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扩大生产?原来是“套路”
<

借款扩大生产?原来是“套路”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18-08-29

重庆晨报-借款扩大生产?原来是“套路”

30多岁的金先生(化名)这段时间很苦恼,即使法院的判决书已下,但他却拿“老赖”没有办法。让他最后悔的是,在借款之前,没有仔细核查对方的底细,“要知道他老婆是‘老赖’,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借钱给他的!”

交往几个月后就借钱

在朋友的介绍下,家住江北区的金先生结识了40多岁的许先生。许先生经营着一家汽车运输公司,主要业务是天然气运输。

许先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比较干练,而且为人豪爽,时不时邀约朋友一起出来聚餐。一来二去,金先生和许先生就熟悉起来。“他(许先生)和妻子一起做生意,平时出入都开着豪车。在我们面前,他总是提起自己的运输公司,业务很好,只是手头上没有太多闲钱,否则可以‘扩大生产’,赚得更多。”2015年年底,在一次聚会时,许先生提出向金先生借点钱。金先生对许先生的印象不错,就答应了下来。2015年12月,金先生分两次借给了许先生45000元,当时两人约定,月息两分,每月3号支付利息。

接下来的4个月,许先生都按时支付了利息,而金先生也愈发信任这位朋友。随后,许先生开口向金先生借几十万元,“再买一辆运送天然气的罐车”。

事后才知对方是“老赖”

金先生觉得,几十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开始有点犹豫。为了打消金先生的顾虑,许先生承诺,用他公司的一辆运输车作为抵押。

2016年4月,金先生借给许先生夫妻28万元。这一次,他们约定月息两分五厘,每个月利息7000元。加上第一次借款45000元,许先生每月要向金先生支付7900元的利息。

最初两个月,许先生按时支付利息。不过到了第三个月,金先生没有收到利息,他打电话询问对方。许先生的答复是,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别人欠他钱,等他拿到欠款后,再支付金先生的利息。

但让金先生没想到的是,这一拖就是半年多时间。最初,许先生还正面与金先生接触,可到了后来,就是许先生的妻子邓女士出面了。“她(邓女士)总是说,他们正在贵州那边做工程,手里有了钱就还。微信里,她还经常发一些工地的照片,也一直说还钱,但就是不拿钱出来。”于是,金先生决定调查一下。

这一查,让金先生大跌眼镜,许先生的老婆在2014年就是“老赖”了!金先生在网上查询“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时发现,邓女士早在2014年就被渝北区人民法院列为“老赖”,欠债29000元。

更让金先生吃惊的是,许先生原先经营的那家运输公司,在2016年10月进行了股权转让,现在的老板已经换成了别人,“2016年10月,也就是在欠我钱的那段时间里,他把公司转让了!”接着,金先生还发现,许先生一家已经搬家,他们的孩子也转到了其他的学校读书。

“现在,我根本见不到他们夫妻俩,只是在短信和微信上和他们联系,但他们一直拖着不愿意还钱……”金先生告诉记者,他想先要回那32.5万元的本金,可许先生夫妻表示“没钱”。金先生说,这30多万元里,有一部分是他向亲戚朋友借的。如今亲戚朋友找他还钱,他被夹在中间,非常痛苦。

已不是第一次赖账不还

随后,记者在法院网站上找到了一份2015年的民事判决书,当时的被告方正是许先生的运输公司。

这家名为“重庆市万久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单位,当年的董事长就是许先生。判决书上显示,2014年年初,原告罗女士和李先生与这家运输公司谈车辆投资合作,并在当年的3月签订了合作协议。罗、李两人各自投资25万元,双方约定每个月投资回报为2万元,罗、李两人各得1万元。

在投资期间,许先生向罗女士支付了前10个月的投资回报,向李先生支付了前12个月的投资回报,之后再没有支付后续的投资回报。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万久公司偿还原告的借款以及利息,许先生对万久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金先生表示,许先生在2015年向他借款时的情形,就和之前的那起官司一样,借钱的方式也如出一辙,“要是我早看到这份判决书,我绝对不会借钱给他们夫妻俩。”

电话接通对方不承认

昨天下午,记者拨通了邓女士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接电话的女子称自己并不是邓女士。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借了金先生的钱时,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找错人了!”随后,记者又拨打许先生电话,对方直接挂断,之后就再也打不通了。

金先生向记者出示了7月底,他向邓女士催账的手机短信截图,当时对方还有回复。“电话号码没错,接电话的人肯定是邓女士,只是她听说是催账的,不承认罢了。”金先生说。

今年3月,金先生已将许先生夫妻告上法庭,但在6月13日开庭时,夫妻俩依旧没有现身。金先生很是无奈,现在只能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

重庆晨报记者 谭遥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我们不轻易"吐槽"自己

轮椅上的橘园

“造梦”摄影师

24㎡的社区咖啡馆

热门推荐

武汉涨渡湖"水上森林"

新南立交上跨桥将建成

杭州:雪中火烈鸟

文化在家门口扎根

小贝一家三口黑装亮相

《海王》票房近5亿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借款扩大生产?原来是“套路”

2018-08-29 13:05:52 来源: 0 条评论

重庆晨报-借款扩大生产?原来是“套路”

30多岁的金先生(化名)这段时间很苦恼,即使法院的判决书已下,但他却拿“老赖”没有办法。让他最后悔的是,在借款之前,没有仔细核查对方的底细,“要知道他老婆是‘老赖’,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借钱给他的!”

