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年前家中起火男子奋力救母 如今他伤口感染化脓面临截肢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17-08-30

永川区中医院外二科8号床,张儒春斜躺在病床上。

8月29日上午,永川区中医院外二科8号床,张儒春往左侧斜躺着,眼睛望向窗外,每隔一段时间,他身体都会轻微挪动一下。

他的右腿脚踝至小腿间有一大圈黑色疤痕,左腿相同位置用白色绷带包扎起来。张儒春说,这是他在中医院住院治疗的27天。

“前几天左腿伤势更严重了,那根主血管血崩了,流了很多血。”张儒春用右手指着左腿说,“医生说我流掉2000毫升的血,还好当时我没睡觉,如果我睡着了,命很可能没了。”

我想保住自己的腿

17年前,张儒春为救陷入火海中的母亲,只身冲进火海,救出母亲的同时也导致自己全身50%被烧伤。

因家境原因,烧伤后的他并未及时进行全面治愈。今年4月,他的伤口化脓感染,连路都不能行走,变得严重起来。

“我还是想保住这条腿,毕竟家里还要靠我挣钱。”看着自己的情况,47岁的张儒春双眼通红,把头埋在枕头中。

主管医生罗娟说,“建议他截肢,但一旦截肢,他就会成为废人。病人心理负担很重。”

为救母亲全身烧伤

张儒春是永川区松溉镇新街子村人。在当地,他还算是一名远近闻名的手艺人,泥水匠。

2001年2月,张儒春的父亲因患气管炎离世。“那时儿子才6岁半,我父亲50几岁就过世了,母亲心情也很差。”张儒春老婆杨炯莲说,当年31岁的张儒春独自一人扛起重担。

2001年4月,命运之神再次捉弄了张儒春。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让张儒春这一家子雪上加霜。

张儒春回忆:“2001年4月,那时候我父亲才去世不到两个月,我搬到了自己新建的房子里,老房子就剩下我母亲一人。那天,我到老房子旁的地里干活,突然看见老房子着火了。我赶忙跑回家救火。当时我发现母亲还在猪圈屋赶猪。”

当时,张儒春箭步冲向距猪圈旁十来米的屋子,准备找工具救母亲。

“结果没找到,我心里更慌了。”张儒春眼看火势越来越猛,他来不及考虑,直接冲进房子去救母亲。

张儒春说,“就在我们往屋外跑的时候,门框被烧垮了,唯一的通道被堵。没办法,我只能拉着我母亲从倒塌的门框中强行冲出来。结果我和母亲脸、手、脚等多部位被烧伤。”

脱险后,张儒春和母亲被送往永川城区医院。这场火灾造成张儒春全身50%的皮肤烧伤,造成张儒春左手残疾,他母亲更是烧伤面积达80%。

脚伤未愈急着出院

高昂的医药费,让张儒春难以承担。在接受最基本的治疗后,他坚持在自己脚伤还未治愈的情况下出院。母亲在治疗一段时间后,被送往张儒春的妹妹家中静养。

张儒春回家后,卧床休养。用他的话说来说,四个月期间,他分不清白天还是夜晚。

“一想到家里需要我,而我却有心无力,很难受。”张儒春说,当时一想到这,自己就止不住流泪。每当想着6岁半的儿子和在旁洗衣煮饭的妻子,张儒春便充满了力量。

“不得行,我一定要重新站起来。他们需要我。”卧床期间,他反复尝试活动身体,4个月后,他下床,用双手拄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前挪,并不断试着重新站起来。

经过一个月的反复练习,张儒春慢慢站了起来。

加上在家近半年的休养,张儒春双脚的疼痛有所缓解,他自己也有力气干重活了,于是通过用消毒水和抹软膏的方式对伤口进行处理。平时则像常人一样工作。

带伤干活做得还好

段绍恩和张儒春是同村人。

2004年,刚修建好新房的他,考虑到张儒春的情况,便把铺砖等活交给张儒春做,并按天来计算工钱。

“当时我下床能走路干活做的第一个活。”张儒春说,很快,他的事迹被村里人传开了。

“遭大火烧得这么严重,还能干活。关键还做得很不错。”当时,对于张儒春的行为,村民们纷纷表示敬佩。

张儒春的儿子张世豪说,“我很佩服爸爸,他身体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前些年干的活儿还比其他正常人做得还要好。”

