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儿童经济”全面开花 商业蓝海有多大?

来源:华龙网-重庆商报2018-05-31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韦玥

  在“六一”儿童节即将来临之际,不少家长都在琢磨着如何带着孩子度过一个愉快的儿童节,“儿童经济”再次升温。无论是玩具店里随处可见的毛绒玩具,还是传统儿童培训班课程,甚至是线下的玩具市场都踏上了创新的步伐,几位创业者使出浑身解数,玩转新式“儿童经济”。

  儿童娱乐消费市场4600亿元

  所谓“儿童经济”,指的是以3岁~14岁孩子为需求主体,围绕包括儿童用品、儿童玩具、亲子娱乐、亲子服务、亲子教育、亲子医疗等在内的儿童整体消费需求的一切经济活动。据统计,截至2015年底,我国共有0~14岁的儿童2.37亿人。

  根据盈石集团研究中心整理的数据显示,中国儿童消费市场规模已接近4.5万亿元,其中儿童娱乐消费市场的规模突破4600亿元。

  “儿童经济的市场潜力很大。”覆盖近50万儿童家庭的重庆市以润慧中科技有限公司一直专注于儿童群体,其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乔宝亮告诉记者,围绕儿童衣食住行能产生多个业态,且儿童消费还有着“1+2”、“1+4”的虹吸效应,能创造出更高的经济价值。

  “儿童经济”显转型趋势

  随着儿童业态数量的增加,问题也接踵而来。由于儿童消费项目的相似与国内山寨模仿现象得不到抑制,使得儿童业态呈现出众多雷同的现象,厂家不同但造型风格一致的玩具,千篇一律的培训课程,以及装修相近的线下店铺,对孩子和家长而言都缺乏新鲜感,加上国内消费者对安全的担忧,部分新时代家长更加青睐海外产品。

  《主要消费品供需状况统计调查分析报告》显示,27%的消费者关注母婴用品认为国内市场上不能满足需求,58.6%的消费者购买进口商品比重超过10%,33.4%的消费者购买比重超过30%。国内“儿童经济”固有的发展模式需要改变,在做好安全的同时,还要关注儿童和注重家长体验,引发家庭式消费才是儿童经济业态的重中之重。

  案例一

  猎奇

  “昆虫小子”掘金自然教育市场

  周末的户外,陈云带着几位小朋友低着头沿路寻找着什么,路过一堆朽木时,他用铁锹挖出了一只幼虫,身旁的孩子们瞬间被这个拇指大小、身体透明的小虫子吸引了。“它是独角仙的幼虫,长大了它头上会有角哦。”陈云顺便向孩子们展示了独角仙长大后的图片,并介绍它的生活习性。

  昆虫学硕士办教育机构

  这堂户外寻虫之旅,是由自然教育机构“酷虫巴士”组织的活动之一。带队的陈云,是重庆“酷虫巴士”的创始人,人称“黑蚂蚁”,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是一位昆虫学硕士。他自幼痴迷于昆虫,除了看书,最大的爱好就是在乡村田野间观察各类昆虫,蝴蝶、瓢虫、蚂蚁等都是他的好朋友。

  “因为喜欢昆虫,在读硕士时选择了昆虫遗产与衍化专业,毕业后去了一家农场,带孩子们上养殖和种植课程。”陈云说,在农场教学期间,他发现年轻的父母们很重视让孩子回归大自然接受教育,那时候他曾主动设计一些跟昆虫相关的课程,让农场的签约家庭来参加,每次课程都满员。

  成功的实践也证实了他的猜想:开展自然教育课程,一定会有很大的市场。于是,他在2015年创办“酷虫巴士”,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专注于昆虫领域的自然教育机构。

  推亲子民宿引家庭式消费

  创业第一年,只有4人的“酷虫巴士”团队,实现了150万元的营业额,“酷虫巴士”的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一些希望在儿童自然教育方面有所突破的机构前来考察,同时,重庆也出现了几家类似的机构。

