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岁理发师 63岁老推子 爱心传递
<

81岁理发师 63岁老推子 爱心传递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8-10-29

▶这把老推子薛理龙用了六十三年

▲薛理龙正在为87岁的侯永桢理发

▲薛理龙的理发老工具

▲车如芳说,老伴给我剪了五十多年的头发,结婚这么多年,难得去一回理发店。

十月的清晨,秋风徐徐,吹出一地枯黄,带来绵绵阴雨,让这个季节少了些许阳光的温暖,逼得不少人只愿意呆在家里。

但北碚区歇马镇红岩社区里有一个便民理发摊,并未因此“偷懒”。一位八旬老者依然每天提着理发工具,一壶热水,一把座椅……在梧桐树下静候顾客——他就是薛理龙。在追求时尚与美丽的今天,他坚守着渐行渐远的老手艺,拿着一把推子为老伙计们理发。慢慢地,他也就成了别人眼中有岁月的故事,演绎着与一把63岁老推子的半世情缘。

重庆晚报记者

陈英 文/图

“学这门手艺到如今已63个年头”

一把推子、一把梳子、一把剃刀、一把剪刀,二十多分钟,薛理龙就能修剪好一个利索的发型。这与他娴熟的技艺息息相关。24日上午9点,在北碚区红岩社区一个院坝里,重庆晚报记者见识了薛理龙的手艺,整个理发过程,他的双手稳健如山,一丝不抖,完全不像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

薛理龙今年81岁,须发皆白,脸色红润,剪发时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我老家在江苏扬州,18岁那年到无锡,跟着表哥学了这门手艺,到如今已63个年头。”薛理龙回忆,他经历过剃头匠的风光,也见证了这项老手艺的没落。

重庆晚报记者注意到,理发摊的物件同样刻满岁月的痕迹:地上摆着个塑料外壳热水瓶;一把木制雕花理发椅,厚厚的板材已裂开数道细缝,被薛理龙用绿色口袋盖住,四只椅脚绷起的铁丝早已氧化变黑;一旁脸盆架的隔层上,依次放着不多的几样理发工具。

薛理龙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当时跟着表哥学了一年就出师,带着一把凳子和理发工具,在无锡走街串巷给人理发。那时他相当于一个实习生,给人剃发、修面只收5分钱,而当时有门面的普通理发店一个人收费两三角,高级理发店要收5角。

时隔多年,如今薛理龙在梧桐树下理发,也只有一把椅子,热水仍然是从水瓶里倒出来,特别是他手里握着的那把老推子,虽然早已没有了金属的光泽,但却是他从学剪发时收费5分钱到如今收费3元的见证,这把老推子,陪伴了他63年的理发岁月。

63岁的推子,缺角的梳子,老旧的剪刀……在薛理龙的理发摊里随便拿出一样,都是几十年的老古董,更是一代人的记忆符号。

“学会了的手艺,要舍下,很难”

到1958年,薛理龙当了两年剃头匠,但微薄的收入不得不让他停止走街串巷,收起了推子。为了早日成家立业,他走进收入稳定的无锡动力机厂。1965年,随着两千多名职工响应国家号召远离家乡支援内地建设,薛理龙也随迁来到重庆,定居北碚缙云山,在红岩机器厂干了半辈子。

“学会了的手艺,要舍下,很难。”薛理龙说,在厂里工作那阵子,有关系好的同事知道他会理发,下班或周末便会来找他,他照旧拿起那把手推剪,在家里给同事们理发,从不收一分钱。

重庆晚报记者在理发摊一旁,还遇到了薛理龙的老伴、今年75岁的车如芳。“他也给我剪了五十多年的头发,在家里想什么时候剪都行,结婚这么多年,难得去一回理发店。”车婆婆笑着说。

就这样,薛理龙的手推子才没钝,手艺也越发纯熟。他打趣说:“这得感谢大家的信任,让我这手艺经常练着,才没生疏。”2012年,退休在家的薛理龙从厂友手里接下如今这个理发摊,重操旧业,拿着手推子再度当起剃头匠。

薛理龙口中的厂友叫侯永桢,今年87岁,采访当天,他就是理发摊上的第二位客人。“公公年轻时,在上海跟着他叔叔学理发,退休后应厂里退休老友请求,1992年开始便在这梧桐树下摆起理发摊,主要就是为了方便老人们。起初就是义务服务,不收钱,后来老友们看着他理发辛苦,便主动要求交钱,从当时的1元到如今的3元。”侯永桢的儿媳妇孙蓉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公公后来上了年纪,体力不支,才找了薛大爷“接棒”,用了二十几年的老物件全部交给了薛大爷,让理发摊在社区坚守服务了26年。薛理龙的老手艺守了下来,与手推子的故事未完待续。

