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看见他挺直脊梁那一天”
<

“好想看见他挺直脊梁那一天”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8-09-25

这些年,冯老汉带着小伟求医的账单,攒了厚厚一叠。

谈及养父为自己辛苦筹钱,小伟很感动。

对小伟的病情,冯老汉从未有过一句抱怨。

沙坪坝区凤凰镇的一户农家,门前有两棵柚子树,挂着沉甸甸的青色柚子,把老树的树枝压得弯弯的。这家农居很简陋,水泥的墙,屋内只有几根塑料板凳,一个木桌,一进门就能看到所有陈设。门口坐着的老汉刚干完田里的农活,他抽着一口闷烟,一阵愁云涌上心头……为了给天生骨骼畸形的养子小伟凑手术费,10年来,他辛苦打工,东拼西攒钱,可目前还差10多万元:“我不想要太多,能让小伟做手术就行,只愿他以后能堂堂正正做人。”

重庆晚报记者 郝树静 摄影报道

1

“一家人为这个娃儿付出太多了”

门口坐着的老汉名叫冯建长,头发花白的他已经62岁。冯老汉说,自己是一个木工,年轻的时候收入不高,一天仅15块,现在虽然熬成了老木匠,一天能挣200元,但因为年龄过大,公司不再让他干木工,无奈失业了。

不做木工后,冯老汉整日呆在家里,他的生活,不是种田,就是对着养子冯伟发愁。谈起冯伟,冯老汉的邻居老赵也感叹:“这哪里像捡来的娃儿,完全是亲生的。这一家人为了这娃儿付出太多了,我们都晓得。”

“这个娃儿,是我哥哥以前捡回来的。”冯老汉有个年长的哥哥,是镇上出名的老光棍。膝下无子的他,不知从哪捡回来一个婴儿。“他说,是别人扔在田里的,他不忍心,自己又没有孩子,就捡了回来,当亲生儿子带。”岂料,没过多久,冯老汉的大哥患上重病,在临终的日子,大哥把自己留下的东西都给了冯老汉,包括捡来的儿子小伟。从此,冯老汉又多了个可以当他孙子的儿子。抱回来的第一天,小伟哇哇大哭,在那一刻,冯老汉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襁褓中的婴儿抚养长大。

2

“他是2000年1月1日生的”

“他是2000年1月1日生的,今年刚好18岁。他的生日,是我大哥收养他的时候,他襁褓里的纸条上写的。”说起小伟的年纪,冯老汉一边看着小伟一边回忆。他看小伟的眼神,既爱又怜。

小伟渐渐长大,冯老汉满心以为,他可以看着小伟茁壮成长,完成学业,结婚生子,幸福地生活。可是,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小伟5岁那年,常常哭着喊腿疼,冯老汉还发现,小伟的双腿越来越弯曲,有时候痛得连走路都困难。冯老汉停了手上的活,抱着小伟奔走无数专科医院,可是没有医院能确诊小伟的病情。小伟8岁那年,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骨科的尹良军教授诊断出,小伟是非典型佝偻病,加上维生素D抵抗症,引起的骨骼畸形。若任病情发展,小伟不仅行走困难,个子也难以生长。

医生还说,7岁的小伟的骨骼畸形已经十分严重,只能通过药物治疗让病情控制,骨骼畸形必须进行手术纠正。小伟骨骼尚未发育成熟,18岁之后才能手术治疗。尹教授的这番话,给冯老汉敲响了警钟——小伟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都要看他10年后是否能凑齐手术的费用。

3

“我们都想为弟弟治病”

10年来,冯老汉一直为小伟存钱,老婆种田,自己做木工,赚来的钱,一家人都是省着用。冯老汉的两个女儿先后出嫁,出嫁后的她们也会给家里一些生活费,这些钱,冯老汉都尽量存着。

“钱难挣啊。”冯老汉感叹,为了挣这笔手术费,他常在外地打工,小伟长大这10年,他很少有时间在重庆,基本上都在外地奔走,冯老汉手上层层叠叠的皱纹,都是10年木工生涯留下的。10年后,小伟的手术费需要多少,他不敢想,他只知道,他只能拼命存钱,好让小伟恢复正常人的生活。