  虽然陈云的自然课程设计分阶段,以兴趣为基础,围绕昆虫培养动手能力,再到系统化的互动学习,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教学模式。但面对市场上出现的竞争者,他还是思考如何将市场拓展得更大。

  “现在的父母很开明,他们有教育意识,希望孩子们偏向技能学习,在孩子们接触自然的过程中,他们也想参与进来。”陈云在去年建立了一个以昆虫为主题的亲子民宿——“酷虫王国”,目前以昆虫标本、科普读物、小动物等形式让孩子和家长了解大自然,月入住率在60%左右。

  最近,他计划把民宿中的大露台运用起来,让民宿成为一个昆虫营地。孩子们可在入住期间,和家长一起寻找露台草坪下隐藏着的微观昆虫王国,能通过饲养箱看到昆虫的生活,了解昆虫知识,家长不仅能和孩子一起玩,还可以看到他们在昆虫培训中收获的技能。

  此外,由于以前推广宣传全靠口碑相传,获客慢,用户粘性还不够。“酷虫王国”决定增加线下活动,于“六一”前后举办昆虫展,一方面作为线上粉丝交流地,邀请曾经的老用户前来体验,另一方面也借此机会吸引更多的流量。

  案例二

  创新

  抖腿“抖”出情感互动玩具

  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儿童积木、儿童玩具车……记者走进重庆纽森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三个80后大男孩正在办公,很难想象到这三个以前面对冷冰冰的器械做工业设计的大男孩,如今正被一大堆毛绒玩具簇拥着。

  儿童玩具设计要有“温度”

  他们正在把玩刚推出市场不久的毛绒玩具,并讨论着下一个毛绒玩具产品。作为重庆纽森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冠宇认为儿童玩具比工业设计更有温度,特别是父母和孩子能够互动的玩具,充满温情。

  他告诉记者,在去年底之前,他们团队三人一直从事工业设计。在设计行业的这几年,小团队感受到了国内原创产品缺乏的困境,特别是当设计总监石雄当上爸爸,小团队有了“团二代”之后,大家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儿童玩具领域,发现儿童玩具同质化严重。为了“团二代”能玩到独特的玩具,小团队转型儿童玩具设计。

  “设计有许多相通之处,但最开始也摸不到方向。”石雄笑着描述当时的情况,找不到突破口的三人一股脑地扎进了各类儿童玩具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走遍重庆大大小小的儿童娱乐场所及消费场所,玩遍所有玩具,最后选择了毛绒玩具。

  一次偶然的抖腿打开思路

  在如何给毛绒玩具升级上,三人小团队琢磨了很久,一次偶然的抖腿打开了他们的思路。“玩电脑、玩手机的时候习惯性抖腿,而小孩子往往喜欢在这个时候爬到大人的腿上,跟着抖着玩,抖腿更像一种大人和孩子的互动游戏,把大人和小孩都带动起来,既解决了大人对小孩的陪伴需求,又满足了小孩子的玩乐需求。”

  如果把毛绒玩具和抖腿结合起来,能达到什么效果?

  今年初,张冠宇和小团队设计出一款可以绑在大人腿上的马头毛绒玩具,孩子可以坐在大人的腿上,抓住马头,跟着大人抖腿动作摆动、玩乐。同时,马头还可发出马踢声和马叫声,让孩子在感官和触觉上对动物产生认识。

  经过石雄和他的孩子不断试验,发现该马头毛绒玩具效果不错。石雄说,就算是还在用手机处理工作事项,孩子也能坐在爸爸的腿上,和小马玩。“抖腿变成了孩子的游戏,因为必须坐在父母的腿上,也加深了亲子间的互动。”

  目前,该玩具已经申请了专利,得到天使轮融资,在5月15日登上了京东众筹,6天里完成了目标金额,进入量产阶段。

  案例三

  共享

  从孩子对玩具新鲜感寻觅商机

  在社会整体消费能力的快速提升下,以及新一代父母不同的育儿观念中,“儿童经济”不断借助新技术迭代升级,有人搭上互联网的班车打通线上线下全渠道,有人借助共享经济概念,与线下玩具城合作,让“共享玩具”落地重庆。