原本张儒春的生活可能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但在今年4月,张儒春的脚伤再次感染并严重溃烂。在永川长康医院、重庆大坪医院治疗不理想的情况下,8月2日,张儒春转到了永川中医院接受治疗。至今已花费了将近2万元。

目前,负责治疗张儒春的中医院医生罗娟诊断后给出建议是,如果溃烂处无法自行愈合,甚至逐渐加重需要进行植皮手术或截肢,而这些费用初步估计是几十万元。

“建议他最好截肢,但患者更倾向于保守治疗,不截肢。”罗娟表示,张儒春左腿20X15厘米的伤口,伤口很深。肌肉肌腱部分坏死,加之多种抗生素对伤口不起作用,目前已经在调整用药。

张儒春说,“如果我截肢后,我就成了废人。家里还有2万多的外债。以后的生活啷个办?”

面对高昂的医药费,仅仅靠张儒春妻子养的十几只羊和儿子每月两三千元的收入根本没法支撑。

张儒春说,前段时间,他的外侄女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募集到13000元。但距完全治愈的费用差太多。

“我只想我的腿能好起来,家里还需要我。”张儒春望向病床窗外的天空,轻声叹息道。记者 罗洋 实习生 魏瑞

记者手记>

世界很大,绝大部分是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无论紧张充实或是碌碌无为,都无可非议。

正因如此,那些虽命运不济,却不甘向命运低头的常人才会特别让我们感动,因为他们要付出艰辛的努力甚至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做到像一个平常人一样,收获生活的甜美幸福。

采访过程中,张儒春给人一种踏实厚重感,朴实无华却传递出无比强大的坚强。我想,如果大火能夺去张儒春的腿,却也烧不灭他心中的责任与担当。

望社会好心人能站出来帮助张儒春,帮助他重新站起来的同时,也让他感受到这个世间的美好如初。加油!张儒春。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社事办女主任的成就感

驻村"第一书记"的一天

这些重庆老店 你去过吗

热门推荐

北影走出的6位校花

靳东晒与陈道明合影

《倚天》女星今昔对比

世界小姐展开体育竞技

王嘉尔伦敦大片出炉

老师晒王俊凯上课照片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17年前家中起火男子奋力救母 如今他伤口感染化脓面临截肢

2017-08-30 06:30:42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8月29日上午,永川区中医院外二科8号床,张儒春往左侧斜躺着,眼睛望向窗外,每隔一段时间,他身体都会轻微挪动一下。

永川区中医院外二科8号床,张儒春斜躺在病床上。

8月29日上午,永川区中医院外二科8号床,张儒春往左侧斜躺着,眼睛望向窗外,每隔一段时间,他身体都会轻微挪动一下。

他的右腿脚踝至小腿间有一大圈黑色疤痕,左腿相同位置用白色绷带包扎起来。张儒春说,这是他在中医院住院治疗的27天。

“前几天左腿伤势更严重了,那根主血管血崩了,流了很多血。”张儒春用右手指着左腿说,“医生说我流掉2000毫升的血,还好当时我没睡觉,如果我睡着了,命很可能没了。”

我想保住自己的腿

17年前,张儒春为救陷入火海中的母亲,只身冲进火海,救出母亲的同时也导致自己全身50%被烧伤。

因家境原因,烧伤后的他并未及时进行全面治愈。今年4月,他的伤口化脓感染,连路都不能行走,变得严重起来。

“我还是想保住这条腿,毕竟家里还要靠我挣钱。”看着自己的情况,47岁的张儒春双眼通红,把头埋在枕头中。

主管医生罗娟说,“建议他截肢,但一旦截肢,他就会成为废人。病人心理负担很重。”

为救母亲全身烧伤

张儒春是永川区松溉镇新街子村人。在当地,他还算是一名远近闻名的手艺人,泥水匠。

2001年2月,张儒春的父亲因患气管炎离世。“那时儿子才6岁半,我父亲50几岁就过世了,母亲心情也很差。”张儒春老婆杨炯莲说,当年31岁的张儒春独自一人扛起重担。

2001年4月,命运之神再次捉弄了张儒春。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让张儒春这一家子雪上加霜。

