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均一天接诊不足1个,戒烟门诊遇冷背后

来源:华龙网2018-05-31

“藏”在呼吸内科门诊里的戒烟门诊。 记者 黄宇 摄

陈虹教授正在与患者交流。 记者 黄宇 摄

  华龙网5月31日6时讯(记者 黄宇)穿过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上二楼,走20米,先在一个角落找到呼吸内科门诊,再进入候诊走廊,会发现一个诊室,门上挂着“戒烟门诊”的牌子。

  这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戒烟门诊,若没人带路,还真不好找。

  诊室里,呼吸内科副主任、戒烟门诊负责人陈虹教授正指着一名患者的胸片,详细询问病人病史。

  墙上时针指向10点,这是陈虹当天接诊的第一个戒烟病人。运气最好的时候,一天能有5个戒烟病人来敲门。

  门庭冷落背后,现实却让人感觉很糟心。

  重庆市健康教育所发布的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重庆15岁及以上成年人中,2017年吸烟率为25.5%,即每四个成年人就有一个吸烟,超过一半的人在初高中阶段吸第一口烟。

  当吸烟者幡然醒悟,要和吸烟说不时,才发现吸烟的行为“习惯”早已深入骨髓,戒断反应就像是戒毒般难受。烟,早已不是想戒就能戒。

医院室外吸烟区,有人正在抽烟。 记者 黄宇 摄

  01门庭冷落的戒烟门诊

  重医附一院呼吸内科,全院最忙的科室之一。每天早上8点上班起,坐诊医生就要面对近百名患者,忙起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但戒烟门诊例外。这个从2009年便设置的诊室,至今接诊量都不足3千,不到全科室一周的接诊量。9年算下来,平均每天的接诊量都甚至不足1个人。

  然而,就是这个每周只开两天的诊室,却配备了三名医生,而且个个都是经过世界卫生组织考核的烟草依赖诊治专家。

  早在2011年,陈虹便作为医院代表,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或健康合作中心的全封闭培训,取得戒烟门诊的资格认证,成为该院戒烟门诊负责人。

  彼时,《中国控制吸烟报告(2011)》刚刚发布,“我国烟民总数达3亿人,遭受二手烟危害的人数达7.4亿”的严峻现实让陈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戒烟门诊办下去”。

  “从事烟草依赖诊治的专业人士,原则上都需要经过培训并获得资格认证。”陈虹说。但国内大多数戒烟门诊的医生都是兼职,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很少。

  在重医附一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2013年发起的一项针对全市呼吸专业医生控烟掌握情况的抽样调查中,呼吸专业医生总吸烟率为12.4%,79.2%的受访医生表示缺乏帮助患者戒烟的能力和信心。

  在戒烟门诊,医生首先要对吸烟者进行评估,包括吸烟情况、成瘾情况和戒烟意愿等,再针对个体情况制订个性化戒烟治疗方案,包括处方戒烟药物、行为干预、提供戒烟咨询等。之后,医生还要对吸烟者进行随访,了解其戒烟情况,帮助解决戒烟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漫长的诊治过程,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戒烟者的治疗热情,也让医院的戒烟门诊举步维艰。一名基层医院管理者就告诉记者,虽然在呼吸科挂上戒烟门诊牌子,但并不指望靠戒烟门诊发挥效益。负责戒烟门诊的医生,只能在承担其他临床工作之余,勉力维持门诊运转。

  理论上讲,作为有着庞大影响基础,症状、诊治方式都已明确的疾病,烟草依赖应该早就像感冒发烧一样方便诊治。但事实上,戒烟门诊在我国一直未发展起来。

  国内最早开设戒烟门诊的北京朝阳医院,目前每天就诊人数还停留在个位数。重庆的戒烟门诊试点工作开展10年来,也未真正发挥影响力。

穿上卡通熊的志愿者呼吁市民“公共场所,请勿吸烟”。资料图

  02戒不掉烟瘾的吸烟者

  这不是张鹏第一次来戒烟门诊了。

  一年前,看到世界无烟日的宣传活动后,张鹏来到重医附一院戒烟门诊。“准备要个孩子。”张鹏说,他下定决心,在老婆怀孕前把烟戒掉。

  家住南坪新华小区的张鹏,从高一上学期开始吸烟,起先几天一支,后来一天一包,烟瘾越来越大。这期间,他曾尝试戒烟,但往往两三天便草草收场。

  求助医生前,张鹏曾尝试自己戒烟。但最长一次也仅坚持了10天,强烈的戒断反应,让他一次次倒在戒烟路上。“戒不掉,恶心、头晕,吃不下饭,什么也不想干。”回忆起这段尴尬经历,张鹏耷拉着眉。