  西南最大玩具市场尝试升级

  “全国儿童占比与玩具支出的逐年增加,优质玩具的价格高、迭代快、闲置率高,而孩子对玩具的新鲜感平均保持在7~14天,这都使得玩具进入共享领域变为可能。”共享玩具平台61TOY重庆合伙人、幼信通运营总监孙小冬告诉记者,61TOY最初源于西南最大的玩具市场成都荷花汇玩具城的新尝试,他们是全国第三大玩具批发市场,有供应商、供应链,去年开始玩具共享的尝试,但缺乏流量、获客成本高,全靠地推,获客不精准。

  随后,61TOY开始寻找与拥有流量的平台合作,并准备在多地建立库房,以解决运费成本的问题。

  落地重庆与线上平台碰出火花

  “今年,61TOY和幼信通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在幼信通平台开设玩具共享专区,幼信通可以为他们引流,精准定位用户,他们可以为幼信通开拓新版块,成为新的盈利点。”孙小冬表示,幼信通平台接入超过2000家的幼儿园,覆盖约40万用户,而这些正是玩具共享平台的潜在用户。

  同时,玩具共享潜在的高收益或许会成为幼信通平台的新盈利点。一位玩具销售的业内人士透露,用户购买玩具被赚取的利润大概在50%左右,而集中大量采购成本较低,再通过共享的方式租给用户,大概被租七八次就能够回本。

  记者了解到,61TOY聚集了乐高、费雪等国际知名品牌,平台拥有超过300种玩具,平均6元/天,一周起租,当天到达,运费由用户和平台平摊。

  此外,孩子们还可以在61TOY平台上实现二手玩具的置换、变卖和捐献希望工程。

  纵深

  如何抓住家长的心?

  近几年,当80、90后纷纷步入父母的行列,传统的育儿观念发生了改变,面对新时代育儿观,创业者们要怎么才能“抓住”家长的心?

  陈云表示,家长希望看到的是,孩子经过一系列培训能够达成什么能力,能不能激发兴趣,到底能学到什么。“所以一定要把孩子学到的东西展现给家长看,比如某些课程邀请父母一起参与,让他们能够亲眼看到孩子的转变。”

  其次,现在的家长更注重体验感。他详细解释道,体验感是无论课前课后,家长希望老师关注孩子成长,比如教学结束后,老师要回访,并在之后一段时间里,老师要保持与家长的交流,关心孩子成长问题。“这样家长们会十分乐意再次让孩子参加活动,老顾客回头率极高。”

  此外,由于现在的家长教育意识强,更加开明,也更容易接受新事物。陈云认为,现代“儿童经济”的创新尤其重要。

  声音

  “儿童经济”创业者

  如何增加突围可能性?

  中以投资创业孵化部投资总监邹欣瑾表示,儿童经济的发展要遵循儿童天性与自然发展,不要拔苗助长,低龄儿童更是要打好情感的培养,才能培养出健全的人格。许多家长总爱用智能的东西代替亲情陪伴,其实不然,小孩玩了后,仍然有孤独感,“儿童经济”从业者要多研究儿童的天性,在儿童自然发展中寻找规律,尊重孩子的自然成长,再加上规律引导和潜能开发。

  “‘儿童经济’能够细分出很多领域,机会很多。”创业导师、重庆空港创业孵化基地管委会主任王宏义认为,当代“儿童经济”创业者应该多运用新事物吸引新时代家长目光。

  另外也要通过线上+线下的联运,增加家长们的粘性,比如建立将人物画像细分,打造社群。“做陶艺培训的,就把对陶艺感兴趣的家庭联合在一起组建社群,时不时举办线下活动,可以一起做陶艺,也可以是欣赏陶艺展品。多互动,多交流,和用户建立长久的联系。”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儿童经济”全面开花 商业蓝海有多大?

