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各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运作 儿科医生为啥这么缺?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2018-01-25

这是尹丽娟工作13年来最累的一个冬天。

1月23日中午12点17分,重医附属儿童医院呼吸科3诊室,医生尹丽娟看完了最后一个病人。这时,她才有空喝上一口水。短短一个上午,她看了30多个病人,即便如此,依然有源源不断的患儿候诊。

连日来,受流感影响,患儿数量猛增,我市各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运作,有的甚至累倒了。超负荷工作的背后,凸显出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该如何破解这一难题?连日来,重庆日报记者进行了走访。

流感来袭 儿科医生忙惨了

早上8点,尹丽娟就开始接诊第一个病人。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咳的?有没有什么过敏?”尹丽娟一边拿起听诊器给孩子检查,一边询问着孩子的病史。

由于呼吸科大多是哮喘病人,尹丽娟问得很细,叮嘱的事项也特别多,所以她需要不停地说。虽然水杯就放在手边,她也来不及喝上一口。

和尹丽娟一样忙的还有该院门诊部主任熊菀。熊菀说,最近天气剧烈变化,导致呼吸疾病患儿占就诊人数的一半以上。为应对患儿就诊高峰,该院两个院区门诊早已是满负荷运转。

这仅是在门诊,住院部也打起了拥堂。仅以该院本部呼吸科为例,120张病床全满,最多的时候等床患儿多达200人。

在市妇幼保健医院,患儿同样打拥堂。儿科医生们放弃调休,轮换加班,仍然忙不过来。“现在我们科室每个医生每天要看100个号左右。”该院儿科门诊副主任李雪梅介绍,从去年9月开始,儿科接诊量就一直呈饱和状态,为此,她们加开了两个诊室应诊,连70多岁的老专家也坚持参加门诊坐诊。

儿科医师缺口大

全面二孩政策加剧需求量

“这次流感的背后,凸显出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李雪梅说,据2016年《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儿科医生缺口多达86042名,直逼十万大关。

重庆也不乐观。来自市卫计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重庆共有儿科医师3254名。按照国家配备标准计算,我市儿科医生缺口达1000多人。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对儿科医生的需求也在增加。以重庆为例,2017年,重庆出生人口34.3万人,其中二孩14.85万人,占总出生数的43.3%。

在市卫计委首次发布的2017年度健康就诊报告中预计,从今年4月起,我市将诞生大量“狗宝宝”。随着儿童数量增加,儿科医生紧缺的问题或许会更加突出。

压力大风险高

培养时间长

为啥儿科会这么缺人?

“金眼科,银外科,谁都别干小儿科!”流行于医生间的一句话道出了儿科的尴尬。

尹丽娟说,儿科又被称为哑科,因为孩子不善表达,多数情况下需要医生根据丰富的经验和孩子的表象来判断病情,误诊难免,风险和压力极高。“有时病人太多了,连午饭都吃不上,下午接着看病人。即使这么高强度的工作,挨骂却是家常便饭。”

虽然儿童的看病量很大,但多数以呼吸道疾病为主,门诊上复杂的毛病并不多,且用药量也有所控制,所以,一般来说儿科在医院里是最不产生经济效益的一个部门,儿科医生的收入一般低于其他科室。

中华医师协会儿科分会曾在上海、天津、福建、江西等7个省市开展儿科资源调查,结果令人吃惊:儿科医生的平均工作量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而儿科医生的收入只占非儿科医生的46%。

重庆日报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儿科医生的缺少,也与医学教育的设置有关。1998年,教育部为拓宽专业面,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目前,本科阶段并没有专门的儿科专业,到研究生阶段才细分儿科等专业。这样的结果势必会导致有经验的儿科医师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医科学生也拒绝选择成为儿科医生。

重医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培养一个儿科医生非常不容易,往往本科5年,加上3年规培,还不能立即胜任,因为给孩子看病,经验十分重要,需要在病房学习锻炼很久才能够独立接诊。“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儿科医生,至少需要10年时间来培养。”

