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津“黑家军”覆灭记
<

江津“黑家军”覆灭记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2018-09-20

今年1月4日清晨,位于江津区郊区的一家宾馆里,民警冲进一个房间,将正在熟睡的徐飞控制住。那一刻,连续逃窜很长一段时间的徐飞显得很是疲惫,脸上的神情颇有些茫然。

9月17日上午9点30分,江津区人民法院以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罪名依法对徐飞等人开庭审理。昔日在当地横行跋扈的“黑家军”,迎来了他们的末日。

案发:

一起蹊跷的“茶馆抢劫案”

17日上午,江津区人民法院外,围了很多群众,他们都是赶来听庭审的。因为涉未成年人,此案不公开审理,但大家都想亲眼见证,昔日在当地横行的“黑家军”,究竟会有怎样的下场。

来自江津油溪镇的餐馆老板娘刘娟,正是围观群众之一,也是这个黑恶团伙的受害人。她的餐馆无缘无故被一群黑衣人砍砸,食客被吓走不说,店内损失惨重。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行凶的黑衣人,和之前来她店里吃饭的食客有过节。“社会上有这样一群人,我们做生意、过日子都是提心吊胆的,这下好了!”

这个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警方破获,其实起源于去年的一起蹊跷的“抢劫案”。

2017年5月3日上午,江津区市民潘某向当地的南城派出所报案,称自己的茶馆被人“抢劫”和破坏了。

茶馆位于江津双宝,虽然距离城区不远,但也是在郊区了。出警的民警一到现场,就发现了此事有蹊跷:报警人所说的茶馆,其实是临街车行背后的一片空坝,是一个用雨棚临时搭建而成的开敞式区域。雨棚里的桌子板凳上,到处都是刀痕,但报警人说事件中没有任何人受伤。地上到处是烟头,还有红牛等功能性饮料的空瓶,就是没有茶具。

更加可疑的是,茶馆老板并没有自己出面报警,而是让服务员报的警,事情发生也是在5天前的4月28日深夜10点过。

“三更半夜,有谁会来这样一个郊区的‘茶馆’休闲喝茶?另外,报警人对案发时的情况也是遮遮掩掩。”有丰富办案经验的民警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地下流动赌博窝点。但问题又来了,什么人会来破坏这个赌博窝点呢?民警调看监控发现,事发时确实有一二十人拿着砍刀进入这个“茶馆”。

调查:

开赌场失败干脆收“保护费”

从那起奇怪的“茶馆抢劫案”着手,江津警方组织精干警力开始了几个月的秘密侦查,一个以徐飞为首的犯罪团伙终于浮出水面。

徐飞今年33岁,江津区吴滩镇人,曾因抢劫罪被判刑,2016年7月刑满出狱。出狱后,徐飞并没有痛改前非,而是想着以其他非法方式“搞钱”,一开始他想到的是开设地下赌场。同时,徐飞还在社会上纠集闲散人员,以“壮大力量”。该群人组建了名为“黑家军”的QQ群,通过QQ群持续吸纳社会闲杂人员。

一段时间下来,徐飞的地下赌场居然亏本了。于是徐飞等人又琢磨其他“出路”。“干脆在其他赌场提成!”徐飞知道,除了他这一家之外,江津当地还存在一些类似的地下流动赌场。他随后带着人,找到这些赌场的负责人,要求这些赌场向他缴纳“保护费”。

一些赌场不愿意,徐飞便纠结团伙成员,对这些赌场进行打砸。那起奇怪的“茶馆抢劫案”,就是这样发生的。据办案民警介绍,那一时期当地连续发生数起类似案件,作案对象均为地下流动赌博窝点及利害关系人,而作案者就是徐飞团伙的成员。

徐飞团伙为了在江津当地树立“名声”,出资为团伙成员安排集中住宿,并自制长约2米的钢管刀,还规定外出时统一穿黑衣黑裤、统一使用钢管刀以及棒球棍等工具,确如QQ群上的“黑家军”其名。

在团伙内部,这群人也组织严密,组织架构上呈“金字塔”结构,下级必须服从上级安排指挥,谁是谁的“小弟”要明确。对非法获取的钱财,统一由组织分配使用。

民警介绍说,团伙的主要首脑除了徐飞外,还有两三名,他们各自管理自己手下的“小弟”。徐飞手下的“小弟”大多是有犯罪前科的人员,主要负责比较隐秘的工作,比如开设赌场以及到其他赌场收取“保护费”。而其他团伙首脑手下的“小弟”,都是没有犯罪前科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负责“冲锋陷阵”,从事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