冯老汉的大女儿,在工厂上班的冯女士告诉重庆晚报记者,父亲存的钱不够,还向亲戚借钱,也向自己和妹妹借钱,“我们都想为弟弟治病,但是很多亲戚不理解,说为了个捡来的娃儿不值得。”可是,冯老汉却从来没有放弃过。

加上冯老汉的积蓄和借来的钱,冯老汉如今一共攒了10万多元。10年之约已至,如今,小伟已经18岁,虽然长得面容清秀,身高却因为双腿无法伸直,只有1米55。“要不是这病啊,这娃儿还是长得好。”看着小伟,冯老汉的眼神透着希望,仿佛看到了小伟手术后健康的模样。

4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记者问小伟,看见养父为自己辛苦筹钱,他是什么心情?小伟摇摇头,不说话,转头看着家里的土墙,眼眶里却有泪花在隐隐打转。“这娃儿,啥子都好,就是因为这个病,不爱说话,但他还是心疼我和他妈,家里的活,他也经常力所能及地做,帮忙扫地,洗碗这些。”对小伟的病情,冯老汉从未有过一句抱怨。“别人都说,娃儿是我哥哥的,我用不着给他治病,但这个病也不是他想得的,只要治好了,就是个好娃。”

今年,冯老汉带着小伟来到医院进行手术,这10年来,冯老汉东拼西凑地攒的10万多元,竟然还不够手术费用的一半,要想彻底做完手术,至少得花费20多万。“这些年能凑的都凑了,能借的也都借了,可这10多万的缺口硬生生地摆在那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治好小伟的愿望破灭,冯老汉甚至想到,再去做木工挣钱。可是年过花甲的他根本就没有人录用,对于三口之家一千多元的月收入而言,这笔手术费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医院的爱心医生护士们也多方联系了一些公益渠道,重庆社会救助基金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在了解冯老汉父子俩的情况,核实后将会发放救助金,但这笔钱依然不够小伟手术费用。“我不想要太多,能够让我的娃儿做手术就行,好想看见他挺直脊梁那一天。”这名老实巴交的老汉说,“只愿小伟以后能堂堂正正做人。”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我们不轻易"吐槽"自己

磁器口的光头漫画家——游江

重庆滑出冰雪"加速度"

听风玩泥巴 与时光对话

热门推荐

三代修桥人

乡村振兴先"振心"

杨骅先进事迹报告会

重庆国际半程马拉松

他们领衔《中国机长》

这部喜剧引韩寒赞美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好想看见他挺直脊梁那一天”

2018-09-25 05:47:43 来源: 0 条评论

这些年,冯老汉带着小伟求医的账单,攒了厚厚一叠。

谈及养父为自己辛苦筹钱,小伟很感动。

对小伟的病情,冯老汉从未有过一句抱怨。

沙坪坝区凤凰镇的一户农家,门前有两棵柚子树,挂着沉甸甸的青色柚子,把老树的树枝压得弯弯的。这家农居很简陋,水泥的墙,屋内只有几根塑料板凳,一个木桌,一进门就能看到所有陈设。门口坐着的老汉刚干完田里的农活,他抽着一口闷烟,一阵愁云涌上心头……为了给天生骨骼畸形的养子小伟凑手术费,10年来,他辛苦打工,东拼西攒钱,可目前还差10多万元:“我不想要太多,能让小伟做手术就行,只愿他以后能堂堂正正做人。”

重庆晚报记者 郝树静 摄影报道

1

“一家人为这个娃儿付出太多了”

门口坐着的老汉名叫冯建长,头发花白的他已经62岁。冯老汉说,自己是一个木工,年轻的时候收入不高,一天仅15块,现在虽然熬成了老木匠,一天能挣200元,但因为年龄过大,公司不再让他干木工,无奈失业了。

不做木工后,冯老汉整日呆在家里,他的生活,不是种田,就是对着养子冯伟发愁。谈起冯伟,冯老汉的邻居老赵也感叹:“这哪里像捡来的娃儿,完全是亲生的。这一家人为了这娃儿付出太多了,我们都晓得。”

“这个娃儿,是我哥哥以前捡回来的。”冯老汉有个年长的哥哥,是镇上出名的老光棍。膝下无子的他,不知从哪捡回来一个婴儿。“他说,是别人扔在田里的,他不忍心,自己又没有孩子,就捡了回来,当亲生儿子带。”岂料,没过多久,冯老汉的大哥患上重病,在临终的日子,大哥把自己留下的东西都给了冯老汉,包括捡来的儿子小伟。从此,冯老汉又多了个可以当他孙子的儿子。抱回来的第一天,小伟哇哇大哭,在那一刻,冯老汉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襁褓中的婴儿抚养长大。

