八旬听懂了,然后开始追求她。

  “我也跟他说了顾虑,我大10岁,还带着孩子,怕他母亲不同意,但他不是妈宝男,他是家中独子,却很有主见。”小女人的妩媚和狡黠又在杨丽梅脸上一闪而过。

  后来婆婆不仅同意了,还帮他们把两人的儿子带到6岁。八小弟如今11岁了,继承了妈妈的天赋,爱画画,自编自画完成了一本漫画书,要妈妈承诺,将来给他出版。杨丽梅软软甜甜地笑了一下说:“老公是独子,我生了八小弟,也圆满了……”

  八旬卸任村长后,成为一个建筑设计师,现在工作很忙,在上海设计庄园。

  对话

  记者:杨丽萍给你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杨丽梅:精神吧,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当作信仰。人要找到自己内心的一个依傍,无论何时,人都会是饱满的。这个依傍不是颜值,也不是男人,而是支撑你人生永不坍塌的一种力量。

  记者:你最喜欢的自己的作品是?

  杨丽梅:我喜欢后期的作品。八旬最喜欢的是《十面埋伏系列》的一幅,他收藏了,这次巡展我动员了他一个月才肯借给我,他怕我卖掉(笑)。

  记者:画画对你来说是什么?

  杨丽梅:画画的时候,我忘记爱恨,忘记世间的伤与疼,忘记理智与情感,忘记四季和时间,忘记世界,忘记我自己……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救助站里的暖心大叔

一批重点工程即将投用

不妨去这些剧院打卡

热门推荐

一位快递员的一天

冰雪世界中的建设者

成都现"彩虹"车道

探秘故宫文物医院

新疆出美女最美却是她

揭秘"寻宝"幕后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一个女人,一生只画两个女神:杨丽萍和小彩旗

2017-01-16 05:19:29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杨丽萍的妹妹、小彩旗的妈妈、画家杨丽梅,将于今日至20日在重庆大剧院举行画展,免费向观众开放,杨丽萍和彩旗的演出也同期举行。通常人们是带着姐姐的身份符号去认识杨丽梅,一旦认识,又会很快去掉符号:她是她。

  杨丽梅接受重庆晚报记者专访

  杨丽梅为儿子创作的画

  杨丽梅创作的《孔雀系列》

  杨丽梅为小彩旗创作的画

  杨丽梅和女儿小彩旗

  杨丽梅和姐姐杨丽萍(左)

  八旬最喜欢的《十面埋伏系列》中的一幅

  杨丽萍的妹妹、小彩旗的妈妈、画家杨丽梅,将于今日至20日在重庆大剧院举行画展,免费向观众开放,杨丽萍和彩旗的演出也同期举行。通常人们是带着姐姐的身份符号去认识杨丽梅,一旦认识,又会很快去掉符号:她是她。

  采访约在开箱布展期间,中午的大剧院空寂,又冷。杨丽梅给我们要了土豆套饭,咖啡厅只接受现金支付,她坚持要在大冷天跑出去取钱,记者说自己来,她有点急了,挡来挡去,一定要用微信支付转给记者,温柔又坚定。这个小意外的采访开场,感觉大家都站在大地上。

  5个大木箱、25幅作品直接从巡展的上一站深圳运来重庆,工人在咖啡厅背后的展厅开箱,取钉的钻头嗡嗡声不断传来,杨丽梅在前厅聊了几分钟,就很不放心地说:来,我们把这个桌子和椅子搬到后面去吧,顺便看着开箱。然后起身左右手各拎一把椅子就走向后厅。开箱取画,她要先取小彩旗那张大幅的,招呼记者帮忙,百多斤的箱子,拉开,搬动,力气惊人,指挥起大家来声音又绵绵软软。

  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 杨帆 摄影报道

  作品 一生都画不完她们在舞蹈中的美和极致

  舞蹈是杨丽梅画作永恒的主题,更具体地说,姐姐杨丽萍和女儿小彩旗是她永恒的缪斯。无论早期还是后期,无论风格写实还是超现实,无论色彩丰富还是素净,她都在不倦地画她们。她的作品是美术界一个很独特的存在:很难有一个艺术家,倾注半生的热情与爱,用眼睛、心灵和手,捕捉与呈现自己最爱的两个亲人,浓烈滚烫的情感,从画布中跃然而出。

  “嗯,不会半生,一定是一生,一生都画不完她们在舞蹈中的美和极致。”杨丽梅语音始终是平和清淡的,即使在表达一种她笃定的追求和信仰时。

  早年北京求学,杨丽萍在练功房练习,她就在一旁边看边画。女儿彩旗跟随杨丽萍各地演出,而她住在洱海边的双廊,母女难碰面,她也靠画女儿来释放自己的情感和思念。“彩旗的表情、神态、肢体的一个细节,眼睛的光,都在我大脑里。”世上的母亲表达爱的方式大同又大不同,杨丽梅的方式是用画笔记录女儿舞蹈中的瞬间,记录女儿精灵一般的美,用画笔追溯、开掘、升华、凝固母亲对女儿的记忆。

  云南天高地阔,四季丰美,艺术的底色与人生的底色往往互相投射,杨丽梅不像很多画家在作品中追索哲学与思想,“我就追求美,舞蹈的各种美,一生就想画好这一样。”

