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姆拐走主人儿子后续
亲妈:我恨死她了 但我不想儿子恨她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8-02-11

  2月10日重庆晚报报道

  1月12日重庆晚报报道

  刘金心小时候的照片,外婆保存了26年

  王小琴紧握着儿子刘金心的手

  “找到孩子亲生父母 我就去坐牢” 跟踪报道

  2月6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王小琴第一次见到失散26年的儿子。

  无话。

  儿子被改了名字,叫刘金心。这个名字,是保姆何某死去的儿子的名字,何某把这个名字、连同她死去的儿子的生日,给了他。

  在警局做了一些交接,王小琴带刘金心回家,和他们一起的,还有王小琴后来生的小儿子。是小儿子打破了沉默:“今天晚上出去吃饭吧,吃好点。”

  王小琴说:“回家吃吧,我煨了一锅鸡汤。”

  1

  前一天,警方给了王小琴3份“鉴定文书”复印件,由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上面写着:刘金心与周文斌、王小琴“符合双亲遗传关系”,并通知王小琴第二天见面。

  6日一早,王小琴就去买了一只鸡,文火煨一锅汤,到下午两点,她才出门,见面的时间是三点。

  晚上,王小琴又蒸了两节腊肠,炒了两个小菜,这是他们母子26年后吃的第一顿饭。

  他们说了什么?有没有哭?激动吗,或者有些尴尬?刘金心是什么时候喊的第一声妈妈?见面的前一晚他们有没有失眠……

  我没有亲眼目睹。

  王小琴说,不问了罢?

  好的,不问。

  我同时见到王小琴和刘金心,已经是第二天,2月7日,在刘金心的外婆家,在场的还有刘金心的小姨、小姨夫。

  外婆用手帕抹眼泪,刘金心坐在她的身边。外婆说:“那个人贩子对你还好吧?”

  在场的人,都笑了,每个人都像是揣着一个悲伤的笑话。

  王小琴说:“妈,你莫这样说,她养了他二十几年。”妈妈咬牙切齿的恨,先给儿子的情绪让路。

  “唔,那个保姆……”

  ——也不对。

  “那个养母,对你还好吧?”

  “嗯,她对我很好。”所有的关系都错了位,模糊的“她”成了最合适的称呼。

  2

  何某拐走周文斌、王小琴1岁零3个月的儿子,并没有贩卖,而是拐回家当亲生儿子养。

  连续夭折了两个孩子,何某相信,“八字大、命硬,要捡个孩子来养才养得活、镇得住命。”

  1992年6月3日,四川南充人何某来到重庆,揣着一张假身份证,在渝中区南纪门劳务市场找到一份保姆工作。10日,她把雇主家1岁多的儿子从解放碑附近拐走,拐到南充当自己的儿子养。

  2018年1月、2月,重庆晚报对此事做了连续独家报道。

  我曾多次问何某,你就不怕吗?何某的答案从来也没有变过:“不怕。”

  她似乎天生胆大,我见过一张她年轻时跟一头老虎的合影。她坐在老虎身边,一只手摸老虎脖子、一只手摸老虎头,笑容灿烂,脸上没有一丝胆怯。“怕啥子?这种老虎都是拴了铁链子、拔了牙齿的。”

  她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怕,事情在网上发酵后,她80岁的妈妈从邻居口中知道了这件事,给她打来电话。她吓坏了:“妈,没有的事,网上的话你莫信,都是假的。”

  何某说:“自首,是为了赎罪,坐牢也不怕,只想给儿子找到亲生父母。”

  现在,亲生父母找到了,事情却更加复杂——

  在何某把孩子拐走之后的三年半,也就是1995年12月,周文斌、王小琴在河南找到了“亲生儿子”周鹏鹏,还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亲子关系鉴定”:周鹏鹏与周文斌、王小琴“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2018年2月,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文书”,推翻了22年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鉴定结论,刘金心与周文斌、王小琴“符合双亲遗传关系”、周文斌与周鹏鹏“亲权关系不成立”。

  王小琴当即指出:“警方的‘鉴定文书’少写了王小琴与周鹏鹏‘亲权关系不成立’,刘金心是我的亲生儿子,那么周鹏鹏肯定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她要求警方补充一份书面材料,警方正在受理。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从河南带回来养了22年的儿子,不是我亲生的。”可是,当王小琴看到刘金心的照片时,她惊住了,刘金心跟她的儿子长得一模一样,周鹏鹏反倒跟儿子小时候长得不像。

  她拿出儿子被保姆拐走前三天的一张旧照比对,26年过去了,模样一点没有长变,眉目间、鼻梁上的一颗浅红色的肉痣,都还在。

  还有,还有,何某说,走的时候穿走了她的一双鞋、留下了一双自己的鞋。这个细节对上了:保姆拐走她的儿子时,穿走了她的黑色皮鞋、留下了自己的平绒布鞋。

  她几乎可以肯定,刘金心就是她的儿子!