李秋认为,“儿科医生荒”还突出表现在儿科医生区域性数量分布不均衡上。如今,家长对儿童健康的重视度越来越高,原本可以在基层医疗机构解决的诊疗服务,家长仍选择到大型儿科医院或综合医院的儿科就诊,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患儿高度集中,医生难以应对。

多措并举

加大儿科人才培养力度

“儿科医生的匮乏,其实是医疗薪酬体制不合理的突出体现,这也是医改的核心领域。”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副院长蒲川说,如果这一领域不推动,医生的收入得不到保障,就无法解决这一难题,所以儿科医生的告急,也是对医改提速的敦促。

为了解决“儿科医生荒”这一现状,我市也进行了一些积极探索:通过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加大对基层儿科医生的培训指导。去年12月29日,重庆市儿科发展联盟在重医附属儿童医院成立,成员单位共有61家,覆盖全市所有区县。这是继西部儿科发展联盟之后,由重医附属儿童医院牵头成立的又一个专科医联体。

联盟的作用就是通过对基层医院进行技术支持,培养儿科人才,普遍提高重庆儿科诊疗能力,让儿科医疗资源真正活起来。

“此外,我市还出台了相关政策,以改善儿科医生现状。”市卫计委有关负责人说,按照重庆市政府《关于促进儿童事业持续健康发展若干政策的意见》,到2020年,全市每个区县至少有1所区县级公立医院设置儿科病房,至少有3所公立医疗机构设置儿科门诊;每个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至少有1名提供儿童医疗保健服务的全科医生;每个村卫生室至少有1名提供儿童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乡村医生。到2020年,累计培养儿科医学高等人才500名、转岗培训儿科医师400人、招收培训儿科专业住院医师400名,让患儿看病不再难。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牛角沱大桥"闭关修炼"

残疾妈妈助力血友病患

苗乡情

周末去这几家江景餐厅吧

热门推荐

我在西湖边修古籍

酿酒葡萄打理忙

中国海龟保护联盟成立

卡尔德克与俱乐部续约

周冬雨白T蓝裙亮相

徐静蕾穿校服重返18岁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重庆各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运作 儿科医生为啥这么缺?

2018-01-25 06:58:47 来源: 0 条评论

这是尹丽娟工作13年来最累的一个冬天。

1月23日中午12点17分,重医附属儿童医院呼吸科3诊室,医生尹丽娟看完了最后一个病人。这时,她才有空喝上一口水。短短一个上午,她看了30多个病人,即便如此,依然有源源不断的患儿候诊。

连日来,受流感影响,患儿数量猛增,我市各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运作,有的甚至累倒了。超负荷工作的背后,凸显出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该如何破解这一难题?连日来,重庆日报记者进行了走访。

流感来袭 儿科医生忙惨了

早上8点,尹丽娟就开始接诊第一个病人。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咳的?有没有什么过敏?”尹丽娟一边拿起听诊器给孩子检查,一边询问着孩子的病史。

由于呼吸科大多是哮喘病人,尹丽娟问得很细,叮嘱的事项也特别多,所以她需要不停地说。虽然水杯就放在手边,她也来不及喝上一口。

和尹丽娟一样忙的还有该院门诊部主任熊菀。熊菀说,最近天气剧烈变化,导致呼吸疾病患儿占就诊人数的一半以上。为应对患儿就诊高峰,该院两个院区门诊早已是满负荷运转。

这仅是在门诊,住院部也打起了拥堂。仅以该院本部呼吸科为例,120张病床全满,最多的时候等床患儿多达200人。

在市妇幼保健医院,患儿同样打拥堂。儿科医生们放弃调休,轮换加班,仍然忙不过来。“现在我们科室每个医生每天要看100个号左右。”该院儿科门诊副主任李雪梅介绍,从去年9月开始,儿科接诊量就一直呈饱和状态,为此,她们加开了两个诊室应诊,连70多岁的老专家也坚持参加门诊坐诊。

