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掉好工作,扎根深山养猪8年 巫溪理工男创出重庆名牌农产品
<

辞掉好工作,扎根深山养猪8年 巫溪理工男创出重庆名牌农产品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18-08-26

  阴条岭野猪的招牌很普通,背后是高高的阴条岭山峰。

  养猪一家人(中为蔡子贵父亲,左为母亲)。

  野猪二代。

   蔡子贵展示冷库里的腊肉。

  ▲获得的各种证书。

  蔡子贵抱着野猪宝宝笑成了花。

  “来来来,野猪宝宝,跟网友们打声招呼。你们好,我们是来自XXX的野猪‘二代’,你们好吗?”

  8月22日,巫溪县鱼鳞乡长丈村的长贵养殖有限公司内,一个穿着工作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在拍短视频,他怀里抱着的是一头通身有纹路的小猪,与传统家养小猪不同,它是野猪与家猪杂交的“二代”。

  这个年轻人叫蔡子贵,是一名80后理工男,土生土长的长丈村人。他辞掉不错的工作,将苦心考取的土木工程专业搁置,在这深山里养猪,培育的“野猪二代”已获得重庆名牌农产品称号,年产值300万元。

  深山中养殖出“野猪二代”

  从巫溪县城出发,沿着大宁河往上游走,从干流到支流,主路走完再走支路,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了蔡子贵的养猪场。

  与传说中性情凶猛的野猪不同,“野猪二代”们似乎比较温顺,不打不闹,有的在吃奶,有的则在阳光下晒太阳。

  如何确认是“野猪二代”?它们跟传统的家猪有何不同?其实,仅从外形上就大不同,“野猪宝宝”们自带条纹,毛色一道深一道浅,体形、体重和普通猪宝宝并无二致。

  “野猪宝宝的食量比家猪小些,体质要好些,习性也略不同,它们好动,生存能力更强。”蔡子贵告诉重庆晨报记者,他在不远处的山上搞了一个放养基地即将投用,届时养猪模式将来一场大变革。

  蔡子贵还带记者见识了种猪——一头超过十岁的野猪,它还保留着獠牙,不过并未见其性情有多凶猛。它的子子孙孙遍布整个养猪场,母猪有数十头,小猪仔有数百头。“仅靠它一个,配种能力有限,它的儿子、孙子都有作为种猪保留下来的。”蔡子贵介绍说。

  在养猪场的一侧,还有蔡子贵建的冷库,里面放着腊肉。野猪肉的脂肪比较薄,他们用大山深处的传统方法做成了熏腊肉,还制作了香肠等产品,“在附近的镇上,我们还搞了加工厂。严格意义上说,已经形成产业链了。”

  据介绍,蔡子贵的养猪场目前每天需要人力5人,加工厂需要8人,聘请的都是附近农户。

  小学没毕业的他逆袭成理工男

  蔡子贵是一个逆袭的理工男,若非超常的努力,他不可能从一个小学没毕业的小伙变成中国地质大学土木工程系的毕业生。

  1983年6月,蔡子贵出生在巫溪县鱼鳞乡。由于家中子女众多,家庭条件一般,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

  此后,蔡子贵到工地干活,从小工干起,因为做事严谨、细心,被工程师欣赏,招徕他为助理。他告诉记者,“我虽然没上学了,还是在读书,这个时代,不读书学习,是不可想象的。”

  蔡子贵先后在两家知名建筑公司工作过,做事让人放心,逐渐成了项目的骨干。

  2008年,蔡子贵通过成人自考,考取中国地质大学土木工程系。那时候,他还在一家知名建筑公司任职,早年还参与了不少重点项目,包括“鸟巢”的部分项目。他“半工半读”,工作、学习两不耽误。

  在考取中国地质大学时,蔡子贵已经是公司项目的技术骨干,能够独当一面。按照原定规划,他大学毕业后,继续留在公司干,升职、加薪、获得更大的平台和项目,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果把逆袭继续下去,他也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项目经理或建筑师。