2018-05-31 10:01:52 来源: 0 条评论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韦玥

  在“六一”儿童节即将来临之际,不少家长都在琢磨着如何带着孩子度过一个愉快的儿童节,“儿童经济”再次升温。无论是玩具店里随处可见的毛绒玩具,还是传统儿童培训班课程,甚至是线下的玩具市场都踏上了创新的步伐,几位创业者使出浑身解数,玩转新式“儿童经济”。

  儿童娱乐消费市场4600亿元

  所谓“儿童经济”,指的是以3岁~14岁孩子为需求主体,围绕包括儿童用品、儿童玩具、亲子娱乐、亲子服务、亲子教育、亲子医疗等在内的儿童整体消费需求的一切经济活动。据统计,截至2015年底,我国共有0~14岁的儿童2.37亿人。

  根据盈石集团研究中心整理的数据显示,中国儿童消费市场规模已接近4.5万亿元,其中儿童娱乐消费市场的规模突破4600亿元。

  “儿童经济的市场潜力很大。”覆盖近50万儿童家庭的重庆市以润慧中科技有限公司一直专注于儿童群体,其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乔宝亮告诉记者,围绕儿童衣食住行能产生多个业态,且儿童消费还有着“1+2”、“1+4”的虹吸效应,能创造出更高的经济价值。

  “儿童经济”显转型趋势

  随着儿童业态数量的增加,问题也接踵而来。由于儿童消费项目的相似与国内山寨模仿现象得不到抑制,使得儿童业态呈现出众多雷同的现象,厂家不同但造型风格一致的玩具,千篇一律的培训课程,以及装修相近的线下店铺,对孩子和家长而言都缺乏新鲜感,加上国内消费者对安全的担忧,部分新时代家长更加青睐海外产品。

  《主要消费品供需状况统计调查分析报告》显示,27%的消费者关注母婴用品认为国内市场上不能满足需求,58.6%的消费者购买进口商品比重超过10%,33.4%的消费者购买比重超过30%。国内“儿童经济”固有的发展模式需要改变,在做好安全的同时,还要关注儿童和注重家长体验,引发家庭式消费才是儿童经济业态的重中之重。

  案例一

  猎奇

  “昆虫小子”掘金自然教育市场

  周末的户外,陈云带着几位小朋友低着头沿路寻找着什么,路过一堆朽木时,他用铁锹挖出了一只幼虫,身旁的孩子们瞬间被这个拇指大小、身体透明的小虫子吸引了。“它是独角仙的幼虫,长大了它头上会有角哦。”陈云顺便向孩子们展示了独角仙长大后的图片,并介绍它的生活习性。

  昆虫学硕士办教育机构

  这堂户外寻虫之旅,是由自然教育机构“酷虫巴士”组织的活动之一。带队的陈云,是重庆“酷虫巴士”的创始人,人称“黑蚂蚁”,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是一位昆虫学硕士。他自幼痴迷于昆虫,除了看书,最大的爱好就是在乡村田野间观察各类昆虫,蝴蝶、瓢虫、蚂蚁等都是他的好朋友。

  “因为喜欢昆虫,在读硕士时选择了昆虫遗产与衍化专业,毕业后去了一家农场,带孩子们上养殖和种植课程。”陈云说,在农场教学期间,他发现年轻的父母们很重视让孩子回归大自然接受教育,那时候他曾主动设计一些跟昆虫相关的课程,让农场的签约家庭来参加,每次课程都满员。

  成功的实践也证实了他的猜想:开展自然教育课程,一定会有很大的市场。于是,他在2015年创办“酷虫巴士”,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专注于昆虫领域的自然教育机构。

  推亲子民宿引家庭式消费

  创业第一年,只有4人的“酷虫巴士”团队,实现了150万元的营业额,“酷虫巴士”的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一些希望在儿童自然教育方面有所突破的机构前来考察,同时,重庆也出现了几家类似的机构。

