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 81岁还在站柜台卖瓜子
<

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 81岁还在站柜台卖瓜子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18-05-21

傻子瓜子博物馆。

傻子瓜子如今已改变了产品单一的情况。

年广久还保留着称完后“多抓一把”的习惯。

芜湖傻子瓜子总店。

年广久街头卖瓜子的照片。

81岁的年广久在店里。

    安徽芜湖中山路步行街商贾云集,一条条小巷串着一栋栋高楼,人声、广告声等喧嚣声在小巷上空交织。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逝去的是浮华,留下的是品质……”声音从小巷内一家富丽堂皇的金店里传出。金店对面是一栋与周围高楼格格不入的三层陈旧小楼,小楼的一二楼之间挂着一个红色招牌:傻子瓜子。

    这里就是著名的傻子瓜子的总店,也是第一店。

    店里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上面写着: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100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71页。

    画正中是一名张开双手的中年男子,他就是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因邓小平曾三次提及他,所以被誉为“中国第一商贩”。

    如今的年广九已是耄耋之年,但他依然在店里站柜台。有人驻足,他站起身笑脸相迎;顾客挑好后,他熟练装袋称秤。称完打结之前,他又从柜台里抓起一把瓜子塞进袋中——自年幼跟随父亲卖货,他就有“多抓一把”的习惯,这个习惯保持了70多年。

    年广久说,“我就是卖货郎,卖到卖不动为止,赚点小差价,别小瞧微利,薄利多销。我有钱也不做房地产,赚点百姓都能接受与理解的薄利。”

    秉着“薄利多销”的理念,傻子瓜子以芜湖为中心,3780家店铺遍布国内外。

    “我不干,别人都会说年广久不行了”

    81岁高龄的年广久,如今还在坐镇傻子瓜子总店,从早到晚,凡事必亲历亲为。

    5月14日一大早,西装革履的年广久从二楼走了下来,他到菜市场买了青菜、豆角、肉丸、瘦肉。回来后,他“唰”地一声把总店卷闸门拉开,随即开始擦柜台、洒水、扫地。

    上午9时,店里迎来了当天的第一位顾客,是一名打扮时尚的女子。

    “哪种口味好吃?”女子问。

    “都好吃,椒盐味的、话梅味的、原味的,看你口味。”年广久边说边揭开玻璃盖,让女子尝尝。

    女子买了10块钱原味瓜子。称完秤,年广久又抓了一把塞进袋中:“好吃再来啊!”

    9时10分,四儿子年金龙和店员来到店里。“刚刚卖了10块钱原味的,没来得及记账,你补上去。”说完,他又“埋怨”起了店员,“和你说别带饭,一起吃嘛,菜都买好了。”

    9时20分,第二位顾客来了。挑选时,顾客掏了掏口袋,准备拿烟。年广久急忙将一根中华烟递了上去,“抽我的,抽我的。”给顾客点上后,他自己也点了根烟,不过却是14元钱一包的普通烟——年广久的身上一直放着两包烟,好烟给客人抽,一般的自己抽。

    9时30分,第三位顾客看到墙上的照片后很惊讶:“你就是传说中的傻子啊,我能和你合个影么?”合完影,他又找年广久要电话。年广久指了指墙上的招租广告说:“在上面呢!”

    “怎么了,您要招租啊?”

    “是啊!小本买卖,生意不好做,你们要多照顾照顾。”说完,年广久呵呵笑了起来。

    顾客悟出了他的意思,啧啧称赞:“高人!实在是高!”客人拨打了电话,年广久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是一部已掉了漆的翻盖老年机。

    到11时,年广久走进一楼厨房,做了两个菜:青菜肉丸汤、豆角炒肉。饭后,他去澡堂泡澡——这是他几十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一来可以缓解疲劳,二来可以整理形象。

    从澡堂回来后,年广久继续卖货,直到22时关店门。日子就这样一天天重复着,年广久想给儿子和员工做表率,“我不干,别人都会说年广久不干了?年广久不行了!”