  不搞建筑搞养猪,遇重重阻力

  2009年,蔡子贵放假以后,转道市区回老家巫溪。在经过南坪会展中心的时候,他被一场展会所吸引,特意去看了一下巫溪的展馆。

  “那时候,我就在想,有一天我能不能为巫溪馆贡献点什么产品?”自幼生长于阴条岭大山的蔡子贵知道大山里有料,无论是树林里种的、山里跑的、水里游的,都是宝贝。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萌生了回家搞养殖的想法。

  “想了很久,主要有两个比较成熟想法,一个是养野猪,一个是养野鸡。”蔡子贵介绍,自己打算通过家养与野生的杂交,创造价值与效益。

  综合了各方面因素后,蔡子贵选择了养猪,理由很简单:养猪更大众化,不愁销路。2010年,各方面都考虑清楚了,他说干就干。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推动之中,不过蔡子贵也遇到了阻力。

  第一重阻力来自父母,在他们的眼中,儿子现在混得不错,而且正在上着大学,出来以后形势一片大好。每次打电话,他父母都把话说得很凶,“你要是还想养猪的事,就不要怪我们不认你这个儿子。”蔡子贵的妻子是他的青梅竹马,比较了解他,一直很支持他,但对于养猪却表示反对。几乎每天,妻子都会打电话给他,喊他不要辞职。但蔡子贵已经在准备辞职的事了,养猪的地一敲定,他就去找领导辞职。

  领导很想挽留他,提出加薪、升职的优厚条件。“我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决不拉稀摆带。”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蔡子贵还是很明确地回复了:辞职,走人。

  回到家时,爹妈有点气急,见到他不说一句话,自顾自做事。“这种沉默,持续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农村,这叫“甩脸子”,父母用这种方式,变相地表达对他不搞建筑搞养猪的不满。

  父亲保驾护航,养殖没出岔子

  蔡子贵给养猪场画了图纸,各种设计他都会,买了材料喊了工人,他骑着摩托车到工地上,就准备开干。

  这时,摩托车的马达声响起,父亲也来了。在工地上,父亲的话不多,稍有不顺,就把手头的工具一丢,“早跟你说不搞这个,我不给你搞了!”不过,过几分钟,父亲又拿起工具干活。

  蔡子贵笑着告诉记者,对于父亲的这种发脾气,他有“底气”,父亲虽然子女众多,自己却是唯一的儿子。

  在开养猪场时,蔡子贵已经有数十万的积蓄,全部的钱投入进去以后,还向银行借了些款。

  有做兽医的父亲来保驾护航,“野猪二代”的养殖没出啥岔子。

  年产值300万,将搞体验式旅游

  关于如何卖猪,曾让蔡子贵伤透脑筋。“野猪二代”有三种盈利方式,一是卖肉,二是卖猪仔,三是配种。其中,卖肉是一个最具潜力的方面:野猪的猪肉价是普通猪肉的一倍多,而且巫溪人有吃腊猪肉的习惯,猪蹄不愁卖,其他部位卖起来却有点麻烦。

  在大规模卖肉前,蔡子贵决定做个试验。第一次,蔡子贵杀了一头猪,一天时间全卖光了,这说明好卖?蔡子贵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第二次,他杀了三头猪,发现第一头依然好卖,第二头只卖了一半,第三头基本没开张,最后只好拿去做了腊猪肉。

  “都是冲着面子买的,不管你好多钱,就是买了。”蔡子贵总结,要想卖出去,还真得想其他办法。

  从2014年开始,蔡子贵申请了商标,他的“阴条岭野猪肉”获得了重庆名牌农产品称号,企业也获得巫溪县龙头企业称号。“每一次展会,我都会积极去介绍,感谢政策和平台,给了我很多展示机会,不愁销路。”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父母亲开始认同他当年的选择,不再干到一半“耍脾气”。蔡子贵通过品牌打造,将猪肉、腊猪肉、香肠等产品推广出去,打出了名气,订单也接踵而来。

  目前,蔡子贵的养猪场早已回本,年产值达到了300万元左右。此外,他还为产品积极申请专利,将来还将结合本地旅游来开发野猪二代养殖,做体验式旅游。

  重庆晨报记者 张旭 实习生 钟尧 摄影报道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辞掉好工作,扎根深山养猪8年 巫溪理工男创出重庆名牌农产品