交往几个月后就借钱

在朋友的介绍下,家住江北区的金先生结识了40多岁的许先生。许先生经营着一家汽车运输公司,主要业务是天然气运输。

许先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比较干练,而且为人豪爽,时不时邀约朋友一起出来聚餐。一来二去,金先生和许先生就熟悉起来。“他(许先生)和妻子一起做生意,平时出入都开着豪车。在我们面前,他总是提起自己的运输公司,业务很好,只是手头上没有太多闲钱,否则可以‘扩大生产’,赚得更多。”2015年年底,在一次聚会时,许先生提出向金先生借点钱。金先生对许先生的印象不错,就答应了下来。2015年12月,金先生分两次借给了许先生45000元,当时两人约定,月息两分,每月3号支付利息。

接下来的4个月,许先生都按时支付了利息,而金先生也愈发信任这位朋友。随后,许先生开口向金先生借几十万元,“再买一辆运送天然气的罐车”。

事后才知对方是“老赖”

金先生觉得,几十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开始有点犹豫。为了打消金先生的顾虑,许先生承诺,用他公司的一辆运输车作为抵押。

2016年4月,金先生借给许先生夫妻28万元。这一次,他们约定月息两分五厘,每个月利息7000元。加上第一次借款45000元,许先生每月要向金先生支付7900元的利息。

最初两个月,许先生按时支付利息。不过到了第三个月,金先生没有收到利息,他打电话询问对方。许先生的答复是,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别人欠他钱,等他拿到欠款后,再支付金先生的利息。

但让金先生没想到的是,这一拖就是半年多时间。最初,许先生还正面与金先生接触,可到了后来,就是许先生的妻子邓女士出面了。“她(邓女士)总是说,他们正在贵州那边做工程,手里有了钱就还。微信里,她还经常发一些工地的照片,也一直说还钱,但就是不拿钱出来。”于是,金先生决定调查一下。

这一查,让金先生大跌眼镜,许先生的老婆在2014年就是“老赖”了!金先生在网上查询“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时发现,邓女士早在2014年就被渝北区人民法院列为“老赖”,欠债29000元。

更让金先生吃惊的是,许先生原先经营的那家运输公司,在2016年10月进行了股权转让,现在的老板已经换成了别人,“2016年10月,也就是在欠我钱的那段时间里,他把公司转让了!”接着,金先生还发现,许先生一家已经搬家,他们的孩子也转到了其他的学校读书。

“现在,我根本见不到他们夫妻俩,只是在短信和微信上和他们联系,但他们一直拖着不愿意还钱……”金先生告诉记者,他想先要回那32.5万元的本金,可许先生夫妻表示“没钱”。金先生说,这30多万元里,有一部分是他向亲戚朋友借的。如今亲戚朋友找他还钱,他被夹在中间,非常痛苦。

已不是第一次赖账不还

随后,记者在法院网站上找到了一份2015年的民事判决书,当时的被告方正是许先生的运输公司。

这家名为“重庆市万久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单位,当年的董事长就是许先生。判决书上显示,2014年年初,原告罗女士和李先生与这家运输公司谈车辆投资合作,并在当年的3月签订了合作协议。罗、李两人各自投资25万元,双方约定每个月投资回报为2万元,罗、李两人各得1万元。

在投资期间,许先生向罗女士支付了前10个月的投资回报,向李先生支付了前12个月的投资回报,之后再没有支付后续的投资回报。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万久公司偿还原告的借款以及利息,许先生对万久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金先生表示,许先生在2015年向他借款时的情形,就和之前的那起官司一样,借钱的方式也如出一辙,“要是我早看到这份判决书,我绝对不会借钱给他们夫妻俩。”

电话接通对方不承认

昨天下午,记者拨通了邓女士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接电话的女子称自己并不是邓女士。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借了金先生的钱时,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找错人了!”随后,记者又拨打许先生电话,对方直接挂断,之后就再也打不通了。

金先生向记者出示了7月底,他向邓女士催账的手机短信截图,当时对方还有回复。“电话号码没错,接电话的人肯定是邓女士,只是她听说是催账的,不承认罢了。”金先生说。

今年3月,金先生已将许先生夫妻告上法庭,但在6月13日开庭时,夫妻俩依旧没有现身。金先生很是无奈,现在只能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

重庆晨报记者 谭遥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新闻中心实习编辑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