张儒春回忆:“2001年4月,那时候我父亲才去世不到两个月,我搬到了自己新建的房子里,老房子就剩下我母亲一人。那天,我到老房子旁的地里干活,突然看见老房子着火了。我赶忙跑回家救火。当时我发现母亲还在猪圈屋赶猪。”

当时,张儒春箭步冲向距猪圈旁十来米的屋子,准备找工具救母亲。

“结果没找到,我心里更慌了。”张儒春眼看火势越来越猛,他来不及考虑,直接冲进房子去救母亲。

张儒春说,“就在我们往屋外跑的时候,门框被烧垮了,唯一的通道被堵。没办法,我只能拉着我母亲从倒塌的门框中强行冲出来。结果我和母亲脸、手、脚等多部位被烧伤。”

脱险后,张儒春和母亲被送往永川城区医院。这场火灾造成张儒春全身50%的皮肤烧伤,造成张儒春左手残疾,他母亲更是烧伤面积达80%。

脚伤未愈急着出院

高昂的医药费,让张儒春难以承担。在接受最基本的治疗后,他坚持在自己脚伤还未治愈的情况下出院。母亲在治疗一段时间后,被送往张儒春的妹妹家中静养。

张儒春回家后,卧床休养。用他的话说来说,四个月期间,他分不清白天还是夜晚。

“一想到家里需要我,而我却有心无力,很难受。”张儒春说,当时一想到这,自己就止不住流泪。每当想着6岁半的儿子和在旁洗衣煮饭的妻子,张儒春便充满了力量。

“不得行,我一定要重新站起来。他们需要我。”卧床期间,他反复尝试活动身体,4个月后,他下床,用双手拄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前挪,并不断试着重新站起来。

经过一个月的反复练习,张儒春慢慢站了起来。

加上在家近半年的休养,张儒春双脚的疼痛有所缓解,他自己也有力气干重活了,于是通过用消毒水和抹软膏的方式对伤口进行处理。平时则像常人一样工作。

带伤干活做得还好

段绍恩和张儒春是同村人。

2004年,刚修建好新房的他,考虑到张儒春的情况,便把铺砖等活交给张儒春做,并按天来计算工钱。

“当时我下床能走路干活做的第一个活。”张儒春说,很快,他的事迹被村里人传开了。

“遭大火烧得这么严重,还能干活。关键还做得很不错。”当时,对于张儒春的行为,村民们纷纷表示敬佩。

张儒春的儿子张世豪说,“我很佩服爸爸,他身体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前些年干的活儿还比其他正常人做得还要好。”

原本张儒春的生活可能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但在今年4月,张儒春的脚伤再次感染并严重溃烂。在永川长康医院、重庆大坪医院治疗不理想的情况下,8月2日,张儒春转到了永川中医院接受治疗。至今已花费了将近2万元。

目前,负责治疗张儒春的中医院医生罗娟诊断后给出建议是,如果溃烂处无法自行愈合,甚至逐渐加重需要进行植皮手术或截肢,而这些费用初步估计是几十万元。

“建议他最好截肢,但患者更倾向于保守治疗,不截肢。”罗娟表示,张儒春左腿20X15厘米的伤口,伤口很深。肌肉肌腱部分坏死,加之多种抗生素对伤口不起作用,目前已经在调整用药。

张儒春说,“如果我截肢后,我就成了废人。家里还有2万多的外债。以后的生活啷个办?”

面对高昂的医药费,仅仅靠张儒春妻子养的十几只羊和儿子每月两三千元的收入根本没法支撑。

张儒春说,前段时间,他的外侄女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募集到13000元。但距完全治愈的费用差太多。

“我只想我的腿能好起来,家里还需要我。”张儒春望向病床窗外的天空,轻声叹息道。记者 罗洋 实习生 魏瑞

记者手记>

世界很大,绝大部分是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无论紧张充实或是碌碌无为,都无可非议。

正因如此,那些虽命运不济,却不甘向命运低头的常人才会特别让我们感动,因为他们要付出艰辛的努力甚至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做到像一个平常人一样,收获生活的甜美幸福。

采访过程中,张儒春给人一种踏实厚重感,朴实无华却传递出无比强大的坚强。我想,如果大火能夺去张儒春的腿,却也烧不灭他心中的责任与担当。

望社会好心人能站出来帮助张儒春,帮助他重新站起来的同时,也让他感受到这个世间的美好如初。加油!张儒春。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漩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