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三板渝企摘牌后 进军A股IPO命运有何不同

来源:华龙网-重庆商报2018-06-04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

  首席记者 刘勇 实习生 徐沛

  自前年重庆东田药业从新三板摘牌后,截止到前日,共有13家渝企摘牌。

  2017年(含)之前,先后有东田药业、新大正物业、博拉网络、金航股份、骄王股份、长江材料6家摘牌。今年以来,已经有林美汽车、凌达汽车、金籁科技、天骄股份、西山科技、润通工业、新骄阳等7家渝企摘牌。

  这其中因为A股IPO摘牌的有新大正物业、博拉网络、长江材料。它们的命运各不相同。

  新大正物业IPO还没有申报

  新大正物业去年9月从新三板摘牌,目前正在上市辅导期,还没有向证监会申报材料。

  新大正物业注册地在渝中区上清寺路9号19层,公司成立于1998年12月,股份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去年2月17日,新大正在新三板挂牌,到摘牌,时间只有半年。

  新大正四位实际控制人为王宣、李茂顺、陈建华、廖才勇。

  新大正物业业务覆盖云、贵、川、渝地区,90%的业务集中在重庆,公司在重庆的竞争对手为进入全国百强的13家物业企业,其中11家为地产公司旗下物业公司,1家为制造企业旗下物业公司,1家为纯第三方独立运行物业公司。

  新大正物业为第三方独立运行的物业公司,不依赖于房地产公司及其他公司独立开展业务,根据2016年中国物业服务百强企业排名,公司在全国排名第26位,在重庆市排名第3位。

  新大正物业2016年实现营收6.19亿元,同比增长18.37%,净利润7082万元,同比增长41.87%,每股收益1.41元。

  另外,新大正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定向发行了263.2万股,募资4106万元,为湖北荣巽嵩山物业服务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认购。

  博拉网络折戟源于清理三类股东

  为了IPO上市,博拉网络去年9月从新三板摘牌,并清理了两家三类股东,但仍然遗憾折戟。

  博拉网络成立于2006年,注册地在重庆市两江新区高新园,总股本8800万元,控股股东为同趣控股,实际控制人为童毅,主营业务为互联网营销服务。

  博拉网络2015年11月30日挂牌新三板,2016年3月引进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和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两个“三类”股东。

  由于目前新三板和A股监管政策有区别,“三类”股东形成了博拉网络上发审会障碍。去年9月18日,博拉网络主动从新三板摘牌。摘牌后,博拉网络对这两家三类股东进行清理,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将所有持有的190万股,转让给重庆龙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将所持有的50万股转让给尤启明。

  由于清理过程存在一定瑕疵,引来发审委对其是否存在代持问题的规范性质疑。其实,2017年9月前IPO过会案例中,有一些企业股东有代持嫌疑仍通过,然而,2017年10月后,证监会“零容忍、终身追责”的最新发审规则下,博拉网络在2017年11月29日上会时,最终遗憾折戟。

  长江材料遭遇竞争对手官司

  另外一家渝企长江材料,没有三类股东问题。长江材料去年11月14日通过证监会发审会后,从而从新三板摘牌,不过,时隔半年多,仍没有拿到发行批文。

  长江材料过会当日,发审委关注了两个重要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关于长江材料设计专利诉讼的情况。发审委要求其说明专利诉讼对公司生产经营及业绩的影响,主要产品相关专利是否存在潜在纠纷等。

  这起专利诉讼,牵涉到长江材料的核心业务:2017年初,竞争对手之一北京仁创发展有限公司,以长江材料旗下子公司昆山长江、十堰长江侵犯其“湿态覆膜砂及其制备工艺”发明专利为由,分别在苏州、襄阳起诉。

  仁创发展要求,昆山长江赔偿其经济损失74万元,十堰长江赔偿其经济损失768万元,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2017年12月12日,仁创发展起诉昆山长江一案,在苏州中院开庭,仁创发展增加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决昆山长江赔偿经济损失4400万元,这比原索赔金额翻了近60倍。

  今年1月10日,仁创发展起诉十堰长江一案开庭。仁创发展增加诉讼请求,将对十堰长江的索赔额从768万元增加到了5000万元。

  两案加起来,仁创发展对长江材料两个子公司的索赔额为9400万元,而2016年长江材料扣非后净利润为9138万元。

  ■延伸阅读

  三类股东

  成IPO绊脚石

  如何清理?