  在陈虹的指导下,张鹏成功戒断了近半年。

  但春节期间的几次聚会,再次改变了这一切。禁不住亲朋好友在牌桌上吞云吐雾,张鹏也跟着吸了两口。事后证明,无论成功戒烟多久,一旦复吸,就根本停不下来。

  如今,眼看着生育计划不得不再次推迟,张鹏心里满是愧疚。一番心理斗争后,他再次站到了戒烟门诊前。

  从张鹏的经历中,可以看到不少吸烟者的影子。2016年,腾讯发起一项有10万在线用户参与的随机调查,结果显示,七成烟民吸烟始于14到22岁这个阶段。而无论学历高低,戒烟都很难,六成烟民戒烟都以失败告终,正在戒烟的比例也很小。

  除了张鹏这样走进戒烟门诊的戒烟者,更多人在戒烟与复吸中周而复始。庞大的吸烟基础,催生出一系列误解怪论,更加剧了戒烟难的现状。

  家住渝北区新城丽都的何大爷,吸烟近40年。家里人多次劝他戒烟,他却总以“抽了一辈子,早成了习惯,现在戒没意义”回怼。直到最近咳痰反复,在医院查出慢阻肺,老何才在医生要求下把烟丢掉。

  西南医院曾总结过一份针对吸烟的八大误解怪论,“抽一辈子,老了戒没意义”排第五。其他七个误解分别是: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有的人抽烟照样活得久;吸烟多年突然戒,反而会生病;戒烟会变胖,吸烟可减肥;烟瘾太重戒不了;我抽的是“假”烟,吸了就吐不入肺;吸烟预防痴呆。

  戒烟门诊遇冷的背后,是一系列尴尬的集中反映。

  陈虹介绍,吸烟成瘾属于烟草依赖,是一种慢性疾病,而非“习惯”。一般情况下,凭个人毅力戒烟的成功率仅为3%,90%的吸烟者均有戒烟后复吸的经历。

“漫长”的治疗过程,也让不少吸烟者望而却步。戒烟成功的标准是连续一整年不吸烟,一个完整的戒烟疗程需要3个月。陈虹说,在重庆,戒烟药物为全自费,一个疗程需要花费600到1200元不等,“很多人一听要花这么多钱,就吓跑了”。

5月28日,重庆志愿服务季第31个“世界无烟日”主题活动暨“卫生计生志愿者乡村振兴行”活动举行。资料图

  03困顿下的破局路

  作为戒烟门诊的辅助手段,戒烟热线从一上线开始,便呈现出同样的冷淡状态。

  小莉是重庆12320卫生热线的戒烟咨询员。她告诉记者,戒烟热线预设了多个问题,对每位主动戒烟者提供至少4次免费电话干预,每次20分钟左右,历时45天。

  每天,小莉都会接到近百个电话,其中有不少是咨询戒烟的,遇到有严重依赖的人,她都会建议对方先到戒烟门诊去看看。自2013年以来,戒烟热线已为近千人提供了咨询服务,但有多少成功戒烟不复吸,并无法详细统计。

  记者通过电话、网络等手段随机采访了30名不同年龄段的吸烟者,80%以上的人表示不知道有戒烟热线存在,仅有6人愿意尝试电话戒烟方法。

  火不起来的戒烟门诊,让陈虹干着急。困局之下,医生开始主动求变。

  2013年,陈虹在全国首创烟草病学课程,成为重庆医科大学学生的选修课,从第一年招收40个本科学生开始,发展到目前每年200个学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加入进来。

  此外,她还在全市范围内为戒烟门诊医生开展培训,呼吁呼吸专业医生以身垂范,提高患者信服度。

  在重庆,戒烟已划入健康发展最高规划。在2017年1月发布的《健康重庆2030规划》中,就明确指出要加大无烟环境创建力度,到2020年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下降到20%以下。

  重庆市健康教育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全市卫生计生机构在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过程中,将推广实行首诊询问吸烟史制度,并将其纳入病例考核标准,为吸烟病人提供戒烟指导和服务。

  随着全市二级以上综合性医疗机构逐步规范设立戒烟门诊,戒烟门诊更社区化,更近更方便,这种尴尬的局面或许会得到改观。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平均一天接诊不足1个,戒烟门诊遇冷背后