“摆摊是为守住和传递厂友的爱心”

如今,许多找薛理龙理发的老顾主,都是退休前一个厂里的同事,岁月长久,这些人都已当上爷爷、曾祖父了,可还是爱找薛理龙剪发、修面。同社区81岁的李荣田就是其中一位,他说:“就是看中了他一身老把式,每次剪发、修面都整得很利索,看起来特别有精气神,还是便民价格,3元一次。”

剪发、修面、剃须……每个步骤薛理龙都认真细致、一丝不苟。别看他已经81岁了,手却稳当灵活,只见他把顾客的面部涂满肥皂沫后,用锋利的剃刀在顾客面颊和下巴上飞快剃刮。他说:“理发就是讲究一个‘细’,稍一闪失就会刮破脸,所以用心是关键。”

采访中,重庆晚报记者看见脸盆架上放有一把电动推子,但薛理龙还是习惯使用手动的。“老推子带在身边用了大半辈子,有感情,钝了就自己磨一磨,照样用。”薛理龙说,遇上天气好,理发的老人多,或者参加义剪活动,用手推子手腕酸软吃不消时,才会偶尔用一下电动推子。

红岩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明旭告诉重庆晚报记者:“每次红岩医院为老人义诊时,薛老也会跟着去义剪,今年他已经去了3次。社区有下楼不方便的老人要理发,他也会带着手推剪上门服务,一样的价格,温暖了不少人的心。”

“家中4个女儿,孙辈大了也都不用带,他就是闲不住,说剪发也是锻炼身体。”车如芳说,这个天每天早上7点,老伴就会带着理发工具,一上午就这么在院坝理发消磨,下午就陪她种种菜、打耍牌,或者下象棋打发时间,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

春去秋来,从青丝到白发,63年里,薛理龙手握老推子,延续着老手艺。“我有退休工资,现在每天摆摊剪发不为挣钱,就为消磨时间和活动身体,更是为守住手推剪技艺,守住和传递厂友的爱心。”薛理龙说,手里的老推子暂时还没打算放下,或许要等到自己眼睛看不见了,手不能动了,身体条件不允许了,那时老推子才会和他一起真正“退休”吧!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我们不轻易"吐槽"自己

折翅也要"飞翔"

重庆滑出冰雪"加速度"

听风玩泥巴 与时光对话

热门推荐

三代修桥人

乡村振兴先"振心"

杨骅先进事迹报告会

重庆国际半程马拉松

他们领衔《中国机长》

这部喜剧引韩寒赞美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81岁理发师 63岁老推子 爱心传递

2018-10-29 05:17:15 来源: 0 条评论

▶这把老推子薛理龙用了六十三年

▲薛理龙正在为87岁的侯永桢理发

▲薛理龙的理发老工具

▲车如芳说,老伴给我剪了五十多年的头发,结婚这么多年,难得去一回理发店。

十月的清晨,秋风徐徐,吹出一地枯黄,带来绵绵阴雨,让这个季节少了些许阳光的温暖,逼得不少人只愿意呆在家里。

但北碚区歇马镇红岩社区里有一个便民理发摊,并未因此“偷懒”。一位八旬老者依然每天提着理发工具,一壶热水,一把座椅……在梧桐树下静候顾客——他就是薛理龙。在追求时尚与美丽的今天,他坚守着渐行渐远的老手艺,拿着一把推子为老伙计们理发。慢慢地,他也就成了别人眼中有岁月的故事,演绎着与一把63岁老推子的半世情缘。

重庆晚报记者

陈英 文/图

“学这门手艺到如今已63个年头”

一把推子、一把梳子、一把剃刀、一把剪刀,二十多分钟,薛理龙就能修剪好一个利索的发型。这与他娴熟的技艺息息相关。24日上午9点,在北碚区红岩社区一个院坝里,重庆晚报记者见识了薛理龙的手艺,整个理发过程,他的双手稳健如山,一丝不抖,完全不像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

薛理龙今年81岁,须发皆白,脸色红润,剪发时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我老家在江苏扬州,18岁那年到无锡,跟着表哥学了这门手艺,到如今已63个年头。”薛理龙回忆,他经历过剃头匠的风光,也见证了这项老手艺的没落。

重庆晚报记者注意到,理发摊的物件同样刻满岁月的痕迹:地上摆着个塑料外壳热水瓶;一把木制雕花理发椅,厚厚的板材已裂开数道细缝,被薛理龙用绿色口袋盖住,四只椅脚绷起的铁丝早已氧化变黑;一旁脸盆架的隔层上,依次放着不多的几样理发工具。