敲诈:

他牵狗“散步”实为敲诈勒索

在树立“名声”的同时,徐飞团伙为获取更多利益,逐渐将“黑爪”伸向了合法经营企业。

江津当地的一家砂石厂就是受害者之一。

去年11月,徐飞多次带领“小弟”携砍刀、钢管等,到这家砂石厂滋事,威胁砂石厂老板和货车司机,干扰砂石厂生产经营。

最初,砂石厂负责人并不买账,徐飞觉得“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每天上午,徐飞就牵着自己的狗,来到江边的沙场码头路口,开始“散步”。他故意牵着狗在大马路上慢慢遛达,实际是为了阻拦砂石运输车辆的去路。货车司机只好跟在徐飞的身后,而徐飞时而回头,时而蹲在路中央休息……

迫于压力,砂石厂老板最后同意了徐飞占股的要求,以每吨5毛的“红利”提成给徐飞。同时,徐飞还强行安排“小弟”到沙场码头“上班”,日工资500元。

抓捕:

摸清嫌疑人作息规律果断收网

到去年年底,警方已完全掌握了徐飞团伙的情况,只待时机成熟,就可以实施抓捕。不过,徐飞自身反侦察能力很强,而且平时行动十分警觉,这让警方追踪徐飞时,遇到了很多困难。

“徐飞本人吸毒又贩毒,所以他行事谨慎,一发现有陌生人或者陌生车辆跟踪,就会想尽办法脱身。”民警说,徐飞从不住在自己的家里,他要么在宾馆酒店里过夜,要么在团伙成员那里住上一段时间,或者开车在郊外睡觉。

去年12月月底,随着案件的进展,警方收网工作马上就要开始,对于徐飞的跟踪也加紧进行。有一天晚上,徐飞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外出,便衣民警的两辆车远远跟在后面。在行驶到靠近江边的偏僻道路上时,徐飞已经有所警觉,到岔路口时,突然猛打方向盘,朝着江边的一条小路驶去。

“这条路通向江边,是条死路,很少有私家车去这里。如果我们的车继续跟踪,那么肯定会暴露。”办案民警介绍说,为不引起徐飞的怀疑,他们将车停到路口,准备等徐飞的车返回大路后继续跟踪。可没想到,便衣民警再没看到徐飞的车返回。当他们来到江边检查时,发现徐飞的车停在岸边,人已不知去向。

徐飞落网后交代,当时他觉得后面跟着的车辆可疑,很可能是警察,而那时他随身带着200多克毒品,如果被警方查获,必定难以脱身。于是他来了一招“金蝉脱壳”,将车停在岸边,自己却沿着江岸边小路前进,有的地方没有路了,就蹚水或游泳过去。最后,他就这样把车丢下,逃脱了警方的跟踪。

民警通过长期跟踪以及侦查,摸清了徐飞的作息规律:他上午基本都在睡觉,而这就是他的弱点。

今年1月4日清晨,民警得知徐飞在江津一家宾馆开房休息,于是赶紧行动。当民警破门而入时,徐飞还在床上打着呼噜。可能是连日的逃窜让他十分疲惫,被抓后很长时间里他一言不发。

覆灭:

31名团伙成员全被抓获归案

到今年3月1日,江津区警方将以徐飞为首的3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

警方查明,自2016年底以来,徐飞通过非法手段获利达60余万元。经审查,徐飞等人对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容留他人吸毒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9月17日上午,江津区人民法院以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罪名依法对徐飞等人开庭审理。

“收保护费、砸场子、砍人……就像我们年轻时候看的港台‘古惑仔’电影一样,起初我真不相信我们身边也会有这样的犯罪团伙!”法庭外,想来听庭审的市民刘先生这样告诉记者。刘先生说,铲除这种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但还百姓一片朗朗乾坤,也为当地人民创造了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真是解气!”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类似徐飞这样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为了排挤竞争对手、非法获取利益,致使无辜者家破人亡、被迫远走他乡的事例很多。而且,涉黑性质组织为攫取不法利益,往往不择手段,致使当地居民敢怒不敢言,当地企业深受其害,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秩序,危害极大。

如今,在扫黑除恶的重拳之下,“黑家军”已经彻底覆灭。

(专项报道组报道)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我们不轻易"吐槽"自己

轮椅上的橘园

健美先生

周末相约一场温泉之旅

热门推荐

武汉涨渡湖"水上森林"