  杨丽萍 不要敬畏杨老师,要爱她亲近她

  谈到姐姐杨丽萍,杨丽梅称呼“杨老师”。

  姐妹间流传最广的故事是“蚕豆背豌豆”,10岁的杨丽萍背着还是婴儿的杨丽梅干农活,村民看到戏称这一大一小“蚕豆背豌豆”。杨家大姐就是这样拉扯着兄弟姐妹,有说法认为她不仅“长姐如母,更是如父”——为她的爱和柔软,以及她的严厉和担当。

  杨丽梅画画,姐姐会在艺术上有自己的评判。姐妹间有个小故事,杨丽萍某次跟妹妹说:“你看梵高,画向日葵画到那样的极致,你也可以学习。”后来,妹妹就真的画了一张向日葵,但画的是一张背对着观众的向日葵!曲折的少女意气,现在回想起来,杨丽梅笑笑说:“画被杨老师收藏了,她喜欢那一幅……那算我的一次尝试吧……”

  杨丽梅也为姐姐“辩解”:“杨老师只是表面很严厉,她的心疼与爱惜不是一种常人间呵护的方式。她发现我的绘画天赋,给我找老师,交学费,那个时候她一个月工资200元,我半学期学费1600,花掉她大半年工资……”

  杨老师的气场和性格很有些名气,记者问她怕不怕杨老师。她说:“我不怕,我知道怎样‘对付’她啦。有次我还跟人说,对杨老师,你别那么敏感,你要大大咧咧一些,不要敬畏,要亲近,呃……还可以装装傻什么的……”杨丽梅脸上偶尔会闪现少女般小机灵的神情,眨眨眼,有一闪而过的光。

  记者再问,“小彩旗怕她吗?”

  “那就更不会啦,她可会哄人了,她对付杨老师有一套自己从小就摸索出来的办法……”杨丽梅完全放心。

  小彩旗 是妈妈永恒的封面女神

  小彩旗在2014年春晚转了四个小时圈,一转天下名。杨丽梅说:“我只看了两分钟,实在看不下去……很心疼……”我们本能地赞叹,当妈妈的本能地揪心。

  彩旗同样是她的女神,我们想让她选一张作品合影,她选了那张彩旗旋转的大幅作品,她的画册,封面也是同一张。

  从艺术的立场出发,她对彩旗的评价和爱都在自己的画作里了,如何从母亲的角度评价这个很小就登上舞台走南闯北的女儿?

  她说:“懂事,很独立,又会照顾他人。”她举了一个很小的例子,跟彩旗同龄的亲戚的孩子,父母带在身边很宠爱,吃饭的时候一直玩手机,家长心疼,喊吃饭了,后一次声音大了点,孩子哇一声直接哭了。“彩旗再小10岁都不会这样,她不像这一代很多孩子,完全活在自己的感受中。”

  最帅村长 怎样让一个比你小10岁的帅哥爱你?

  小彩旗两岁的时候,杨丽梅带着她回到洱海边。然后,她就嫁给了酷似演员张震的最帅村长、比她小10岁的八旬。

  帅,年轻,又很爱,怎么做到的?杨丽梅说,我跟你分享一点很少说起的事儿。

  杨丽梅带着孩子住在八旬隔壁的客栈,年轻英俊的八旬经营着自家的鱼类加工厂,每天凌晨三点就要去洱海边挨家挨户收购新鲜鱼,还引进了当时村里唯一的桶装水灌装设备,虽然一个月只能卖出去十几桶,但是他坚信未来桶装水需求量会很大。“当时就被这个小伙子打动了,又帅,又很man,又有眼光,还很顾家。”于是,杨丽梅就跟八旬说,这个地方什么都好,就是没有爱情……八旬听懂了,然后开始追求她。

  “我也跟他说了顾虑,我大10岁,还带着孩子,怕他母亲不同意,但他不是妈宝男,他是家中独子,却很有主见。”小女人的妩媚和狡黠又在杨丽梅脸上一闪而过。

  后来婆婆不仅同意了,还帮他们把两人的儿子带到6岁。八小弟如今11岁了,继承了妈妈的天赋,爱画画,自编自画完成了一本漫画书,要妈妈承诺,将来给他出版。杨丽梅软软甜甜地笑了一下说:“老公是独子,我生了八小弟,也圆满了……”

  八旬卸任村长后,成为一个建筑设计师,现在工作很忙,在上海设计庄园。

  对话

  记者:杨丽萍给你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杨丽梅:精神吧,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当作信仰。人要找到自己内心的一个依傍,无论何时,人都会是饱满的。这个依傍不是颜值,也不是男人,而是支撑你人生永不坍塌的一种力量。

  记者:你最喜欢的自己的作品是?

  杨丽梅:我喜欢后期的作品。八旬最喜欢的是《十面埋伏系列》的一幅,他收藏了,这次巡展我动员了他一个月才肯借给我,他怕我卖掉(笑)。

  记者:画画对你来说是什么?

  杨丽梅:画画的时候,我忘记爱恨,忘记世间的伤与疼,忘记理智与情感,忘记四季和时间,忘记世界,忘记我自己……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胡月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