  5月15日,携多家三类股东的青岛海容冷链也成功通过证监会发审会。

  青岛海容冷链过会被市场解读为“标志性事件”——意味着新三板企业三类股东问题已不再是企业过会的绊脚石,但携三类股东拟IPO新三板挂牌公司必须 “穿透”(追溯到最终的投资人),“穿透”不了如何“清理”。

  证监会不仅关注拟IPO公司的直接股东中是否存在三类股东,还关注间接股东中三类股东的情况。在穿透披露与核查的要求上,证监会并不止步于已备案金融计划,而是要求穿透至自然人、国资主体等最终权益持有人。

  业内人士指出,并不是所有三类股东都能穿透到底,如果三类股东无法“穿透”,那么如何“清理”三类股东就成了拟上市挂牌企业的必修课。

  三类股东清理主要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先摘牌成为非上市非公众公司,随后通过工商登记转让的方式进行三类股东的清理。如重庆博拉网络。

  第二种清理方式则是通过新三板交易完成,原新三板公司广东奥飞数据清理三类股东就在股转系统转让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博拉网络、奥飞数据三类股东所持有的股权均交易给了公司申报IPO时便在册的股东。IPO排队期间在册股东间的内部股份转让是可以向证监会申请的,但向外部新增股东转让老股或是增资扩股都是不允许的。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田盈指出,在目前新三板和A股监管政策有区别的大背景下,拟A股上市企业最好不要挂牌新三板,上了新三板最好不要增加股东,实在要增加股东最好不要引进三类股东。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高考时光机

摔跤吧!女孩

老街光阴

去这些小岛感受一下清凉

热门推荐

端午乐出游

体验高空瑜伽

"百马"老人的跑步人生

柏林"熊猫热"

古力娜扎比剪刀手卖萌

刘嘉玲大长腿走路带风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新三板渝企摘牌后 进军A股IPO命运有何不同

2018-06-04 08:04:50 来源: 0 条评论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

  首席记者 刘勇 实习生 徐沛

  自前年重庆东田药业从新三板摘牌后,截止到前日,共有13家渝企摘牌。

  2017年(含)之前,先后有东田药业、新大正物业、博拉网络、金航股份、骄王股份、长江材料6家摘牌。今年以来,已经有林美汽车、凌达汽车、金籁科技、天骄股份、西山科技、润通工业、新骄阳等7家渝企摘牌。

  这其中因为A股IPO摘牌的有新大正物业、博拉网络、长江材料。它们的命运各不相同。

  新大正物业IPO还没有申报

  新大正物业去年9月从新三板摘牌,目前正在上市辅导期,还没有向证监会申报材料。

  新大正物业注册地在渝中区上清寺路9号19层,公司成立于1998年12月,股份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去年2月17日,新大正在新三板挂牌,到摘牌,时间只有半年。

  新大正四位实际控制人为王宣、李茂顺、陈建华、廖才勇。

  新大正物业业务覆盖云、贵、川、渝地区,90%的业务集中在重庆,公司在重庆的竞争对手为进入全国百强的13家物业企业,其中11家为地产公司旗下物业公司,1家为制造企业旗下物业公司,1家为纯第三方独立运行物业公司。

  新大正物业为第三方独立运行的物业公司,不依赖于房地产公司及其他公司独立开展业务,根据2016年中国物业服务百强企业排名,公司在全国排名第26位,在重庆市排名第3位。

  新大正物业2016年实现营收6.19亿元,同比增长18.37%,净利润7082万元,同比增长41.87%,每股收益1.41元。

  另外,新大正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定向发行了263.2万股,募资4106万元,为湖北荣巽嵩山物业服务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认购。

