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天上“飞”了一辈子,重庆始终牵引着他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17-05-06

  周时俊对自己的评价是“一生都在空中飞行的人”。他的经历比较简单,在空军部队服役时,先是开战斗机,后来开专机,退伍后进入华航开客机。他一生的飞行里程无法统计,但从未发生过任何安全事故。

  周时俊的籍贯其实是浙江,出生在重庆并在这里度过了一段童年时光,于是,他把重庆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

  抗战时父亲曾在渝抓鸦片贩子

  1947年,周时俊出生在重庆第一市立医院,1948年,他的弟弟也出生在这里。周时俊的父亲曾在黄埔军校学习,后来进入国民党部队。抗战爆发后,父亲随军来渝。在重庆,周时俊的父亲与当时在一所学校任教的母亲相识相恋。后来,周时俊的母亲也进入了部队,做护理一类的工作。

  当时,周时俊父亲的主要工作是缉私缉毒,鸦片害人,父亲最恨那些鸦片贩子。这一干就是好几年。抗战结束后,父亲随部队离渝,回到了浙江。

  对重庆大轰炸记忆深刻

  “我上次回大陆,还去过母亲的家乡。”周时俊说,母亲是泸州人,目前老家已没有亲人。即使对于重庆,由于周时俊当时年龄尚小,记忆也很模糊。

  周时俊所知的关于重庆的事,多是从父母口中听来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重庆大轰炸。“去年我再次回重庆时,还专门去看了大轰炸遗址。”周时俊称赞说,重庆能有大轰炸遗址这样一个场所让人们记住那段历史,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只有记住历史,才知道如何奋发图强。

  周时俊已在台湾生活了68年,深深扎下了根,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家乡重庆。这些年来,周时俊和兄弟时常带着太太、儿女回到家乡,“我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发源地就在这里。”

  始终对家乡充满了眷恋

  周时俊的父亲当年离开大陆时,将祖母也带到了台湾。祖母到台湾后,日夜思念家乡。看着祖母日渐消沉的样子,大家心里都很悲伤。周时俊说:“这时我们才理解,河里的鲑鱼,即使撞得头破血流,也要从大海游向出生时的那条河流,因为那里才是家。人不管走得多远,家乡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后来两岸实现“三通”,但父母、祖母已去世,这成了他们这个大家庭心里永远的痛。所以,后来周时俊和他的兄弟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聚在一起回家乡,一是为了却上辈人的心愿,二是为了让自己今生不留遗憾。

  几兄弟至今都乡音未改

  “你们不是重庆人吗?为什么没有听到你们说重庆话。”在与周时俊交谈时,他一改普通话,转而用很地道的重庆话问记者。随后,大家开始用重庆话与他交流,那氛围让人感觉根本不是在台湾。

  “我就是想听一听地道的重庆话,我们几兄弟从小就会说。”周时俊说,他们一大家人聚会时,几兄弟交流依然用重庆话,而与太太和孩子们交流时才说普通话,就这样,一场聚会中,他们往往要不停地在重庆话和普通话之间切换,并且很顺溜。

  周时俊还记得,他小时候,母亲炒菜喜欢放辣椒,后来家人口味变了,大家不爱吃辣椒了,于是母亲就自己单独炒一盘菜放辣椒。可奇怪的是,如今,他的女儿似乎对辣椒类食品情有独钟,每次吃饭都拿出一瓶辣椒酱拌菜。他说:“这可能就叫‘隔代遗传’吧,重庆元素已深深扎在了我们的身体里。”

  家乡今非昔比,他很欣慰

  周时俊可以说是一辈子都在与飞机打交道,对此,他颇为自豪,更让他自豪的是,他与飞机打交道几十年,从没出过任何安全事故,“可以说很顺。”他还总结说:“开飞机的道理就像开汽车一样,当你觉得你与这部车‘合为一体’时,那就很牛了。”

  周时俊曾三次回重庆,最近一次是去年。他说,当年还在华航工作时,他也经常与大陆业界有交流,主要交流业务。

  在周时俊眼中,重庆是一座具有独特魅力的城市,“全世界出名的‘山城’,从街边进入一幢大楼,却发现所在的楼层不是底楼,底楼还在下面,太有意思了。”周时俊说,漫步这个城市,到处都能发现惊喜。

  周时俊说,如今的重庆已不再是儿时记忆中破旧的形象了,街道整洁,大楼林立,一到晚上,灯火辉煌,“重庆是长江上游的重镇,未来的发展前途光明,我非常欣慰。”

  重庆晨报记者 杨野

  ■人物

  周时俊:70岁,生于重庆,1949年随父亲到台湾,进入空军部队当飞行员。退伍后进入华航公司担任客机飞行员,飞行过世界五大洲,一生都未出过安全事故。

  ■声音

  家对人的一生影响重大,不管离得多远,我们都像海中的鲑鱼一样,到了一定时间就要向着“家乡”游去,即使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在天上“飞”了一辈子,重庆始终牵引着他