新南立交上跨桥将建成

杭州:雪中火烈鸟

文化在家门口扎根

小贝一家三口黑装亮相

《海王》票房近5亿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江津“黑家军”覆灭记

2018-09-20 06:01:15 来源: 0 条评论

今年1月4日清晨,位于江津区郊区的一家宾馆里,民警冲进一个房间,将正在熟睡的徐飞控制住。那一刻,连续逃窜很长一段时间的徐飞显得很是疲惫,脸上的神情颇有些茫然。

9月17日上午9点30分,江津区人民法院以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罪名依法对徐飞等人开庭审理。昔日在当地横行跋扈的“黑家军”,迎来了他们的末日。

案发:

一起蹊跷的“茶馆抢劫案”

17日上午,江津区人民法院外,围了很多群众,他们都是赶来听庭审的。因为涉未成年人,此案不公开审理,但大家都想亲眼见证,昔日在当地横行的“黑家军”,究竟会有怎样的下场。

来自江津油溪镇的餐馆老板娘刘娟,正是围观群众之一,也是这个黑恶团伙的受害人。她的餐馆无缘无故被一群黑衣人砍砸,食客被吓走不说,店内损失惨重。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行凶的黑衣人,和之前来她店里吃饭的食客有过节。“社会上有这样一群人,我们做生意、过日子都是提心吊胆的,这下好了!”

这个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警方破获,其实起源于去年的一起蹊跷的“抢劫案”。

2017年5月3日上午,江津区市民潘某向当地的南城派出所报案,称自己的茶馆被人“抢劫”和破坏了。

茶馆位于江津双宝,虽然距离城区不远,但也是在郊区了。出警的民警一到现场,就发现了此事有蹊跷:报警人所说的茶馆,其实是临街车行背后的一片空坝,是一个用雨棚临时搭建而成的开敞式区域。雨棚里的桌子板凳上,到处都是刀痕,但报警人说事件中没有任何人受伤。地上到处是烟头,还有红牛等功能性饮料的空瓶,就是没有茶具。

更加可疑的是,茶馆老板并没有自己出面报警,而是让服务员报的警,事情发生也是在5天前的4月28日深夜10点过。

“三更半夜,有谁会来这样一个郊区的‘茶馆’休闲喝茶?另外,报警人对案发时的情况也是遮遮掩掩。”有丰富办案经验的民警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地下流动赌博窝点。但问题又来了,什么人会来破坏这个赌博窝点呢?民警调看监控发现,事发时确实有一二十人拿着砍刀进入这个“茶馆”。

调查:

开赌场失败干脆收“保护费”

从那起奇怪的“茶馆抢劫案”着手,江津警方组织精干警力开始了几个月的秘密侦查,一个以徐飞为首的犯罪团伙终于浮出水面。

徐飞今年33岁,江津区吴滩镇人,曾因抢劫罪被判刑,2016年7月刑满出狱。出狱后,徐飞并没有痛改前非,而是想着以其他非法方式“搞钱”,一开始他想到的是开设地下赌场。同时,徐飞还在社会上纠集闲散人员,以“壮大力量”。该群人组建了名为“黑家军”的QQ群,通过QQ群持续吸纳社会闲杂人员。

一段时间下来,徐飞的地下赌场居然亏本了。于是徐飞等人又琢磨其他“出路”。“干脆在其他赌场提成!”徐飞知道,除了他这一家之外,江津当地还存在一些类似的地下流动赌场。他随后带着人,找到这些赌场的负责人,要求这些赌场向他缴纳“保护费”。

一些赌场不愿意,徐飞便纠结团伙成员,对这些赌场进行打砸。那起奇怪的“茶馆抢劫案”,就是这样发生的。据办案民警介绍,那一时期当地连续发生数起类似案件,作案对象均为地下流动赌博窝点及利害关系人,而作案者就是徐飞团伙的成员。

徐飞团伙为了在江津当地树立“名声”,出资为团伙成员安排集中住宿,并自制长约2米的钢管刀,还规定外出时统一穿黑衣黑裤、统一使用钢管刀以及棒球棍等工具,确如QQ群上的“黑家军”其名。

在团伙内部,这群人也组织严密,组织架构上呈“金字塔”结构,下级必须服从上级安排指挥,谁是谁的“小弟”要明确。对非法获取的钱财,统一由组织分配使用。

民警介绍说,团伙的主要首脑除了徐飞外,还有两三名,他们各自管理自己手下的“小弟”。徐飞手下的“小弟”大多是有犯罪前科的人员,主要负责比较隐秘的工作,比如开设赌场以及到其他赌场收取“保护费”。而其他团伙首脑手下的“小弟”,都是没有犯罪前科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负责“冲锋陷阵”,从事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