  博拉网络折戟源于清理三类股东

  为了IPO上市,博拉网络去年9月从新三板摘牌,并清理了两家三类股东,但仍然遗憾折戟。

  博拉网络成立于2006年,注册地在重庆市两江新区高新园,总股本8800万元,控股股东为同趣控股,实际控制人为童毅,主营业务为互联网营销服务。

  博拉网络2015年11月30日挂牌新三板,2016年3月引进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和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两个“三类”股东。

  由于目前新三板和A股监管政策有区别,“三类”股东形成了博拉网络上发审会障碍。去年9月18日,博拉网络主动从新三板摘牌。摘牌后,博拉网络对这两家三类股东进行清理,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将所有持有的190万股,转让给重庆龙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将所持有的50万股转让给尤启明。

  由于清理过程存在一定瑕疵,引来发审委对其是否存在代持问题的规范性质疑。其实,2017年9月前IPO过会案例中,有一些企业股东有代持嫌疑仍通过,然而,2017年10月后,证监会“零容忍、终身追责”的最新发审规则下,博拉网络在2017年11月29日上会时,最终遗憾折戟。

  长江材料遭遇竞争对手官司

  另外一家渝企长江材料,没有三类股东问题。长江材料去年11月14日通过证监会发审会后,从而从新三板摘牌,不过,时隔半年多,仍没有拿到发行批文。

  长江材料过会当日,发审委关注了两个重要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关于长江材料设计专利诉讼的情况。发审委要求其说明专利诉讼对公司生产经营及业绩的影响,主要产品相关专利是否存在潜在纠纷等。

  这起专利诉讼,牵涉到长江材料的核心业务:2017年初,竞争对手之一北京仁创发展有限公司,以长江材料旗下子公司昆山长江、十堰长江侵犯其“湿态覆膜砂及其制备工艺”发明专利为由,分别在苏州、襄阳起诉。

  仁创发展要求,昆山长江赔偿其经济损失74万元,十堰长江赔偿其经济损失768万元,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2017年12月12日,仁创发展起诉昆山长江一案,在苏州中院开庭,仁创发展增加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决昆山长江赔偿经济损失4400万元,这比原索赔金额翻了近60倍。

  今年1月10日,仁创发展起诉十堰长江一案开庭。仁创发展增加诉讼请求,将对十堰长江的索赔额从768万元增加到了5000万元。

  两案加起来,仁创发展对长江材料两个子公司的索赔额为9400万元,而2016年长江材料扣非后净利润为9138万元。

  ■延伸阅读

  三类股东

  成IPO绊脚石

  如何清理?

  5月15日,携多家三类股东的青岛海容冷链也成功通过证监会发审会。

  青岛海容冷链过会被市场解读为“标志性事件”——意味着新三板企业三类股东问题已不再是企业过会的绊脚石,但携三类股东拟IPO新三板挂牌公司必须 “穿透”(追溯到最终的投资人),“穿透”不了如何“清理”。

  证监会不仅关注拟IPO公司的直接股东中是否存在三类股东,还关注间接股东中三类股东的情况。在穿透披露与核查的要求上,证监会并不止步于已备案金融计划,而是要求穿透至自然人、国资主体等最终权益持有人。

  业内人士指出,并不是所有三类股东都能穿透到底,如果三类股东无法“穿透”,那么如何“清理”三类股东就成了拟上市挂牌企业的必修课。

  三类股东清理主要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先摘牌成为非上市非公众公司,随后通过工商登记转让的方式进行三类股东的清理。如重庆博拉网络。

  第二种清理方式则是通过新三板交易完成,原新三板公司广东奥飞数据清理三类股东就在股转系统转让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博拉网络、奥飞数据三类股东所持有的股权均交易给了公司申报IPO时便在册的股东。IPO排队期间在册股东间的内部股份转让是可以向证监会申请的,但向外部新增股东转让老股或是增资扩股都是不允许的。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田盈指出,在目前新三板和A股监管政策有区别的大背景下,拟A股上市企业最好不要挂牌新三板,上了新三板最好不要增加股东,实在要增加股东最好不要引进三类股东。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李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