薛理龙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当时跟着表哥学了一年就出师,带着一把凳子和理发工具,在无锡走街串巷给人理发。那时他相当于一个实习生,给人剃发、修面只收5分钱,而当时有门面的普通理发店一个人收费两三角,高级理发店要收5角。

时隔多年,如今薛理龙在梧桐树下理发,也只有一把椅子,热水仍然是从水瓶里倒出来,特别是他手里握着的那把老推子,虽然早已没有了金属的光泽,但却是他从学剪发时收费5分钱到如今收费3元的见证,这把老推子,陪伴了他63年的理发岁月。

63岁的推子,缺角的梳子,老旧的剪刀……在薛理龙的理发摊里随便拿出一样,都是几十年的老古董,更是一代人的记忆符号。

“学会了的手艺,要舍下,很难”

到1958年,薛理龙当了两年剃头匠,但微薄的收入不得不让他停止走街串巷,收起了推子。为了早日成家立业,他走进收入稳定的无锡动力机厂。1965年,随着两千多名职工响应国家号召远离家乡支援内地建设,薛理龙也随迁来到重庆,定居北碚缙云山,在红岩机器厂干了半辈子。

“学会了的手艺,要舍下,很难。”薛理龙说,在厂里工作那阵子,有关系好的同事知道他会理发,下班或周末便会来找他,他照旧拿起那把手推剪,在家里给同事们理发,从不收一分钱。

重庆晚报记者在理发摊一旁,还遇到了薛理龙的老伴、今年75岁的车如芳。“他也给我剪了五十多年的头发,在家里想什么时候剪都行,结婚这么多年,难得去一回理发店。”车婆婆笑着说。

就这样,薛理龙的手推子才没钝,手艺也越发纯熟。他打趣说:“这得感谢大家的信任,让我这手艺经常练着,才没生疏。”2012年,退休在家的薛理龙从厂友手里接下如今这个理发摊,重操旧业,拿着手推子再度当起剃头匠。

薛理龙口中的厂友叫侯永桢,今年87岁,采访当天,他就是理发摊上的第二位客人。“公公年轻时,在上海跟着他叔叔学理发,退休后应厂里退休老友请求,1992年开始便在这梧桐树下摆起理发摊,主要就是为了方便老人们。起初就是义务服务,不收钱,后来老友们看着他理发辛苦,便主动要求交钱,从当时的1元到如今的3元。”侯永桢的儿媳妇孙蓉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公公后来上了年纪,体力不支,才找了薛大爷“接棒”,用了二十几年的老物件全部交给了薛大爷,让理发摊在社区坚守服务了26年。薛理龙的老手艺守了下来,与手推子的故事未完待续。

“摆摊是为守住和传递厂友的爱心”

如今,许多找薛理龙理发的老顾主,都是退休前一个厂里的同事,岁月长久,这些人都已当上爷爷、曾祖父了,可还是爱找薛理龙剪发、修面。同社区81岁的李荣田就是其中一位,他说:“就是看中了他一身老把式,每次剪发、修面都整得很利索,看起来特别有精气神,还是便民价格,3元一次。”

剪发、修面、剃须……每个步骤薛理龙都认真细致、一丝不苟。别看他已经81岁了,手却稳当灵活,只见他把顾客的面部涂满肥皂沫后,用锋利的剃刀在顾客面颊和下巴上飞快剃刮。他说:“理发就是讲究一个‘细’,稍一闪失就会刮破脸,所以用心是关键。”

采访中,重庆晚报记者看见脸盆架上放有一把电动推子,但薛理龙还是习惯使用手动的。“老推子带在身边用了大半辈子,有感情,钝了就自己磨一磨,照样用。”薛理龙说,遇上天气好,理发的老人多,或者参加义剪活动,用手推子手腕酸软吃不消时,才会偶尔用一下电动推子。

红岩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明旭告诉重庆晚报记者:“每次红岩医院为老人义诊时,薛老也会跟着去义剪,今年他已经去了3次。社区有下楼不方便的老人要理发,他也会带着手推剪上门服务,一样的价格,温暖了不少人的心。”

“家中4个女儿,孙辈大了也都不用带,他就是闲不住,说剪发也是锻炼身体。”车如芳说,这个天每天早上7点,老伴就会带着理发工具,一上午就这么在院坝理发消磨,下午就陪她种种菜、打耍牌,或者下象棋打发时间,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

春去秋来,从青丝到白发,63年里,薛理龙手握老推子,延续着老手艺。“我有退休工资,现在每天摆摊剪发不为挣钱,就为消磨时间和活动身体,更是为守住手推剪技艺,守住和传递厂友的爱心。”薛理龙说,手里的老推子暂时还没打算放下,或许要等到自己眼睛看不见了,手不能动了,身体条件不允许了,那时老推子才会和他一起真正“退休”吧!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霞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