敲诈:

他牵狗“散步”实为敲诈勒索

在树立“名声”的同时,徐飞团伙为获取更多利益,逐渐将“黑爪”伸向了合法经营企业。

江津当地的一家砂石厂就是受害者之一。

去年11月,徐飞多次带领“小弟”携砍刀、钢管等,到这家砂石厂滋事,威胁砂石厂老板和货车司机,干扰砂石厂生产经营。

最初,砂石厂负责人并不买账,徐飞觉得“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每天上午,徐飞就牵着自己的狗,来到江边的沙场码头路口,开始“散步”。他故意牵着狗在大马路上慢慢遛达,实际是为了阻拦砂石运输车辆的去路。货车司机只好跟在徐飞的身后,而徐飞时而回头,时而蹲在路中央休息……

迫于压力,砂石厂老板最后同意了徐飞占股的要求,以每吨5毛的“红利”提成给徐飞。同时,徐飞还强行安排“小弟”到沙场码头“上班”,日工资500元。

抓捕:

摸清嫌疑人作息规律果断收网

到去年年底,警方已完全掌握了徐飞团伙的情况,只待时机成熟,就可以实施抓捕。不过,徐飞自身反侦察能力很强,而且平时行动十分警觉,这让警方追踪徐飞时,遇到了很多困难。

“徐飞本人吸毒又贩毒,所以他行事谨慎,一发现有陌生人或者陌生车辆跟踪,就会想尽办法脱身。”民警说,徐飞从不住在自己的家里,他要么在宾馆酒店里过夜,要么在团伙成员那里住上一段时间,或者开车在郊外睡觉。

去年12月月底,随着案件的进展,警方收网工作马上就要开始,对于徐飞的跟踪也加紧进行。有一天晚上,徐飞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外出,便衣民警的两辆车远远跟在后面。在行驶到靠近江边的偏僻道路上时,徐飞已经有所警觉,到岔路口时,突然猛打方向盘,朝着江边的一条小路驶去。

“这条路通向江边,是条死路,很少有私家车去这里。如果我们的车继续跟踪,那么肯定会暴露。”办案民警介绍说,为不引起徐飞的怀疑,他们将车停到路口,准备等徐飞的车返回大路后继续跟踪。可没想到,便衣民警再没看到徐飞的车返回。当他们来到江边检查时,发现徐飞的车停在岸边,人已不知去向。

徐飞落网后交代,当时他觉得后面跟着的车辆可疑,很可能是警察,而那时他随身带着200多克毒品,如果被警方查获,必定难以脱身。于是他来了一招“金蝉脱壳”,将车停在岸边,自己却沿着江岸边小路前进,有的地方没有路了,就蹚水或游泳过去。最后,他就这样把车丢下,逃脱了警方的跟踪。

民警通过长期跟踪以及侦查,摸清了徐飞的作息规律:他上午基本都在睡觉,而这就是他的弱点。

今年1月4日清晨,民警得知徐飞在江津一家宾馆开房休息,于是赶紧行动。当民警破门而入时,徐飞还在床上打着呼噜。可能是连日的逃窜让他十分疲惫,被抓后很长时间里他一言不发。

覆灭:

31名团伙成员全被抓获归案

到今年3月1日,江津区警方将以徐飞为首的3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

警方查明,自2016年底以来,徐飞通过非法手段获利达60余万元。经审查,徐飞等人对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容留他人吸毒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9月17日上午,江津区人民法院以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罪名依法对徐飞等人开庭审理。

“收保护费、砸场子、砍人……就像我们年轻时候看的港台‘古惑仔’电影一样,起初我真不相信我们身边也会有这样的犯罪团伙!”法庭外,想来听庭审的市民刘先生这样告诉记者。刘先生说,铲除这种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但还百姓一片朗朗乾坤,也为当地人民创造了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真是解气!”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类似徐飞这样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为了排挤竞争对手、非法获取利益,致使无辜者家破人亡、被迫远走他乡的事例很多。而且,涉黑性质组织为攫取不法利益,往往不择手段,致使当地居民敢怒不敢言,当地企业深受其害,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秩序,危害极大。

如今,在扫黑除恶的重拳之下,“黑家军”已经彻底覆灭。

(专项报道组报道)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