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一盏灯
<

文学是一盏灯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2018-11-23

  疏影

  一个纤弱的女孩儿正在“病房”嘤嘤哭泣。坐在台下,看到舞台上童年时候的“我”抹着眼泪,我的泪水也跟珍珠一样滚落下来。

  我的散文《那年花开状元府》在重庆晚报副刊发表后,重庆57中的老师和同学们将文章改编成同名音乐情景剧,搬上了一年一度的“育馨”科技艺术节舞台,引起全校师生和校友们的热烈反响。站在母校的舞台上,接受校长颁发的优秀毕业生荣誉证书,透过泪光,我看到了那年花开——教室里简陋的桌椅板凳,老师和同学的情深意长;休学时父亲费尽心思托人买的那套绿色封面的数理化自学教材;看到坐在后窗用功读书的那个生病的小女孩,还有窗外的山峦,漫山遍野的夹竹桃;那条通往学校通往文学的路,路边开着的那些黄色小花;父母的爱,老师和文学的温暖,那些不朽的岁月,像花瓣,缠缠绵绵在心底温馨绽放……

  小时候生过一场祸及生命的重病。班主任马老师和同学们捐了糖、水果和饼干来医院探望我。那些用旧报纸和作业本包着的糖、饼干,一小堆桃和青涩的李子,都皱巴巴地透着陈旧的颜色。在那个贫瘠的年代,这些都是老师和同学舍不得吃攒下来的啊,我的泪水禁不住“吧嗒吧嗒”地掉。现在仍然记得老师轻轻抚着我的头发说:“不哭,咱们不哭。好好养病,早点回到课堂来,努力读书!”

  住院回家又休养了几个月,除了刻苦自学外,闲暇时也偷偷看姐姐藏在抽屉里的手抄本。像《第二次握手》和《一双绣花鞋》等优秀作品,从此,小说走进了我的生命之中。

  其实,真正给予我文学启蒙的是父亲。很小的时候,最爱听父亲“轧板”讲书。远到三皇五帝传说、烽火戏诸侯、三国群雄争霸天下、赵匡胤陈桥兵变,近到川剧折子戏《三堂会审》《柜中缘》等等,父亲讲得绘声绘色,“轧板”轧得铿锵起伏。记忆最清晰的,是朱元璋金华逃难时那碗救命的“翡翠白玉汤”。每次讲完,父亲都会再三教导我们,做人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

  父亲的启蒙和耳濡目染,老师的传道授业,以及那些字迹潦草的手抄本,犹如一束束微弱的灯光,在文化贫瘠的年代,让我懵懵懂懂地靠近了文学。

  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勃勃生机,文学艺术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那几年不管是什么书,只要是买得到,借得到,不分白天黑夜,都如饥似渴地捧读。从《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四大名著,到《诗经》《楚辞》《古代散文选》等经典篇章;从《雷雨》《围城》《青春之歌》到刘心武、张贤亮、张抗抗、莫言,以及金庸、古龙、梁羽生;还有《简爱》《红与黑》《安娜·卡列尼娜》《飘》《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等等。至今仍记得简爱那句经典名言——“在上帝脚下,我们是平等的!”视力也就是在那个阶段慢慢近视了,但是那盏文学的灯却越来越亮堂了。

  每读一本书,从抄录喜爱的句子,到写读书笔记、日记、随笔,逐渐跟文字结下了不解之缘。除了阅读,紧张的工作也让我在蓬勃发展的时代有了更为真切的人生体验。从撰写新闻报道、编辑企业报刊、组织演讲比赛,到在报纸上发表“豆腐块”文章,我用自己的笔,把新时期的社会变迁和普通人的心路历程,一点一点真实地记录了下来。