2

“他是2000年1月1日生的”

“他是2000年1月1日生的,今年刚好18岁。他的生日,是我大哥收养他的时候,他襁褓里的纸条上写的。”说起小伟的年纪,冯老汉一边看着小伟一边回忆。他看小伟的眼神,既爱又怜。

小伟渐渐长大,冯老汉满心以为,他可以看着小伟茁壮成长,完成学业,结婚生子,幸福地生活。可是,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小伟5岁那年,常常哭着喊腿疼,冯老汉还发现,小伟的双腿越来越弯曲,有时候痛得连走路都困难。冯老汉停了手上的活,抱着小伟奔走无数专科医院,可是没有医院能确诊小伟的病情。小伟8岁那年,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骨科的尹良军教授诊断出,小伟是非典型佝偻病,加上维生素D抵抗症,引起的骨骼畸形。若任病情发展,小伟不仅行走困难,个子也难以生长。

医生还说,7岁的小伟的骨骼畸形已经十分严重,只能通过药物治疗让病情控制,骨骼畸形必须进行手术纠正。小伟骨骼尚未发育成熟,18岁之后才能手术治疗。尹教授的这番话,给冯老汉敲响了警钟——小伟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都要看他10年后是否能凑齐手术的费用。

3

“我们都想为弟弟治病”

10年来,冯老汉一直为小伟存钱,老婆种田,自己做木工,赚来的钱,一家人都是省着用。冯老汉的两个女儿先后出嫁,出嫁后的她们也会给家里一些生活费,这些钱,冯老汉都尽量存着。

“钱难挣啊。”冯老汉感叹,为了挣这笔手术费,他常在外地打工,小伟长大这10年,他很少有时间在重庆,基本上都在外地奔走,冯老汉手上层层叠叠的皱纹,都是10年木工生涯留下的。10年后,小伟的手术费需要多少,他不敢想,他只知道,他只能拼命存钱,好让小伟恢复正常人的生活。

冯老汉的大女儿,在工厂上班的冯女士告诉重庆晚报记者,父亲存的钱不够,还向亲戚借钱,也向自己和妹妹借钱,“我们都想为弟弟治病,但是很多亲戚不理解,说为了个捡来的娃儿不值得。”可是,冯老汉却从来没有放弃过。

加上冯老汉的积蓄和借来的钱,冯老汉如今一共攒了10万多元。10年之约已至,如今,小伟已经18岁,虽然长得面容清秀,身高却因为双腿无法伸直,只有1米55。“要不是这病啊,这娃儿还是长得好。”看着小伟,冯老汉的眼神透着希望,仿佛看到了小伟手术后健康的模样。

4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记者问小伟,看见养父为自己辛苦筹钱,他是什么心情?小伟摇摇头,不说话,转头看着家里的土墙,眼眶里却有泪花在隐隐打转。“这娃儿,啥子都好,就是因为这个病,不爱说话,但他还是心疼我和他妈,家里的活,他也经常力所能及地做,帮忙扫地,洗碗这些。”对小伟的病情,冯老汉从未有过一句抱怨。“别人都说,娃儿是我哥哥的,我用不着给他治病,但这个病也不是他想得的,只要治好了,就是个好娃。”

今年,冯老汉带着小伟来到医院进行手术,这10年来,冯老汉东拼西凑地攒的10万多元,竟然还不够手术费用的一半,要想彻底做完手术,至少得花费20多万。“这些年能凑的都凑了,能借的也都借了,可这10多万的缺口硬生生地摆在那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治好小伟的愿望破灭,冯老汉甚至想到,再去做木工挣钱。可是年过花甲的他根本就没有人录用,对于三口之家一千多元的月收入而言,这笔手术费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医院的爱心医生护士们也多方联系了一些公益渠道,重庆社会救助基金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在了解冯老汉父子俩的情况,核实后将会发放救助金,但这笔钱依然不够小伟手术费用。“我不想要太多,能够让我的娃儿做手术就行,好想看见他挺直脊梁那一天。”这名老实巴交的老汉说,“只愿小伟以后能堂堂正正做人。”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