    “从郑州大学毕业后,我也在大企业里面做过管理。4年多前,刚来店里时,还真没当回事。但跟着老爷子当学徒,感觉店虽小,乾坤真的很大,我觉得我还只学到了一点皮毛。”年金龙说。

    “傻子瓜子走的每一步,都是市场发展的亮点”

    傻子瓜子总店里摆着各式各样的瓜子,都是芜湖市傻子瓜子有限总公司生产的。公司董事长叫年强,54岁,是年广久的次子。

    公司位于市郊齐落山路19号,建筑面积达10万平方米,有三条国内最先进的瓜子生产线,“我们年生产加工能力达50万吨,是全国最大的坚果类炒货食品工业加工基地。”

    傻子瓜子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你看看我手上的这枚大金戒,刻着我的名字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订单太多了,我全国各地签合同,直接用金戒子按印泥盖章。”年广久说,在改革开放之初,他是靠着好政策和敏锐的市场嗅觉,迅速获得成功。

    进入新世纪,全国各地炒货企业兴起,家族企业的弊端也随之显现,内忧外患下,“傻子瓜子”发展遇到了瓶颈。

    2001年,年广久把商标权转给了儿子,自己渐渐淡出管理,“我的时代过去了,我管理的那一套有点落伍了,干脆让他们接盘,我就安心卖货算了,现在的时代是他们的。”

    年氏家族的大旗落在了年强身上。年强十几岁就辍学跟着父亲卖货,后来曾在清华大学进修管理学。为了适应市场,他打破了父亲年广久“不向银行贷款”、“傻子瓜子不进超市”等规矩,建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通过实施股份制改革,提升企业整体素质,转换产品单一的发展格局。

    在傻子瓜子公司行政楼二楼,是中国傻子瓜子博物馆,投资1000多万元兴建,馆内展览着傻子瓜子的前世今生,展示着中国坚果炒货业的历史与现状。

    “傻子瓜子走的每一步,都是市场发展的亮点。现如今的‘傻子瓜子’已注入时代发展的新元素、新力量、新内涵。”博物馆的墙上,刻着这句话。文·图/本报记者 牛泰 发自安徽芜湖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我们不轻易"吐槽"自己

磁器口的光头漫画家——游江

重庆滑出冰雪"加速度"

听风玩泥巴 与时光对话

热门推荐

三代修桥人

乡村振兴先"振心"

杨骅先进事迹报告会

重庆国际半程马拉松

他们领衔《中国机长》

这部喜剧引韩寒赞美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 81岁还在站柜台卖瓜子

2018-05-21 09:41:21 来源: 0 条评论

傻子瓜子博物馆。

傻子瓜子如今已改变了产品单一的情况。

年广久还保留着称完后“多抓一把”的习惯。

芜湖傻子瓜子总店。

年广久街头卖瓜子的照片。

81岁的年广久在店里。

    安徽芜湖中山路步行街商贾云集,一条条小巷串着一栋栋高楼,人声、广告声等喧嚣声在小巷上空交织。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逝去的是浮华,留下的是品质……”声音从小巷内一家富丽堂皇的金店里传出。金店对面是一栋与周围高楼格格不入的三层陈旧小楼,小楼的一二楼之间挂着一个红色招牌:傻子瓜子。

    这里就是著名的傻子瓜子的总店,也是第一店。

    店里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上面写着: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100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71页。

    画正中是一名张开双手的中年男子,他就是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因邓小平曾三次提及他,所以被誉为“中国第一商贩”。

    如今的年广九已是耄耋之年,但他依然在店里站柜台。有人驻足,他站起身笑脸相迎;顾客挑好后,他熟练装袋称秤。称完打结之前,他又从柜台里抓起一把瓜子塞进袋中——自年幼跟随父亲卖货,他就有“多抓一把”的习惯,这个习惯保持了70多年。

    年广久说,“我就是卖货郎,卖到卖不动为止,赚点小差价,别小瞧微利,薄利多销。我有钱也不做房地产,赚点百姓都能接受与理解的薄利。”

    秉着“薄利多销”的理念,傻子瓜子以芜湖为中心,3780家店铺遍布国内外。

    “我不干,别人都会说年广久不行了”

    81岁高龄的年广久,如今还在坐镇傻子瓜子总店,从早到晚,凡事必亲历亲为。

    5月14日一大早,西装革履的年广久从二楼走了下来,他到菜市场买了青菜、豆角、肉丸、瘦肉。回来后,他“唰”地一声把总店卷闸门拉开,随即开始擦柜台、洒水、扫地。

    上午9时,店里迎来了当天的第一位顾客,是一名打扮时尚的女子。

    “哪种口味好吃?”女子问。

    “都好吃,椒盐味的、话梅味的、原味的,看你口味。”年广久边说边揭开玻璃盖,让女子尝尝。

    女子买了10块钱原味瓜子。称完秤,年广久又抓了一把塞进袋中:“好吃再来啊!”