儿科医师缺口大

全面二孩政策加剧需求量

“这次流感的背后,凸显出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李雪梅说,据2016年《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儿科医生缺口多达86042名,直逼十万大关。

重庆也不乐观。来自市卫计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重庆共有儿科医师3254名。按照国家配备标准计算,我市儿科医生缺口达1000多人。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对儿科医生的需求也在增加。以重庆为例,2017年,重庆出生人口34.3万人,其中二孩14.85万人,占总出生数的43.3%。

在市卫计委首次发布的2017年度健康就诊报告中预计,从今年4月起,我市将诞生大量“狗宝宝”。随着儿童数量增加,儿科医生紧缺的问题或许会更加突出。

压力大风险高

培养时间长

为啥儿科会这么缺人?

“金眼科,银外科,谁都别干小儿科!”流行于医生间的一句话道出了儿科的尴尬。

尹丽娟说,儿科又被称为哑科,因为孩子不善表达,多数情况下需要医生根据丰富的经验和孩子的表象来判断病情,误诊难免,风险和压力极高。“有时病人太多了,连午饭都吃不上,下午接着看病人。即使这么高强度的工作,挨骂却是家常便饭。”

虽然儿童的看病量很大,但多数以呼吸道疾病为主,门诊上复杂的毛病并不多,且用药量也有所控制,所以,一般来说儿科在医院里是最不产生经济效益的一个部门,儿科医生的收入一般低于其他科室。

中华医师协会儿科分会曾在上海、天津、福建、江西等7个省市开展儿科资源调查,结果令人吃惊:儿科医生的平均工作量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而儿科医生的收入只占非儿科医生的46%。

重庆日报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儿科医生的缺少,也与医学教育的设置有关。1998年,教育部为拓宽专业面,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目前,本科阶段并没有专门的儿科专业,到研究生阶段才细分儿科等专业。这样的结果势必会导致有经验的儿科医师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医科学生也拒绝选择成为儿科医生。

重医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培养一个儿科医生非常不容易,往往本科5年,加上3年规培,还不能立即胜任,因为给孩子看病,经验十分重要,需要在病房学习锻炼很久才能够独立接诊。“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儿科医生,至少需要10年时间来培养。”

李秋认为,“儿科医生荒”还突出表现在儿科医生区域性数量分布不均衡上。如今,家长对儿童健康的重视度越来越高,原本可以在基层医疗机构解决的诊疗服务,家长仍选择到大型儿科医院或综合医院的儿科就诊,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患儿高度集中,医生难以应对。

多措并举

加大儿科人才培养力度

“儿科医生的匮乏,其实是医疗薪酬体制不合理的突出体现,这也是医改的核心领域。”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副院长蒲川说,如果这一领域不推动,医生的收入得不到保障,就无法解决这一难题,所以儿科医生的告急,也是对医改提速的敦促。

为了解决“儿科医生荒”这一现状,我市也进行了一些积极探索:通过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加大对基层儿科医生的培训指导。去年12月29日,重庆市儿科发展联盟在重医附属儿童医院成立,成员单位共有61家,覆盖全市所有区县。这是继西部儿科发展联盟之后,由重医附属儿童医院牵头成立的又一个专科医联体。

联盟的作用就是通过对基层医院进行技术支持,培养儿科人才,普遍提高重庆儿科诊疗能力,让儿科医疗资源真正活起来。

“此外,我市还出台了相关政策,以改善儿科医生现状。”市卫计委有关负责人说,按照重庆市政府《关于促进儿童事业持续健康发展若干政策的意见》,到2020年,全市每个区县至少有1所区县级公立医院设置儿科病房,至少有3所公立医疗机构设置儿科门诊;每个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至少有1名提供儿童医疗保健服务的全科医生;每个村卫生室至少有1名提供儿童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乡村医生。到2020年,累计培养儿科医学高等人才500名、转岗培训儿科医师400人、招收培训儿科专业住院医师400名,让患儿看病不再难。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漩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