  不知不觉间,那盏文学的灯放射出一道道强烈的光束,给了我往前走的勇气和力量。当自己的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评论作品见诸报刊杂志及网络文学平台,经年的积累终于有了收获。而我抒写生活感悟和故土情怀的小说散文集《空山竹语》出版后,得到了文学前辈的肯定和鼓励。著名诗人傅天琳评论道:“疏影的文字是朴素的、有深度的,这种自然的写作状态也是最值得肯定的。疏影和其他女作家一样,和文学有一种天然的缘分,笔触特别细腻柔婉。就像两军打仗,男作家一开始就刺刀见火,但她可以慢慢地、曲曲折折地把那一条壕堑悄悄地修到了敌人的眼底下,别人都不知道。疏影的作品对于我来说就有这种魅力。”

  更有那些年轻读者带给我的感动。当自己的作品被今天的中学生,用音乐情景剧深情演绎出来时,我看到了真善美的传递,就像一粒粒种子,播撒在一个个稚嫩的心田,从此,那里出苗,成长,朵朵花开……

  我一直在心底问自己:为什么写作?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文学百花齐放创作繁荣的新时代,没有名师名著的熏陶和滋养,或许我仍然踯躅在朦胧的灯光里,不知前路。

  (作者系渝中区作家协会理事)

  专家评委 点评

  非常赞同作者的比喻:文学是一盏灯。这盏灯不管是在人生的顺途还是逆境,都闪烁在追求与奋斗的路上,都高悬在求索者的心中。改革开放之初,千百万文学爱好者在这盏灯的感召下,走上这座独木桥,走上这条羊肠小路。成功者虽然寥寥,但这盏灯却恒久不灭,指引着改变着他们的人生。作者就是这样一位孜孜矻矻的灯下笔耕人。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写作已不再是文字工作者的专有,也不再是纸书的专利,写作已成为全民的共享,这正是四十年来最具历史性的改变。作家这个曾经华贵典雅高不可及的字眼,终于脱下了华丽的衣裳,我想,这才是时代进步的根本所在。也正因为如此,新的作者新的作品才不断涌现,繁荣昌盛的文学新时代方殷殷可期。

  许大立 原重庆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兼报告文学创委会主任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库区天堑变通途

一片白茶富一方百姓

美丽乡村入画来

重庆奉节县:层林尽染

《解放·终局营救》发预告

电视剧《激荡》定档0922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文学是一盏灯

2018-11-23 10:13:20 来源: 0 条评论

  疏影

  一个纤弱的女孩儿正在“病房”嘤嘤哭泣。坐在台下,看到舞台上童年时候的“我”抹着眼泪,我的泪水也跟珍珠一样滚落下来。

  我的散文《那年花开状元府》在重庆晚报副刊发表后,重庆57中的老师和同学们将文章改编成同名音乐情景剧,搬上了一年一度的“育馨”科技艺术节舞台,引起全校师生和校友们的热烈反响。站在母校的舞台上,接受校长颁发的优秀毕业生荣誉证书,透过泪光,我看到了那年花开——教室里简陋的桌椅板凳,老师和同学的情深意长;休学时父亲费尽心思托人买的那套绿色封面的数理化自学教材;看到坐在后窗用功读书的那个生病的小女孩,还有窗外的山峦,漫山遍野的夹竹桃;那条通往学校通往文学的路,路边开着的那些黄色小花;父母的爱,老师和文学的温暖,那些不朽的岁月,像花瓣,缠缠绵绵在心底温馨绽放……

  小时候生过一场祸及生命的重病。班主任马老师和同学们捐了糖、水果和饼干来医院探望我。那些用旧报纸和作业本包着的糖、饼干,一小堆桃和青涩的李子,都皱巴巴地透着陈旧的颜色。在那个贫瘠的年代,这些都是老师和同学舍不得吃攒下来的啊,我的泪水禁不住“吧嗒吧嗒”地掉。现在仍然记得老师轻轻抚着我的头发说:“不哭,咱们不哭。好好养病,早点回到课堂来,努力读书!”