2018-05-31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藏”在呼吸内科门诊里的戒烟门诊。 记者 黄宇 摄

陈虹教授正在与患者交流。 记者 黄宇 摄

  华龙网5月31日6时讯(记者 黄宇)穿过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上二楼,走20米,先在一个角落找到呼吸内科门诊,再进入候诊走廊,会发现一个诊室,门上挂着“戒烟门诊”的牌子。

  这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戒烟门诊,若没人带路,还真不好找。

  诊室里,呼吸内科副主任、戒烟门诊负责人陈虹教授正指着一名患者的胸片,详细询问病人病史。

  墙上时针指向10点,这是陈虹当天接诊的第一个戒烟病人。运气最好的时候,一天能有5个戒烟病人来敲门。

  门庭冷落背后,现实却让人感觉很糟心。

  重庆市健康教育所发布的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重庆15岁及以上成年人中,2017年吸烟率为25.5%,即每四个成年人就有一个吸烟,超过一半的人在初高中阶段吸第一口烟。

  当吸烟者幡然醒悟,要和吸烟说不时,才发现吸烟的行为“习惯”早已深入骨髓,戒断反应就像是戒毒般难受。烟,早已不是想戒就能戒。

医院室外吸烟区,有人正在抽烟。 记者 黄宇 摄

  01门庭冷落的戒烟门诊

  重医附一院呼吸内科,全院最忙的科室之一。每天早上8点上班起,坐诊医生就要面对近百名患者,忙起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但戒烟门诊例外。这个从2009年便设置的诊室,至今接诊量都不足3千,不到全科室一周的接诊量。9年算下来,平均每天的接诊量都甚至不足1个人。

  然而,就是这个每周只开两天的诊室,却配备了三名医生,而且个个都是经过世界卫生组织考核的烟草依赖诊治专家。

  早在2011年,陈虹便作为医院代表,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或健康合作中心的全封闭培训,取得戒烟门诊的资格认证,成为该院戒烟门诊负责人。

  彼时,《中国控制吸烟报告(2011)》刚刚发布,“我国烟民总数达3亿人,遭受二手烟危害的人数达7.4亿”的严峻现实让陈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戒烟门诊办下去”。

  “从事烟草依赖诊治的专业人士,原则上都需要经过培训并获得资格认证。”陈虹说。但国内大多数戒烟门诊的医生都是兼职,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很少。

  在重医附一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2013年发起的一项针对全市呼吸专业医生控烟掌握情况的抽样调查中,呼吸专业医生总吸烟率为12.4%,79.2%的受访医生表示缺乏帮助患者戒烟的能力和信心。

  在戒烟门诊,医生首先要对吸烟者进行评估,包括吸烟情况、成瘾情况和戒烟意愿等,再针对个体情况制订个性化戒烟治疗方案,包括处方戒烟药物、行为干预、提供戒烟咨询等。之后,医生还要对吸烟者进行随访,了解其戒烟情况,帮助解决戒烟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漫长的诊治过程,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戒烟者的治疗热情,也让医院的戒烟门诊举步维艰。一名基层医院管理者就告诉记者,虽然在呼吸科挂上戒烟门诊牌子,但并不指望靠戒烟门诊发挥效益。负责戒烟门诊的医生,只能在承担其他临床工作之余,勉力维持门诊运转。

  理论上讲,作为有着庞大影响基础,症状、诊治方式都已明确的疾病,烟草依赖应该早就像感冒发烧一样方便诊治。但事实上,戒烟门诊在我国一直未发展起来。

  国内最早开设戒烟门诊的北京朝阳医院,目前每天就诊人数还停留在个位数。重庆的戒烟门诊试点工作开展10年来,也未真正发挥影响力。

穿上卡通熊的志愿者呼吁市民“公共场所,请勿吸烟”。资料图

  02戒不掉烟瘾的吸烟者

  这不是张鹏第一次来戒烟门诊了。

  一年前,看到世界无烟日的宣传活动后,张鹏来到重医附一院戒烟门诊。“准备要个孩子。”张鹏说,他下定决心,在老婆怀孕前把烟戒掉。

  家住南坪新华小区的张鹏,从高一上学期开始吸烟,起先几天一支,后来一天一包,烟瘾越来越大。这期间,他曾尝试戒烟,但往往两三天便草草收场。

  求助医生前,张鹏曾尝试自己戒烟。但最长一次也仅坚持了10天,强烈的戒断反应,让他一次次倒在戒烟路上。“戒不掉,恶心、头晕,吃不下饭,什么也不想干。”回忆起这段尴尬经历,张鹏耷拉着眉。