  可是,她却不敢跟刘金心见面。

  “如果刘金心是我的亲生儿子,那我养了22年的周鹏鹏又是谁的亲生儿子?我该怎么告诉他这一切?他知道了又要去哪里找他的亲生妈妈?”

  “而且,重庆警方还没有出鉴定报告,万一这回的结果又错了,我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直到2月5日,警方将白纸黑字摆在她的面前。

  3

  其实,在2月6日见面之前,王小琴已经跟刘金心通过网络视频见过彼此的影像,但视频通话很快被刘金心挂断了。

  这对母子实在长得太像,刘金心不敢接受。如果接受了,就证明“妈妈”何某其实是“拐骗犯”。另一方面,他又怕见到王小琴伤心。

  这是刘金心最无法面对的事实。他告诉我,他真的不记得何某在自首前的一天曾告诉他真相,他也不记得第二天何某带着他去了警局、警方给他采了血。

  何某说,当天从警局回来,刘金心喝了一斤白酒,不省人事,他很有可能是喝断片儿了。

  当这件事在网上发酵后,刘金心跟我说:“我妈妈就是我妈妈,她不是什么拐骗犯。”

  当他知道何某在重庆接受警方调查,他给何某打电话:“妈,你快回去,我不是被拐骗的,你不要乱讲,你要是有事,叫我怎么办?”

  何某流下了眼泪,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她流泪,但她并不准备大哭一场,眼泪一涌出来,她就拿手背抹干。

  刘金心又立刻辞了广东一家电子工厂的工作,回到四川南充,就是为了守住何某。

  直到他知道了王小琴的存在。他又跟我说,“如果我妈妈坐牢,我宁愿不认亲妈。”

  但他又急切地问我:“为什么鉴定结果还不出来?听说我的亲生妈妈早就找到了儿子,这又是怎么回事?她还愿意认我吗?”

  4

  王小琴哭了,她说:“我恨死她了,但是我不想要儿子恨她。”

  何某把孩子拐走的那晚,周文斌和王小琴走了一夜的路,听到哪户人家有孩子的哭声都要去敲门。

  他们在全国各地的报纸刊登寻人启事,留下电话,接到的几乎是诈骗电话,都说找到了他们的儿子、带钱来领人,每一次,他们都会去,最后都是失望。有一次,周文斌差点连命都丢了,他接到诈骗电话,从重庆赶到外省,在约好的地点见面,发现不对劲,起身要走,四周的人开始向他围拢,他拼命地奔跑,跑掉了。

  他们跑遍了全国各地,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夫妻俩相互埋怨,王小琴说,保姆是周文斌请回家的,假的身份证他也没有看出来;周文斌说,保姆拐走儿子的前一天,他出差了,当天是王小琴没有把儿子看好。

  儿子被拐走后,王小琴怀孕,那个时候的二孩政策跟现在不同,周文斌被调离原工作岗位,事业不如意,他一直认为跟生二胎有关,夫妻俩又少不了埋怨。

  最后,他们离婚了。周文斌一直没有接受采访,他在外地,暂时也没跟刘金心见面。

  王小琴说,“她害得我家庭破碎。”

  尽管如此,王小琴却跟警方说,她不想追究何某的责任。“我不想要我的儿子恨我,这26年,他一直把她当亲妈。就算她坐牢,又有什么用?可以让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

  何某说,“我想跟他们一家人见一面,给他们下跪、道歉。”

  但被王小琴一家拒绝了,外婆说:“不见,她挖了我的心。”

  (文中王小琴、周文斌、周鹏鹏为化名)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总领事谈改革开放(二)