  住院回家又休养了几个月,除了刻苦自学外,闲暇时也偷偷看姐姐藏在抽屉里的手抄本。像《第二次握手》和《一双绣花鞋》等优秀作品,从此,小说走进了我的生命之中。

  其实,真正给予我文学启蒙的是父亲。很小的时候,最爱听父亲“轧板”讲书。远到三皇五帝传说、烽火戏诸侯、三国群雄争霸天下、赵匡胤陈桥兵变,近到川剧折子戏《三堂会审》《柜中缘》等等,父亲讲得绘声绘色,“轧板”轧得铿锵起伏。记忆最清晰的,是朱元璋金华逃难时那碗救命的“翡翠白玉汤”。每次讲完,父亲都会再三教导我们,做人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

  父亲的启蒙和耳濡目染,老师的传道授业,以及那些字迹潦草的手抄本,犹如一束束微弱的灯光,在文化贫瘠的年代,让我懵懵懂懂地靠近了文学。

  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勃勃生机,文学艺术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那几年不管是什么书,只要是买得到,借得到,不分白天黑夜,都如饥似渴地捧读。从《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四大名著,到《诗经》《楚辞》《古代散文选》等经典篇章;从《雷雨》《围城》《青春之歌》到刘心武、张贤亮、张抗抗、莫言,以及金庸、古龙、梁羽生;还有《简爱》《红与黑》《安娜·卡列尼娜》《飘》《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等等。至今仍记得简爱那句经典名言——“在上帝脚下,我们是平等的!”视力也就是在那个阶段慢慢近视了,但是那盏文学的灯却越来越亮堂了。

  每读一本书,从抄录喜爱的句子,到写读书笔记、日记、随笔,逐渐跟文字结下了不解之缘。除了阅读,紧张的工作也让我在蓬勃发展的时代有了更为真切的人生体验。从撰写新闻报道、编辑企业报刊、组织演讲比赛,到在报纸上发表“豆腐块”文章,我用自己的笔,把新时期的社会变迁和普通人的心路历程,一点一点真实地记录了下来。

  不知不觉间,那盏文学的灯放射出一道道强烈的光束,给了我往前走的勇气和力量。当自己的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评论作品见诸报刊杂志及网络文学平台,经年的积累终于有了收获。而我抒写生活感悟和故土情怀的小说散文集《空山竹语》出版后,得到了文学前辈的肯定和鼓励。著名诗人傅天琳评论道:“疏影的文字是朴素的、有深度的,这种自然的写作状态也是最值得肯定的。疏影和其他女作家一样,和文学有一种天然的缘分,笔触特别细腻柔婉。就像两军打仗,男作家一开始就刺刀见火,但她可以慢慢地、曲曲折折地把那一条壕堑悄悄地修到了敌人的眼底下,别人都不知道。疏影的作品对于我来说就有这种魅力。”

  更有那些年轻读者带给我的感动。当自己的作品被今天的中学生,用音乐情景剧深情演绎出来时,我看到了真善美的传递,就像一粒粒种子,播撒在一个个稚嫩的心田,从此,那里出苗,成长,朵朵花开……

  我一直在心底问自己:为什么写作?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文学百花齐放创作繁荣的新时代,没有名师名著的熏陶和滋养,或许我仍然踯躅在朦胧的灯光里,不知前路。

  (作者系渝中区作家协会理事)

  专家评委 点评

  非常赞同作者的比喻:文学是一盏灯。这盏灯不管是在人生的顺途还是逆境,都闪烁在追求与奋斗的路上,都高悬在求索者的心中。改革开放之初,千百万文学爱好者在这盏灯的感召下,走上这座独木桥,走上这条羊肠小路。成功者虽然寥寥,但这盏灯却恒久不灭,指引着改变着他们的人生。作者就是这样一位孜孜矻矻的灯下笔耕人。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写作已不再是文字工作者的专有,也不再是纸书的专利,写作已成为全民的共享,这正是四十年来最具历史性的改变。作家这个曾经华贵典雅高不可及的字眼,终于脱下了华丽的衣裳,我想,这才是时代进步的根本所在。也正因为如此,新的作者新的作品才不断涌现,繁荣昌盛的文学新时代方殷殷可期。

  许大立 原重庆市作协主席团成员兼报告文学创委会主任

看天下
[责任编辑: 熊世华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