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谁?” 重庆失忆小伙在外漂泊18年凭口音找到回家路

来源:华龙网2017-04-21
黑子与母亲相拥而泣。 见习记者 王贲 摄
采访过程中,黑子一直紧紧牵住母亲的手。 见习记者 王贲 摄

  华龙网4月21日19时30分讯(记者 荚天宇)相逢的这一天,黑子与母亲足足等了18年。由于“失忆”,黑子一直在外流浪漂泊,还在广东打工谋生十多年,凭借着一口重庆话和对菜园坝火车站的依稀记忆,黑子回到了家乡。在重庆江北区唐家沱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今(21)日,黑子终于如愿见到了亲人。

  流浪:从记事起就在菜园坝捡垃圾 在广东打工十多年

  这几天对黑子来说意义非凡,“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去”,随着一纸亲子鉴定书的确认,这些年来的各种谜团逐渐消散。

  “终于找到你了,儿子。”今日,在江北区铁山坪一座度假山庄里,66岁的吴代琼从万州赶过来与黑子相聚,一见面便紧紧拥抱在一起。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黑子的寻亲经历颇为“特殊”,有教养能识字的他由于“失忆”,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叫什么。因为长得黑,其他人都叫他黑子,也就成了他的名字。虽然现在知道了本名叫包家宾,但黑子似乎已习惯大家继续这么叫他。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从五六岁开始就一直在菜园坝附近流浪,靠给火车站清扫垃圾、捡矿泉水瓶等为生,有时也翻上火车帮列车员打扫清洁换取盒饭,在此之前的事情则根本记不起来。

  而根据母亲吴代琼的说法,黑子是22岁那年,也即是1999年在万州响水镇做生意的时候突然失踪的,情况很是蹊跷。“房东发现他钥匙插在门上,一打开桌上还有吃剩的碗,但人却不在了。”

  吴代琼拿出的户口本则佐证其说法,虽然在走失时间上有了偏差,但通过两人的共同回忆,黑子走失18年间的行踪可以对得上号。

  据黑子回忆,经过一段时间的流浪,2001年左右,自己搭上了重庆开往广东的火车去打工,几经辗转,最终在东莞市大浪镇的小作坊做起了手工做毛衣,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00、400元,后来涨到了1000多元。“当时觉得已经很好了,我身上没有身份证,只有私人作坊肯要我。”

  黑子告诉记者,每年春节是最难熬的,因为没家可回,而工厂又要关门,自己只好去小旅馆度过长假。“我一直不敢说我无家可归,怕大家看不起我欺负我。”

  2013年,黑子弄丢了6000多元银行存单,那是他仅有的积蓄,由于没有身份证无法办理银行卡,也无法挂失银行存单。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年冬天,黑子所在工厂的生产线升级为电脑数控,他无法操作,只能离开工厂。

  此时的黑子也产生了回家的念头,凭借着一口重庆话和对菜园坝火车站的依稀记忆,黑子确定家乡就是重庆,踏上了返乡之路。

  转机:重回故乡重庆 民警帮助黑子找工作寻亲

  黑子表示,当时决定回重庆其实还有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找机会寻亲,但在此之前想找个工作安顿好自己。

  然而回到主城的黑子也遇到了困难,由于身上只有几百元,也没有身份信息,黑子白天求职四处碰壁,晚上只好睡在五里店的桥洞下。在冬天的瑟瑟冷风中,这样的生活持续了10多天。

  2013年12月8日,实在太饿的黑子路过一家办宴席的饭店,便悄悄进去混吃混喝了一顿,老板发现后并没有责怪,而是带他到当地派出所求助。

  接手案件的是江北区唐家沱派出所民警张浩敏,在了解情况后,便开始帮助其寻亲,通过联系媒体和寻亲平台的方式,发布黑子的相关信息,并着手查询其身份户口信息。派出所通过查询黑子的DNA信息后发现,黑子并没有犯罪记录,即便在最窘困的时候,也都是自食其力地生活。

  在此期间,张浩敏还帮黑子介绍工作,“当时一连找了十多家单位,都是担心身份信息,最后只有铁山坪滴水山庄度假村愿意收留他。”

  滴水山庄老板童家海告诉记者,其实要不是民警带黑子来,他也不敢留黑子在农家乐工作,但在实际接触中发现黑子非常踏实。从那以后,黑子便留在后厨打杂顺带学手艺,一个月的收入有2000多元,还包吃包住,算是安定下来。