黄建华的一世琴缘

B面山城•“不夜九街”守护者

去这些避暑地享受清凉

热门推荐

赏荷正当时

热带低压登陆海南

徐悲鸿作品引发观展热潮

精彩科普 乐享假期

郑嘉颖陈凯琳婚后返港

你是职场"魏璎珞"吗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保姆拐走主人儿子后续
亲妈:我恨死她了 但我不想儿子恨她

2018-02-11 07:39:04 来源: 0 条评论

  2月10日重庆晚报报道

  1月12日重庆晚报报道

  刘金心小时候的照片,外婆保存了26年

  王小琴紧握着儿子刘金心的手

  “找到孩子亲生父母 我就去坐牢” 跟踪报道

  2月6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王小琴第一次见到失散26年的儿子。

  无话。

  儿子被改了名字,叫刘金心。这个名字,是保姆何某死去的儿子的名字,何某把这个名字、连同她死去的儿子的生日,给了他。

  在警局做了一些交接,王小琴带刘金心回家,和他们一起的,还有王小琴后来生的小儿子。是小儿子打破了沉默:“今天晚上出去吃饭吧,吃好点。”

  王小琴说:“回家吃吧,我煨了一锅鸡汤。”

  1

  前一天,警方给了王小琴3份“鉴定文书”复印件,由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上面写着:刘金心与周文斌、王小琴“符合双亲遗传关系”,并通知王小琴第二天见面。

  6日一早,王小琴就去买了一只鸡,文火煨一锅汤,到下午两点,她才出门,见面的时间是三点。

  晚上,王小琴又蒸了两节腊肠,炒了两个小菜,这是他们母子26年后吃的第一顿饭。

  他们说了什么?有没有哭?激动吗,或者有些尴尬?刘金心是什么时候喊的第一声妈妈?见面的前一晚他们有没有失眠……

  我没有亲眼目睹。

  王小琴说,不问了罢?

  好的,不问。

  我同时见到王小琴和刘金心,已经是第二天,2月7日,在刘金心的外婆家,在场的还有刘金心的小姨、小姨夫。

  外婆用手帕抹眼泪,刘金心坐在她的身边。外婆说:“那个人贩子对你还好吧?”

  在场的人,都笑了,每个人都像是揣着一个悲伤的笑话。

  王小琴说:“妈,你莫这样说,她养了他二十几年。”妈妈咬牙切齿的恨,先给儿子的情绪让路。

  “唔,那个保姆……”

  ——也不对。

  “那个养母,对你还好吧?”

  “嗯,她对我很好。”所有的关系都错了位,模糊的“她”成了最合适的称呼。

  2

  何某拐走周文斌、王小琴1岁零3个月的儿子,并没有贩卖,而是拐回家当亲生儿子养。

  连续夭折了两个孩子,何某相信,“八字大、命硬,要捡个孩子来养才养得活、镇得住命。”

  1992年6月3日,四川南充人何某来到重庆,揣着一张假身份证,在渝中区南纪门劳务市场找到一份保姆工作。10日,她把雇主家1岁多的儿子从解放碑附近拐走,拐到南充当自己的儿子养。

  2018年1月、2月,重庆晚报对此事做了连续独家报道。

  我曾多次问何某,你就不怕吗?何某的答案从来也没有变过:“不怕。”

  她似乎天生胆大,我见过一张她年轻时跟一头老虎的合影。她坐在老虎身边,一只手摸老虎脖子、一只手摸老虎头,笑容灿烂,脸上没有一丝胆怯。“怕啥子?这种老虎都是拴了铁链子、拔了牙齿的。”

  她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怕,事情在网上发酵后,她80岁的妈妈从邻居口中知道了这件事,给她打来电话。她吓坏了:“妈,没有的事,网上的话你莫信,都是假的。”

  何某说:“自首,是为了赎罪,坐牢也不怕,只想给儿子找到亲生父母。”

  现在,亲生父母找到了,事情却更加复杂——

  在何某把孩子拐走之后的三年半,也就是1995年12月,周文斌、王小琴在河南找到了“亲生儿子”周鹏鹏,还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亲子关系鉴定”:周鹏鹏与周文斌、王小琴“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2018年2月,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文书”,推翻了22年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鉴定结论,刘金心与周文斌、王小琴“符合双亲遗传关系”、周文斌与周鹏鹏“亲权关系不成立”。