  虽然陈云的自然课程设计分阶段,以兴趣为基础,围绕昆虫培养动手能力,再到系统化的互动学习,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教学模式。但面对市场上出现的竞争者,他还是思考如何将市场拓展得更大。

  “现在的父母很开明,他们有教育意识,希望孩子们偏向技能学习,在孩子们接触自然的过程中,他们也想参与进来。”陈云在去年建立了一个以昆虫为主题的亲子民宿——“酷虫王国”,目前以昆虫标本、科普读物、小动物等形式让孩子和家长了解大自然,月入住率在60%左右。

  最近,他计划把民宿中的大露台运用起来,让民宿成为一个昆虫营地。孩子们可在入住期间,和家长一起寻找露台草坪下隐藏着的微观昆虫王国,能通过饲养箱看到昆虫的生活,了解昆虫知识,家长不仅能和孩子一起玩,还可以看到他们在昆虫培训中收获的技能。

  此外,由于以前推广宣传全靠口碑相传,获客慢,用户粘性还不够。“酷虫王国”决定增加线下活动,于“六一”前后举办昆虫展,一方面作为线上粉丝交流地,邀请曾经的老用户前来体验,另一方面也借此机会吸引更多的流量。

  案例二

  创新

  抖腿“抖”出情感互动玩具

  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儿童积木、儿童玩具车……记者走进重庆纽森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三个80后大男孩正在办公,很难想象到这三个以前面对冷冰冰的器械做工业设计的大男孩,如今正被一大堆毛绒玩具簇拥着。

  儿童玩具设计要有“温度”

  他们正在把玩刚推出市场不久的毛绒玩具,并讨论着下一个毛绒玩具产品。作为重庆纽森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冠宇认为儿童玩具比工业设计更有温度,特别是父母和孩子能够互动的玩具,充满温情。

  他告诉记者,在去年底之前,他们团队三人一直从事工业设计。在设计行业的这几年,小团队感受到了国内原创产品缺乏的困境,特别是当设计总监石雄当上爸爸,小团队有了“团二代”之后,大家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儿童玩具领域,发现儿童玩具同质化严重。为了“团二代”能玩到独特的玩具,小团队转型儿童玩具设计。

  “设计有许多相通之处,但最开始也摸不到方向。”石雄笑着描述当时的情况,找不到突破口的三人一股脑地扎进了各类儿童玩具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走遍重庆大大小小的儿童娱乐场所及消费场所,玩遍所有玩具,最后选择了毛绒玩具。

  一次偶然的抖腿打开思路

  在如何给毛绒玩具升级上,三人小团队琢磨了很久,一次偶然的抖腿打开了他们的思路。“玩电脑、玩手机的时候习惯性抖腿,而小孩子往往喜欢在这个时候爬到大人的腿上,跟着抖着玩,抖腿更像一种大人和孩子的互动游戏,把大人和小孩都带动起来,既解决了大人对小孩的陪伴需求,又满足了小孩子的玩乐需求。”

  如果把毛绒玩具和抖腿结合起来,能达到什么效果?

  今年初,张冠宇和小团队设计出一款可以绑在大人腿上的马头毛绒玩具,孩子可以坐在大人的腿上,抓住马头,跟着大人抖腿动作摆动、玩乐。同时,马头还可发出马踢声和马叫声,让孩子在感官和触觉上对动物产生认识。

  经过石雄和他的孩子不断试验,发现该马头毛绒玩具效果不错。石雄说,就算是还在用手机处理工作事项,孩子也能坐在爸爸的腿上,和小马玩。“抖腿变成了孩子的游戏,因为必须坐在父母的腿上,也加深了亲子间的互动。”

  目前,该玩具已经申请了专利,得到天使轮融资,在5月15日登上了京东众筹,6天里完成了目标金额,进入量产阶段。

  案例三

  共享

  从孩子对玩具新鲜感寻觅商机

  在社会整体消费能力的快速提升下,以及新一代父母不同的育儿观念中,“儿童经济”不断借助新技术迭代升级,有人搭上互联网的班车打通线上线下全渠道,有人借助共享经济概念,与线下玩具城合作,让“共享玩具”落地重庆。