  此后,不断有寻亲电话打到唐家沱派出所,其中也有不少觉得经历相似来见面的,但最后做了亲子鉴定结果都不是。对此,黑子有些沮丧甚至想放弃,但张浩敏一直安慰其耐心等下去。

  相聚:18年再相聚 母亲白头儿子已中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段时间,黑子在家乡的亲戚看到了媒体上发布的寻亲信息,担心黑子母亲吴代琼知道后会大喜大悲,亲戚们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先进行讨论核实,认为把握大了以后才将信息告诉了吴代琼。

  对于和母亲的初次见面,黑子坦言,自己并未抱什么希望,虽然对方很肯定自己就是要找的人,毕竟经历了太多次“认亲”,直到看到亲子鉴定报告那一刻,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么多年了,我确实没有想到会真有找到亲人的这一天。”

  现场,吴代琼和黑子全程一直紧紧牵着对方的手,有着说不完的话。

  一晃18年,黑子眼中的母亲比同龄人更为苍老,满头银丝,感觉经历了太多太多,而母亲眼中的黑子则从小伙子成长为一位男子汉,让人感叹时光飞逝。

  吴代琼眼里一直噙着泪花,她告诉记者,儿子刚失踪那会,自己没日没夜地哭,四处拜托亲戚朋友找人,就差把万州翻了个遍。一到春节在外打工的邻居朋友回家,都要去问一下看见儿子没。

  “这么大个人了一直不回家,我做过最坏的打算,也想过轻生。”吴代琼说,她想着儿子也许也正在寻找自己,便继续坚持留心各种寻亲消息。

  激动之余,黑子和吴代琼也不断感谢着民警张浩敏和寻亲平台的志愿者们,对于未来的打算,黑子表示仍想在度假村继续打工,挣钱让母亲享福,而老板童家海也表示,只要黑子愿意继续干,他就肯定同意。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救助站里的暖心大叔

一批重点工程即将投用

不妨去这些剧院打卡

热门推荐

一位快递员的一天

冰雪世界中的建设者

成都现"彩虹"车道

探秘故宫文物医院

新疆出美女最美却是她

揭秘"寻宝"幕后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我是谁?” 重庆失忆小伙在外漂泊18年凭口音找到回家路

2017-04-21 19:32:16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相逢的这一天,黑子与母亲足足等了18年。由于“失忆”,黑子一直在外流浪漂泊,还在广东打工谋生十多年,凭借着一口重庆话和对菜园坝火车站的依稀记忆,黑子回到了家乡。在重庆江北区唐家沱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今(21)日,黑子终于如愿见到了亲人。
黑子与母亲相拥而泣。 见习记者 王贲 摄
采访过程中,黑子一直紧紧牵住母亲的手。 见习记者 王贲 摄

  华龙网4月21日19时30分讯(记者 荚天宇)相逢的这一天,黑子与母亲足足等了18年。由于“失忆”,黑子一直在外流浪漂泊,还在广东打工谋生十多年,凭借着一口重庆话和对菜园坝火车站的依稀记忆,黑子回到了家乡。在重庆江北区唐家沱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今(21)日,黑子终于如愿见到了亲人。

  流浪:从记事起就在菜园坝捡垃圾 在广东打工十多年

  这几天对黑子来说意义非凡,“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去”,随着一纸亲子鉴定书的确认,这些年来的各种谜团逐渐消散。

  “终于找到你了,儿子。”今日,在江北区铁山坪一座度假山庄里,66岁的吴代琼从万州赶过来与黑子相聚,一见面便紧紧拥抱在一起。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黑子的寻亲经历颇为“特殊”,有教养能识字的他由于“失忆”,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叫什么。因为长得黑,其他人都叫他黑子,也就成了他的名字。虽然现在知道了本名叫包家宾,但黑子似乎已习惯大家继续这么叫他。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从五六岁开始就一直在菜园坝附近流浪,靠给火车站清扫垃圾、捡矿泉水瓶等为生,有时也翻上火车帮列车员打扫清洁换取盒饭,在此之前的事情则根本记不起来。

  而根据母亲吴代琼的说法,黑子是22岁那年,也即是1999年在万州响水镇做生意的时候突然失踪的,情况很是蹊跷。“房东发现他钥匙插在门上,一打开桌上还有吃剩的碗,但人却不在了。”