    9时10分,四儿子年金龙和店员来到店里。“刚刚卖了10块钱原味的,没来得及记账,你补上去。”说完,他又“埋怨”起了店员,“和你说别带饭,一起吃嘛,菜都买好了。”

    9时20分,第二位顾客来了。挑选时,顾客掏了掏口袋,准备拿烟。年广久急忙将一根中华烟递了上去,“抽我的,抽我的。”给顾客点上后,他自己也点了根烟,不过却是14元钱一包的普通烟——年广久的身上一直放着两包烟,好烟给客人抽,一般的自己抽。

    9时30分,第三位顾客看到墙上的照片后很惊讶:“你就是传说中的傻子啊,我能和你合个影么?”合完影,他又找年广久要电话。年广久指了指墙上的招租广告说:“在上面呢!”

    “怎么了,您要招租啊?”

    “是啊!小本买卖,生意不好做,你们要多照顾照顾。”说完,年广久呵呵笑了起来。

    顾客悟出了他的意思,啧啧称赞:“高人!实在是高!”客人拨打了电话,年广久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是一部已掉了漆的翻盖老年机。

    到11时,年广久走进一楼厨房,做了两个菜:青菜肉丸汤、豆角炒肉。饭后,他去澡堂泡澡——这是他几十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一来可以缓解疲劳,二来可以整理形象。

    从澡堂回来后,年广久继续卖货,直到22时关店门。日子就这样一天天重复着,年广久想给儿子和员工做表率,“我不干,别人都会说年广久不干了?年广久不行了!”

    “从郑州大学毕业后,我也在大企业里面做过管理。4年多前,刚来店里时,还真没当回事。但跟着老爷子当学徒,感觉店虽小,乾坤真的很大,我觉得我还只学到了一点皮毛。”年金龙说。

    “傻子瓜子走的每一步,都是市场发展的亮点”

    傻子瓜子总店里摆着各式各样的瓜子,都是芜湖市傻子瓜子有限总公司生产的。公司董事长叫年强,54岁,是年广久的次子。

    公司位于市郊齐落山路19号,建筑面积达10万平方米,有三条国内最先进的瓜子生产线,“我们年生产加工能力达50万吨,是全国最大的坚果类炒货食品工业加工基地。”

    傻子瓜子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你看看我手上的这枚大金戒,刻着我的名字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订单太多了,我全国各地签合同,直接用金戒子按印泥盖章。”年广久说,在改革开放之初,他是靠着好政策和敏锐的市场嗅觉,迅速获得成功。

    进入新世纪,全国各地炒货企业兴起,家族企业的弊端也随之显现,内忧外患下,“傻子瓜子”发展遇到了瓶颈。

    2001年,年广久把商标权转给了儿子,自己渐渐淡出管理,“我的时代过去了,我管理的那一套有点落伍了,干脆让他们接盘,我就安心卖货算了,现在的时代是他们的。”

    年氏家族的大旗落在了年强身上。年强十几岁就辍学跟着父亲卖货,后来曾在清华大学进修管理学。为了适应市场,他打破了父亲年广久“不向银行贷款”、“傻子瓜子不进超市”等规矩,建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通过实施股份制改革,提升企业整体素质,转换产品单一的发展格局。

    在傻子瓜子公司行政楼二楼,是中国傻子瓜子博物馆,投资1000多万元兴建,馆内展览着傻子瓜子的前世今生,展示着中国坚果炒货业的历史与现状。

    “傻子瓜子走的每一步,都是市场发展的亮点。现如今的‘傻子瓜子’已注入时代发展的新元素、新力量、新内涵。”博物馆的墙上,刻着这句话。文·图/本报记者 牛泰 发自安徽芜湖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华小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