  西南最大玩具市场尝试升级

  “全国儿童占比与玩具支出的逐年增加,优质玩具的价格高、迭代快、闲置率高,而孩子对玩具的新鲜感平均保持在7~14天,这都使得玩具进入共享领域变为可能。”共享玩具平台61TOY重庆合伙人、幼信通运营总监孙小冬告诉记者,61TOY最初源于西南最大的玩具市场成都荷花汇玩具城的新尝试,他们是全国第三大玩具批发市场,有供应商、供应链,去年开始玩具共享的尝试,但缺乏流量、获客成本高,全靠地推,获客不精准。

  随后,61TOY开始寻找与拥有流量的平台合作,并准备在多地建立库房,以解决运费成本的问题。

  落地重庆与线上平台碰出火花

  “今年,61TOY和幼信通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在幼信通平台开设玩具共享专区,幼信通可以为他们引流,精准定位用户,他们可以为幼信通开拓新版块,成为新的盈利点。”孙小冬表示,幼信通平台接入超过2000家的幼儿园,覆盖约40万用户,而这些正是玩具共享平台的潜在用户。

  同时,玩具共享潜在的高收益或许会成为幼信通平台的新盈利点。一位玩具销售的业内人士透露,用户购买玩具被赚取的利润大概在50%左右,而集中大量采购成本较低,再通过共享的方式租给用户,大概被租七八次就能够回本。

  记者了解到,61TOY聚集了乐高、费雪等国际知名品牌,平台拥有超过300种玩具,平均6元/天,一周起租,当天到达,运费由用户和平台平摊。

  此外,孩子们还可以在61TOY平台上实现二手玩具的置换、变卖和捐献希望工程。

  纵深

  如何抓住家长的心?

  近几年,当80、90后纷纷步入父母的行列,传统的育儿观念发生了改变,面对新时代育儿观,创业者们要怎么才能“抓住”家长的心?

  陈云表示,家长希望看到的是,孩子经过一系列培训能够达成什么能力,能不能激发兴趣,到底能学到什么。“所以一定要把孩子学到的东西展现给家长看,比如某些课程邀请父母一起参与,让他们能够亲眼看到孩子的转变。”

  其次,现在的家长更注重体验感。他详细解释道,体验感是无论课前课后,家长希望老师关注孩子成长,比如教学结束后,老师要回访,并在之后一段时间里,老师要保持与家长的交流,关心孩子成长问题。“这样家长们会十分乐意再次让孩子参加活动,老顾客回头率极高。”

  此外,由于现在的家长教育意识强,更加开明,也更容易接受新事物。陈云认为,现代“儿童经济”的创新尤其重要。

  声音

  “儿童经济”创业者

  如何增加突围可能性?

  中以投资创业孵化部投资总监邹欣瑾表示,儿童经济的发展要遵循儿童天性与自然发展,不要拔苗助长,低龄儿童更是要打好情感的培养,才能培养出健全的人格。许多家长总爱用智能的东西代替亲情陪伴,其实不然,小孩玩了后,仍然有孤独感,“儿童经济”从业者要多研究儿童的天性,在儿童自然发展中寻找规律,尊重孩子的自然成长,再加上规律引导和潜能开发。

  “‘儿童经济’能够细分出很多领域,机会很多。”创业导师、重庆空港创业孵化基地管委会主任王宏义认为,当代“儿童经济”创业者应该多运用新事物吸引新时代家长目光。

  另外也要通过线上+线下的联运,增加家长们的粘性,比如建立将人物画像细分,打造社群。“做陶艺培训的,就把对陶艺感兴趣的家庭联合在一起组建社群,时不时举办线下活动,可以一起做陶艺,也可以是欣赏陶艺展品。多互动,多交流,和用户建立长久的联系。”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