2017-05-06 06:32:48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周时俊:70岁,生于重庆,1949年随父亲到台湾,进入空军部队当飞行员。退伍后进入华航公司担任客机飞行员,飞行过世界五大洲,一生都未出过安全事故。

  周时俊对自己的评价是“一生都在空中飞行的人”。他的经历比较简单,在空军部队服役时,先是开战斗机,后来开专机,退伍后进入华航开客机。他一生的飞行里程无法统计,但从未发生过任何安全事故。

  周时俊的籍贯其实是浙江,出生在重庆并在这里度过了一段童年时光,于是,他把重庆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

  抗战时父亲曾在渝抓鸦片贩子

  1947年,周时俊出生在重庆第一市立医院,1948年,他的弟弟也出生在这里。周时俊的父亲曾在黄埔军校学习,后来进入国民党部队。抗战爆发后,父亲随军来渝。在重庆,周时俊的父亲与当时在一所学校任教的母亲相识相恋。后来,周时俊的母亲也进入了部队,做护理一类的工作。

  当时,周时俊父亲的主要工作是缉私缉毒,鸦片害人,父亲最恨那些鸦片贩子。这一干就是好几年。抗战结束后,父亲随部队离渝,回到了浙江。

  对重庆大轰炸记忆深刻

  “我上次回大陆,还去过母亲的家乡。”周时俊说,母亲是泸州人,目前老家已没有亲人。即使对于重庆,由于周时俊当时年龄尚小,记忆也很模糊。

  周时俊所知的关于重庆的事,多是从父母口中听来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重庆大轰炸。“去年我再次回重庆时,还专门去看了大轰炸遗址。”周时俊称赞说,重庆能有大轰炸遗址这样一个场所让人们记住那段历史,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只有记住历史,才知道如何奋发图强。

  周时俊已在台湾生活了68年,深深扎下了根,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家乡重庆。这些年来,周时俊和兄弟时常带着太太、儿女回到家乡,“我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发源地就在这里。”

  始终对家乡充满了眷恋

  周时俊的父亲当年离开大陆时,将祖母也带到了台湾。祖母到台湾后,日夜思念家乡。看着祖母日渐消沉的样子,大家心里都很悲伤。周时俊说:“这时我们才理解,河里的鲑鱼,即使撞得头破血流,也要从大海游向出生时的那条河流,因为那里才是家。人不管走得多远,家乡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后来两岸实现“三通”,但父母、祖母已去世,这成了他们这个大家庭心里永远的痛。所以,后来周时俊和他的兄弟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聚在一起回家乡,一是为了却上辈人的心愿,二是为了让自己今生不留遗憾。

  几兄弟至今都乡音未改

  “你们不是重庆人吗?为什么没有听到你们说重庆话。”在与周时俊交谈时,他一改普通话,转而用很地道的重庆话问记者。随后,大家开始用重庆话与他交流,那氛围让人感觉根本不是在台湾。

  “我就是想听一听地道的重庆话,我们几兄弟从小就会说。”周时俊说,他们一大家人聚会时,几兄弟交流依然用重庆话,而与太太和孩子们交流时才说普通话,就这样,一场聚会中,他们往往要不停地在重庆话和普通话之间切换,并且很顺溜。

  周时俊还记得,他小时候,母亲炒菜喜欢放辣椒,后来家人口味变了,大家不爱吃辣椒了,于是母亲就自己单独炒一盘菜放辣椒。可奇怪的是,如今,他的女儿似乎对辣椒类食品情有独钟,每次吃饭都拿出一瓶辣椒酱拌菜。他说:“这可能就叫‘隔代遗传’吧,重庆元素已深深扎在了我们的身体里。”

  家乡今非昔比,他很欣慰

  周时俊可以说是一辈子都在与飞机打交道,对此,他颇为自豪,更让他自豪的是,他与飞机打交道几十年,从没出过任何安全事故,“可以说很顺。”他还总结说:“开飞机的道理就像开汽车一样,当你觉得你与这部车‘合为一体’时,那就很牛了。”

  周时俊曾三次回重庆,最近一次是去年。他说,当年还在华航工作时,他也经常与大陆业界有交流,主要交流业务。

  在周时俊眼中,重庆是一座具有独特魅力的城市,“全世界出名的‘山城’,从街边进入一幢大楼,却发现所在的楼层不是底楼,底楼还在下面,太有意思了。”周时俊说,漫步这个城市,到处都能发现惊喜。

  周时俊说,如今的重庆已不再是儿时记忆中破旧的形象了,街道整洁,大楼林立,一到晚上,灯火辉煌,“重庆是长江上游的重镇,未来的发展前途光明,我非常欣慰。”

  重庆晨报记者 杨野

  ■人物

  周时俊:70岁,生于重庆,1949年随父亲到台湾,进入空军部队当飞行员。退伍后进入华航公司担任客机飞行员,飞行过世界五大洲,一生都未出过安全事故。

  ■声音

  家对人的一生影响重大,不管离得多远,我们都像海中的鲑鱼一样,到了一定时间就要向着“家乡”游去,即使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王祥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