  在陈虹的指导下,张鹏成功戒断了近半年。

  但春节期间的几次聚会,再次改变了这一切。禁不住亲朋好友在牌桌上吞云吐雾,张鹏也跟着吸了两口。事后证明,无论成功戒烟多久,一旦复吸,就根本停不下来。

  如今,眼看着生育计划不得不再次推迟,张鹏心里满是愧疚。一番心理斗争后,他再次站到了戒烟门诊前。

  从张鹏的经历中,可以看到不少吸烟者的影子。2016年,腾讯发起一项有10万在线用户参与的随机调查,结果显示,七成烟民吸烟始于14到22岁这个阶段。而无论学历高低,戒烟都很难,六成烟民戒烟都以失败告终,正在戒烟的比例也很小。

  除了张鹏这样走进戒烟门诊的戒烟者,更多人在戒烟与复吸中周而复始。庞大的吸烟基础,催生出一系列误解怪论,更加剧了戒烟难的现状。

  家住渝北区新城丽都的何大爷,吸烟近40年。家里人多次劝他戒烟,他却总以“抽了一辈子,早成了习惯,现在戒没意义”回怼。直到最近咳痰反复,在医院查出慢阻肺,老何才在医生要求下把烟丢掉。

  西南医院曾总结过一份针对吸烟的八大误解怪论,“抽一辈子,老了戒没意义”排第五。其他七个误解分别是: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有的人抽烟照样活得久;吸烟多年突然戒,反而会生病;戒烟会变胖,吸烟可减肥;烟瘾太重戒不了;我抽的是“假”烟,吸了就吐不入肺;吸烟预防痴呆。

  戒烟门诊遇冷的背后,是一系列尴尬的集中反映。

  陈虹介绍,吸烟成瘾属于烟草依赖,是一种慢性疾病,而非“习惯”。一般情况下,凭个人毅力戒烟的成功率仅为3%,90%的吸烟者均有戒烟后复吸的经历。

“漫长”的治疗过程,也让不少吸烟者望而却步。戒烟成功的标准是连续一整年不吸烟,一个完整的戒烟疗程需要3个月。陈虹说,在重庆,戒烟药物为全自费,一个疗程需要花费600到1200元不等,“很多人一听要花这么多钱,就吓跑了”。

5月28日,重庆志愿服务季第31个“世界无烟日”主题活动暨“卫生计生志愿者乡村振兴行”活动举行。资料图

  03困顿下的破局路

  作为戒烟门诊的辅助手段,戒烟热线从一上线开始,便呈现出同样的冷淡状态。

  小莉是重庆12320卫生热线的戒烟咨询员。她告诉记者,戒烟热线预设了多个问题,对每位主动戒烟者提供至少4次免费电话干预,每次20分钟左右,历时45天。

  每天,小莉都会接到近百个电话,其中有不少是咨询戒烟的,遇到有严重依赖的人,她都会建议对方先到戒烟门诊去看看。自2013年以来,戒烟热线已为近千人提供了咨询服务,但有多少成功戒烟不复吸,并无法详细统计。

  记者通过电话、网络等手段随机采访了30名不同年龄段的吸烟者,80%以上的人表示不知道有戒烟热线存在,仅有6人愿意尝试电话戒烟方法。

  火不起来的戒烟门诊,让陈虹干着急。困局之下,医生开始主动求变。

  2013年,陈虹在全国首创烟草病学课程,成为重庆医科大学学生的选修课,从第一年招收40个本科学生开始,发展到目前每年200个学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加入进来。

  此外,她还在全市范围内为戒烟门诊医生开展培训,呼吁呼吸专业医生以身垂范,提高患者信服度。

  在重庆,戒烟已划入健康发展最高规划。在2017年1月发布的《健康重庆2030规划》中,就明确指出要加大无烟环境创建力度,到2020年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下降到20%以下。

  重庆市健康教育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全市卫生计生机构在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过程中,将推广实行首诊询问吸烟史制度,并将其纳入病例考核标准,为吸烟病人提供戒烟指导和服务。

  随着全市二级以上综合性医疗机构逐步规范设立戒烟门诊,戒烟门诊更社区化,更近更方便,这种尴尬的局面或许会得到改观。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罗昊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