2018-08-26 06:58:03 来源: 0 条评论

  阴条岭野猪的招牌很普通,背后是高高的阴条岭山峰。

  养猪一家人(中为蔡子贵父亲,左为母亲)。

  野猪二代。

   蔡子贵展示冷库里的腊肉。

  ▲获得的各种证书。

  蔡子贵抱着野猪宝宝笑成了花。

  “来来来,野猪宝宝,跟网友们打声招呼。你们好,我们是来自XXX的野猪‘二代’,你们好吗?”

  8月22日,巫溪县鱼鳞乡长丈村的长贵养殖有限公司内,一个穿着工作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在拍短视频,他怀里抱着的是一头通身有纹路的小猪,与传统家养小猪不同,它是野猪与家猪杂交的“二代”。

  这个年轻人叫蔡子贵,是一名80后理工男,土生土长的长丈村人。他辞掉不错的工作,将苦心考取的土木工程专业搁置,在这深山里养猪,培育的“野猪二代”已获得重庆名牌农产品称号,年产值300万元。

  深山中养殖出“野猪二代”

  从巫溪县城出发,沿着大宁河往上游走,从干流到支流,主路走完再走支路,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了蔡子贵的养猪场。

  与传说中性情凶猛的野猪不同,“野猪二代”们似乎比较温顺,不打不闹,有的在吃奶,有的则在阳光下晒太阳。

  如何确认是“野猪二代”?它们跟传统的家猪有何不同?其实,仅从外形上就大不同,“野猪宝宝”们自带条纹,毛色一道深一道浅,体形、体重和普通猪宝宝并无二致。

  “野猪宝宝的食量比家猪小些,体质要好些,习性也略不同,它们好动,生存能力更强。”蔡子贵告诉重庆晨报记者,他在不远处的山上搞了一个放养基地即将投用,届时养猪模式将来一场大变革。

  蔡子贵还带记者见识了种猪——一头超过十岁的野猪,它还保留着獠牙,不过并未见其性情有多凶猛。它的子子孙孙遍布整个养猪场,母猪有数十头,小猪仔有数百头。“仅靠它一个,配种能力有限,它的儿子、孙子都有作为种猪保留下来的。”蔡子贵介绍说。

  在养猪场的一侧,还有蔡子贵建的冷库,里面放着腊肉。野猪肉的脂肪比较薄,他们用大山深处的传统方法做成了熏腊肉,还制作了香肠等产品,“在附近的镇上,我们还搞了加工厂。严格意义上说,已经形成产业链了。”

  据介绍,蔡子贵的养猪场目前每天需要人力5人,加工厂需要8人,聘请的都是附近农户。

  小学没毕业的他逆袭成理工男

  蔡子贵是一个逆袭的理工男,若非超常的努力,他不可能从一个小学没毕业的小伙变成中国地质大学土木工程系的毕业生。

  1983年6月,蔡子贵出生在巫溪县鱼鳞乡。由于家中子女众多,家庭条件一般,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

  此后,蔡子贵到工地干活,从小工干起,因为做事严谨、细心,被工程师欣赏,招徕他为助理。他告诉记者,“我虽然没上学了,还是在读书,这个时代,不读书学习,是不可想象的。”

  蔡子贵先后在两家知名建筑公司工作过,做事让人放心,逐渐成了项目的骨干。

  2008年,蔡子贵通过成人自考,考取中国地质大学土木工程系。那时候,他还在一家知名建筑公司任职,早年还参与了不少重点项目,包括“鸟巢”的部分项目。他“半工半读”,工作、学习两不耽误。

  在考取中国地质大学时,蔡子贵已经是公司项目的技术骨干,能够独当一面。按照原定规划,他大学毕业后,继续留在公司干,升职、加薪、获得更大的平台和项目,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果把逆袭继续下去,他也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项目经理或建筑师。