  吴代琼拿出的户口本则佐证其说法,虽然在走失时间上有了偏差,但通过两人的共同回忆,黑子走失18年间的行踪可以对得上号。

  据黑子回忆,经过一段时间的流浪,2001年左右,自己搭上了重庆开往广东的火车去打工,几经辗转,最终在东莞市大浪镇的小作坊做起了手工做毛衣,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00、400元,后来涨到了1000多元。“当时觉得已经很好了,我身上没有身份证,只有私人作坊肯要我。”

  黑子告诉记者,每年春节是最难熬的,因为没家可回,而工厂又要关门,自己只好去小旅馆度过长假。“我一直不敢说我无家可归,怕大家看不起我欺负我。”

  2013年,黑子弄丢了6000多元银行存单,那是他仅有的积蓄,由于没有身份证无法办理银行卡,也无法挂失银行存单。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年冬天,黑子所在工厂的生产线升级为电脑数控,他无法操作,只能离开工厂。

  此时的黑子也产生了回家的念头,凭借着一口重庆话和对菜园坝火车站的依稀记忆,黑子确定家乡就是重庆,踏上了返乡之路。

  转机:重回故乡重庆 民警帮助黑子找工作寻亲

  黑子表示,当时决定回重庆其实还有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找机会寻亲,但在此之前想找个工作安顿好自己。

  然而回到主城的黑子也遇到了困难,由于身上只有几百元,也没有身份信息,黑子白天求职四处碰壁,晚上只好睡在五里店的桥洞下。在冬天的瑟瑟冷风中,这样的生活持续了10多天。

  2013年12月8日,实在太饿的黑子路过一家办宴席的饭店,便悄悄进去混吃混喝了一顿,老板发现后并没有责怪,而是带他到当地派出所求助。

  接手案件的是江北区唐家沱派出所民警张浩敏,在了解情况后,便开始帮助其寻亲,通过联系媒体和寻亲平台的方式,发布黑子的相关信息,并着手查询其身份户口信息。派出所通过查询黑子的DNA信息后发现,黑子并没有犯罪记录,即便在最窘困的时候,也都是自食其力地生活。

  在此期间,张浩敏还帮黑子介绍工作,“当时一连找了十多家单位,都是担心身份信息,最后只有铁山坪滴水山庄度假村愿意收留他。”

  滴水山庄老板童家海告诉记者,其实要不是民警带黑子来,他也不敢留黑子在农家乐工作,但在实际接触中发现黑子非常踏实。从那以后,黑子便留在后厨打杂顺带学手艺,一个月的收入有2000多元,还包吃包住,算是安定下来。

  此后,不断有寻亲电话打到唐家沱派出所,其中也有不少觉得经历相似来见面的,但最后做了亲子鉴定结果都不是。对此,黑子有些沮丧甚至想放弃,但张浩敏一直安慰其耐心等下去。

  相聚:18年再相聚 母亲白头儿子已中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段时间,黑子在家乡的亲戚看到了媒体上发布的寻亲信息,担心黑子母亲吴代琼知道后会大喜大悲,亲戚们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先进行讨论核实,认为把握大了以后才将信息告诉了吴代琼。

  对于和母亲的初次见面,黑子坦言,自己并未抱什么希望,虽然对方很肯定自己就是要找的人,毕竟经历了太多次“认亲”,直到看到亲子鉴定报告那一刻,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么多年了,我确实没有想到会真有找到亲人的这一天。”

  现场,吴代琼和黑子全程一直紧紧牵着对方的手,有着说不完的话。

  一晃18年,黑子眼中的母亲比同龄人更为苍老,满头银丝,感觉经历了太多太多,而母亲眼中的黑子则从小伙子成长为一位男子汉,让人感叹时光飞逝。

  吴代琼眼里一直噙着泪花,她告诉记者,儿子刚失踪那会,自己没日没夜地哭,四处拜托亲戚朋友找人,就差把万州翻了个遍。一到春节在外打工的邻居朋友回家,都要去问一下看见儿子没。

  “这么大个人了一直不回家,我做过最坏的打算,也想过轻生。”吴代琼说,她想着儿子也许也正在寻找自己,便继续坚持留心各种寻亲消息。

  激动之余,黑子和吴代琼也不断感谢着民警张浩敏和寻亲平台的志愿者们,对于未来的打算,黑子表示仍想在度假村继续打工,挣钱让母亲享福,而老板童家海也表示,只要黑子愿意继续干,他就肯定同意。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周鑫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