  王小琴当即指出:“警方的‘鉴定文书’少写了王小琴与周鹏鹏‘亲权关系不成立’,刘金心是我的亲生儿子,那么周鹏鹏肯定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她要求警方补充一份书面材料,警方正在受理。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从河南带回来养了22年的儿子,不是我亲生的。”可是,当王小琴看到刘金心的照片时,她惊住了,刘金心跟她的儿子长得一模一样,周鹏鹏反倒跟儿子小时候长得不像。

  她拿出儿子被保姆拐走前三天的一张旧照比对,26年过去了,模样一点没有长变,眉目间、鼻梁上的一颗浅红色的肉痣,都还在。

  还有,还有,何某说,走的时候穿走了她的一双鞋、留下了一双自己的鞋。这个细节对上了:保姆拐走她的儿子时,穿走了她的黑色皮鞋、留下了自己的平绒布鞋。

  她几乎可以肯定,刘金心就是她的儿子!

  可是,她却不敢跟刘金心见面。

  “如果刘金心是我的亲生儿子,那我养了22年的周鹏鹏又是谁的亲生儿子?我该怎么告诉他这一切?他知道了又要去哪里找他的亲生妈妈?”

  “而且,重庆警方还没有出鉴定报告,万一这回的结果又错了,我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直到2月5日,警方将白纸黑字摆在她的面前。

  3

  其实,在2月6日见面之前,王小琴已经跟刘金心通过网络视频见过彼此的影像,但视频通话很快被刘金心挂断了。

  这对母子实在长得太像,刘金心不敢接受。如果接受了,就证明“妈妈”何某其实是“拐骗犯”。另一方面,他又怕见到王小琴伤心。

  这是刘金心最无法面对的事实。他告诉我,他真的不记得何某在自首前的一天曾告诉他真相,他也不记得第二天何某带着他去了警局、警方给他采了血。

  何某说,当天从警局回来,刘金心喝了一斤白酒,不省人事,他很有可能是喝断片儿了。

  当这件事在网上发酵后,刘金心跟我说:“我妈妈就是我妈妈,她不是什么拐骗犯。”

  当他知道何某在重庆接受警方调查,他给何某打电话:“妈,你快回去,我不是被拐骗的,你不要乱讲,你要是有事,叫我怎么办?”

  何某流下了眼泪,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她流泪,但她并不准备大哭一场,眼泪一涌出来,她就拿手背抹干。

  刘金心又立刻辞了广东一家电子工厂的工作,回到四川南充,就是为了守住何某。

  直到他知道了王小琴的存在。他又跟我说,“如果我妈妈坐牢,我宁愿不认亲妈。”

  但他又急切地问我:“为什么鉴定结果还不出来?听说我的亲生妈妈早就找到了儿子,这又是怎么回事?她还愿意认我吗?”

  4

  王小琴哭了,她说:“我恨死她了,但是我不想要儿子恨她。”

  何某把孩子拐走的那晚,周文斌和王小琴走了一夜的路,听到哪户人家有孩子的哭声都要去敲门。

  他们在全国各地的报纸刊登寻人启事,留下电话,接到的几乎是诈骗电话,都说找到了他们的儿子、带钱来领人,每一次,他们都会去,最后都是失望。有一次,周文斌差点连命都丢了,他接到诈骗电话,从重庆赶到外省,在约好的地点见面,发现不对劲,起身要走,四周的人开始向他围拢,他拼命地奔跑,跑掉了。

  他们跑遍了全国各地,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夫妻俩相互埋怨,王小琴说,保姆是周文斌请回家的,假的身份证他也没有看出来;周文斌说,保姆拐走儿子的前一天,他出差了,当天是王小琴没有把儿子看好。

  儿子被拐走后,王小琴怀孕,那个时候的二孩政策跟现在不同,周文斌被调离原工作岗位,事业不如意,他一直认为跟生二胎有关,夫妻俩又少不了埋怨。

  最后,他们离婚了。周文斌一直没有接受采访,他在外地,暂时也没跟刘金心见面。

  王小琴说,“她害得我家庭破碎。”

  尽管如此,王小琴却跟警方说,她不想追究何某的责任。“我不想要我的儿子恨我,这26年,他一直把她当亲妈。就算她坐牢,又有什么用?可以让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

  何某说,“我想跟他们一家人见一面,给他们下跪、道歉。”

  但被王小琴一家拒绝了,外婆说:“不见,她挖了我的心。”

  (文中王小琴、周文斌、周鹏鹏为化名)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