  不搞建筑搞养猪,遇重重阻力

  2009年,蔡子贵放假以后,转道市区回老家巫溪。在经过南坪会展中心的时候,他被一场展会所吸引,特意去看了一下巫溪的展馆。

  “那时候,我就在想,有一天我能不能为巫溪馆贡献点什么产品?”自幼生长于阴条岭大山的蔡子贵知道大山里有料,无论是树林里种的、山里跑的、水里游的,都是宝贝。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萌生了回家搞养殖的想法。

  “想了很久,主要有两个比较成熟想法,一个是养野猪,一个是养野鸡。”蔡子贵介绍,自己打算通过家养与野生的杂交,创造价值与效益。

  综合了各方面因素后,蔡子贵选择了养猪,理由很简单:养猪更大众化,不愁销路。2010年,各方面都考虑清楚了,他说干就干。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推动之中,不过蔡子贵也遇到了阻力。

  第一重阻力来自父母,在他们的眼中,儿子现在混得不错,而且正在上着大学,出来以后形势一片大好。每次打电话,他父母都把话说得很凶,“你要是还想养猪的事,就不要怪我们不认你这个儿子。”蔡子贵的妻子是他的青梅竹马,比较了解他,一直很支持他,但对于养猪却表示反对。几乎每天,妻子都会打电话给他,喊他不要辞职。但蔡子贵已经在准备辞职的事了,养猪的地一敲定,他就去找领导辞职。

  领导很想挽留他,提出加薪、升职的优厚条件。“我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决不拉稀摆带。”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蔡子贵还是很明确地回复了:辞职,走人。

  回到家时,爹妈有点气急,见到他不说一句话,自顾自做事。“这种沉默,持续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农村,这叫“甩脸子”,父母用这种方式,变相地表达对他不搞建筑搞养猪的不满。

  父亲保驾护航,养殖没出岔子

  蔡子贵给养猪场画了图纸,各种设计他都会,买了材料喊了工人,他骑着摩托车到工地上,就准备开干。

  这时,摩托车的马达声响起,父亲也来了。在工地上,父亲的话不多,稍有不顺,就把手头的工具一丢,“早跟你说不搞这个,我不给你搞了!”不过,过几分钟,父亲又拿起工具干活。

  蔡子贵笑着告诉记者,对于父亲的这种发脾气,他有“底气”,父亲虽然子女众多,自己却是唯一的儿子。

  在开养猪场时,蔡子贵已经有数十万的积蓄,全部的钱投入进去以后,还向银行借了些款。

  有做兽医的父亲来保驾护航,“野猪二代”的养殖没出啥岔子。

  年产值300万,将搞体验式旅游

  关于如何卖猪,曾让蔡子贵伤透脑筋。“野猪二代”有三种盈利方式,一是卖肉,二是卖猪仔,三是配种。其中,卖肉是一个最具潜力的方面:野猪的猪肉价是普通猪肉的一倍多,而且巫溪人有吃腊猪肉的习惯,猪蹄不愁卖,其他部位卖起来却有点麻烦。

  在大规模卖肉前,蔡子贵决定做个试验。第一次,蔡子贵杀了一头猪,一天时间全卖光了,这说明好卖?蔡子贵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第二次,他杀了三头猪,发现第一头依然好卖,第二头只卖了一半,第三头基本没开张,最后只好拿去做了腊猪肉。

  “都是冲着面子买的,不管你好多钱,就是买了。”蔡子贵总结,要想卖出去,还真得想其他办法。

  从2014年开始,蔡子贵申请了商标,他的“阴条岭野猪肉”获得了重庆名牌农产品称号,企业也获得巫溪县龙头企业称号。“每一次展会,我都会积极去介绍,感谢政策和平台,给了我很多展示机会,不愁销路。”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父母亲开始认同他当年的选择,不再干到一半“耍脾气”。蔡子贵通过品牌打造,将猪肉、腊猪肉、香肠等产品推广出去,打出了名气,订单也接踵而来。

  目前,蔡子贵的养猪场早已回本,年产值达到了300万元左右。此外,他还为产品积极申请专利,将来还将结合本地旅游来开发野猪二代养殖,做体验式旅游。

  重庆晨报记者 张旭 实习生 钟尧 摄影报道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韩曜聪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